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一想季子强又觉得可笑,人家是中组部的部长,谈不谈话,回不回京,莫不成还要给自己汇报一下不成

    走了好啊,看来事情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严重的,最多就是把自己调离一个地方,最好去广东,福建,上海,北京,那些地方富裕啊,不像自己在柳林市,经常为钱伤脑筋。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既然没什么事情了,季子强就想快点回到柳林市去,那里事情还有一大堆等着自己,一到年底,自己都忙的快飞起来了。

    说走就走,季子强给江可蕊去了个电话,说自己要会柳林市了。

    江可蕊态度还是冷冷的,一点都没有因为季子强昨天晚上的偷袭成功有什么变化,两人这电话就说不上几句话。

    季子强又给一直等在宾馆的司机和秘书去了个电话,让他们接上自己,三个人,一辆车,就会到了柳林市。

    一回去事情就来了,下午,季子强就主持了一个电视电话会议,这电视电话会议是近年兴起的一种会议形式,开始还觉得这形式好,能节省许多会议经费,大家都不用跑省城住省城的酒店了,但时间一场,渐渐地,大家觉得有许多会本是不用开到市,县一级的会议,但因为有了这形式,就无的放矢了,会议便多了许多。

    让季子强恼火的是,这样的会特长特闷,先是中央组织几个省直辖市发言,尔后,总结成绩,部署下一阶段工作,然后,由中央领导作重要指示,由于层次高,离得又远,大家便听得昏昏欲睡。

    这季子强还不能表现出疲惫的样子,他睁大眼睛,正襟危坐的,不时的陪着着还要点点头,像是真的领会了会议的精神一样,装吧,装吧。这好不容易捱到中央的会议结束了,镜头一转,又到了省会议厅,省委省政府领导又结合本省实际谈几点意见,讲话内容与中央领导的重要指示大同小异,于是,又一次全体的萎靡不振。

    终于轮到季子强他们这市一级了,看看表,早过了下班时间,不好多说什么,匆匆总结几句,就宣布散会。

    刚走出会议室,季子强正在想是回家吃饭,还是在外面凑合着吃上一点,最近一忙,季子强回家的时间也少了,老爹前几天还打来电话,说季子强的老妈想儿子了,让他抽空回去一趟。

    准备就上了办公室,翻出了几条别人送来的香烟,又找了几瓶好久,准备带给老爹,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看看显示屏,是彭秘书长的手机号码。

    季子强说:“你事情办完了”

    彭秘书长在手机里问:“刚办完,听说你们今天开会时间很长”

    季子强说:“就是,刚开完会,才进办公室。”

    彭秘书长说:“怪不得呢,刚才拨你手机总没信号。”

    季子强说:“会议室信号屏蔽,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彭秘书长笑着说:“还能有什么事想拉拢腐蚀领导,请你吃餐饭,估计你正在想吃饭的地点吧”

    季子强也笑着说:“想拉拢腐蚀领导,请吃餐饭就行吗你把领导看得太没水平了。真想拉拢腐蚀领导,就送钱吧。送钱最实际领导什么都不缺,就缺钱。”

    彭秘书长哈哈大笑说:“送钱也不实际。我想,就你这位领导,从不把钱当回事,还是送女人吧,你缺女人,送女人更实在。”

    季子强说:“你这张嘴就吐不出什么好话。”

    彭秘书长问:“今晚应该没有应酬的,那就出来吃顿饭”

    “这本来我是准备回家一趟的,改天吧”

    “回家算是什么事情啊,又不是多远,哪天回去不是一样,我都安排好了,预定了碧云天酒店的金海大包房。”

    季子强一听这地方,仿佛已看到碧云天酒店那些一个比一个穿得少,露出大半个胸,颤啊颤的陪酒姑娘,这地方他去过几次,好像是彭秘书长的根据地,几次都是彭秘书长带他去的。

    季子强和彭秘书长的关系是在季子强来到柳林市之后发展起来的,但两人还能意气相投,彼此了解对方就像了解自己一样,一个眼神,一个举止,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想做什么。因此,配合十分默契。

    渐渐地,他们不仅成了工作搭档,也成了好朋友铁哥们。

    季子强就答应了彭秘书长的邀请,他又给家里去了个电话,说:“老爹,我刚开完会,本来要回去的,一个同事邀请着一起吃饭,明天吧,明白我回去看你们。”

    老爹又说了几句,无非是少喝酒,多吃菜之类的话,季子强也笑呵呵的顺口全部答应了。

    在离开政府前,季子强又去了一趟办公室,他知道秘书科那位老科长也没下班,他还在等他。这位兢兢业业的老科长每天都要等他离开办公室后,才最后一个走。

    季子强就过去敲敲门说:“老科长,下班了。”

    老科长移开脸上的报纸,透过老花眼镜说:“季书记还有什么吩咐吗”

    季子强笑着说:“没什么事情了,你老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老科长想笑,似乎不会笑,咧了嘴角,说:“谢谢”

    季子强心中有点感动,如果要谢,应该是自己向他道谢才是。

    碧云天酒店的金海大包房是一个挺大的包间,但今天这晚吃饭的人不多,准确地说,只有李季子强和彭秘书长,纯属私人聚餐,因此包间就显的有点空荡荡的。

    对于彭秘书长这种老吃手来说,人不多,也有人不多的吃法,不用大点特点摆满一桌菜,彭秘书长点贵的精的,先点了一个清宫鲍鱼,在房间里慢慢地煲,其他几个下酒菜等季子强到了再点。

    彭秘书长也知道,季子强总是晚到许多,总要把手头上的事处理好了才过来。

    做领导就是累何况像季子强这样的书记,市长一肩挑的领导。

    彭秘书长是一个易于满足的人,他认为,以自己的能力和水平坐到今天的位置已经是过头了,自己没有什么根深蒂固的后台,混了多少年都一直是个市政府的秘书长,全靠季子强来了之后,对自己的赏识,最后把自己提到了市委秘书长的位置上,还进了市委常委,要凭自己干,永远也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于是,彭秘书长很清楚,他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并不是他的能力,而是季子强的提携,没有季子强就没有他的今天。

    他经常说:“只要你季子强让说的话,我一定照说,得罪谁也没关系。只要你季子强让我办的事,我一定照办,命也可以不要。”

    季子强媳妇不在柳林市,所以彭秘书长就隔三差五地约季子强出来吃饭喝酒,有时候也找几个小姐陪陪,放松放松,不过他们都很注意,陌生的,不太了解的,还有不是很安全的地方他们是绝不会去的,而且在那些地方,季子强几乎很少乱来过。

    当季子强进了金海大包房时,彭秘书长正和妈眯打情骂俏。

    这包间里面装修风格独树一帜,既奢华却不庸俗,古典中透漏张扬。雅致却不失高贵,笔墨难以形容的富丽堂皇。

    妈眯是一个个儿高高的女人,三十岁左右,胸大大的,颤颤的,正在和彭秘书长喝交杯酒,彭秘书长的手臂就有意搁在她胸上。

    喝了交杯酒,妈眯说:“还没上菜呢”

    彭秘书长笑“哈哈”一笑,说:“白干好。不要有什么附加条件,干起来才动情。”

    妈眯是见过场面的,一听就明白彭秘书长话里的意思了,也笑着说:“白干不行。白干是要负责任的。到这里玩,别干那种负责任的傻事。”

    说着话,彭秘书长见季子强进来了,示意妈眯也跟季子强喝交杯酒。

    彭秘书长说:“我的老板来了,你也敬杯他,和他喝杯交杯酒。”

    妈眯说:“不了,不了。今天那个来了,今天再不能喝了。”

    彭秘书长说:“不行,不行。我哪一些次来你不是这么说你一个月来几次”

    他说了就伸手要摸,妈眯拍掉他的手说:“男人摸了很晦气的,打麻将准点炮。”

    彭秘书长说:“我又不打麻将,不赌钱,怕什么”

    妈眯跑到餐桌对面去了,彭秘书长就说:“不管怎么样,这杯你一定要和老板喝。你跟我喝了,不能不跟我老板喝。我这老板小气的很,一不高兴,就把我给撤了。”

    妈眯只好接了酒杯说:“最后这杯了,喝了就不再喝了。”

    彭秘书长说:“要喝交杯酒。”

    妈眯假惺惺说:“我刚和你喝了交杯酒,怎么又和他喝交杯酒,我这人很专一的。”

    季子强对彭秘书长笑着说:“算了,就碰碰杯吧。”

    说完端起了杯子,和妈眯两人酒杯一碰,就喝了。

    彭秘书长假借检查酒杯有没喝干净,凑近妈眯,抱住她,就往季子强身上推,这妈眯是那种千人搂万人抱的角色,一点不在意,顺势就倒在季子强的怀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