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微微有点扭捏起来,说:“真的表扬我啊。 ”

    季子强一本正经的说:“不是表扬,是感谢。”

    凤梦涵满心欢喜的说:“嗯,说过了这是我们的工作,季市长以后不要客气。”

    季子强也说:“好好,我以后不客气了。”

    “这就对了,季市长,我们王主任安排我过来问一下,办公室准备帮你办理一个新屏市的手机号码,但你过去的号码你肯定舍不得丢,所以给你在顺便买一个双卡的手机,就是问下,你喜欢那个牌子的。”

    季子强一愣,看来这个办公室的王主任是想给自己示好一下了,自己初来乍道的,在新屏市也是无亲无故,无根无绊,有人主动伸出橄榄枝,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这个人自己还是要先收下的。

    季子强就说:“凤主任,你回去告诉你们王主任,手机就不用换了,我这个本来就是双卡手机,号码倒是可以办一个当地的,请你们王主任帮我要个好记一点的号码。”

    季子强就算要收王主任,也不能表现的太过迫切了,所以他即不完全按照对方的想法完全接受,又给对方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机会,让他有希望,而又不会小看自己,这种驾驭之术,季子强早就练得出神入化了。

    凤梦涵一听季子强要拒绝,就急了,说:“市长,这可是我们王主任给我交代的任务啊,你有是你的,给你配手机是我们办公室的一点心意。”

    季子强一看她急了,就玩笑的说:“凤主任啊,你们心意我领了,但真的不用买了,放在我这也是浪费,毛爺爺说浪费是极大的犯罪。”

    凤梦涵就嘻嘻的笑了起来,这季子强可真有意思,怎么把毛爷爷他老人家都搬出来了,不就是一支手机吗,要是这都算犯罪,恐怕监狱都装不下了。

    凤梦涵的笑容很灿烂,特别是一口洁白的牙齿,如同一粒粒晶莹的珍珠,格外诱人。季子强不敢多看,接着刚才的话题说:“所以你回去对王主任说,我感谢他的好意了,现在每个部门的经费也都紧张,留下这钱你们以后聚餐也好啊。”

    凤梦涵说:“这我回去不好复命啊,在说了,多一个手机有什么关系,上次我出差,手机在回来的路上不小心弄丢了,我手机里的照片大都找不回来了。”

    季子强哈哈一笑,调侃说道:“手机里面不会有什么艳照吧别又弄出个艷照门出来呀,你可要好好回忆一下呦。”

    听季子强说这话,凤梦涵眼中忽然闪过一种奇怪的的眼神,但瞬间就消失了,她粉拳一挥,佯怒道:“领导啊,你瞎说什么呀我可还是个未婚青年呢。”

    季子强也突然觉得自己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忙笑着说:“玩笑,玩笑,你可不能生气啊。”

    凤梦涵撒娇般的哼了一声,说:“懒得和你生气。我们还是说手机的事情。”

    季子强却很固执的摇摇头说:“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说过不要就是不要,等以后吧,我这手机万一要换了,再找你要。”

    凤梦涵有点无奈的看看季子强,感觉他绝不是客气,最后也只好算了,在离开的时候,凤梦涵回头偷偷的瞅了一眼季子强,心里又感觉有点慌慌的了。

    下午有个政府内部的会,这都是提前安排好的会议,季子强刚来就给碰上了,他不得不去参加,季子强去得早,大家都客气的和他打了个招呼,今天这个会议是常务副市长庄峰要来坐镇的,他没到之前,大家趁着领导还没有来,都海阔天空地闲谈起来。有的在说八卦新闻,有的则议论小道消息,叽里呱啦的很是热闹。

    季子强偷听了一下旁边一个主任他们的聊天,好像是在说股市的事情,说什么经济老是涨,股市老是跌。

    季子强感觉好笑,又等了一会,常务副市长庄峰来了,他来之后,场面相对就安静下来了。办公室的王主任看了一眼常务副市长庄峰,见他点头,王主任先是拿着一份通知念了一通,大意是已经研究决定,从即日开展固定资产清理工作,各处室要认真填报固定资产清单,办公室负责汇总,财务部门负责核对固定资产账。

    王主任还说,固定资产清理单已经在机关内网上发布,大家自行填写。

    有人问:“固定资产只填写在机关账上的吧”

    王主任看看众人,笑着说:“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你们有问题可以给财审科打电话咨询,他们是最终汇总部门。”

    另一人直言不讳地说:“还问个啥呀能不写就不写呗,如果傻乎乎地写上,将来处室一合并,不都得被共产了呀”

    那人反问:“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自己弄不清哪些在账上,哪些不在账上,财务处能不能给我们提供一份资产清单,免得我们该填的不填,不该填的却乱填一气。”

    众人一听,都说言之有理。 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了。

    财务处的那个小年轻姑娘听后连连摇头:“咱们的固定资产账也正在清理中,里面有些事情还不方便公开。”

    这话一出,有人便阴阳怪气地说:“有什么不便公开的,不就是那些房子和车子嘛,这些东西我们科室也不需要知道。”

    王主任忙摆摆手:“各位不要着急,一定要实事求是地填写,这是固定资产清理工作的要求。再说,各处填写后我们还要汇总,还要报领导审定。”

    还有人也想说点什么,但常务副市长庄峰眼睛一眯,说:“谁有问题就好好的问,不要这样乱说,一点规矩都没有了。”

    这话一说,其他人都不敢提什么反对意见了,季子强暗自咋舌,这庄副市长不愧是常务副市长,还真有点威信。

    会议散后,出了会议室,季子强就听着有人冷笑说道:“以前固定资产清理工作总是走形式,这次可要动真格的了,职称科、军转办等几个科都有用小金库买的房产,看他们敢不敢写。”

    季子强也知道,长期以来政府科室之间就有不均衡的情况,有的科室手中有权,有的却是清水衙门。

    而职称科、军转办等因为有一定的权力,小金库里的数目颇为可观,不仅足够科内各成员吃吃喝喝以及养车,而且一些胆子大的还用其购买了住房。这事已经是北江市公开的秘密,大家都心照不宣。也正因为如此,政府内各科室之间的人员流动变得非常复杂,没有关系的普通人员,只能在清水科室之间换来换去。

    科长们倒是可以利用轮岗之际调整一下科室,但也是遵循一个潜规则,那就是实权科室之间相互轮岗。正因为这种科室间森严壁垒的客观存在,众人对这些实权科室是既眼红又憎恨。每当有类似资产清查、小金库整顿之类的活动要开展时,大家都会诟病一番。要是有实名举报的情况发生,那种幸灾乐祸的思想就更为严重。

    季子强刚来,他是绝对不会参与到这些科室的争斗中去,所以也就是听听,并不发表自己的什么看法,另外,就算自己发表了也毫无作用,第一,自己的权利不允许自己管那么多,第二,这本来就是个体制问题,也不是谁想管就管得了的事情。

    晚上吃完了饭,季子强就准备到附近走走,对新屏市他还没有太过的直管认识,看一看街容,探一探风土人情,对以后的工作也有帮助。

    季子强就穿上了一件半短的风衣,虽然已经开春了,但这里的气候还是有点冷,特别是山风吹来,透骨的寒。

    下楼之后,曲曲拐弯弯的,走过几个长廊,假山之后,季子强到了大门口,人还没有出去,就远远的见一辆车开了过来,车子在季子强的前面就刹住了,就见政府办的王主任笑着跨了出来。

    他对季子强说:“哎呀,季市长你要出去吗我正准备来看看你,和你聊聊。”

    季子强也笑着说:“怎么不提前来个电话,害的我换了半天的衣服。”

    季子强心里也想和这个让他有点看不懂的王主任接触一下,听听他对新屏市的评价,早上两人的话说了一半,这王主任似乎有点欲言又止的味道,反而勾起了季子强的一点好奇。

    王主任说:“本来想先给你来个电话的,但我想也就是随意的聊聊,遇见你就坐坐,遇不见就改天,那能让领导专门候着。”

    “这话到也说的有点道理了,那行,我们回宾馆坐坐。”

    王主任看了看宾馆的大门,有点油腔滑调的说:“干脆不进去了,反正市长的衣服也换过了,我们就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你刚来,也体察一下民情,是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