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市委书记冀良青最先走到李副部长面前,说:“部长啊,总算是盼星星,盼月亮的把你老领导盼来了,你也好几年没到我们这穷山僻壤来指导工作了吧”

    这市委书记冀良青也自然是长的很附和领导形象了,他个子不高,肚子挺大,满腹经纶的样子,每当季子强看到这些领导的时候,都会有种催人惆怅的自鄙,自己怎么老是肚子大不起来,莫非自己的官运不济吗

    李副部长也嘴里打着哈哈,和他握了一下手说:“你不邀请我,我怎么来”

    市委书记冀良青就大呼:“冤枉啊,我真比窦娥还冤的,那次到省里去我没邀请过你,你领导不能血口喷人。 ”

    李副部长大笑着说:“这次可是我主动要求来的,本来是王处长来的,我硬是把这趟差事抢了过来。”

    市委书记冀良青说:“好好,这就好,晚上我们要好好坐坐。”

    李副部长接着又和新屏市的市长全凯靖握手说了几句场面上的话,似乎对新屏市的这个市长全凯靖,李副部长并不太在意。

    新屏市的市长全凯靖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威严的,人也高高大大的,不过季子强总感觉他身上缺少一点什么,但到底是什么,季子强一时还真没看清楚。

    接着李副部长就把季子强一一的介绍给了市委书记冀良青和市长全凯靖等几个领导,

    季子强和这两个新屏市的书记,市长也算相识,只是交道不多,过去都是在省委,省政府开会的时候见过面的,见面也就是点点头,从来没有好好的聊过。

    对这两人的性格秉性,习惯和爱好季子强也是知之甚少,但有一点季子强是知道的,那就是新屏市的这个市委书记冀良青并不是乐世祥的嫡系,也不是李省长和苏副省长的人,他有点摇摆不定,大有在乐世祥和省长李云中之间游离的味道,也正是因为如此,两人也都没有轻易的动他,在很多时候,留下几个中间派来对大家都有好处。

    就像此次季子强的安排,本来乐世祥也考虑过把季子强放在自己嫡系掌权的哪个市里,但细细思量,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他担心在常委会上是通不过的,因为自己已经快要不是过去那个可以在北江省一言九鼎的书记了。

    但把季子强放在李云中嫡系的手下,那就更为不妥,放在那里,恐怕季子强就不会再有好日子过了,乐世祥思前想后,最后就想到了这个新屏市了,自己提出这个地方来,他们应该不会反对,不管怎么说,面子上的事情人家还是会处理的。

    果然,季子强的调整顺利的就通过了。

    李云中还有点惋惜的说:“季子强同志其实还是很有工作能力的,不过这样也好,放在新屏市去,把他的先进经验也可以传播到那里,新屏市很需要他这样的人才。”

    现在季子强面对着这两个在未来将要作为自己顶头上司的人,他显得很客气和恭敬,不过这两个人却一点都不敢对季子强大意慢待,季子强的底细他们也多少知道一点,乐世祥虽然是要走了,但在官场,翻盘的事情比比皆是,没到最后,还是小心为好。

    这个新屏市的市长全凯靖对季子强更是亲热,他早就听说过季子强的大名,当年季子强在洋河县和柳林市那也是风头出尽的一个人物,这个全市长据说上面很有点根基,到新屏市来不过一年多的时间,传说人家就是来镀金历练的。

    但传说归传说,到底怎么样谁也说不清,这个全市长自己可是清楚,后台没有绝不行,但光有后台自己没有一点业绩也不成,来到新平市这么长的时间了,权利不用说,他根本就不是市委书记冀良青的对手,人家在新屏市多少年了,那盘根错节的关系让人望而生畏。

    全市长也从来都没有想过从书记冀良青的手上夺过权。

    但说到业绩,他更是失望,不用人家书记冀良青的掣肘,他看到新屏市这个刁样早就没有了什么想法,这地方烂的,想要做点业绩真是太难太难的,要钱没有,要人都是刁民。

    现在可好了,来了一个穷途末路的季子强,以后好好的利用一下他,让他帮自己弄出点动静来,也为自己有一天离开这里找个契机。

    所以在大家亲热的握过了手之后,全市长又和季子强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一会,反正那李副部长有冀书记陪同,自己就赶快先网罗下这个孤鸿野鬼再说。

    大家晕摇摇晃晃的就到了会议室,四大班子的主要领导今天都来了,这不是在给季子强的面子,就他一个丧家之犬根本不值得大家如此看重,但李副部长就不相同了,他是没人愿意怠慢的,说不上人家有一天就扶正了,那时候在巴结就跟不上步点。

    这个任命会开的一点新意都没有,老生常谈,季子强也经历过好多次这样的会议,也亲自支持过多次这样的会议,读读任命书,简单的介绍一下,在说一说客套话,上面的来人鼓励,下面的领导说欢迎,季子强自己说以后努力,这三舞两下的基本程序就走完了。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样的任命没有一点法律效应,每一个副市长那都是要经过当地人大的选举才能产生,可是问题在于既然上面已经任命了,你下面的选举就只能配合上面的意图,努力完成好这项工作,管他张三李四,秃头麻子,你必须把他夸成一朵花一样,最后选举成功,皆大欢喜。

    所以季子强的职位全称应该是任代副市长,大家是不会这样麻烦了,一般都直接统称季市长,那个“副”字也是轻易的不能带的,除非一些正式场合,你下面的那个芝麻官敢在单独和季子强见面的时候叫他季副市长,哼哼,你自己回去把沟子洗干净,准备挨板子。

    这程序一走完,当然就该宴会了,现在也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

    一行人就到了一个称之为竹林宾馆的地方,众星捧月般的把李副部长让道了包间最大的那张桌子的上手坐下,他的身边当然就是冀书记和全市长,以此类推,还有一个副书记,还有一个常务副市长,还有几个常委,今天这宴会说的是欢迎他的,但最后季子强发现,自己离上首座位还差了好远。

    人大主任也是一个高大而肥胖的人,他那坐姿总像端着个什么东西,叫人看着都吃力。

    新屏市的副书记姓的很怪,季子强一下就记住了他的名字尉迟松,季子强想,也不知道他和隋唐演绎中的尉迟敬德是不是本家,那可是个勇武之人,看这个尉迟松不太像啊,因为他看着也还稍微的眼顺一点,带个金丝眼睛,感觉是有点文化人的样子,他很平静的坐在冀书记的下手,始终在微笑着。

    常务副市长庄峰长得还算很普通,表面感觉很庸俗,可是一旦从他的眼睛眯起来的时候,那里面就闪出一抹冷凛之光,让季子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了,这人绝对城府很深。

    其他几个人季子强是叫不上名字的,都点头笑笑,算是招呼一下。

    李副部长就率先端起了酒杯,不要看他只是一个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谁都知道,他只要坐上组织副部长这把交椅,他就有很多的机会再上一层楼,一旦当上了组织部长,那进常委只是必然的事情。

    所以他一端酒杯,所有的人都赶忙收起了话题,端起酒杯来。

    有刘副市长在场,宴会的主题就显得含糊了,说是为季子强接风,主宾却是李副部长,这李副部长也好像天生就是搞组织关系的料子,说话滴水不漏。

    谁若是问了不便回答的问题,他便微笑着注视你,让你内心难堪,却又不至于脸红。

    你要是远远地看见他了,总会以为他在朝你微笑,你心里就暖洋洋的。

    看起来好像他也在对你点头,很是周到,其实他并没有在意。

    席间,季子强就很明智的说自己是半客半主,大家敬酒应该给李副部长敬。这样就真的没有谁先给他敬酒了,大家多是冲着李副部长去了。

    李副部长就举着杯,口里说:“随意,随意,大家随意。”

    这样说了好多次,大家也喝了好多杯了,他倒好,总是那一杯酒。

    他那笑容在酒桌上还真有佛的法力,叫敬酒的人不敢太过造次。

    季子强初来咋到的,也是留了一个心眼的,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海量,只要有人和他喝酒,季子强就先是客气,推辞,实在推不过去,勉强喝点,那表情让人感觉他喝酒难受的很,他新来新屏市,别人到底还是把他当客看待,劝酒也不便太霸蛮,这样气氛倒是尽量渲染得热烈。晚餐时间不算太长,因为多半是客套;也不算太短,也因为必要的客套还得做做,这都是官场的礼仪,规矩,每一个在座的人都精熟于此,这时间的把握也都恰到好处,感觉差不多了,冀书记眼光一闪,大家都对视着会意,点头一笑,一起就放下了酒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