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小张也就是跟着后面慢慢的走,他不相信季子强会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难题,彻底放弃,贱卖这块土地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前期县上和市里的那几千万资金谁来承担,与其如此,还不如先放着,留给下任来解决。品 书 网

    那么重新的开发,又显然得不偿失,谁来接手,接手以后又能做什么,这都是困扰洋河先管理层很久的问题了。

    小张于是就想不通,季子强要干什么

    谁又能猜的到别人的想法呢现在也许只有季子强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

    但小张也有个秘书职业特有的心理,似乎要摸清领导的最终意图才好行事,所以他没问什么,而是拉开点距离,默默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想着。

    季子强转了一会,就没在继续的转下去了,转身对小张说:“不看了,我们回政府去。”

    小张有点惊讶,怎么县长又改变主意不去乡下了,他张了张嘴,想问,但吐出来的话还是一句:“好的,我给下面通知一下。”

    说完,小张就拿起手机,给下面几个乡挂了点话,说季县长临时有事,今天暂时不去了。

    司机莫名其妙的,也不敢问,就调转了车头,送他们一路回到政府办公楼下。

    季子强和小张俩人一前一后下车并通过办公楼大厅,踏上楼梯上了三楼。

    季子强对秘书微笑一下,也没说话,他们就各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小张办公室在季子强办公室的旁边,两人虽说一个为县长,一个为随从,不过他们的“主仆”关系有很多二人规律。

    他们很少在一起交流,更不随便串门,季子强就算是找小张有事,也是电话,或者最多到小张门口推门喊一声,这或许跟城市人的生活习性和生活心理有关,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想轻易的侵入对方的领地。

    季子强回到办公室,坐在他那雕花的真皮座椅上,沉思良久后,他拿起了内线电话,给小张拨了过去:“小张,你问一下城建局的吕局长和规划局戴局长,看他们都忙不忙,要是不忙请他们过来一趟。”

    小张在那面答应后,季子强就挂断了电话,而在旁边房间的秘书小张心里就愈加的纳闷,难道季县长真的要啃“洋河工业园”那块硬骨头吗自己应该不应该提醒他一下,那个项目启动容易,收尾难

    小张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有勇气走过来给季子强指出其中的利害关系,按说,秘书是有责任给领导做必要的参谋,但小张毫无疑问的,他对季子强还是有太多的惧怕,他自问自己也比不上季子强的聪慧,所以他还是按季子强的指示,联系了两位局长。

    季子强在办公室抽了半支烟的功夫,小张就过来敲门说:“季县长,我已经都联系好了,吕局长和戴局长都可以马上赶过来,请问,还有什么指示”

    季子强要下头说:“就这样吧,他们来了你带他们过来。”

    点点头,秘书悄无声息的关上门,回到自己办公室等待两位局长去了。

    季子强在回来的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是若有所思,他时而站起来,在办公室走上几步,时而又坐回他那高背转椅上,脸上的神态也是不断的变换,凝重和思虑的表情异常明显。

    过了大概10多分钟的样子,规划局戴局长先到了,小张领他进来后,就赶忙帮他泡上了茶水,戴局长就对季子强说:“季县长,最近看你挺忙的,都没敢过来打扰你。”

    季子强也说:“本来今天也没时间,要下乡去检查,后来我路过洋河工业园的时候,有了点想法,所以找你和老吕过来探讨一下。”

    戴局长心里就有点紧张,他对这项目太熟悉了,过去为这项目搅的他头疼,现在一看季子强又来个旧话重提,戴局长那颗脆弱的心就揪到了嗓子眼上,可是他还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很专注的看着季子强,不断的点头配合着季子强说:“季县长客气了,有什么指示只管说,哪用的着探讨这两个字。”

    小张也是有点紧张的,他呆呆的看着季子强,连手中的水都忘了给戴局长递过去,季子强一眼就看到了小张的傻样,说:“小张,你不怕手烫吗”

    小张这才恍然大悟,就感觉真的手很烫,连忙放在戴局长前面的茶几上,面红耳赤的说:“戴局长请用茶。”

    戴局长也很客气的对他点头示意感谢,不过戴局长没有像往常那样说出感谢的话,他现在根本顾不得对小张过于客气,他需要好好的准备一下,以便一会用什么方式,语言和借口来对付季子强异想天开的计划。

    这面刚聊上了两句,就见吕局长风风火火的敲门走了进来,吕局长是有点胖的,进来就让人感觉带来了一股热浪,他自己也是满头的汗水,呲着牙说:“这天气,还让不让人活了。”

    季子强就笑笑的对小张说:“先不要倒水,给吕局长拿条毛巾,把汗水擦下。”

    吕局长想要客气,但小张已经开门出去了,很快的小张就转了回来,递上了一条干净的白毛巾说:“吕局长,给你再打点水。”

    吕局长忙说:“不用,不用,谢谢县长,也谢谢小张啊,就这擦一下就可以了。”说完,吕局长就用毛巾把脸上,头上,脖子上的汗水擦了一圈,这才长出一口气说:“我就怕热天。”

    季子强和戴局长就拿他那一身肉又开了两句玩笑。

    等吕局长坐定以后,季子强放下手中的茶杯说:“小张也不用走,做个记录,到时候可能还要写材料。”他看小张也在沙发旁边坐定后又说:“今天请两位局长来,就是想探讨下这洋河工业园的问题,不知道你们二位有什么想法。”

    这两个人能有什么想法,要有想法也等不到今天了,吕局长是刚来,屁股还没坐热,一听这话,也是心里一阵的悸动,有点惊诧的看看季子强说:“县长,这事情要慎重啊。”

    戴局长也点头声援说:“是啊是啊,季县长不知道,当年这事情闹的大呢、连省人大都曾今过问过这个项目,我们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季子强也叹口气说:“我也知道这事情很难缠,但长此以往下去,也总不是个办法,今天路过那里,我看旁边都已经有建筑在施工了,最后就剩下那一块,不管从城区环境,还是城市规划上看,都成了一个肿瘤。”

    吕局长就“咳,咳”的咳了两声说:“县长啊,这确实看起来不大好,但不是没有办法吗,现在县上的领导都在刻意的回避这个问题,我们在旧事重提,怕不好收场。”

    季子强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态,谁都怕这事情烂自己手上,好好的拖下去,混一天算一天,揽这破事做什么。

    不过,季子强和他们的想法不一样,他是决心要捅一捅这个马蜂窝了,他就说:“也不是全无办法,就看我们想不想动。”

    吕局长和戴局长都诧异不已的看着季子强,心里想,难道季县长有办法解决这问题

    戴局长就忧心忡忡的问了一句:“季县长,那你是怎么想的”

    季子强郑重其事的说了一句:“卖掉。”

    不要看季子强脸色凝重,说的严严肃肃,认认真真的,但吕局长和戴局长都实在是忍不住的想笑了,大热天的,你季县长有病啊,把我们急急忙忙的叫来,想了这样一个好主意出来,要是卖的掉,那还用你说啊,过去洋河来个稍微有点钱的老板,不管他到底有多钱,哪怕就是个炒核桃卖的主户,县上都会把人家拉到“洋河工业园”去看看,希望人家突然头发晕,犯点病,稀里糊涂的买上工业园里面一幢烂尾楼去,但最后实在是没有人犯病,县上也就逐渐的清醒了,知道这玩意就是个烂货,已经砸在手上了。

    现在季县长倒好,想了很久才想出这么个办法来,实在是有点

    吕局长就笑了,说到:“季县长,不是我打破嘴啊,这个办法县上试过多次了,你来的晚,不知道,真不管用的。”

    季子强就嘿嘿的笑着说:“我也听说县上过去做过的工作,但还是想试一下,我们这次可以把声势搞大一点,市里,省上的媒体都可以做做广告,我就不相信引不来人。”

    戴局长连忙说:“县长啊,这事情还是从长计议吧,根本通不过,过去我们也想在媒体上招商,但最后都让县上找借口卡住了。”

    季子强就不明白了,问:“为什么啊,这能化多钱”

    戴局长暧昧的笑笑说:“不是钱的问题,这项目涉及到一些关键人物,现在都不想让它引人注目。”

    季子强就摇头说:“那也不能烂在我们手上啊,这样,你们听我的,先做一个招商规划和媒体宣传的预案出来,要快,就这一两天,做好了我来做上面领导的工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