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为他的资格,他的水平,他的关系,都可以在柳林市有了空位置的时候,获得一次机遇。品 书 网

    这想法不可谓不歹毒。

    叶眉冷冷一笑,哼,你想的好,你也太小看我叶眉了,这个陷阱既然我看出来了,我还会跳进去吗

    少时,叶眉的眉头哟紧皱起来,自己看出了这个陷阱,但自己看出了又怎么样,不跳进去只怕也不成,叶眉又遇上了一个新的问题。

    就算可以躲避韦俊海这个陷阱,可是日常工作怎么躲避

    韦俊海在自己没有落入陷阱前,他会一直的挑衅,他会一直的攻击,而自己的忍气吞声会让自己失去很多威信,失去很多人气,这同样不是一个自己想要的有利局面。

    省委的摸底调查工作也快要开始了,在人气上自己如果大受损失,会不会形成很多敏感政客们的倒戈,本来自己在柳林市就人脉单薄,自己压不住韦俊海,再让韦俊海这样闹腾下去,也是一件同样危险的事情。

    叶眉那刚刚好转的一点心情,现在又荡然无存了,她有点气馁的在办公室沉默了很长时间,但最终还是没有一个恰到好处的方案。一点都不错,事情果然如叶眉想象的一样,在这次自己和韦俊海激烈碰撞后,整个柳林市的官场都开始有了传闻,许许多多的人都开始冷眼旁观,他们猜测着局势的发展,也等待着韦俊海所代表的华派集团和叶眉的更大对决,他们身在柳林官场,局面的发展和走向,对他们来说异常关键,他们的未来和前途,都会在这一场场的厮杀中起伏不定。

    这样的传闻也当然的传到了洋河县,身在其中,具有利害关系的哈县长,季子强,包括吴书记,都开始极度的关注起来,也都在积极的研判后期的走势,这场争斗已不可避免,除非叶眉可以忍耐,但她忍的住吗韦俊海是不会给她机会

    季子强在听到传闻后,也感到了压力,他就给叶眉去了个电话:“叶市长,听说最近市里情况复杂了。”

    叶眉毫不隐讳的说:“是啊,看来很多人都有点忍耐不住了。”

    季子强忧心忡忡的说:“那么,叶市长有什么应对之策呢”

    叶眉在那面缓慢的说:“我还没想好,你呢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季子强沉吟片刻说:“我的愚见是,就目前形势看,叶市长不应该开战,而是要想办法稳定住局面,以度过剩下不多的几个月时间。”

    叶眉在那面喝了一口水,季子强可以清晰的听到叶眉喉咙中咽下水的咕噜声。

    喝过水,叶眉赞赏的说:“子强,你成熟了很多,不错,现在我是力求稳定最为有利,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对韦俊海来说,他目前的首要任务就是让我无法忍耐他的放肆。”

    这点,季子强也已经看出来了,他就说:“那么叶市长既然知道他的企图,自然就不会让他得逞了。”

    “这也未必,子强啊,如果我一直忍耐,一直退让,后果你应该也知道。”叶眉一针见血的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季子强当然也知道那会是一个什么后果,但现在的问题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忍耐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季子强就说:“市长,你有什么办法让他停止挑衅,老老实实吗”

    叶眉估计是想了一会,才从话筒中传来她略带疲惫的声音:“暂时还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既要让他闭嘴,还不能挑起局面的混乱,这有点难度。”

    季子强也一时无言以对,像韦俊海这样的老狐狸,对付起来确实很难,因为他有阅历,有经验,也有势力,也有胆略,他看的懂你所有的套路,也知道怎么防御和进攻。

    沉默了一小会,叶眉就宽慰的笑笑说:“你也不要瞎想了,好好干你的工作,洋河县的形势看起来也不容乐观,你也要万事小心,步步留意。”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再见了。”季子强闷闷不乐的挂上电话。

    在对事态有了更多的了解以后,季子强明白自己和叶眉都将接受一场大的挑战,似乎这件事情和季子强一点关系都没有,但现在官场这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和“树倒猢狲散”的现状,已经不可能单独的让季子强置身事外了。

    有时候,人的命运很微妙,假如叶眉可以留在柳林市,假如叶眉还可以再上一层楼,那么季子强的前途就会充满了光明和绚丽,或者,一颗政治新星就会在洋河县冉冉升起。

    再假如,叶眉下台,或调离柳林市,那么季子强的结果也是可以想象,他会很快的被柳林市政治边缘化,不要说有什么未来,能不能保住现有的位置都难说。

    季子强没有听叶眉的劝告,他没有停止自己的瞎想,他就算是远离叶眉,有点鞭长莫及,但他依然在思考,他不能就这样和叶眉一道,被韦俊海挤下悬崖。

    想归想,季子强手上的工作还很多,夏粮收购已经接近完成,他一会还要跑几个地方,去检查和督促一下,特别是在这个期间各乡的一些要征收提留,统筹款,这也是重中之重,不管是对乡镇工作的考评,还是对分管的副县长来说,能不能完成这一工作,完成的好坏,对他们都很关键。

    季子强站起来,伸个懒腰,他就不再去想刚才和叶眉电话里说的事情了,他给秘书小张打了个电话,对他说:“小张,办公室的车要了吗我们现在就下乡。”

    小张在电话里说:“季县长,都安排好了,车已经在楼下等着的。”

    “奥,那就好,我马上下去;。”放下电话,季子强带上随身必备的公文包,关上办公室的门,走下了办公楼,天气还是很热的,一出办公室,季子强就感觉一股子热浪迎面而来,他邹了邹眉头,快步下楼去了。

    上车以后,感觉凉爽了很多,虽然就是个破桑塔纳,但空调还凑合,司机老王早就提前打开了空调,车里温度和外面的反差就很大。

    季子强坐车有自己的习惯,他喜欢坐在后面,前面小张转头问道:“县长,今天的行程计划你有没有需要调整的,仍然按预定的乡镇顺序走吗”

    季子强点下头,有点心不在焉的说:“嗯,你安排就是了。”

    小张和司机小声说了句什么,车子就轻缓的移动了。

    很快的,桑塔纳就离开了县城,到了郊区的公路上,季子强从车窗向外看着,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般的太阳,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河里的水烫手,地里的土冒烟。

    一阵南风刮来,从地上卷起一股热浪,火烧火燎地使人感到窒息。杂草抵不住太阳的曝晒,叶子都卷成细条了。

    每当午后,人们总是特别感到容易疲倦,就像刚睡醒似的,昏昏沉沉不想动弹。连林子里的鸟,也都张着嘴巴歇在树上,懒得再飞出去觅食了。

    季子强坐在车里还好点,但也有点憋闷,他抬眼懒散的看着外面,那郊区七零八落的建筑一一从眼前晃过,季子强就在想,什么时候洋河县可以变得和柳林市一样漂亮啊,在夏粮收购结束以后,自己的工作重点是应该转到城建上来了。

    这个时候,他就看到了路边的一个体量较大的建筑群,季子强记起来了,这是当年韦副市长在洋河搞的那个“洋河工业园”的半拉子工程,最近季子强也大概的想过几套解决方案,但一直也没有经过论证和详细研究,都还算不上很成熟,不过季子强是下定决心,要在自己手上把这个烂尾工程解决掉。

    在这样想的时候,季子强突然心里一动,一个想法萌生出来,他抬手拍拍司机的肩膀说:“在这停一下,嗯,靠边,就洋河工业园门口停。”

    司机就松开了油门,让车滑行到了路边,稳稳的停在了破烂不堪的洋河工业园门口,季子强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秘书小张不知道季子强要做什么,赶忙下车,还是晚了一步,季子强已经自己打开车门站在外面了。

    季子强眯起眼,躲闪着刺目的阳光,对小张说:“我进去看看。”说完也不等小张回话,自己走进了洋河工业园院内,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管理了,残垣断壁,杂草丛生,院子里还有附近住户堆积的垃圾,方便面袋子,残破的纸片散乱的满地都是。

    季子强踮起脚跟,挑干净一点的地面慢慢的走着,看着,沉思着,小张也跟在他的身后,知道季子强是为这个烂尾工程在操心,不过到现在为止,小张是对这工程不报什么想法的。

    他是老洋河人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这个烂尾工程都是县上议论和关注的焦点,但物转星移,随着人们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希望的破灭,逐渐的,不管是群众,还是县上的领导们,都开始淡化和回避提起这个工程了,到今年,县上在工作规划中,连提都没提一句“洋河工业园”这五个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