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许久许久,乐世祥看着手中的烟蒂快要燃尽,这才动了动,抬手把烟蒂伸向了茶几上镂花的烟灰缸中,轻轻的蹭了蹭,一面旋转这烟蒂,直到它完全的熄灭。

    而后,他才抬头,转过了脖子,用有点疲惫的眼神看着肖副部长说:“显然,部长你刚才说的情况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本来我以为北江省早就已经平静下来了,但现在看来,事情并非我所想象。”

    肖副部长还是没有眨一眨眼皮的说:“也不奇怪,太平静了反而未必就是好事,但我不得不说,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是有点麻烦。”

    “我知道。”乐世祥很快就接上了一句。

    肖副部长轻摇了一下头:“光知道还不行啊,世祥同志,这件事情既然已经让总理过问了,恐怕没有点实质性的回应过不了这一关。”

    乐世祥凝重的又一次重复了一句刚才说过的话:“我知道。”

    “知道就好,我们是要好好的谈谈了,我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对我你应该能够信的过吧。”

    乐世祥长吁了一口气,说:“当然了,我一向对你的人格和品质都很钦佩,但我们从哪说起呢嗯,先说说季子强吧”

    肖副部长也很认同的说:“好,就从他说起,你这个女婿还是不错的,我下午专门的研究了一下他这些年的工作情况,真还让我吃惊不小呢”

    乐世祥有点不解的问:“呵呵,老肖,你的吃惊是指那个方面”

    “当然是工作能力了,这小子干的不错,看到了他,我也看到了我们身后的这些年轻人的可取之处,所以我推翻了最初来之前的设想。”

    乐世祥就笑了笑,调侃着说:“老肖你这还是有备而来啊。”

    “那是当然了,你也知道我的工作习惯。”肖副部长淡然的说。

    乐世祥有点好奇的问:“那老肖你当初的准备的方法是什么”

    “方法很简单了,为了北江省的安定团结,只有委屈一下你那个女婿了,直接撤掉,给个闲职,把这件事情划个句号。”肖副部长豪不忌讳的说。

    乐世祥也是一阵的悚然,他说:“看来你改变了想法”

    “是啊,在见到了他之后,我就想要保上一保他了,但世事难料啊,部长说总理也过问了这件事情,说到底啊,你世祥同志还是错了,你不该把你们的关系拖到现在还没给上级汇报啊,这个把柄你是甩不掉的。”肖副部长有点惋惜的说。

    乐世祥心中也是有点后悔,自己不是想要真的对上级做什么隐瞒,只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去说这件事情,但扪心自问,自己真的就没有一点点的私心吗

    乐世祥下意思的摇了摇头,自己还是有点私心的,自己怕一旦两人的关系汇报上去,从组织回避的原则讲,季子强恐怕就要挪挪地方了,他挪一挪到没什么关系,在哪都是一样的工作,但可蕊怎么办她肯定是要跟着季子强到别的省份去,一想到爱女不在身边,乐世祥心里还是会感到落寞的,所以抱着这点想法,自己在潜意识里也是一直在回避着这个问题,想着拖一拖,现在却酿成了危机。

    叹口气,乐世祥说:“老肖啊,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感谢你对他的爱护,其实说到底,这件事情的责任也在我,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愿意接受组织上的任何处罚。”

    “恐怕这次你是要受点委屈了,但你是老同志,我并不担心什么,倒是这个季子强啊,让我有点放心不下啊,怕我们的处理会让他一蹶不振,那就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乐世祥的眼光亮了几次,随即又熄灭了,事情有点超出自己的想象,本来以为自己吧责任担上就成了,没想到季子强还是躲不过去,他缓慢的说:“老肖,你给透个底,你们准备怎么处理季子强。”

    肖副部长摇下头说:“我只是有这个预感,并不是说想要这样做。”

    “但不得不说,你老肖的预感往往都很准确。”

    “是啊,是啊,这正是我所担心的地方,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力的帮一帮他的,但就不知道有没有效果,没和他接触过的人很难相信他的能力。”肖副部长是话中有话的,他要稍微的点一下乐世祥,告诉他目前他们所处的困境。

    “不错,听一听他和我的关系,看一看他的岁数,不想到别处去才怪呢,这也是我一直没有把我们关系公布出来的一个顾虑啊。”乐世祥也很赞同肖副部长的说法。

    这也是正常的,在当今的这个国度里,本来官场就充满了裙带关系,特别是在低一级的基层,老子当局长,儿子当科长的事情屡见不鲜,只要没人追究,没人去上纲上线,于是这些也就不成其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自己和季子强就不同了,因为两人的位置显赫,更重要的一点是,自己的对手也神通广大,能把这司空见惯的一种事情搬弄到最高层去,谈笑间,就给自己拉响了一枚炸弹。

    这个晚上乐世祥和肖副部长谈了很长时间,乐世祥通过这次谈话,也做了最坏的打算,特别是对于季子强的担忧更让他心神不宁,一路回去他都在想着这个问题,不过后来他也想通了,就算季子强真的受到什么难以想象的重责,相信他也能够挺过来,这是乐世祥这几年来对季子强的一个认识,季子强不是一个随便就颓废和认输的人。

    再者说,像季子强这样的年轻人,给一点挫折,给一点打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要想走的更高,走的更远,磨砺是必要的,刀总是在反复淬炼之后才能成为宝刀。

    乐世祥这样想着,也就释怀了,在走进家里的时候,他已经气定神闲,心静如水了。

    江处长早就休息了,乐世祥本来想看看季子强休息了没有,要是没有休息,两人可以简单的谈谈,但走到季子强和江可蕊门口的时候,乐世祥又犹豫了,现在事态还没有完全定型,各种可能都存在着,自己和季子强又能谈什么呢

    他在女儿的门口站了几秒钟的时间,最后还是没有去敲开那紧闭的房门。

    这个时候的季子强其实还没有休息,他像一直饥饿的老狼一样用那支灵巧的手在四处出击,骚扰和徘徊,想要攻破江可蕊裹得紧紧的被子。

    他不是红军,也不是美军,不是什么堡垒都能够拿下的,任凭他花言巧语,随便他偷偷摸,江可蕊的阵地一直都没有丢失,在徒劳了好长时间以后,季子强只有叹口气,把本来应该放在江可蕊身上的那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寂寞无聊的摸一摸那孤独生气的大虫,眼巴巴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美女,干咽口水。

    不过你有老主意,我有满天计,季子强坏坏的想着鬼主意,在江可蕊一不留神的时候,悄悄的摁动了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把暖风调的比刚才高了许多,嘿嘿,你就把被子盖严实,一会看你露不露身体出来。

    调高了暖风后的季子强,就像一个正在蹲守的猎人一样,不再骚扰江可蕊了,这样的时间也不知道延续了多久,后来江可蕊睡着了,再后来江可蕊真的自己蹬开了被子,让一片春光展现在了季子强的眼底。

    江可蕊正曲着雙腿侧躺在床上。从季子强这个角度看过去,江可蕊整个后半身一览无余,修长的大腿显得晶莹剔透。

    季子强悄悄的靠近江可蕊的身旁,屏住呼吸,不敢惊醒江可蕊,他是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他一下下慢慢的蠕动着样

    但这养的情况没有持续多久,季子强自己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节奏了,这当然就失去了隐秘的效果,江可蕊朦朦胧胧中有了反应。

    “恩不”江可蕊低吟着,两手推拒着季子强,可她又怎么有季子强的力气大,她被季子强抱得紧紧的。

    “啊”江可蕊失神的一声呻唤,身子猛的轻颤了一下,人也完全清醒过来了。她费力的扭着头,脸涨得通红说:“你季子强做什么啊,快放开我。”

    季子强当然是不放手,她无力反抗了,她捏紧的拳头也松开了,两人都喘着粗气不愿动弹,一种浑身舒泰的感觉充溢着全身。

    但江可蕊没有因为两人的快乐而原谅季子强,她一句话不说,不管季子强说什么,江可蕊都没有在搭理他了,季子强也是很无奈的。

    第二天季子强也没有见到乐世祥,他走的比季子强早,季子强也没什么事情,家里别人都上班了,就剩下他一个人,正在无聊中,季子强接到了组织部的通知,说肖副部长已经回京了,季子强不用谈话了。

    季子强眨眨眼,不是说让自己等着谈话吗怎么说走就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