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是季子强有意与自己保持距离,这种距离赋予彼此一种活力。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当她不发一声在季子强身边时时出现时,季子强总会在关键的时候悄然回避。

    此刻空空的小屋,依旧是她独自一人,但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新的开始,等待她的将不再是孤单,难以忍受的漫长等待,原来只为独自对季子强的怀念。

    安子若又将头埋进了枕头里,回想着前几天的那个夜晚,当时的安子若,分明在季子强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渴望,不错,他有那么一小会,很想对自己拥抱,亲吻。

    她想当时为什么自己还要那样的矜持,自己应该顺从他应该鼓励他,甚至还有个主动一点,那样的话,整个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许多了。

    哪怕就是一个吻,那么季子强的理智就飞跑了,就垮了,像夏日的蝇群在暴风雨来临的最初几滴雨点下面一哄而散一样。

    自己就不再会孤单,就算自己去做他的情人,哪有如何呢,只要自己爱他,只要他能够在百忙中抽出一点点的时间来陪陪自己,自己以后的生活就会不再黯然失色,不再寂寞伤心。

    那天真的应该亲吻啊,安子若想着他的亲吻,不由得激动起来。

    她已朦胧地感到慾望誘惑,如果这一切与她对他的爱有关,她愿意把脸贴在他的手臂――那条暗棕色的河流,她原意沉溺其中。

    她愿意靠在他身上,感觉那看不见的却震动异常的心跳声。

    她向往着那个时刻,他们之间心有灵犀,在心灵深处有一小块共同的天地,他们是如此不同,却又像合上的两张书页般亲密交融。

    但就在这个时候,安子若的女秘书却发来了一条短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季子强被降级调走了。安子若像是受到了惊吓般的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她现在完全明白了前几天季子强那奇怪的情绪,他应该早就知道了他的去留问题,他不想告诉自己,他怕自己会内疚,会为此伤心。

    安子若不愿意的继续想了,她疯了一样的穿上了衣服,简单的洗漱一下,连每天必做的修饰细节都没有来得及做,就下楼启动了汽车。

    街上的道路湿漉漉的,安子若加大了油门急弛而过,车轮飞溅起一些水花,四处飘散。

    但很快的,安子若又停住了车,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她并不知道季子强现在身在何处,她拿起了手机,给季子强拨了过去:“你在哪,我要见你。”

    季子强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外面老爹和老妈还在争论着孙子以后的名字,季子强就对电话中的安子若说:“我在家里,和父母在一起。”

    “我现在,马上就要见你。”安子若不容置疑的说,作为一向都很温柔的她,已经很少用如此的语调和季子强说话了。

    季子强知道了,看来安子若听到了什么,从她的语气中已经清晰的表明了这点。

    季子强说:“为什么要见我”这有点明知故问的味道,他不过是想给自己一点缓冲的时间,来思考一下后面的应答。。

    安子若反问:“你说呢你说我为什么要见你”

    “呵呵,不会是因为我调动的事情吧,那其实是在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了,革命干部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季子强尽可能的用轻松的态度来说这件事情。

    “我不管,反正我马上就要见你。”安子若固执起来。

    季子强无可奈何的说:“那好吧,我去找你。”

    “不用,你出来,我开车过去接你。”安子若是来过季子强的老家的,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季子强才刚刚调到洋河县。

    但现在安子若不愿意出现在季子强的家里,终究,她还是觉得自己是一个闯入者。

    季子强没有选择,他只好穿上了衣服,出来对父母说:“我要见一个朋友。可能回来的晚点,你们先休息吧,不要管我。”

    老爹和老妈当然是不会干涉季子强所有的行动,他们的兴趣也第一次离开了季子强,继续着他们刚才一直未讨论完的关于名字的问题。

    季子强在路口没有等太长的时间,就看到了安子若那辆醒目的宝马了,车一停下,安子若放下车窗,冲他说,“上车”

    安子若用眼神示意季子强坐到自己旁边,季子强乖乖打开车门坐在安子若的旁边。

    他们彼此沉默地相视,季子强问:“你想去哪儿”

    “我不知道,我们一直开就是了。”安子若这一说。

    “好主意”季子强说。

    随着一声发动机的轰鸣声,车轮飞弛而去。

    寂静的夜空,闪烁的灯光下,巨响的音乐透过车窗飘向夜的上空。

    在黑夜的这一刻,时间已经将季子强抛到不可避免的疲劳之中,季子强将头靠在椅背上,很舒适的靠在靠枕上,想着安子若会对自己说点什么,她一定会说自己的调任和上次的事情有关,她一定会对自己说很多道歉。

    想到这点,季子强就暗自摇摇头,何必呢,你何必这样自责。

    安子若一面开着车,一面也在不时的凝视一下季子强的脸,桔黄色的灯光不时划过他的脸。她还从未见过一个男人的脸像高正这样具有大理石般冷俊的美。

    季子强感受的到安子若在注视着自己,她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他微笑着说:“好好开车,路有点滑的。”

    夜空逐渐由黑色变为藏蓝色,在一片蓝色的雾气中,安子若将汽车停在了寂静的柳林河边,她关闭了发动机,打开车窗,听到了微微流淌的河水的声音,一股潮湿的风迎面而来。

    季子强从衣兜里拿出一盒香烟,点燃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将烟冲塞进他的肺部,他长长呼出一口气舒服的将身体倾靠在椅背上,他显得有些疲倦。

    他侧目凝视着身旁的安子若,说:“为什么这样急的把我叫出来。”

    “你不知道吗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你要调走,只有我最后一个知道我们还是同学,还是朋友吗”

    季子强点头:“是,我们一直都是,这件事情我本来早就想告诉你,可是我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你会旧话重提。”

    安子若转过了脸,看着那一片灰蒙蒙的河水,风轻拂着柔軟的沙滩,她静静的注视着窗外的景色,说:“你很在意我那样做吗”

    “是的,我在意,我希望你过的好好的,没有一点烦恼。”季子强肯定的说。

    安子若回头看着季子强,眼里是一片柔柔地光芒。

    “如果你现在不吻我,我会尖叫。”安子若瞪着一双大眼睛注视着季子强。

    季子强起初脸上掠过一阵诧异,但后来他脸上划过一丝微笑说:“如果你现在一定要让我吻你,该尖叫的是我。”

    季子强正欲将手中的烟扔向窗外,安子若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烟,猛地吸了一口,然后扔出了窗外。

    她扑上来,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将唇印向了他,安子若相信,没有什么能更好的安慰季子强了,她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来给予季子强最大的放松和快乐,让他忘记所有的不快的烦恼,让他接受自己对他的歉意

    季子强有点惶恐起来,他本来以为安子若刚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现在她吻了他,长长的,无限温柔的吻,如一江流水。

    烟缓缓地从他们唇的缝隙中飘出,季子强在不断的抵御着安子若之后,开始失败了,他怎么可能面对这样的誘惑而无动于衷呢从来,从来,他都没有讨厌过安子若,甚至在很多时候,他的内心还在渴望着这一刻的到来,因为他只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他不是圣人,于是,他们深深地亲吻在一起。

    可是当季子强的手摸上了安子若那饱满的胸膛的时候,那久违的,和江可蕊不一样的感觉一下子又让季子强清醒了过来,他愣住了,他好像看到了江可蕊那朦胧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他也看清了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她是安子若,是一个自己从来都不想伤害的人。

    倘如换在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或许季子强真的就不能控制自己的慾望了,但现在不行,绝对不行,自己的放縱只能带来一个结果,那就是再一次的伤害安子若,自己很快就要离开柳林市了,安子若怎么办,自己勾起了她的希望,延续了她的幻想,而最后呢

    自己却要离开了,留下她在这里痴痴的等待。

    季子强的心和血都逐渐的冷却了下来,他轻轻的,但是很坚决的让自己从安子若的怀抱中挣脱出来,说:“对不起,我没想过会这样。”

    安子若的脸上一下子就没有了刚才的迷離和幸福,她用有点感伤的语调说:“怎么你还是那样狠心吗”

    季子强带着歉意说:“我不是狠心,我只是不能伤害你,不能让可蕊再担心。”

    “我们这样和江可蕊有什么关系奥,对了,她是你的妻子,但你还曾今是我的初恋。我不想从她手里抢夺你,我只是想要一点点的温馨,就一点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