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呢你也一样啊,到了新屏市,工作环境变了,你的职位也变了,你也要适应啊。 ”

    季子强哈哈的笑了,说:“放心好了,我从来都是一个很能适应的人,因为我也想通了,权利这个东西,并不是我们独有,家传的,这是组织给予的,是人民给予的,我不会泰国贪恋这些东西。”

    “你有这样的想法就好,但在这个追逐名利的权力之场,又又多少人能够看破这点。”彭秘书长叹口气,自问一下,自己也在很多时候是看不透这些东西的,就像是自己,尊贵与宠遇程度都已经在柳林市算是不错了,但还是要处心积虑的防范别人的进攻,而且偶尔地,竟然也还会多了种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味道。

    “是的,人总是这样,得到的不想放手,其实说真的,起初我也很想不通,也在气愤和伤心,但后来我知道,就算那么做也没有什么意义,宦海的沉浮本来也很正常,我们不是神,不可能事事都料到先机,我们只能做好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至于结果,那是别人的事情了。”

    季子强说的也是他最新的感触,他在极短的时间里已经体会到了这浓缩着人世间的酸甜苦辣,浮沉跌宕,他似乎得到了一种情感和认识上的升华,就像凤凰涅磐,慾火重生。

    自己要背负着积累于人世间的所有不快和仇恨恩怨,投身于熊熊烈火中**,以生命和美丽的终结换取人世的祥和和幸福,同样在经受了巨大的痛苦和轮回后自己才能得以更美好的躯体得以重生。

    彭秘书长看到了季子强眼中的决然和坚定,他知道,自己不用来安慰季子强了,季子强比自己想象的要坚强很多,很多。

    刘副市长和其他的几个副市长也都陆续的来看望了季子强,他们不会太过肤浅,不会像普通的干部那样,把一个领导的去留用有没有价值去衡量,不管怎么说,在这几年里,季子强留给他们了太多的值得回味的东西。

    刘副市长说:“这样对待你有点不公平。”

    季子强很好笑的看了一眼刘副市长,说:“官场没有对错,只有胜负,权力斗争拒绝双赢。这和做生意是不同的,在官场,最可能出现的情况就是两败俱伤。”

    “但至少上面不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来处理这样的事情吧。”

    “也不算莫名其妙,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称的。”季子强宽厚的笑笑。

    “唉,听说乐书记也要动动了,据说是到信息产业部做副部长。”

    季子强摇摇头说:“这个情况我到不是太清楚,最近也没有和乐书记联系,估计他也很忙,很多工作要交接一下。”

    “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走,我们安排一下,给你搞个送别宴会。”

    季子强说:“千万不要这样,我对那个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们先交接工作,然后小范围的,就你们几个市长,常委们一起坐坐就成了,不要搞的兴师动众的。”

    “那不合适,你在柳林市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现在就不要谈这些了,过去的事情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不是那一个人的功劳。”

    “唉,那好吧,不过工作交接的问题可以简单一点,听说这次市长,书记都是从上面调来的,你要不要等他们来了见个面。”

    季子强犹豫了一下,站起来在办公室走了几步之后说:“调令上要求我尽快到省委去报道的,所以我就不见他们了,工作上的交接我会在这几年完成,任何回到省城,听从安排。”

    季子强不想见来接手的市长书记,不是他又什么抵触情绪,只是他感觉那样会让其他人显得尴尬一点,他们在面对自己和后来的市长,书记的时候,是很为难的。

    所以季子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就开始着手交接工作了,对工作上的事情,季子强一直都条理清楚,交接的过程也简单了许多,在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季子强回到了家里,他要和老爹,老妈做一个告别,当然了,这样的告别可能会有点酸楚,毕竟他们的年岁已大,受不得刺激和伤心。

    还好了,两个老人一点都没有垂头丧气,他们很是相信自己的儿子,对他早就三岁看大了,知道他挺的过来,这对他算不得什么。

    老妈做了一顿季子强最喜欢吃的锅巴饭,当然了,这个锅巴不是季子强做梦时候留下来的锅巴,这是一种用铁锅做成的米饭,因为是铁锅,不同于平常人们用电饭锅做出来的米饭,这样的米饭更香。

    在锅底还有一层锅巴,上面抹上一些豆腐乳,那样吃起来就别有风味了。

    季子强难得的吃了两大碗米饭,还吃了一大块的锅巴,老妈很欣慰的看着他吃,心里其实并没有表面装出的那样心平气和,她不断的在骂着那些瞎了眼的领导,怎么就能把自己这么好的儿子降了一级呢。

    这还是他听老头子说的,老头子一直告诫她,不要多说这件事情,也不要流露出舍不得季子强离开的表情,应该让他无牵无挂的到新的地方去工作。

    所以他们绝口不提这件事,当季子强自己说出:“我最近要调离柳林市了,恐怕要到其他的地方,以后回来的次数可能会少一点。”

    老爹闷头抽着烟,这时候抬起头,他的眉毛胡子都花白了,但脸膛仍是紫红色的,显得神采奕奕,他身穿崭新的青布棉袄棉裤,手背上布满大大小小无数个筋疙瘩,被一条条高高鼓起的血管串连着。

    老爹说:“嗯,调动工作很正常的,回来少也没什么关系,村里对我们都很照顾的,我和你妈身体也硬朗着的,你就不用担心什么,好好安心工作吧。”

    季子强却看到了老爹眼中不经意间的一点晶莹,他知道,老爹什么都清楚,他说的平淡,但他心中一定也是不舍的。

    季子强的眼中也有点一种浓浓的依恋,说:“要是感觉太冷清了,等我在那面安顿下来之后,你们就过去住吧,我也可以经常回家吃个现成可口的饭。”

    老妈就抢过了话头,说:“你想得美啊,我们都养活你怎么大了,还要我们伺候你,我们也想过几天清静的日子里,你在柳林市这些年,够烦人的了。”

    季子强感觉自己有点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了,他赶忙站起来,努力的笑了笑说:“看来我是挺让人烦的,哈哈,不过你们是躲不掉的,我已经准备好了,和江可蕊生个小孩出来,以后让他接着烦你们。”

    这一下老妈就眼中闪出了光芒,她也站起来,一把拉住季子强说:“你们商量好了吧,什么时候要”

    季子强就嘴一咧,吹了起来:“我们商量好了,这次到省城就准备要了,所以用不了太长的时间,你们就有孙子可抱了。”

    这个议题马上就转移了老爹和老妈的注意力,他们中了季子强的圈套,暂时忘记了季子强将要离开的伤感,两个老人就兴致勃勃的上一起来,老爹说:“我们先把名字给他想好。”

    老妈说:“你又没多少文化,你能给起个什么好名字出来。”

    老爹说:“你小看人啊,季子强这名字就是我起的,多响亮,多好听。”

    老妈说:“你拉到吧,子强这名字是前村算命的张瞎子起的好不好。”

    老爹有点不好意思了,怎么这老婆子记性还这么好呢多少年钱的事情了她都还记得,他只好自圆其说:“但是我同意的。”

    老妈就嘿嘿的笑着说:“你不同意要得行,当初你自己想了三天,不是二狗啊,就是傻蛋啊,在不就是欢欢什么的,就没想出一个好名字来,不同意人家张瞎子的还能咋的。”

    老爹有点脸上挂不住了,这老婆子,真是哪壶不开提那壶。

    季子强已经成功的转化了话题,给他们两人带来了一个需要长期争吵,思考的事情了,所以他就站了起来,很快的脱离了这个战区,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下午安子若招待了一个客户,喝了一点酒,所以早早的就尚床了,时间慢慢过去了,安子若睡了一觉,醒了过来,她看到窗外已经昏暗了下来,伸个懒腰,安子若感觉今天睡的十分舒适、甜蜜就象儿时一样,安子若转了个身,八字躺在床上。

    她懒懒的躺在床上,慢慢的她开始想起了季子强,之前的这几年里,安子若感受到季子强与她总是保持着一段微妙的距离,不远也不近,总是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活动,而自己却像个幽灵静静地守候在他身边,与他保持着那段距离频频从内心深出搬来无数闪电。

    而最近,安子若感到他们日渐亲密时,他们两人的的空间却拉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