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刚说到这里,门口就走来了办公室的主任,这个主任昨天季子强也是见过的,姓王,昨天季子强就感觉到了,好像路秘书长是不怎么待见这个王主任的,现在也是一样,刚才还面露微笑的秘书长,见王主任进来,就端起了架子。

    季子强是多么精灵的一个人,忙招呼说:“王主任来了,随便坐。”

    说完这话,也不等王主任说话,季子强就转过来,又对路秘书长接着刚才的话说:“这次我对大家的安排很感激,不要说满意不满意的话,我是很感意外,一切都比我想象的要好,感谢啊感谢。”

    路秘书长依然端着脸,说:“季市长这样说话就见外了,我们本来应该照顾好领导的,以后有事情就只管吩咐。”

    “那里,那里,秘书长言重了,有什么事情我一定多像你们这些老同志请教。”

    路秘书长又说了几句话,才对办公室王主任说:“季市长这里你多留意一点,特别是生活上,季市长家也没在新屏市,对这里也不熟悉,你们办公室要多照顾,来勤一点。”

    王主任点下头,说:“秘书长放心,这是我份内的工作。”

    看似他说的很谦虚,但话语中却有一股针锋相对的味道,好像在说,我的事情用不着你多管。

    季子强心中暗自惊讶,这王主任到底是个什么来路,看他岁数也不比自己大多少,能坐上市政府办公室的位置本属不易,应该是一个八面玲珑,机警过人的性格才对,怎么他敢于和秘书长直接叫板,这真是有点奇怪了。

    路秘书长也不看王主任,就对季子强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开了。

    他一走,王主任就笑面如花了,这个王主任30多岁的样子,人是长精精神神的,穿戴一看也很讲究,但总让季子强觉得他有点玩世不恭的样子,他说:“季市长,本来早上我也要去接你,但秘书长说他去,所以我只好在这等着给你汇报一下工作了。”

    季子强打个哈哈,拿出了香烟,扔给了王主任一支,看着王主任给自己点上,他也点上后,才说:“你给我汇报什么工作我初来咋到的,连新屏市政府的门还没搞清楚是向东向南呢,你这是想要为难我。”

    那王主任也呵呵的一笑,没有一点的拘谨,倒是笑得几乎有些油滑,他抽了一口烟,在沙发上坐下说:“季市长,虽然你刚来新屏市,但大家早就对你有所耳闻了,反正别的我也不多说什么,只要季市长用的上我王家祥,一句话的事情。”

    季子强不易觉察的紧了一下眉头,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太怪,看起来人应该不是坏人,这是季子强单单的从他的相貌上判断的,因为季子强虽然不是讲迷信的人,但对一个人品行的好坏,他往往可以从第一印象中就能准确得出,特别是看到对方的眼光之后,这样的把握就更大了。

    但今天这个王主任就给季子强了一个很矛盾的认识,他看着不像歹毒心黑的人,也不像没有思想,没有知识的庸庸碌碌,智商平庸之辈,可是他说出的话却口气很怪异,和他给人的整体感觉大不相同,说好点就是他这人很自负,很油滑,说难听点,那就是有点狂妄。

    但季子强是不能随意的表现出自己的疑惑。

    有反常的地方,那就一定有他的蹊跷之处,就像现在的一句话:能生存就有理由。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好,有王主任你这一句话就够了,可不要我以后找你多了,你嫌麻烦啊。”

    “呵呵,那是绝对不会的,只要你季市长看的上我王家祥,以后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找上我,一定让你满意。”王主任口气依然是有点玩世不恭的味道。

    固然,一个排名靠后,连常委都不是的副市长确实对一个办公室主任构成不了太大的威胁,但是,他也不能随意到如此的地步,季子强这些年在官场见到了太多的下属都是小心谨慎,兢兢业业,埋灭着个性,见人点头讨好。

    而这个王主任却像是在无所谓的彰显着自己的个性,他这种性格,这个态度还能在政府办公室当主任,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季子强试探着问:“王主任应该在办公室待的时间不短了吧”

    这个王主任想都没想的说:“办公室待了九年,主任也做了3年了,应该也算对政府很熟悉的人了。”

    季子强一愣,就他这个性格,依然在办公室呆了这些年,还做了3年的主任,充分说明,其中必然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了。

    季子强就连连点头说:“了不起啊,还是一个资格很老的主任,以后这政府的事情你可是要多提醒我一下,我现在是两眼一抹黑。”

    这王主任抬头很认真的看了看季子强,说:“如果你真是传闻中那个季市长,你放心,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以后就跟定你了,但。”

    他说了一半,就不说话了,季子强的好奇心越来越重,这个王主任真有点意思。

    季子强问:“那么我不知道我在你们的传闻中是一个什么样子,你说出来让我听听,我看看说的像不像。”

    这王主任突然之间变得认真起来,没有了刚才随意的态度,他看着季子强,慢慢的说:“大家都在传言,说你是一个嫉恶如仇,一心为民的好领导,说你点子多,能力强,还说你是在和贪官污吏的斗争中受到了排挤,还说你这次的事情牵连了省委的乐书记。”

    说到了这里,王主任就注视着季子强,等他回答。

    季子强越听心里的寒意越重,这些传言看来真的已经是泛滥了,昨天那个办公室的美女副主任也是这样说的,这会对自己以后展开工作形成一个不好的影响,特别是平级的同僚们,他们会对自己退避三舍,敬而远之。

    季子强皱起了眉头,从靠背椅上站了起来,在办公室走了几步说:“王主任,你应该知道,这样的传言对我并不好。”

    王主任颔首说:“当然,但止不住,现在消息的传播速度是很快的,在你没来之前,整个新屏市的官场都在传着这些消息,但也不是坏事,至少大家对你的降级是抱有同情的。”

    季子强自嘲的笑笑说:“同情这管用吗”

    王主任很认真的说:“不管用。”

    “是啊,王主任,我在担心以后我在政府会举步维艰,所以我想听到一些关于政府人脉关系方面的情况。”季子强还是决定直接给这个王主任提出自己的想法了,他从刚才王主任在述说他的传言的时候,看到了王主任有一种正义,执着,认同自己的眼光,所以季子强决定大胆的试一试。

    这个时候,刚才还滔滔不竭的王主任沉默了,他久久的凝视着季子强,从刚才季子强对传言表现出来的担忧中,他也看到了季子强对传言的默认,并且他更看出了季子强的敏锐和精细,这果然不是一个庸才,果然很不简单。

    王主任就站了起来,说:“季市长,你们会议时间快到了,我先回去,抽空我会拜访你的。”

    季子强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知道他会在以后找个时间给自己详细的说点什么的,季子强就不在这里勉强他了,笑着说:“行,我随时恭候。”

    “季市长客气了,恭候谈不上啊,我就是一个虾兵蟹将。”王主任又恢复到了他那油滑的表情上了。

    他一离开,季子强的秘书就进来了,刚才因为季子强这面有领导在,他一直在季子强旁边的办公室开着门等着,现在见没人在了,就赶忙过来。

    季子强一见他来,就笑着说:“小赵,下次不管来谁,你都可以进来先看看,泡点水什么的。”季子强也不是责怪他,季子强知道这年轻人刚当上秘书,很多事情还不大熟悉,就像指点他一下。

    小赵一听,脸就红了,忙说:“我以为他们就是来看看的,后来又怕你们谈正事,怕打扰你们了。”

    季子强很宽厚的笑着说:“是是,我理解你,我过去也给市长当过秘书的,起初啊,和你一样,什么事情都要反复的想,最后搞的自己也拿不定主意怎么做了,哈哈,没关系的,以后有什么我会说的。”

    小赵很感激的说:“谢谢市长的包含,对了市长,会议时间到了,你该现在过去了。”

    “嗯,好,我们过去吧。”

    季子强就在秘书小赵的带领下到了三楼的大会议室,季子强一进来还真吓了一跳,他原来以为就是一个市长会议,自己和其他副市长见个面,认识认识。没想到今天来了这么多的人,不用小赵介绍,季子强就能大概的算到这些应该是新屏市整个市管局的头头脑脑都在了,这规格好像有点太高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副市长而已,太隆重了,太隆重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