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似乎他们大脑深处都装着个奇特的生物钟,而且相互感应着。

    但即使是如此,大家还要表现出一种“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啊”的感慨来,好像谁都恋恋不舍似的。

    站起来,大家握了一会儿手,又说了一些废话,这才出了酒店。

    大家都说要送一送李副部长和季子强到宾馆房间去住,大家相互客气着,推推拉拉不一会,热情的不得了,一般人感觉这场面有点乱,其实不然,送客的,回家的,结账,开车门的,那都是分工明确。

    冀书记和全市长当仁不让的左右相伴,送李副部长过去,他们就自然而然的走在前面,几个副市长稍稍落后几步,他们是送一下季子强,其余的人就是今天不相干的人了,他们来就是吃个莫莫,想要在一步和领导亲密接触绝没希望的,他们就挥挥手,注视片刻,恋恋难舍的看着这些人离开了,感觉那些背影不会再回头来看自己了,就一下拉下了脸,转身回去了。

    前面的李副部长和冀书记,全市长都在边走边谈,聊的甚欢,人也就走得慢,后面的季子强只好把脚步也放慢一点。两个副市长一左一右陪着他,也是不敢走的太快,三个人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季子强他们将要住宿的地方就是刚才吃饭的宾馆,是市政府过去的一个招待所,那当然是是一个老叫法,现在已经不是过去的计划时代了,宾馆早就对外接待了,但政府和市委在很多时候的接待还是放在这里,这应该叫肥水不流外人田,事实上目前政府招待所已经有一个比较优雅的名字,叫竹林宾馆,顾名思义,这里面是种了很多翠绿的竹子,

    政府的家属楼前些年已经房改,单身宿舍太过简陋,在季子强家属带来之前,全市长的意思是先让他在竹林宾馆住着,这里条件也不错,吃喝也方便,还有服务员每天按时打扫房间,对这样的安排,季子强还是挺满意的,刚才喝酒的时候也对全市长表示的谢意。

    季子强的房间挺不错的,外面是会客间,里面是休息睡觉的地方,床单,被褥,包括家具都好像是新换的一样,季子强也不知道这是谁安排的,但初到此地,能得到这样细微的关怀也是让他心中一阵的温暖。

    两个陪同而来的副市长稍微的坐了几分钟,就借口说季子强今天鞍马劳顿,为了让他早点休息,所以都很快的告辞了,季子强也没多挽留,他也想亲亲静静的想一想事情,累倒是不累,在车上季子强也假寐了很长时间,酒也没有喝的太多,所以此刻精神很好。

    本来在两个副市长走后,季子强先要过去在看望一下住在另外一个楼层的李副部长,不过估计现在冀书记和全市长都在那里,自己去了不大好,也就作罢。

    季子强想,等明天早点起来,送李副部长离开吧。

    他就里屋,外屋的都看了一个遍,刚要洗把脸,就听到了敲门声,季子强没有锁门,也就没有过去开门,门就被外面人推开,伸进来一个圆圆的脑袋。

    季子强也不知道这事何方神圣,就客气的说:“请进,请进。”

    这大脑袋就扯着一个穿着体面,西服领带的中年人进来了,中年人先是献媚的笑笑,快步走到季子强的面前,给季子强发上了一支香烟,这才开口说:“季市长你好,欢迎你入住我们竹林宾馆,我代表全体的宾馆员工,对你的到来表示最大的。”

    这是一个话很多的人,从他絮絮叨叨的表诉中,季子强听出了他就是这个竹林宾馆的总经理龙惠鹏。

    季子强就客气了两句,说了些什么以后多多打扰,不胜感激的寒暄的话。

    可是这个竹林宾馆的龙惠鹏总经理老是觉得自己的尊重和热情还欠火候,还不到位,自己应该继续的表现表现,所以他嘴里说着:“季市长你是大领导,我们的服务那绝不能有丝毫的差错,让你在这休息好了,你才能精神好,才能更好的指导新屏市各项工作,我们也就对新屏市有了一份贡献。”

    季子强暗自好笑,这个龙经理一下就把一个睡觉,拉屎的事情提高到了一个关乎新屏市发展的重要高度了。

    季子强嘿嘿一笑,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他在这些年里早就见惯了别人的阿谀奉承,也能体会他们想要讨好自己的迫切愿望,这个时候自己要不领情,坚决的把对方赶出去,会让人家整宿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何必呢想表现你就表现吧

    他这嘿嘿一笑却对龙经理是一个巨大的鼓舞,这龙经理就更不想马上走了,他转前转后,亲自察看了卫生间,客厅和阳台,很忙似的。

    就在这个时候,敞开的房门口又出现了一个身影,季子强就见眼前一亮,一个很端庄的美女站在门口,一头乌黑的长发,散发着清香,柳叶般的细眉,像月牙一样;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可以看透人的心,櫻桃似的小嘴,却有着迷人的双唇,季子强认为她应该不到三十岁。

    没等季子强开口,龙经理先招呼起来:“呀,凤主任来了,快里面坐。”

    这美女对龙经理点下头,径直的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一阵的暗香就涌进了季子强的心脾,季子强不由的深吸了一口,见这美女用动人的语音说:“季市长你好,我是办公室副主任凤梦涵,来看看你还有什么需要的。”

    季子强含笑说:“是凤梦涵同志吧”

    美女惊讶的问:“季市长你知道我名字啊。”

    “哈哈哈,知道,知道,刚才几个副市长都还说起你哩,说我住的这房子都是你亲自安排的,感谢啊。”

    季子强刚才是听说过这个名字,关键的不是他记性太好,是凤梦涵这个名字很雅致,让季子强过耳不忘,当时季子强就在想,谁又能配的上这样一个名字呢

    现在看来,这个美丽的副主任倒是真的能配上这个名字了。

    凤梦涵妩媚的笑着说:“这是我的工作啊,还让季市长说了声谢谢,我可是有点受宠若惊了。”

    这个多嘴的龙经理忙接上话说:“季市长啊,你可是不知道,这凤主任是我们新屏市的一朵花呢。”

    季子强见凤梦涵脸一红,忙说:“对了,凤主任,刚才吃饭没见你啊。”

    凤梦涵不无遗憾的说:“本来是要去的,可是全市长给我临时安排了一个送客人去机场的任务,这不是就一下耽误了,把客人送上了飞机,我就赶过来看看,看看季市长还有什么需要。”

    季子强说:“你们安排的很周到了,我什么都不需要,一切都很好。”

    凤梦涵说:“你还没来市政府都在议论你呢,说你是年轻才俊,还说你有魄力,有担当,把一个过去也不咋样的柳林市搞的朝气蓬勃的。”

    季子强就皱了一下眉头,这样的传闻对自己并不是好事,说者无心,但听者有意,其他的副市长会怎么看待这些传闻呢他们会觉得大家议论我季子强其实是在发泄对它们的不满,他们还会认为自己会是一个威胁的。

    这细小的动作没有逃过凤梦涵的注意,一个在办公室常干的人,察言观色是基本功,凤梦涵也不例外,这几年在市政府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早就让她练得火眼金睛了。

    她说:“季市长是有点担心吗”

    季子强倏然一惊,自己的心事这么容易就让对方看透了,这是不是也说明自己还不够沉稳,不够城府呢

    季子强说:“没有,我在想以后怎么称呼你,那以后就叫你风主任了。”

    凤梦涵微微一笑,避开了季子强的眼光,脸一红,也没说可以不可以,慌乱的指了指里间说:“衣柜里有了几件內衣,你可以换的,要是怕冷,柜子还有毛毯。你再看下还缺什么,我马上去办。”

    季子强摆摆手道:“比我过去条件好多了,你对我太客气,我这个人没太多讲究,你不要太过拘谨。”

    似乎季子强也看出了凤梦涵有点不大自然。

    凤梦涵也有这种感觉,她很少对一个领导有真真的好感,对她来说,这不过都是工作,混迹官场这么多年了,她看惯了官场的人心险恶,也体会过很多薄情寡义,逢场作戏。

    以假乱真才是她最为拿手的绝活。

    但今天她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她跨进这个房间之后,她已经脸红过两次了,这很少有,而且莫名其妙的,自己在季子强的面前会有一种拘束感,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下意思的躲避他的眼光,自己怎么了,是因为这个年轻的市长英俊潇洒吗

    好像也不是这样的,自己见过太多的帅气男人,从来也没有过这样的紧张。

    是他的官位比自己高好像也不是吧自己不是没见过大领导的人。

    是他的眼光太过灼熱

    不,根本都没有,他几乎一直都没有太认真的看自己,他的眼光淡定,从容,没有咄咄逼人,更没有热情和惊叹,对自己这样一个美女,他是平静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