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彭秘书长还不罢休,还在后面推,直至两人紧贴在一起了,妈眯“哇哇”叫,她不仅叫,还不停地动,不停地摩擦着季子强。

    季子强哪经得住这剌激,身体就有了反应。

    妈眯很夸张地叫,说:“有东西顶住我了。”

    季子强脸涨得通红。

    彭秘书长说:“这有什么奇怪不然找你干什么”

    妈眯说:“我老了,还是找几个小妹过来吧”

    彭秘书长摸了一把妈眯的胸说:“这还这么大,一点不显老。”

    妈眯说:“假的。”

    彭秘书长便捏了一把,说:“一看就知道是真的,还很有弹性啊”

    妈眯不理睬彭秘书长,对季子强说:“老板,找几个小妹陪你们喝酒好不好”

    季子强笑着摇摇头,说:“算了,上菜吃饭吧。”

    妈眯就转过身,走近彭秘书长,双手抱着胸,怕彭秘书长又占她便宜。

    她问:“你说呢要不要”

    彭秘书长捏了一把妈眯的屁股,“哈哈”笑,说:“你就两只手,那里顾得过来。”

    妈眯也和彭秘书长很熟悉的,所以就没把她当成客人,现在有点不耐烦的说:“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就走了。”

    彭秘书长这才说:“去吧,去叫几个小妹过来。”

    妈眯离开后,季子强坐下来,他笑着对彭秘书长说:“你快成流氓了。”

    彭秘书长也笑着说:“来到这种地方,就是要放开啊,我可不像书记你这样高雅,呵呵呵。”

    碧云天酒店的姑娘分两种,一种是陪吃陪喝陪跳舞但不開房,一种是也陪吃陪喝陪跳舞又能開房的,彭秘书长悄悄告诉妈眯要能開房的那种。

    彭秘书长在这种地方玩出了经验,找能開房的姑娘不一定就開房。能開房的姑娘那种事都能干了,还怕你玩所以,她们放得开,怎么玩都不会生气。更何况,他还想着季子强呢,不管每次季子强要不要做那事情,但作为彭秘书长他是相信季子强这样年轻气盛,媳妇又不在柳林市的人,他是一定会有这方面的需要,只是他过于谨慎,但酒喝多了,敢保不来那兴致如果,真需要,想開房,姑娘却是不能开户房的,那就太扫兴了。

    当然,来陪客人的姑娘是要挑选的。十几个姑娘一字形站开来,衫裙穿得少且薄,胸脯挺得高高的,齐声说,欢迎光临。腰一弯,深深的乳沟白花花的晃眼。

    彭秘书长知道,季子强从不自己挑姑娘,就主动给他挑了两个,一个豐盈的,胸大大,屁股肥肥的;一个高高的,苗条纤瘦。

    彭秘书长说:“你们今晚就陪这老板。陪好了不但拿小费,还有打赏。”

    季子强没有拒绝。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安排。当然,也只有彭秘书长才能这么安排。换了别人,季子强根本不到这种地方。

    对彭秘书长,季子强还是能够相信的,一个秘书长,就想是一把手身边的影子,更像是缠绕在大树上的藤条,大树没有了,藤条也没有着力之地,不管从哪一方面讲,秘书长都要维护自己所代表的一把手的地位,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也挺像是一种寄生虫。

    季子强也知道彭秘书长隔三五天就给自己电话,请自己吃饭的用心良苦。有时候,他也渴望彭秘书长的这种用心良苦。

    他太闷,工作压力也大,因此,他也有需要放松和调节机会。

    不过,没喝酒前,季子强还有些拘束,还坐怀不乱,很正人君子,两个姑娘一左一右坐在身边,他的手也不敢舒展。喝了酒,特别是喝了五十二度的茅台,酒精烧得脸放烫时,季子强绷紧的弦就松了,手就搭在姑娘的肩上,让一左一右两个姑娘的胸更紧地贴着自己。

    彭秘书长看到了酒前酒后季子强的表现,悄悄对坐他身边的豐盈姑娘说:“和老板多喝几杯,把老板喝兴奋了,去开房。”

    那姑娘真的就很听话地和季子强对喝,一会儿喝交杯酒,一会儿“祝老板性生活愉快”一口闷,其他人就在一边鼓掌起哄,很快两瓶茅台就被他们喝了大半。

    季子强开始胆子更大了,撤了餐桌唱卡拉k,他就轮流和陪他的两个姑娘跳抱抱舞,一手搂着姑娘的背,一手捂着肥肥的屁股。

    彭秘书长很少见季子强这样放松过,忍住笑,歌就唱不下去了。

    季子强问:“笑什么”

    彭秘书长说:“不关你们事。我们笑我们的。你们继续跳你们的舞,我们还唱我们的歌。”

    季子强说:“你笑得奸。”

    彭秘书长说:“不是奸,是淫。”

    季子强坐到沙发上唱歌。后来,那苗条纤瘦的姑娘上洗手间。那豐盈的姑娘便主动地坐在季子强身边来,咬着季子强耳朵说:“我醉了,想睡觉。”

    季子强说:“你没醉。喝醉的人不会说自己醉。”

    她就刺裸裸地说:“我想和你睡觉。”

    季子强说:“我不行。喝了酒不行。”

    这丫头就扭動肥肥的屁股剌激季子强,感觉到什么了,丝丝笑,说:“你想了。”

    季子强装没听见,扶她起来,说:“你去点几首歌,我们唱唱歌。”

    这丫头便很不乐意,点歌的时候,她和彭秘书长说了几句什么,彭秘书长就走过来,挨着季子强坐下来。

    他小声说:“老板,让她们陪陪你吧你看她这样發骚的,不让陪都成罪过了。”

    季子强说:“这里的女人有几个是真正發骚的还不是看在钱的份上。”

    彭秘书长说:“这才好啊,她要真發骚,真对你动情,缠着你不放,那才更麻烦呢。”

    说着话,彭秘书长站起身,往外走。

    季子强忙问:“你去哪”

    彭秘书长说:“我去拿房间钥匙。”

    季子强摇头说:“不用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来这地方,你还不了解我吗”

    彭秘书长说:“我了解你,你就是胆子太小,太谨慎了,这地方你放心,绝对安全,我负责。”

    季子强说;“这不是胆子大小的问题。”

    彭秘书长说:“怎么不放心我,提防着我怕我揪着你痛脚哪一天给你来招荫的,把你捅下台”

    季子强哈哈大笑,说:“你这什么话我还不了解你”

    彭秘书长说:“那你还怕什么这种地方,不会有什么事的。再说,有我在这给你守着,不会出事的。公安那几个人,还不都自家人一样。”

    季子强很固执的说:“玩归玩,闹归闹。要有个度,要适可而止。”

    摇摇头,彭秘书长说:“你这人,做什么事都太认真。”

    季子强说:“不说这些了,喝酒吧,联手把那肥妹喝趴下。”

    这可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彭秘书长就过去跟肥妹说:“老板还没喝够,喝够了,胆子就大了,什么事都敢做了。”

    肥妹喜滋滋地喊要啤酒,嚷嚷着摇色盅喝啤酒。

    彭秘书长就让肥妹坐他和季子强中间,一左一右夹击她。他对其他姑娘说:“都别唱歌,摇色盅喝啤酒。”

    不管从左边轮着叫色仔,还是从右边叫,该轮到肥妹了,他们都把点数叫得高高的,让肥妹没法再往上叫,一会儿,肥妹就连喝了几杯,心里知道他们搞鬼了,但不服气,要硬碰硬碰,结果,很快就被她们放倒了,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妈眯跑过来,说:“你们真够狠心的。”

    彭秘书长说:“你还敢进来我可又要占你便宜了。”

    这话吓得妈眯再不敢露面了。

    散场的时候,彭秘书长拍了拍肥妹,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彭秘书长就把小费给了另两个姑娘,还多给了她们打的的车费。

    他说:“你们把肥妹照顾好了,今晚要把她送到家。”

    两个姑娘说:“老板,你放心。”

    季子强心想,这家伙,还没坏到底,还有点人性

    回去之后的季子强睡的很踏实,已经好多天没有这样无牵无挂的睡觉了,但他一点都不知道,这样的踏实觉已经没有几个可以让他睡了,不久,一场真正的人生,仕途的打击就从天而降了。

    一切都在季子强心理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出现了变化,先是乐世祥在几天之后给季子强来了一个电话:“子强,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决定了。”

    这话来的有点突然,季子强一时摸不着头脑,他问:“乐书记,请问是关于什么的决定。”

    乐世祥在那面踌躇着说:“关于你工作上的一个调整。”

    对这一点季子强早就有过准备,不就是退回到市长的位置,把那个代书记让出来嘛,让就让吧,季子强心中只是稍微了有点遗憾,说:“奥,这样啊,那我也没有什么选择了,我执行上级的决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