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完美的展示了自己的口才,他表现的光彩照人,通达睿智,口若悬河而又极富涵养,这样的形象对一个常年看惯了低眉弯腰,讨好奉承的中央大员来说,的确起到了耳目一新,新鲜奇异的感觉,季子强像是一缕春风,一片云彩一样,让老头大为欣赏起来。

    老头看着季子强,看着他浓黑的剑眉,看着他眉锋中的锐利,看着他挺直的鼻梁和极具棱角的嘴唇透着一种坚毅和自信,久久没有再说什么话。

    他开始有点犹豫起来,这个年轻人不是庸才,这一点凭自己多年阅人无数的经验是可以断定的,自己是不是应该帮他一把呢然而,此事已经惊动了部长,部长对这种裙带关系和任人唯亲最为反感,那个假借推荐,实则是在攻击的北江市大员,很是了解部长的爱好,刻意的在推荐建议上点名了乐世祥和这个任什么泽的特殊关系,为的就是引起部长的关注的怀疑,自己想要帮他解套,该如何下手

    老头沉思了一下,说:“或许你说的是实情,但有一点你要明白,我们的干部制度中是明确的有一条叫回避制度,你和乐书记的关系刚好就适合这个规定,在一个,就算你们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们的关系,但至少应该向组织上提前做出汇报,但这个问题我不怪你,我会找乐世祥同志质问的,倒是你这个小同志啊,刚才牛皮吹的有点响了,我会很认真的了解一下你在基层工作的情况,如果并不像你所说的那样,那你一定会受到惩罚。”

    季子强心中一凛,姜还是老的辣的,自己避重就轻绕了半天,人家老部长还是一下就抓住了这件事情的要害,不过同时,季子强也松了一口气了,老头话说的很是严厉,也说的很切中要害,但季子强还是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种他对自己的理解和认可,至于他说要了解一下自己在洋河县工作时候的情况,那再好不过了,自己在洋河县的业绩,自己在洋河县的口碑还算不错吧

    季子强也很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说:“我可以对今天说的所有话负责,也静候首长你对我的调查和了解。”

    “嗯,那行吧,今天的谈话就先到这里了,你不要急着回去,说不上我们还要谈。”老头说完,就挥了挥手,再也没看季子强一眼了。

    在季子强离开了好一会之后,老部长才松开了眉头,对身边的一个中年人说:“你去把刚才这个市长在提升之前呆过的那个什么县的统计数据查一下,看看和他自己说的是否吻合。”

    中年人站了起来,说:“那是不是需要到县上再去了解一下。”

    老头子若有所思的摇着头说:“这就没必要了,看看各项经济数据完全能体现出一个领导的能力了,我们也不是纪检委,这件事情还不能扩大化,最好可以在我们部里解决掉。”

    “好的,我马上就去查一下。”

    在这个中年人离开之后,老头又对另一个人说:“你联系一下,看看乐世祥同志晚上有没有什么别的安排,要是没有的话,晚上邀请一下,到我住的地方我想单独的和他谈谈。”

    “嗯,我马上和他的秘书联系一下。”

    这些事情都安排好之后,老头又拿起了电话,和远在京城的中组部部长通了一次话,两人谈论了好长时间,似乎还在为一个什么事情反复商议着,最后老头对着话筒说:“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样复杂,比我预料的要麻烦了许多啊嗯,好,好,我知道了,既然总理也亲自过问了这件事情,那我们当然要有一个明确的交代了,放心,我先和乐世祥同志谈谈,回京之后给你再详细的汇报。”

    放下电话之后的肖副部长,眉头就再也没有舒展开了,他有点忧心忡忡起来,这北江市的一滩水还真够浑的。

    季子强晚饭是在江可蕊家里吃的,他没有会柳林市去,因为事情还没有完全的解决掉,那北京来的老头是不是还要和自己谈话是谁也说不上来的,季子强只能在省城住下来了。

    今天还算好,回到家中的时候江可蕊也在家里,对季子强的突然出现,江可蕊有点惊讶,过去季子强每次回省城都要给自己提前来电话的,今天显的有点异常。

    吃饭的时候阿姨和季子强的岳母都在,季子强和江可蕊也都比较克制,没有说起上次的事情,但这样的克制反倒让两人有点太过客气,岳母首先就感觉不习惯了,说:“你们今天怎么了,两人相敬如宾的,客气的和陌生人一个样。”

    季子强看了一眼江可蕊,见她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赶忙自己说:“没有,没有,主要是今天我回来的有点突然,可能可蕊有点惊讶吧。”

    岳母不以为然的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一定是走的匆忙吧,对了,今天不是周末,你回来是开会吗”

    季子强不能对她们说的太清楚了,那样反倒会让他们担心的,季子强就说:“嗯,到省委有点事情处理一下。”

    “那在省城待几天”

    “这不大好说,看事情办理的进展情况吧。”

    “哦,这样啊,来来,子强多吃点菜。”岳母说着话,就给季子强的碗里夹了一块肉。

    季子强倒是老大不客气的啊唔一口,就放进了嘴里。

    江可蕊在吃饭的时候很少说话,也很少用眼光去看季子强,季子强就只好无话找话的自说自话,他怕岳母看出了他和江可蕊的问题,就使劲的掩饰着。

    这顿饭吃的一点都不舒畅,不仅仅是季子强,江可蕊也是一样,她无法全然的不理季子强,但一看季子强,她就想到了安子若,对安子若这个人,江可蕊也是很熟悉的,过去她和季子强的相识,相爱,也是通过安子若才完成的,安子若身上那独有的风韵和魅力,江可蕊比谁都清楚,她还知道,安子若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对季子强的爱,虽然安子若从来没有说出过口,但作为一个女人,江可蕊能清晰的感受到安子若的这点心绪。

    不可否认的说,江可蕊在过去也曾今有过这样的担心,不过那个时候爱情的光环笼罩这她和季子强,所以很多问题都没淡化和忽略了,直到后来她听说了录像带事情,又特意的跑了一趟柳林市,找到了韦俊海的秘书小马,听了他的话,自己在认真的分析了一下,心里的恐惧就越来越强烈了。

    要是换上一个其他人,江可蕊到没有太大的担心,但录像带的主角偏偏是安子若,偏偏是季子强的初恋情人,又偏偏是一个放弃所有,一直追逐到洋河县,追逐到柳林市去的安子若,这就让江可蕊的担心成为了一个心病了。

    更恼火的是,就在前几天,自己还亲眼目睹了季子强和安子若那样亲密的在一起,季子强还把手机都关了,这,这,这不让人怀疑真说不过去了。

    所以她决定今天是不理季子强的,不,也不是今天不理,在自己没有想通这个问题之前,在季子强没有解释和悔改之前,自己要给他好好的摆几天脸色的。

    江可蕊既然是抱定了这个想法,季子强的日子就可想而知的艰难了,他讨好的把江可蕊送到了楼上,对她说:“可蕊,你要不要喝点什么,我下去给你拿”

    江可蕊说:“谢谢,不用。”

    “那我陪你在外面走走,散会步。”

    “上班都够累的了。”江可蕊的一句话就把季子强一下子顶了回去。

    季子强有点无可奈何了,只好笑笑,翻出一本书来,心不在焉的看了起来。

    但季子强是绝对看不进去的,这段时间对季子强来说有点流年不利的样子,除了家里和江可蕊的矛盾不断深化之外,今天中组部的谈话又给季子强带来了一种担忧,下午岳父乐世祥也没有回来,本来还指望和乐书记好好的谈谈,让他指点一下自己,现在看来也没有机会了,估计他回来就该休息了。

    其实季子强是不知道的,此刻的乐世祥也在进行着一场艰难的谈话,在他对面身边坐着的正是下午和季子强谈话的中组部肖副部长,不同的是,谈话的地点在肖副部长住的宾馆套间里,他们还是单独的谈话,而且两人的面前都放着茶水和香烟,从表面上看要融洽许多。

    但这绝不意味着轻松,这一点从乐世祥的表情中已经可以看到了。乐世祥的右手中指和食指上夹着一根香烟,他的眉头紧锁着,他没有看坐在身边的肖副部长,只是静静的盯着手中那冒着蓝色轻烟的中华。

    肖副部长也没有说话,他不吸烟,这从他白皙的手指和光洁发亮的牙齿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不过他确实在看着乐世祥,眼皮一眨不眨的看着乐世祥,仿佛想要看到乐世祥的心底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