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嘿,你这领导官僚的,你们把食堂占着,你们不吃完,我们老百姓那能先吃啊。”凤梦涵开着玩笑说。

    季子强就说:“哎呀,这倒真是怪我们,对了,你不回家”

    凤梦涵满不在乎的说:“我懒得跑那么远,回去也是一个人,随便吃点就凑合过去了。”

    季子强有点奇怪,她怎么说自己是一个人,她没有老公吗按她昨天说的比自己小一岁,那么也应该三十多了,是单身还是两地分居

    当然了,这些都只是在季子强脑海中一闪而过的一点想法,他还不至于无聊到现在就问人家,他和凤梦涵到目前为止还是初步认识,交浅不言深,有的话是不能随便问的。

    季子强就“哦哦”的支吾了几句,两人也就擦肩而过。

    回到了办公室,季子强的秘书帮他泡上了茶水,小赵问了问:“市长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嗯,没有了,你回家休息吧。”

    小赵很恭敬的回答:“我刚才吃过了,不回家了。”

    季子强又问:“小赵,你成家了没有”

    小赵有点扭捏起来,说:“还没有呢,不过已经谈了个对象,是老师,准备今年十一结婚。”

    季子强就笑着恭贺说:“嗯,十一好,十一好,到时候可以带上新媳妇到处转转。”

    小赵忙说:“也就是这样预计的,但到时候还要看看工作忙不忙,要忙了就重新调整时间。”

    “嘿,你这可不行,结婚是人生的大事,不要和工作扯到一起,再忙你都要按你自己的计划来,到时候我凑合一下,没秘书也不至于就乱套的。”

    小赵其实担心的就是季子强,自己刚做了人家的秘书,万一休个十天半个月的,最后位置再让别人顶了,那才不合算。现在一听季子强的话,心中也宽慰不少,对季子强也有了一份感激之情了。

    季子强像是突然的想到了什么,说:“对了,刚才那个办公室的副主任叫什么你们熟悉吗”他是故意显得很随意的问问,其实那个名字他第一次听说的时候就记住了。

    小赵回答说:“她叫凤梦涵,我们一个办公室呆了好几年了,挺熟悉的。”

    “哦,她人怎么样”

    小赵犹豫了一下,见季子强正盯着自己看,就说:“要说这人还是挺不错的,工作能力强,水平也高,当初是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绩靠上的公务员,到政府也有好多个年头了。”

    “这样说她也一直在办公室她有什么背景”季子强很想对办公室的两位主任做出一个全面的了解,他感觉这两个主任都不简单,特别是办公室主任王家祥,更是给季子强留下了许多的谜团,但季子强对小赵的底细也不是太清楚,所以不敢先提办公室王主任的事情,只是想抛砖引玉,从副主任凤梦涵谈起。

    小赵在季子强面前也不想有所保留了,跟上季子强或许对别的秘书科秘书来说算不上什么,但对小赵就不一样,他一直这些年都在坐冷板凳,好几次机会都被秘书长给搅黄了,这次他是决心离开秘书科的,当然这个离开只是性质上的离开,在名义上他还是归秘书科,但跟上一位领导做生活秘书,从事实上已经就不再受秘书科的管辖了。

    所以最后他求教于几个做领导秘书的同僚,在他们的点拨下,他在一个风高月黑的晚上,带着一堆炸弹,敲开了秘书长家的大门,当那用掉了他好几个月工资的中华和茅台炸弹在秘书长家里爆炸的时候,秘书长就笑了,很慈祥的拍拍他的肩头说:“小赵啊,我一直都看好你,这次这个季副市长,可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人,最近的传言你们也听到了,你以后跟上他,不要说未来的前途,就是你个人啊,也能提高不少水平的。”

    小赵看到了炸弹的威力,忙道谢起来。

    这秘书长一面摆手让小赵不要客气,一面又说:“不过季副市长到底刚来,你去了以后啊,多注意一点他的想法,有什么吃不准的地方,给我说说,我帮你把把关。”

    小赵笨吗,一点都不笨,他从秘书长的话中已经听出了他的企图,他是想让自己帮他监视季子强。

    小赵当时就一阵的厌恶,当面子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只好连连的点头,说一定一定。

    这样他才在会上顺利的通过,来到了季子强的面前。

    现在跟了季子强,他也就不想在乱晃悠了,一个秘书的命运就是跟着领导起伏,未来的什么事情太远了小赵也看不懂,但这个季子强要真如传闻中说的那样神,自己好好工作,跟上他总会有出头之日的。

    既然自己全部的期望都毫无悬念的挂在了季子强的身上,那么自己就要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详详细细的告诉他,他了解政府的情况月多,将来在处理问题上才越加的得心应手。

    小赵就说:“凤梦涵现在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处对象,据说在大学是有一个男朋友的,但后来没成,她可能是受到了伤害吧,这些年多少官宦子弟,富豪人家都来追过她,结果她一概不谈。”

    季子强诧异的听着,这早就是一个没有處女的时代了,怎么还有如此痴情的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异常漂亮的女人

    她一定还在对那个男同学念念不忘吧

    这一下子,季子强突然的想到安子若,不错,在柳林市里不是也有一个这样的女人吗安子若和凤梦涵在某些方面何其的相似啊

    她们都是为情所困,为情守候的人,想一想她们,自己真应该称之为薄情寡义。

    小赵是不知道自己的话勾起了季子强太多的思绪,他继续说:“凤梦涵早就被政府的人暗中称为玫瑰花了,意思是她像玫瑰一样的艳丽,但又满身是刺,让你不能下手。”

    “玫瑰”

    “是的,她自己也知道这绰号,在办公室里,我们是从来不敢说玫瑰这两个字的,那是我们办公室的忌讳。”

    季子强一听,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这么好的名字,凤梦涵还不愿意听到。

    小赵见季子强情绪很好,又说:“人们说她身上的刺多是有双重含义的,主要是说她老爹,她老爹曾今是新屏市的一任市委书记,现在早就离休到省城去了,但在新屏市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包括现任的书记冀良青当初都是他的手下,所以凤梦涵在政府一般人都是要给一点面子的。”

    季子强恍然大悟,难怪的,一个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想要在这个鱼目混杂的地方傲然**,没有一些过硬的根基,没有一点让人忌讳的本钱,根本就不可能。

    季子强还想接着问问办公室主任王家祥的事情,但新屏市这地方邪,他们两人才说完凤梦涵,在几声敲门后,凤梦涵就出现在了季子强的面前,吓得小赵障目结舌的看着凤梦涵,生怕刚才自己的话让人家在门外听到了。

    季子强一看小赵的表情,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让凤梦涵有点莫名其妙的,她问季子强:“季市长你笑什么,我哪里不对吗”

    季子强指了指小赵,说:“他刚才还在夸你能力强,水平高,是全市第一名成绩考进公务员的,现在突然见了你,有点不知所措了。”

    这也就是季子强的水平,他不想让小赵对自己打听别人有什么猜疑,所以就要把话挑明,但同时还很好的借着这个话题,让小赵在凤梦涵面前获得一票的好感,因为在背后谈论别人优点,特别是说别人最为得意的某一事实,这一定会让被说的人心情愉快的。

    凤梦涵也不例外,她也喜欢听奉承,特别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市长的奉承,季子强既然说出了他们在背后正谈论自己,那么肯定就不会是说自己的坏话,一个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是绝对无法坦然面对别人,还告诉别人说正在谈论你。

    所以她认定了小赵正在给季子强介绍自己,并且说的都是优点,这让她心里很愉快了一下,但很快的,凤梦涵心里又是一动,季子强为什么要打听自己的事情

    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凤梦涵是不会让自己太过失态的,她就说:“好啊,你们在背后都说我什么了,小赵,你给我交代。”

    小赵也恢复镇定了,季子强那话一说,他也就借坡下驴,忙说:“季市长说你这次对他的生活安排的很周到,正在表扬你呢。”

    凤梦涵眼中就闪过了一抹惊喜,这也是真真切切的事情,自己安排了很多类似的事情,但似乎都没有这次安排的这么上心上意,人说心诚则灵,看来自己的诚意让这个富裕传奇色彩的年轻市长还是注意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