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赶忙回拨过去,想要解释一下,但电话却再也打不通了。 :efefd

    他不知道江可蕊的电话已经摔坏了,他就继续很耐心的反复拨着电话。

    最后连安子若都跟着紧张起来,问:“刚才是谁的电话,是上面领导的吗”

    季子强摇摇头,说:“不是。”

    安子若追问:“那到底是谁的呢看你紧张的样子,我也担心死了。”

    “不是工作电话,你不要紧张。”

    “那是可蕊的”

    “嗯,是她的,但现在手机打不通了。”

    “奥,吓我一跳。”安子若是不知道自己在江可蕊的心目中已经成为了头号大敌了,所以在她看来,既然是江可蕊的电话,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但她一点都不知道,正是因为电话是江可蕊打来的,才更让季子强忧心忡忡起来,季子强似乎已经看到了江可蕊那冷冷的面容。

    季子强在这个傍晚,真切的感受到了一股寒冷,这股寒冷来之于他的内心深处。

    后来季子强放弃了继续拨打江可蕊的电话,他让双重的烦恼和伤心搞的已经疲惫不堪了,他有点无助的看了一眼安子若,说:“我感到有点困了,要不。。”

    安子若不想再矜持下去了,她扬起了美丽的头颅说:“我们出去喝点酒,你不需要睡觉,你想要放松一下。”

    季子强沉静的看着安子若,在停顿了好一会之后才说:“行,我们去喝酒。”

    他们真的就去找了一个酒吧,季子强也想要忘记一切了,在他進入酒吧的时候,酒吧内的人已经很多,酒吧内有各色人等,整体来说这个酒吧的文艺气味很浓,经常可以在这里看到柳林市媒体从业人员,三流的演员,穷困潦倒的所谓的精英文化人,当然了,更少不了一些情场老手,紧跟潮流自作聪明的时尚达人,外表光鲜靓丽,其实是不务正业的人,等等这些人汇聚在了一起,在这个地方就演绎起来人生的百态。

    当他和安子若在角落的桌子坐下时,舞台上正在演奏着火爆的音乐,十分强烈的节奏有规律的与短的主旋律不断地重复着,没有活跃的对比,一切都是强劲,季子强看着台下随着音乐舞动的夸张的人们,他们的存在不是为了判断和欣赏音乐,而是为了和乐手们一起叫喊,在这里,人们寻找的是认同而不是欣赏;是宣泄而不是幸福。

    这种宣泄的气氛很快也影响到他,他开始也变得兴奋起来,合着台上那一声声吉他长鸣颤音季子强也大叫了起来。

    安子若很少看到季子强像这个样子,看来今天带他来是对的,安子若没有打扰季子强的发泄,她站在角落里冲他微笑以示回应。

    季子强冲她诡秘的一笑,他的身体也随之跳动起来,并且摇摆得更起劲,他的右脚随着每一个节拍重重地击着地面,发出沉重的声响。他的脖子开始钩子般地晃动,他的头低垂着,仿佛用尽了他身体的全部力量。

    乐调升起来了,贝司和鼓手同时弯起了脊背拼命地越擂越快,季子强的头发随着音乐飞舞着,他的感情在这一刻几句爆发出来了,它们汹涌着,奔腾着,就像巨浪翻滚的大海一样,季子强的情绪不由随着激动起来,他的额头有了汗珠,在灯光照射下晶莹透亮。

    他扬起散乱在眼前的头发,脸上荡起了微笑,他深情的目光注视着安子若,冲她灿烂一笑。

    看到季子强这样的目光,安子若心里是暖暖的,她一下就觉得自己已经溶化成一池的春水,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见到季子强这样的目光了

    当初自己也是让他这样的目光誘惑着才选定了他作为自己的初恋,岁月饥饿的狼,安子若恍惚中像是回到了那遥远的过去,她的眼中有了一种幸福的泪水。

    季子强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放松,在离开的时候,他的心中已经没再去考虑那些个人的得失了,他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他已经准备好了面对未来的坎坷去抗争,去战斗的心理准备,一切的一切对季子强来说都已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了,只要自己能工作,能发挥自己的智慧和能力,能为需要自己的人做点什么,那就可以了。

    夜色早就笼罩住了整个街道,街上空荡荡的,路灯昏暗,人迹稀少,四周一片沉寂,暗蓝色的天幕上有一弯新月把淡淡的清辉撒向大地。

    安子若看到季子强,他们并列的走在一起,

    季子强舒心的看着安子若,直视着安子若那漆黑的眼睛说:“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让我抛去了所有的烦恼”

    季子强的脸上洋溢着一种野性的欣喜,这种表情在他的目光中是那样强烈,那样炙热,以至于安子若都有点不敢直视季子强的眼光了。

    她将目光移向街道的深处,那灰暗的一些虚无中,但没过一会安子若又忍不住把目光收回来,投向了季子强,一时间,他们完全凝滞了。

    他们消失在深篮色的夜空中,融化在夏夜潮湿温暖的微风中,只存在于彼此相对而视的感觉中,任凭慾望在眼中燃烧。

    沉默中,她在等他先开口。

    “你饿了吧”季子强一开口便马上后悔起来。

    安子若摇摇头,还是没有说话。

    “是不是感觉我今天有点异常”

    安子若转身继续向前走,他紧跟着她问:“我问你话呢。”

    安子若自顾自的走,并不理季子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的这个问题。”

    季子强一把拉住安子若的胳膊,让她不得不停下来直视自己的目光:“我过去一直在伤你的心吧你有没有嫉恨过我”

    安子若的眼睛死死盯着季子强,一下也没眨,她像是要看穿他,看透他那黑漆漆的目光后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阴谋。

    她什么也没有看到,看到的只是季子强灿烂的微笑。

    季子强的微笑似乎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她像是要掩盖她的慌乱,她的胳膊在夜空中重重的画了一个弧线摆脱了他的手。

    “你听我把话说”季子强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她打断了。

    安子若生气地说:“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季子强突然大笑起来,安子若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笑,这使她更加气愤。

    季子强微笑着说:“你对我观察的挺深入,我也感觉,我有点自以为是。”

    安子若冷默地回答:“不需要观察,人人都看得出。”

    进一步嘲弄季子强,安子若觉得很有趣;爱不会完全排除刺痛对方的愿望,尤其是单方面的爱往往和狠连在一起,至少现在她不能保证季子强和自己有相同的感受,她对他冷默只是想让他痛苦,因为他的确在这些年来一直使自己在伤心,牵挂。

    她想,如果他还能留一点点的爱给自己,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生气,也不会离开自己。

    安子若看到他失望的眼神,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崩溃了,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心里想说的话一旦出口却变成了另一个样子,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对他说话,这一切不正是她一直渴望的吗也许是因为他太气胜了,她脆弱的自尊心在作怪,同时安子若对自己都感到有点厌恶。

    她在内心乞求他千万别当真,不要生自己的气,自己多想和他在一起啊,哪怕是昙花一现那么的短暂,自己也都愿意,她等待这一刻已很长时间了,谁让他这么久才表现出今天这样的热情呢,他本该在更早的时候就该来像现在这样看自己了。

    她没有力量再坚持下去了,她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甚至她还想尽快逃离,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

    她听到一个无比温柔的声音:“你别走。”

    季子强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柔,她不由得停住了脚步,他走上前来深情地注视着她。

    “我今天是有点情绪不稳定,希望你可以原谅我,但我已经在恢复了,谢谢你在这个时候还陪伴我。”

    空气仿佛一瞬间凝固住了,安子若窒息在哪儿,梦游般的痴痴的看着季子强微笑的眼,她知道,自己的机会已经一闪而过了,再也抓不住了,季子强又恢复到了过去的理智,又恢复到了他往昔的镇定和从容中。

    季子强和安子若还是分开了,季子强回到了自己的父母哪里,他们早就休息了,但季子强却久久没有睡觉的慾望,他喝着啤酒坐在沙发看着电视,他吧声音尽可能的跳的最小,不想惊动已经熟睡的父母。

    屏幕上是一个明星做作的访谈节目,季子强有点讨厌影视圈狂乱浮躁虚伪的生活那里充满了各种新奇的名词,耀眼的明星,奇异的时尚,八卦的故事,冗长无聊的对话,总之是你能想到的和你无法想到的各种慾望都充斥在那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