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乐世祥的苦口婆心很让季子强感动,他点着头表示自己以后一定会注意。

    这样的谈话他们延续了很长时间,应该是这些年来季子强和乐世祥谈得最多,讲的最长的一次,回到房间的季子强一个人躺在床上,他细细的咀嚼,回味着乐世祥给他传授的那些经验之谈,这次谈话对季子强来说,收获很大,他对这个扑朔迷離,尔虞我诈的官场有了更多的认识。

    天亮了,季子强要离开了,他起来的很早,没有惊动昨晚上一直加班拍节目到半夜才回来休息的江可蕊,季子强本来是有很多话要给她说的,可是看着她昏昏入睡的样子,季子强就站在床前久久的注视着她,

    这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人,就这样沉睡的在他的眼前,她是那样的安详,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的伤心,没有觉察到自己对她的渴望,自己和她的爱情就这样烟消云散了吗

    季子强摇摇头,将窗帘拉上,他再次来到床前,再一次静静的注视了一会江可蕊,轻轻的给她盖好被子,悄悄地关上卧室的门,离开了。

    季子强还没有走出小院,江可蕊就已经站在了卧室的窗前,她挑起了窗帘的一个小缝,呆呆的看着走去的季子强,这之后,江可蕊站了很久,才回到床上,她内心感到一丝凉意,她回到床上继续辗转反侧。

    江可蕊在心里默念着:“子强,我爱你,我要你,我独自一人太久了,我躺在床上彻夜不眠的日子太多了。没有人真的在意我,没有人撫摸我,没有人拥抱我。我要你成为我的流氓,我的骗子,我的匪徒。我爱你。”

    此刻远处的钟楼的钟声以一种难以觉察的方式渗入她的内心,她开始算计着,季子强是不是已经坐上了车,他是不是还在期盼看一眼自己,江可蕊真想现在就冲出去,冲到季子强的面前,去对他说:“我爱你,我要你。”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赤脚站在了地板上,凉凉的地板让她清醒了过来,她没有冲出去的勇气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热泪斑斑。

    季子强已经坐在开往新屏市的小车上,他没有和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坐一个车,他坐在新屏市专门来接他的那辆6缸奥迪上,据说,以后这辆车就是他的专车了,司机是一个转业回到地方的老志愿兵了,看样子技术应该不错,一路上车开不紧不慢,每一个转弯都处理的像模像样,不会让坐在上面的人东倒西歪。

    季子强只知道他姓刘。

    坐在前面的是新屏市的市长助理,人已经不年轻了,不过在季子强面前,他还是客客气气的,从谈话中得知,本来这次是要政府办公室主任来迎接季子强的,但最后市长觉得分量不够,就临时换上了市长助理过来。

    季子强听说市长如此对待自己,心中还是有点感激的,要知道,以后自己再也不是市长,书记了,而对方才是自己的直接上司,有一个体贴关怀下属的市长在,自己的日子就会好过的多。

    不过季子强和市长助理没有谈太长时间,这个助理过于谨小慎微,他说话总是瞻前顾后,犹犹豫豫,生怕说错了什么话,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也难怪,一个新来的副市长,谁知道他以后会走到那面去呢

    季子强就笑了笑说:“我昨天没有休息好,我先眯一会,到了地方提前叫我一声啊。”

    这个市长助理像是巴不得季子强闭上嘴不要在问东问西的,他赶忙指了指靠垫后面说:“天气凉,后面专门给你准备的有毛毯,季市长你盖上吧。”

    季子强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异常谨慎的助理,却是如此的细致入微,连这点小事都提前想好了,不简单,人才啊。季子强在也没有让这个谨小慎微的助理为难了,自己靠在后面,身上搭着毛毯,眯着眼,思念起江可蕊了。

    转速低沉的马达声很细微,伴随着季子强的思绪,也激起他心中的波澜,他集中了他所有的力量和热情,在一呼一吸中思念着江可蕊,他的思念像满天的星,一闪一闪地含着耀眼的光芒,在闪烁着,那么强

    快速倒退而去的路边的树木象是在拂平他因思念而躁动的心,闭上眼,季子强仿佛呼吸到她的芳香,他回味着,此刻的江可蕊是否还在睡觉,她工作的太辛苦了,他莫名的想象着江可蕊拥枕而睡时是靠哪一侧呢

    季子强希望车外的风啊,使劲的刮呀将他的全部思念刮到江可蕊床前,化为美梦伴她如眠。

    这一刻,季子强带着疯狂的欲念,他想起了她的肌肤,她的眼,她身上所有的部位,他沉醉于那往昔热烈的亲吻中不能自拔,

    这些感觉此刻在他身上全部的复活了,还是如此的清晰和强烈。

    中午吃饭的时候路才走了一半,他们在一个北江市管辖的小县城停了下来,当地的书记,县长,还有组织部长早就得到了消息,在县城的地界处痴痴的等待着。

    对一个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他们有太多的膜拜的敬仰,不要说副部长是路过这里打尖吃顿饭,就是来这里下车尿个尿,他们也一定会热烈欢迎的,假如还能听到副部长那淅淅沥沥的排尿声,相信会对这个县的领导们在以后的工作中起到莫大的鼓舞。

    小小县城谈不上繁华,更谈不上发达,说的准确一点,不过今天他们准备的酒菜倒是能和省城一比,县委书记鼓着圆圆的肚子,如数家珍的报出了一个个美轮美奂的菜名,什么天上飞的斑鸠,地下跑的潴留,海里长的大虾,山里钻的野猪,无所不有。

    季子强看着这些琳琅满目的菜肴都有点障目结舌了,一个小小的县城里怎么能汇聚如此多的名菜好多东西不要说他吃过,见都没见过,他真不知道这些东西他们是怎么找来的。

    季子强指着一支红烧的娃娃鱼说:“这鱼能吃吗,看着长的挺怪的。”

    这个胖书记就赶忙用筷子帮季子强夹起了一块,说:“能,能吃,不过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一般只能吃养殖的。”

    这个来送季子强就任的省委组织部李副部长就转头问书记:“这是养殖的”

    县委这胖书记书记嘿嘿的一笑,说:“你们是贵客啊,怎么会拿养殖的东西招待。”

    李副部长哦了一声,用盘子接过这县长送来的一大块鱼肉,尝了一口,说:“不错,不错,肉质细腻,入口即化。”

    得到了副部长的赞扬,书记和县长大为欣慰,两人赶忙就开始劝酒了。

    酒当然也是好酒,李副部长的情绪本来并不是太好,他最怕坐长途车,这次本来想让一个处长陪季子强去的,但谢部长一定要让他来,他心里肯定是不大舒服,但他知道谢部长和乐世祥的关系,也明白季子强和乐世祥的关系,所以不舒服归不舒服,表面上却看不出来多少。

    不过现在这个李副部长是真的情绪好转的多了,倒不是他喜欢吃,到他这个位置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只是他给自己找到了一个乐趣,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这个县的书记很胖,但县长有很瘦,他就在内心里一直想,他们两人的身材不同,长相各异,但不知道两人在工作中配合的怎么样

    这可能也是他常年做组织工作的一个特殊嗜好,总喜欢瞎琢磨。

    带着这个疑问,李副部长就问起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这一下让这个县委书记和县长更是受宠若惊,省上的领导仅然和自己谈起了工作,那还的了,这以后只怕就要飞黄腾达了。

    他们开始滔滔不竭的述说起来,说到兴奋处,两人的脸上都出现了红晕之色。

    季子强冷眼旁观,看着那胖书记有激动兴奋的脸庞,暗自回忆起自己在洋河县的时光,那时候上面来个人自己岂不也是如此,领导一句话会让自己兴奋几天,但现在回过头来想想,都是那样的飘渺虚无,人家当时只不过是随口说说,作为菜中酒途的一个谈资而已。

    一个来小时过去了,酒足饭饱之后,两个当地的主官又殷勤的挽留,让部长在县城最好的宾馆休息一下,李副部长看看时间,路还很远,也不敢耽误了,那面新屏市早就接到了通知,只怕人家也在等待着。

    他就说:“感谢书记县长的招待,等明天回来的时候我们再好好的坐坐,今天不成了。”

    两个县上的领导这才罢手,一起转动着眼珠,想着明天要拿出什么更新奇的招待方式来。

    季子强一行几人是不去管他们想什么的,大家客气几句,各自上车,一路在不耽误,朝新屏市快速驶去。

    车一直开到了新屏市市政府的大门口,才见到新屏市的市委书记冀良青和新屏市的市长全凯靖带着几大班子的领导在门口等着,这里不是县上,李副部长的级别还不足以让新屏市的四大班子到地界上去接,这都是有规矩的,新屏市要是真的那样做了,只怕李副部长也会和他们翻脸的,那纯粹就是陷害他,让其他省上领导听到这情况了,李副部长就成了众矢之的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