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安子若就站了起来,说:“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 ”

    “对了,你晚上回那里,是省城,还是洋河县,要不我帮你登一套房间吧”季子强是真心实意的问。

    “我在柳林市分公司有住的地方,就在前面不远。”

    “奥,那就好,那就好,晚上不要开夜车,不安全。”

    “嗯,谢谢你。”

    安子若就过去拿她放在桌上的包,可是坐的时间太长,脚下一麻,人也倾斜了一下,季子强赶忙一把抓住安子若,安子若就歪了歪,靠在了季子强的身上,这一刻,季子强手臂蹭着了安子若温乎乎,软绵绵的胸部,感觉异样的舒坦,一股女人的香味钻进鼻子,季子强的那条18厘米长的大虫就唰的一下,很不争气,直昂昂的竖了起来。

    顿时一股电流从季子强的下~身传至大脑,他感觉到了一霎那的天昏地暗,他的手就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安子若多年的养尊处优,一身的细皮嫩肉,哪里禁得起季子强手中的劲道,一下就皱起了眉头,说:“你弄疼我了。”

    季子强犹如醍醐灌顶般的醒悟过来,赶忙松了手,不要意思的说:“我我担心的摔倒。”

    “那也用不着使这么大的力气吧”头几个字安子若说的还正常,但后面几个字安子若的声音就如蚊呐般的小了下来,她的脸也腾的红了一下,因为她看到了季子强下面的变化。

    眨瞬之间,安子若又恢复了常态,拿起包,头也不会的说:“好了,我走了,改天我们再聊。”

    季子强跟在后面,一直把安子若送到了走廊的楼梯口,才停住了脚步。

    目送着安子若的身影一直消失在了楼梯的拐角,季子强心头却又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他心里暖暖的,也乱乱的,他在那里一个人伫立了好长时间,最后才无精打采的返回了房间。

    房间里,到处都充溢着安子若留下的气味,漂浮着安子若身上独有的,那醉人的幽香,他又一次的想到了自己当初和安子若那段刻骨铭心的初恋,想到安子若那光滑细腻的皮肤。

    使劲的摇摇头,季子强让自己回到了现实中来,他自嘲的笑笑,自言自语的说:“想什么呢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莽撞少年了,你成家立业了,你有很多责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一想到工作,季子强哎呀一声,坏了,为什么今天晚上没有一个电话打进来呢自己的手机电池还没有换。

    季子强赶忙的掏出了手机,果然,还在关机状态,他用最快的速度换上了电池,开机之后,上面就传来许许多多的短信息,都是系统在告诉他有谁谁谁在几点几分打来过电话。

    季子强一条条的翻阅了一遍,还好,都是市内一些生意上的朋友,或者两院的下属打来的,没有省上领导的电话,季子强放宽了心,不过这其中还是有一个重要的电话,嗯,应该更为精确的说是7个电话自己都没接上的电话,并且那都是一个人的,那是自己的妻子江可蕊的电话。

    季子强就回了过去,电话的振铃声响了好久,那面都没有接,季子强有点纳闷,电话不是刚才来的很急吗,现在怎么就不接电话了,越是打不通,季子强心里越紧张,他就不断的打过去,总算打通了。

    季子强说:“可蕊,我刚才手机没电了,你的电话我没接上,你在忙什么”

    江可蕊冰冷的回答:“我在开车。”

    “现在才下班。”

    “正从柳林市往省城返回。”

    季子强有点听不懂了:“你说什么是从省城往柳林市开吧”

    “季子强,我没有说出错,我到过柳林市,在你们酒店门口看着你进的酒店,然后我给你不断的打电话,你也不接,所以我只能回来了。”

    “开玩笑,你为什么不直接进来”季子强很轻松的这样说着,但他的脸上表情已经开始凝重起来了,他已经预感到了不好的一种情况,这比起他刚才在听到安子若说自己不能当上柳林市书记的时候更紧张的多。

    那面江可蕊的话依旧是冰冷:“你要我直接进去面对安子若吗你想让她难堪,还是想让我难堪”

    季子强头上已经有了汗水:“可蕊,你误会了,我们什么都没做。”

    “我说你们做什么了吗这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吧。”

    “不是的,不是的,可蕊你真的误会了,我们谈了点工作上的事情。”

    “算了,季子强,我不想和你来争辩什么,我需要冷静一下,需要好好的想想,你也可以自己想想。”

    季子强还在努力:“你听我解释”

    “不要说了,我在开车,等你想好了你的谎言之后,你在解释吧。”

    “可蕊”季子强没有办法再说下去了,江可蕊已经挂断了电话,电话中传来的嗡嗡蜂鸣声久久的在季子强的耳畔回响,他的头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大了。

    静夜,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那屋檐滴落的水珠敲在窗外的石板上,是那样清脆悠扬灯光下,水珠闪烁着悦目的光芒,滴下来,又成许许多多细小的水花,闪着弧光,好美啊如神话中所说的圣水一般,是那样的圣洁,那么绚丽

    忍不住,季子强打开了窗户,把手伸出窗外,想将那迷人的珠花捧来细细欣赏只可惜,它似乎不想让季子强沾染它的清纯,缓缓从滑落滴入水中,点点溅起,转眼消逝无痕,只留下光滑细腻的感觉让人迷眩其中难以自拔

    风空空洞洞地吹过,一年又这么快要过去了,季子强就在想,在来年,还要这么过去的,但季子强自己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的背后会隐藏着一些什么是沮丧还是快乐漂浮在宦海中的人啊,哪里是归宿季子强自己也说不清楚了。晚上季子强还是给江可蕊连续的打了好几个电话,江可蕊一个都没有接,季子强更为担心起来,生怕江可蕊心里有事,路上出点什么问题,最后他只好往江可蕊的家里去了一个电话,家里的保姆阿姨接上之后,很有点奇怪的说:“可蕊已经回来好一会了,怎么会打不通手机呢你等会,我去楼上叫她过来听电话。”

    季子强没有让阿姨叫江可蕊,他还不希望两人的矛盾暴露在阿姨面前,就笑着说:“估计她是休息了,没听到我的电话,也没什么大事情,明天我在打给她吧。”

    对江可蕊今天的误会,季子强已经有点束手无策了,实在是不好解释今天自己和安子若在一起的原因,这有的时候啊,事情就会这样的巧,好久都没有见过安子若了,而且要不是因为手机没电,自己也不会带她到这里来,但就这一次,还让本来不准备过来的江可蕊给撞见了,自己是百口莫辩。

    回想到前段时间会省城,自己和江可蕊为安子若的事情已经有点误会,现在更是雪上加霜,这个疙瘩要想解开,只怕不是一般的难度了。

    季子强心里想着心事,迷迷糊糊的一直辗转难眠。

    第二天起来,季子强就发现自己是头晕脑胀,哪都不舒服。

    不舒服也要坚持住,他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小车司机和秘书就来接他了,三个人在宾馆随便的吃了些早点,一起来到了市政府。

    因为季子强到现在为止,还仍然只是一个代书记,所以就不好意思搬到市委那面去办公,政府这面的人当然方便了,但市委各部委相对的就麻烦一点,有什么事情要请示,都要到政府这面来找季子强,让过去本来就繁忙的政府办公楼更显得忙碌。

    季子强一面喝着茶,一面听一个副市长汇报着工作,这里刚汇报完,秘书就请他去参加一个会议,这也是早就定好时间的会议,下面区县参加会议的人员也早就到了,季子强就不再耽误时间,给几个好想汇报工作的局长们应付了几句,就匆匆忙忙的到了政府的大会议室。

    柳林市缺少了一个主要领导,但这里的工作并没有因为缺了一个人就瘫痪和不运转了,相反运行还更高效些。

    这也难怪,中国的衙门设置很有趣,有些虽然非常必要,而有些却完全就是添乱的,比如民间有云:没有警察,小偷和盗贼反而少些;没有林业公安,森林覆盖率更高或许老百姓看问题总是片面而刻薄,确实,没有警察,小偷和盗贼是不是少一些,仍待可考。

    但是没有林业公安,森林要多一些,倒有明据,因为林业公安专管森林让谁砍伐,砍伐多少,而一般来说,老百姓,特别是钟爱树木的老百姓从没有无缘无故去砍伐树木的道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