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下子,安子若在那面就没接话了,安子若已经从季子强的语气里听出了他的沮丧,对一个异常关心的男人,安子若比别人都更为敏感,特别是季子强说谁的电话都没接,这很反常,自己认识季子强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季子强会如此。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安子若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迟疑了一下说:“你在哪”

    季子强无精打采的说:“办公室呢。”

    “你等着,我过去。”

    季子强暗自摇下头,说:“你不要过来了,我不想见人,我准备休息了。”

    “这才几点啊,你在办公室等我。”

    “真的不要过来了,我马上就回家。”

    电话哪面已经没有了声音,安子若收线了,但说真的,季子强现在真有点困了,一个身心疲惫的人,总想闷头大睡一场。

    但就在刚才季子强和安子若通话的时候,他却错过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电话,那就是江可蕊的电话,江可蕊连续打了几次,季子强这面都是占线。

    江可蕊也不管了,就进卫生间洗了洗脸,把自己装扮的更漂亮一点,准备一会出来在给季子强打电话。

    季子强准备回家了,今天到家里住,好好的睡上一觉,这样一想,季子强就也到了卫生间,准备冲洗一下,家里冬季洗澡没有办公室方便。

    季子强到里面的卫生间去放上了一缸的热水,美美的泡了进去。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安子若出现在了季子强的办公室里,对别人现在这个时候是很难跨进季子强的办公室的,但安子若不是别人,一直守候在旁边办公室的秘书今天也不敢走,一直等着,但心中还是很担忧的,季子强这样的情况他还真没见过,生怕出点什么事情,好在安子若来了,秘书是认识安子若的,知道她是季子强的同学,两人关系不错。

    所以这刚好就是个借口了,秘书也就大着胆子把安子若带了过来,主要是他也想看看季子强,看看他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秘书起初敲门几下,里面没有反应,秘书心中咚咚的跳着,后来打开了门,一查看,才知道季子强在卫生间洗澡,秘书长出了一口气,隔着卫生间的门说:“书记,你的同学安女士来了。”

    季子强一听,安子若这还真的跑来了啊,他就在里面说:“嗯,我知道了,你先给她泡杯茶,然后你就先回去吧,这里没什么事情了。”

    秘书在门外说:“那晚上你要出去用车吗”

    “不用了,你早点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我可以找办公室值班人员。”

    “那好,我就先走了。”秘书出来帮安子若泡好茶水,因为和季子强说过话了,现在还有安子若相陪,秘书就很放心的离开了。

    季子强刚泡一会,还没洗好呢,但听说外面安子若在,他匆匆忙忙的准备起来,冲洗一下淋浴出去陪陪安子若,这里刚在准备,外面季子强的手机就响了。

    安子若起初没怎么理睬手机,但那铃声一直想,安子若担心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拿着手机来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对季子强说:“子强,你手机来电话了,你把门开开,我给你递进去。”

    在安子若来说也就是让季子强把门开个小缝,自己给他手机就成了,但季子强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你接一下,就说我在卫生间,一会回过去。”

    “这”安子若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接上了手机:“喂,你哪位啊,季书记在卫生间,一会给你回过去。”显然的,安子若并没有看清那个标注着小蕊的电话号码。

    电话正是江可蕊来的,对安子若的声音,江可蕊很熟悉,他们过去一直是最好的朋友,要不是后来江可蕊老是担心安子若会不会和季子强死灰复燃,藕断丝连的话,她们两人也一定会在最近几年继续成为好姐妹的。

    但不得不说,江可蕊和安子若两人的心中都多多少少的有点障碍的,所以最近几年两人也就慢慢的走的淡了,安子若回到省城也不在约江可蕊一起吃饭,聊天了,她怕看到江可蕊那幸福的模样,更怕听到江可蕊对自己讲诉季子强和她的恩爱故事。

    但时光的流逝却没有让两人放弃彼此的关注和记忆,所以在第一时间里,江可蕊就听出了安子若的声音,她的心也突然的坠入了谷底,季子强你在最需要别人安慰的时候,你还是找到了安子若,你怎么就不给我来电话,不对我诉说你的伤心和痛苦呢

    我在你季子强的心里算什么难道我们的感情比不上安子若吗难道只有她理解你,只有她是你的红颜知己难道

    江可蕊再一次被激怒了,她狠狠地压断了电话,这还不算,她在少许的静止后,突然爆发了,她一下把手中的电话摔在了地板上。

    安子若有点迷茫的看看手中的电话,摇下头,对还在卫生间里的季子强说:“挂断了。”

    “谁的电话啊。”

    “不知道,对方就没说话。”

    “奥,行,你先在外面喝点茶,我马上几就好。”季子强在卫生间里闷声的说。

    “嘿嘿,不急,你慢慢的洗,我不催你。”

    说完话,安子若就回到了外面的接待室,坐在沙发上喝起来茶,慢慢等着季子强。

    轻轻的呡了一口,安子若就深思起来,刚才从秘书的表情上,安子若也看出有点不正常来,难道季子强真的遇上了什么麻烦了,会是什么样的一种麻烦呢,一会见了他,自己倒要好好的问问。

    季子强没等多久就出来了,现在他的表情比起今天整天的情况要好一点,慢慢的,季子强也开始接受这个现实的结果了,不管他是不是愿意接受,但至少比起刚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要镇定一点。

    他带着苦涩的笑容招呼了一句:“说了不用过来的,你怎么还是跑过来了”

    “我来看看你,从电话里我认为你情绪不太好。”安子若一面审视着季子强的表情,一面试探着说。

    季子强说:“也许你的感觉是对的,今天我是有点情绪化了。”

    “是为什么呢可以说说吗”

    “算了,我暂时还不想说。”

    安子若有点疑惑的说:“怎么搞的这么神秘的,给我说说。”

    “以后你就会知道的,要不了几天。”

    季子强想对人述说这件事情,可是他还是觉得不应该对安子若说,当然了,这不存在他对安子若的信任问题,假如天下人都背叛了自己,安子若也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因为她是自己的初恋,她还一直都那样的关心自己。

    但越是这样越不能说,自己的遭遇一但说出来,会让安子若感到内疚的,她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和韦俊海争斗的这件事情归咎到她自己的头上,她总是担心自己给季子强带来了麻烦,这样的情况下,季子强是更不能让她感觉到什么了。

    季子强就只能强颜欢笑的说:“男人嘛,和你们女人一样,总是会有那么几天不舒服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

    安子若听他能够开起玩笑,心中也稍微的宽怀了一点,但还是有点不放心的说:“你不要耍贫嘴,有什么不痛快给我说说,这样对你也是一种解脱,我可以做一个很好的听众的。”

    “真的没有什么,就是工作上的事情,压力大,年底忙,心里烦啊。”季子强还在掩饰着。

    “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一个人啊。”

    “我变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变得怪西西的,没有过去的直截了当了,说话总是只说半句,这是不是当官了都这样,喜欢让别人猜测”

    “你这可是无根无据的话了,我是我,和别的领导没关系。和那些领导相比,我差的太远了,人家才是高手呢。”季子强不知觉的说出了一句嘲讽的话,因为他想到了这次对方刺出的凌厉一刀,而且,自己还不知道这一刀到底是谁刺出的。

    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让这一刀给撂翻了。

    安子若眯了一下眼,这样的话季子强过去可是从来都不说的,今天是有点不同,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安子若就很认真的说:“子强,我听出了你的心中有很多不快来,或者我不是一个你们宦途中人,无法理解你们的烦恼,但至少我们是同学,你的性格我还是了解的,你在对我隐瞒,没有说真话,你其实很烦恼。”

    季子强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他真怕自己在控制不住会说出自己的痛苦,那样就势必把痛苦的情绪传染给安子若,他不希望那样,自己的苦果还是自己来吞吧。

    季子强就转换了一个话题说:“对了,刚才谁的电话,你等下,我看看。”

    说完,季子强过去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翻开一看。

    季子强的表情就凝固在了脸上,心中暗叫一声:要糟。

    对江可蕊那点心病,季子强是了解的,刚才安子若一接电话,只怕又会无端的生出许多是非,烦恼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