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为什么自己还会这样紧张呢

    凤梦涵第一次在季子强的面前紧了紧眉头,这个问题她自己一时找不出答案。 :efefd

    也许吧,也许正是这所有的一切,正是季子强的淡定从容,季子强的英俊潇洒,季子强和自己年纪的接近,包括他的那有好有坏的传闻勾起了自己的好奇,让自己对他充满了期待。

    凤梦涵后来是像逃跑一样的离开了季子强的房间,她怕季子强看出了她的心思,所以她走了,带着一种很奇异的兴奋,离开了季子强。

    房间里又显得空落落的了,在这种情况下,季子强少有的没有去想工作,因为他不知道从何想起,新屏市的权利结构自己还有没搞清楚,新屏市的人际关系自己也一无所知,自己下一步会分管哪一块的工作,季子强现在也是难以猜测,所以他只能不去想它。

    还好,季子强可以想江可蕊,他拿出了电话,给江可蕊打了过去:“可蕊,我已经到新屏市住下了,这里安排的都很周到,请你放心。”

    江可蕊紧紧的握着一支刚买的苹果手机,她也一直在等待季子强的电话,她不知道自己该给季子强说点什么,但她想听到季子强的声音,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就好。

    江可蕊说:“嗯,安全到达了啊,那就好,以后多注意身体,烟少抽点。”

    季子强有了一种温馨的感觉,虽然江可蕊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口气很平淡,但听在季子强的耳朵来,依然是受用的。

    季子强说:“好,我会记住你的话,少抽点烟,少喝点酒,多吃点饭。”

    江可蕊说:“有很多人总是心口不一,嘴里说的好,到时候就忘了。”

    或者她是在说自己,因为分明自己还是爱着季子强,但话一说出口来,就变了味道。

    季子强对江可蕊的挖苦一点都没有生气,说:“呵呵,你不是在说我吧”

    “不是说你的,你怎么会那样呢你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江可蕊信口背诵了一段毛爺爺对白求恩的话。

    季子强叹口气,看来江可蕊还在埋怨自己,但自己真的是冤枉啊,自己和安子若没有什么的,以后更不会有了,自己在新屏市工作,安子若在柳林市做生意,两人天各一方,为什么你江可蕊就老揪着这个问题不放手

    季子强说:“可蕊,你要相信我,我虽然没有白求恩那样高尚,但我也没有你想的那样差。”

    “我从来没有想过你有多差,但正因为你太优秀了,所以有点忘乎所以,有点得意忘形,以为全天下你女人都离不开你一样,那你就错了,这个地球上,没有离开谁就不行的事情。”

    季子强不敢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了,他怕两人又会回到矛盾的上,不能说女人都不理智,但至少在感情上,特别是在嫉妒中的女人都是很少有理智的。

    季子强说:“我不想解释什么,不过记住,我会想你的。”

    电话中的江可蕊沉默了一会,她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点过分了,但没有办法,一想到季子强和安子若在一起的样子,江可蕊就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怨愤,口里也就没有了委婉和温情。

    季子强见江可蕊没有说话,又说:“那你先休息吧,注意身体,我冲个澡,也准备休息了。”

    江可蕊这才说话:“好吧,你也保重身体,拜拜了。”

    季子强拿着手机又发了一会呆,才有点黯然的放下电话,刚要到卫生间冲澡去,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季子强打开了房门,见新屏市的市委书记冀良青和市长全凯靖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他们两人的脸上都是笑眯眯的,他俩刚从李副部长那里出来,顺路同季子强打个招呼。

    季子强赶忙让座,发烟,泡茶,他俩都说:不坐了,不坐了,就是过来看看。问季子强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有的话就提出来。

    市委书记冀良青说:“我们新屏市的条件比不上你们柳林市啊,但只要季市长有什么要求,我和全市长还是会努力帮着解决的。”

    季子强也客气的说:“都挺好的,谢谢两位领导的关怀。”

    市长全凯靖也说:“季市长啊,什么时候把夫人调过来啊,她要过来你提前说,我们给你安顿个像模像样的家,现在只好委屈你住宾馆了。”

    季子强开玩笑说:“这是重大家庭决策问题,我做不了主,等哪次我回去请示之后。在给你们两位领导汇报。”

    市委书记冀良青和市长全凯靖都是哈哈的大笑,说季子强原来是个妻管炎。

    三个人说笑了几句,书记冀良青说:“时间不早了,季市长你也休息,我们就不打搅了。”

    说着话站了起来,全市长也站起来,两人和季子强再次握手后,季子强送他们出了门,两人再不让季子强送远了,摆摆手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刚刚洗漱好,还没出门,接他的司机就来了,随同一起来的还有政府秘书长路翔和另外一个年轻人秘书长路翔昨天季子强也是见过,他个子不高,头发梳得很整齐,他是那种做事有板有眼,不但能深刻领会领导意图,而且能把事情做得既到火候,又不会太显摆自己的人。

    两人招呼一声,这路翔就指着身后的年轻人说:“季市长,这位是给你挑选的秘书小赵,你先观察试用一个阶段,不合适了我们再调整。”

    季子强笑笑,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人,还行吧,长的文质彬彬的,也干干净净的,季子强也知道,作为一个副市长,其实是没有权利随意调换秘书的,这是组织的安排,并且,给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市长做秘书,也不是什么太让人神往的事情。

    季子强说:“我看小赵人挺精神的,呵呵,麻烦路秘书长了。”对秘书长,季子强还是要有足够的尊重的,秘书长在很大程度上是代表着市长,他也是最亲近市长的人,就像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名分不高,但权利很大,自己大意不得。

    季子强带上几个人,就到了李副部长的房间,李副部长岁数大,瞌睡也少,早就起来了,几个人谈了几句话,全市长带着新屏市的组织部长也来了,他说:“李部长,我们先吃早餐,完了到政府坐坐,指导一下工作,中午吃完饭在走吧。”

    李副部长连连的摇头说:“政府就不去了,吃完早点我就要赶回去,下午省委还有个会议要参加的。”

    全市长和是遗憾的说:“这样啊,那我通知一下冀书记,他今天一早有个会,还说等中午陪你呢”李副部长就忙制止住,说:“不用,不用他来了,工作要紧。”

    全市长也不勉强,一行人就到了竹林宾馆的餐厅去了。

    吃完了早点,季子强随着全市长一起送走了李副部长,两人分坐两辆车来到了市政府,要说这竹林宾馆离政府也并不远,只是刚来,季子强客随主便,对今天车来接自己上班他没说什么,但以后他决定就不要让车每天来接自己了,看这样子,走路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

    到了政府,全市长的车停下之后,季子强让自己的车停住,自己下来到了全市长的车旁,对刚刚下车的全市长说:“市长,我先到办公室看看,等会到你那里去。”

    全市长点头说:“行,你先适应一下环境,一会召开一个见面会,把你给大家介绍一下。”他没等季子强说话,又对跟在季子强身后的秘书长说:“路秘书长,你陪子强同志到办公室看看,子强同志有什么需要一定要帮着解决。”

    秘书长赶忙点头说:“好好,一定照办。”

    季子强见全市长如此体贴自己,忙说了声:“市长太客气了。”

    两人就一起上了楼,他们办公都在一个楼上,但市长在三楼,季子强的办公室在二楼,两人在楼道分手之后,季子强就在路秘书长的带领下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不错,和自己在宾馆住的房间格局相似,外面是办公接待,里面半间是休息和书房,地面也是实木装修,看家具却是用过的,但也是实木真皮,气派不减,和其他一些官员故意把房间布置的光线暗淡,好由此制造某种神秘压抑的气氛不同,这个房间里的光线充足,借着大型窗户外投射进来的阳光落在地上,映起一片略显耀眼的光亮。

    在房间角落里一台立式空调使劲的吹着暖风,把墙根的浅色落地窗帘吹得微微飘起,一张很大的黑漆办公桌后是一把高大的雕花木椅,坐在办公桌后的季子强也就在这个时候,自然而然露出一股威严。

    季子强说:“不错,不错,办公室收拾的很和我心意。”

    路秘书长说:“季市长满意就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