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人很多,季子强也不能一一的招呼,别人也都没怎么太在意他的到来,整个会场是烟雾缭绕,如入仙境,各位大仙也是求学问道,吵成一片。

    季子强正在估算着自己该坐那个地方,就见身后走来了昨天陪他会房间的那个副市长郁玉轩,他招呼季子强一声,就指了一个地方,客气的对季子强说:“来来季市长,我们俩个坐在一起。”

    季子强就坐在了他的身边,两人抢着掏出烟,最后彼此客气一下,点上了香烟。

    这个叫郁玉轩的副市长在政府排名也是靠后的,分管的是农业那块,他就给季子强指点着下面靠前做的几个人,大概的介绍了一下。

    有公安局的局长,土地局副局长,还有工商,税务等等,季子强也不能都记住,但还是很感激的说:“谢谢郁市长,改天专门请你一起坐坐。”

    郁玉轩一笑说:“岂有此理,要请也是我请你,那有喧宾夺主的道理,改天我请你。”

    两人笑谈几句,这个时候,陆陆续续的又有几个副市长,秘书长,副秘书长,市长助理走了进来,接着常务副市长庄峰也走了进来,他夹着一个包,点头和季子强示意了一下,算是招呼一声,却在另一面坐了下来。

    季子强正想过去发只烟,攀谈几句,就见全市长走了进来,下面也就有人欠身招呼起来,季子强就不能随便乱跑了,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

    全市长也没什么架子,嘻嘻哈哈的和下面的人打着招呼,一看季子强坐在靠边的位置,就对季子强说:“季市长,你坐那么远干什么过来,过来,今天这会议专门是为你召开的。”

    季子强心中叫声惭愧,为自己何必如此大动干戈,自己以后有的是时间和下面这些领导认识,他连忙摆手说自己坐这挺好,挺好。

    这座次当然是不能乱的,狗有狗窝,鸟有鸟巢。每个领导在各种场合的座次那都是一个不能等闲视之的问题,排序问题,资格对应,这是很有一些规矩的,恰如梁山伯好汉的座次,清清楚楚。

    领导招呼那是人家客气,你自己要是当真乱去坐,那就是你没眼色了。

    全市长也懂这些规矩,但客气一下总是要有的,见季子强推辞,他也就不再提这话,看一眼秘书长,意思是准备开会了。

    会议一开,季子强才知道刚才自己是花猫爱上小白狗自作多情了,本以为今天真的是为自己开的见面会,谁曾想,会议都开了一个多小时了,连他的名字都没提一下,原来人家就是在开年后工作汇报会,不过自己恰逢其会而已。

    季子强暗自好笑,自己岁数越大,感情越多,差一点就让人忽悠的陶醉了。

    会议对季子强来说还是有点意义的,从各位领导的工作汇报,本年度设想,任务分派上,季子强对新屏市也有了一个初步的直观的印象了。

    真是名不虚传,听一下他们的任务和汇报,季子强马上就感觉这新屏市和柳林市的巨大差距来了,不说他们实力的薄弱,就是很多市政府的政策,那也都是柳林市早就弃之不用的方式,有一些还是明显的杀鸡取卵的方法。

    但季子强也能够理解,一个地方太穷了,也就是这样恶性循环,季子强也很难明白一件事情,这些年我们jdp老是在上涨,但为什么地方上总是缺钱。

    教育局的那个局长说了一堆的困难,归根结底就是没钱。

    税务局的局长也叫苦连天,说给他任务分排的太多,根本就完不成。

    土地局的也在哭穷。

    季子强叹口气,难怪这地方在省上的人一听就摇头,确实是个鸡嫌狗不爱的烂地方。

    这样挺了几个小时,总算是会议结束了,这个时候,全市长才说:“同志们,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给大家宣布一下,我们市新来了一位同志啊。”

    他指了指季子强又说:“这位就是新来的季子强副市长,以后他分管的工作范围主要是工业和城建规划这一块,当然,会后我们会具体下文,现在就是让大家认识一下,工作中要多支持,多配合,现在大家鼓掌欢迎。”

    下面就响起了一片掌声,季子强没想到全市长已经把自己的分管工作都安排好了,只是这应该先和自己沟通一下啊,怎么也没等自己表态就定下来了,要说这分管的工作到不算太差,相对有的分管还说的过去,但这两个方面工作对任何一个城市来说都是最为难啃的硬骨头,以新屏市目前的状况,工业不用说,肯定都是破厂子,要是工业好了,还能这么穷。

    说道城建规划,那也是麻烦不小,首先是要有钱,你财政上没钱,什么规划设想都是一句空谈,坼迁,修建,哪一样不是大把大把的往里砸钱啊

    季子强就看了一眼全市长,全市长也正在看他,他明白季子强这一眼的意思,但他一点都不在乎,你季子强要怪就怪吧,我就是不能和你提前商量,万一商量你在不同意怎么办

    反正这两块我今天是一定要压在你的身上,特别是城建规划,这是最能出政绩形象的地方,你季子强既然传说的那么能干,你当然要给我弄点事情出来才行,不然把你放这都可惜了。

    季子强看到了全市长脸上那得意的笑容,他明白了全市长的狡诈,自己是躲避不掉这差事了,算了,干什么不是工作,既然市长要自己卖命,自己卖就是了。

    季子强的目光在滑过全市长的脸庞时,却看到了其他副市长,包括常务副市长脸上几乎统一的表情,那就是嘴角带着几分嘲讽,眼中流露一些不屑,神情中又充满了嫉妒的神色。

    假如季子强没有听到过办公室两位主任说过的传言,他一定会对他们这样的表情大吃一惊的,但既然已经听到了那些传言,也算出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所以此刻的季子强就显得很淡定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慢慢处吧,相信只要自己真诚的对待每一个同志,他们也会放弃对自己的看法,慢慢的认可自己。

    不过全市长一点都没有其他副市长那样的看法,这或者和他的地位有关系,在他来说,季子强目前还构成不了对他的太大威胁,所以他又对季子强做了大篇幅的,高调的介绍,生怕季子强的名字不能在每一个在座人的心里扎下根来。

    会议结束之后,就是在政府的会餐了,饭局刚一开始,季子强就成了所有人敬酒的焦点,季子强立刻被一些局长们包围在中间,一时间推杯换盏,市政府食堂里倒也显得一团和气。

    季子强的酒量不错,给他敬酒的也有十几二十位,虽然酒杯不大,可一轮下来还是脸不变色,这倒也是不简单,在此期间有个颇为奇怪的现象引起了季子强的注意,他发现给他敬酒的除了市政府办,其他的都是一帮岁数不大的局长,年纪大的局长们都在远远的吃着饭,不太看他这面。

    这让季子强暗暗皱起了双眉,季子强也明白这些干部的心思,自己毕竟太年轻,在这些中年甚至是老年人组成的领导干部中,自己还是不能不让一些人感到从心里接受,也许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则更加难以接受,因为自己用了比他们更少的时间,就完成了很多人一生都没有走完的道路,这实在是有点人比人气死人的意思。

    季子强对这样的情况暂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不过毕竟是中午,大家也不能喝的太多,一阵风的敬完了酒,很快也就结束了会餐,一众人等都鸟兽散。

    季子强也带着秘书回到了办公楼,刚上二楼,迎面碰上办公室副主任凤梦涵,今天她穿着很时髦,一件黑色半短的大衣,腰身用宽宽的同色腰带束住,更显得腰身纤细,黑色靴子,鞋跟纤细,更衬托出美腿修长,姣美的俏脸宛如寒风中绽放的百合花,让人不禁生出呵护之感。

    副主任凤梦涵一看到季子强,就热情大方的说:“季市长,要不要会宾馆休息,我给你叫车。”

    季子强摇头说:“不用,不用,我就在办公室休息一下就成了,又不是夏天,不用睡午觉。”

    凤梦涵有点诧异,在她认识的所有领导里,还没见过一个人是不午休的,这个季市长真的是有点精力旺盛啊,一想到这个问题,凤梦涵脸又红了,呸。自己怎么能想到这上面去。

    季子强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脸红,不过她的脸一红,人就更漂亮了,犹如带雨的桃花,季子强就多盯了她两眼,这一下让凤梦涵更不自然了,她忙说:“我准备吃饭去,先走了啊。”

    季子强问:“你怎么还没吃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