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以上又算一种中国特色,玩笑话,当不得真,略去不提。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单说今天的会议是省交通厅要求的,他们准备举办一个什么的“道路通”的评选活动,这是厅里的法规处发起的,向全省交通部门发出了文件通知,前后不过短短的三、四天功夫。

    柳林市各县也第一时间接到了文件。

    各部门各县区的领导也都想在季子强的面前露一露脸,所以主要领导几乎都来参见会议了,这实在是很无可厚非的事,权力决定一切的中国嘛,谁不爱傍上领导,受他们青睐

    柳林市并不富裕,但是抓基础建设却完全可以用大刀阔斧”、“敢为天下先”来形容,这几年,市里除了朝省上伸手拿到少部分补助之外,大量的基础建设资金都是市里勒紧了裤腰带挤出来的,这在一直靠中央财政支付才能维持公共机器运转的北江市来说,委实十分不易,相当难得了,自筹的这么许多资金,主要投向交通和通讯上面。

    这也是十分具有战略眼光的选择,要知道,再不加强这两方面的建设,本就信息比塞、交通落后、通讯滞后的柳林市还不在将来的现代化进程里被兄弟市远远抛在身后

    中国的事情,只要公家一做什么事情,不管有没有真实效果,都要开开庆功会、摆摆庆功酒的,何况这交通建设,连本省任何一个即使爱挑刺,但稍微说话有一点良心的百姓都肯定会竖起指头夸奖的事情呢所以交通厅作出这个评选决定真可谓“上顺天意,下合民心”的了。

    季子强知道,这评选通知对于柳林市来说,也是一个难逢难遇的绝好时机,评上了先进的“道路通”之后,省厅肯定是要给予表彰和资金上的支持的,这对于一直缺钱的柳林市来说,当然就求之不得了。

    于是季子强就决定快速召开办公会议,并且把会议扩大到基层下面,什么县委的书记,副书记、县长,副县长和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一起,将市政府的会议室坐的满满当当的,负责后勤的办公室人员细心一估算,人数怎么也在一百人上下,就知道今天这会议,又肯定把他们这些天生伺候人的主累的七死八活的了。

    会议很简单,议程就只有一个怎样力争把柳林市下属的县区多评上几个“道路通”。

    与会的人员觉得这个任务十分艰巨,因为全省一百多个县,要挤到前十名,谈何容易季子强是历来有敢于幻想精神,面对大家的畏难情绪,他轻巧地开着玩笑说:“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我们要勇于学习毛老人家的冒险和直面困难的精神,再说我们这几年道路交通建设做得是多么好啊,只要大家发动脑筋,精诚团结,就没有什么困难可以吓倒我们,关键的是我们有怎样的工作态度”。

    于是气氛真就活跃起来,大家针对评选规则纷纷七嘴八舌地出主意,评选规则业很现代化,真正体现了“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文件规定得很明白:本此评选分社会投票和专家评审,分值各为50;而社会评选又有三种方式短信、网络和报刊投票,就是说让社会公众通过发送短信、进行网络投票和报刊投票的方式,按得票总数来予以汇总,再加上专家的评审,两项分值相加,前十名胜出,当选全省“道路通”先进。

    季子强见大家摆出“公说公有理、婆说理更多”的态势,弄的蝇嗡嗡的,心说这民主说来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东西,可人这么多,真要实行起来,看来怎么能行得通哟,看来自己不集中也是不行的了。

    于是季子强成竹在胸地敲了敲桌子,让大家静了下来,自己把想得非常成熟的方案拿了出来说:“首先我们注意到这点,社会投票和专家评审分值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把其中一项拿定了、抓稳了,我们就把握了九成的胜算了,我的个人意思是,要在我们的权力范围内,最大程度地要求本市的人员,都积极行动起来,要以高度的政治责任心和自豪感,象打人民战争那样对付这项工作,各局、委、办包括省单位,用老百姓的话说,我们可以控制的一切吃公家饭的人员,都要按照发短信、上网络、进行报刊投票的方式分派任务下去,完不成任务的要追究相关人员和单位领导的责任,我就说那么一个大方向,具体么,我想,就由政府办公室来做这个事情”。

    大家一听,果然是个好办法,柳林市的刘副市长听得如此安排,也是相当激奋和鼓舞,他指着办公室主任说:“季书记一来,就交给你这项光荣的任务,可见对我们政府是多么的信任啊,如果不超期超额完成,我看你这个主任也就别当了”。

    引得大家一片揶揄而善意的笑声。

    季子强也笑了,说虽然话的严重了点,但理确实是这个理。

    接着季子强敛了神色,严肃地对与会的人说:“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我们要确定那几个县来当选。当然大家要看到,评选谁当选,看起来是某县,某区的荣誉,其实不是,这是我们全市人民的光荣,好了,大家议议,看选哪几家最合适”。

    下面就开始争论起来,你说这个县,我说这个区的,季子强却并不参与他们的讨论,他很心满意足的看着这个人在下面吵吵嚷嚷的,这也是他的习惯,他从来都不喜欢冷冷淡淡的会议,

    让他们先议议,自己再会后决断,这感觉更好,当然了,所谓征求意见和交流看法,其实就是一种虚假而狡黠的姿态,哪个一把手的看法和意见最后不都成了最终的决定呢

    就在季子强听着下面的发言,还没有准备做出自己的决定的时候,秘书从旁边快步的走了过来,指了指手中季子强的手机。

    季子强没有问什么,就接过了秘书手中自己的手机,站起来走到了会议室门口,他很清楚,一般的电话在这个时候秘书都会忙着处理,除非是上面的电话,或者是不得不接的电话秘书才会送过来手机。

    不错,走到门口的时候,季子强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是省委组织部的电话,他就在门口接通了电话:“你好,我季子强,请问。”

    “季市长你好,我省委组织部的小张。”

    “奥,奥,小张你好啊。”季子强应付了一句,这个年轻人季子强是见过一次面的,但影响不是太深。

    “季市长,刚刚来了通知,请你马上赶到省委组织部。”

    “马上有什么事情”

    “是的,马上,下午2点上班的时候,部里的领导要和你谈话。”

    季子强有点疑惑的问:“是谢部长和我谈话”

    那面小张很简洁的回答:“不是,通知是中组部来的。”

    季子强心头一紧,一种莫名其妙的忧虑涌上了胸中,怎么是中组部的首长要见自己,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省管市长而已,就算是不让自己当市委书记,但也完全和中组部扯不上一点关系,那么他们要和自己谈什么呢

    再后来,那个小张还说了一些什么,季子强都有点恍惚,没有听的太清楚了,他努力的想要研判出中组部到底为什么会点名和自己谈话,直到对方挂断了电话,季子强还是没有变化一下自己接听电话的姿势,但他的脸色,显然凝重的许多许多。

    季子强顾不得开会了,他给组织会议的刘副市长打了个招呼,就带上了秘书赶往省城。

    到省城刚好是吃午饭的时候,季子强没有回家,也没有给江可蕊或者乐世祥打电话,在他的想法中,假如需要的话,乐世祥是一定会给自己传达一个信息的,既然他没有主动的给自己提示什么,也就说明了事情也许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眼严重。

    季子强又想,当然了,也或者,事情会很严重,严重的到了连乐世祥都无法控制的局面,但这个概率季子强相信不会太大。

    他们在省政府的招待所安顿下来,吃完了饭,季子强回到了招待所的房间安静的喝着茶,想要捋一捋自己的思路,冬天里,季子强很少睡午觉的,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在说了,他的岁数还不是很大,面对目前的工作,他还是可以精力充沛的从容应对。

    不过不管季子强怎么思考,最后他还是有点徒劳的感觉,算了,季子强想,不管是什么事情,自己先放松下来吧,船到桥头自然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毫无疑问的,季子强是叫花子日大腿自我安慰。

    因为在下午当他踏进省委组织部那间小会议的时候,他就发觉那里的气氛让他有点压抑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