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想想,总不过就是唱唱歌,喝喝茶什么的,反正自己也是准备转转的,有个向导来了也好,季子强点头说:“行,那我就客随主便了。 :efefd”

    王主任一笑,忙转过去拉开了副驾的车门。

    季子强摇下头说:“我坐后面,”

    在王主任还没有来得及开门的时候,季子强已经自己打开了车门,钻了进去。

    王主任愣了一下,他搞不明白季子强到底是什么想法,他对自己好像不远不近的样子,让人莫测高深,看来这传言的确不假,这是一个极为犀利睿智的人。

    王主任稍微有点尴尬的说:“那我就坐前面了。”

    “嘿嘿,你不坐前面还真的麻烦了,总不能再找个司机过来开车吧。”季子强恰到好处的抓住了一个机会,调侃了一下王主任,季子强这样坐是有意的,他不希望这个主任在自己面前太过无所顾忌了,没有规矩难成方圆,必要的威严自己还是要坚持的。

    果然,上车后的王主任就低调了许多,说话的语气也认真起来,季子强知道该缓和一下气氛了,就一路问东问西的,这个楼叫什么名字啊那个街道通往哪里新屏市的人喜欢什么娱乐

    王主任也都很小心的应答着,两人比起刚才又和諧了许多。

    车窗外,夜,慢慢地合拢帷幕,城市中的人们又将在夜色中狂欢起来,季子强感受着这个冬天给自己带来的冷静,风顺着呼呼声,把寒意从车窗外传递到整个身体,刺骨的感觉足让你觉得冬天还没消失。

    冬天容易让人想起些悲凉的事情来,季子强想起自己看过的卡勒德胡赛尼写的追风筝的人,也想起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种种伤感涌上心头,此时更觉寒冷,此时也容易想起自己的经历,虽然没有他们描写主人公般伤感,但亲身体验也不觉逊色。

    一个人聆听着外面的世界,一个人承受外界所给予的酸甜苦辣,一个人享受着外面世界带来的喜悦。

    车在一个挂满了霓虹灯的门口停了下来,季子强便看到了那ktv几个大字,他预感到王主任和他的目的地到了,对看似文化娱乐丰富的现代人来说,其实在娱乐上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季子强自己并不太喜欢唱歌,他能唱,却没有多少兴趣,在很多时候他是在听别人唱歌,他也不喜欢那种吵闹的地方。

    王主任很热情的帮季子强打开了车门,这次,季子强没有驳他的面子,一直等他过来帮自己打开了车门,王主任说:“就在这坐坐吧,市长没有什么忌讳吧”

    季子强当然没有什么忌讳,自己刚来,谁都不认识,在说自己是来唱歌的,又不要小妹,怕什么

    他就摇下头说:“忌讳到是没有,但我唱歌不太唱歌。”

    “那没关系,我们喝点红酒,聊聊就成了。”

    季子强没在说什么了,在王主任的陪同下走了进去,歌舞厅里人还不少,他们有的在鬼哭狼嚎地唱着,有的在扭着笨拙难看的屁股跳着舞,只是跳的实在难看,基本就不叫跳舞,就是一个蹭,蹭来蹭去,目的就为了找点感觉,过个手隐,到处摸一摸。

    前来舞厅溜达的,多数都是些号色之徒,或许是喝了几杯骚酒,在酒精的催情下,荷尔蒙过度的分泌的人。

    季子强和王主任是不会在大厅耽误的,很快他们就到了二楼的包间了,包间很大,有沙发,还有卫生间,靠在旁边的那个舞池也不小,足以容纳的下三五对舞伴。

    王主任倒是挺熟的,过来一个气质不错的女领班,两人嘀咕了几句,领班就出去了,一会送来了水果,瓜子,小吃和红酒。

    季子强先瞅瞅沙发,这是他的老毛病,总感觉包间里黑嘛咕咚的,沙发上会不会有什么污秽之物,他一边假借着试试沙发的弹簧,一面就拍拍沙发,这才坐了下来。

    王主任打开了红酒,帮季子强倒上一杯,说:“市长,今天就全当是给你接风了,我表示一下敬意。”

    季子强哈哈的笑了起来。

    王主任有点不解的问:“市长你笑什么”

    季子强开着玩笑说:“我在官场待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在ktv接风的,稀奇啊。”

    王主任仔细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就笑着说:“那今天不算,改天我隆重的来一次。”

    季子强接过他给给自己的酒杯,说:“算了,这样也挺好的,现在是改革年代吗,天天到酒店吃,也吃腻了,你这变个方式,挺好,挺好。”

    王主任也嘿嘿的笑了起来。

    两人一面喝着红酒,一面风花雪月的扯了一会,季子强就吧话题转到了正事上,说:“早上我们时间太匆忙了,有的话也没谈透啊。”

    王主任这样的人,早就学会了听声辩音,知道季子强想听什么了,而今天自己之所以约季子强,也确实是心中有一种想要倾吐,充满希望的想法,他在新屏市待的太久太久了,这些年,每天朝九晚五,一成不变的工作和生活,没有让他麻木喝颓废,反倒更多的激起了王主任的一种对现状的厌恶和痛恨,他和很多新屏市的干部一样,期待着有点变化,有点波澜。

    但这样的想法却一直没有出现过,一茬茬的领导在变换,但新屏市还是当初自己认识的那个新屏市,陈旧,落后,保守和沉默。

    季子强的到来又一次带给了大家一些希望,他不是一个有魄力的人吗他不是嫉恶如仇吗他不是勇于创新敢于改革吗

    这就让王主任这样的不安于现状的人看到了一次希望。

    所以今天王主任准备要给季子强伸出橄榄枝,告诉季子强他想知道的任何事情。

    王主任说:“是的,我也想和季市长好好聊聊,先说说全市长吧,他是空降下来的干部,个人素质应该还不错,对人也没有多少坏心眼,但这也就成了他的缺点了,因为他是来镀金的,所以就不想拿出什么魄力来,在担当上就有点不尽人意了,他还不想给自己栽太多的刺,工作自然就没有了创新和新意了,这一下让新屏市的权利平衡完全倒向了书记冀良青一边。”

    季子强点点头,自己和全市长接触的很短,但今天王主任的话自己还是要重视起来,以免遇到事情了自己吃亏。

    “那么王主任,你感觉书记冀良青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季子强抛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因为一个地方的书记才是实至名归的一把手,他的性格和决策才是一个地方真正关键的问题。

    王主任就笑了,说:“这个问题我真的有点不大好回答啊。”

    “为什么,担心我”季子强不解的问。

    王主任就哈哈的大笑起来,一下子又恢复到过去的玩世不恭表情了。

    季子强皱了一下眉头,但依然是不动声色的等待着,今天既然自己抛出了这个话题,那么就一定要让王主任回答的,这由不了他愿意不愿意,自己会让他就范的。

    但王主任却出乎意料的说:“我根本就不担心你。你把我也没办法。”

    这话就让季子强心中大怒,真是狗眼看人低,自己不过是刚刚落难,成了个副职,你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也敢轻撸虎须,不要看我没有决定你升降的权利,但我要收拾你,旁门左道的办法多的是。

    王主任看着季子强寒若冰霜的眼光,季子强那不怒自威,深入碧潭的冷凝还是让他一下就收敛了许多,他说:“是不是我又冒犯到市长你了,唉,我这人啊,也不知道这些年怎么了,说出来的话总是很不中听。对不起啊,季市长。”

    看到对方现在的样子,季子强心中的怒气也消了一些,毕竟,季子强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在一个刚来新屏市一天时间,就给自己结下一个并不了解底细的对手,太不合算了。

    季子强也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说:“王主任啊,不是我说你,你这样的习惯很不好,这对你的仕途会有很大的影响的,我理解你或许是有点愤世疾俗,但我们总归是在官场行走,那些愤青的毛病要改一改。”

    季子强说的语重心长,也说的真诚坦荡,让王主任立即汗颜起来,他还是能听得懂别人的好话坏话的,知道季子强说的是对的。

    他叹口气说:“季市长你教训的一点不错,我就是有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出来的话连我自己都感觉不中听啊,谢谢季市长今天的教诲。”

    季子强淡淡的说:“谈不上教诲吧,就是一个经验之谈,希望你能参考一下。”

    王主任虔诚的说:“季市长你太客气,太客气了。”

    季子强挥一下手,似乎要把刚才的不快的扇走一样,说:“好了,我们也不是开民主生活会,用不着自我批评了,谈点别的吧”

    王主任就很郑重的说:“那就谈谈市委冀良青书记”

    “哦。”季子强不置可否的答应了一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