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好,这才是贤内助。 :efefd”

    “省长,我们就不说那老婆子了,你看今天这会议的情况。”

    李省长依然在笑着,说:“乐书记觉悟,党性都很高啊,明明季子强能力够当柳林市的书记,老乐人家就因为季子强是自己的女婿,硬是不同意。”

    苏副省长也有点沉重的说:“是啊,是啊。那你看我们还等吗”

    “等什么乐书记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下一步就是选派一个人到柳林市做书记,季子强还是市长。”

    “那岂不是无懈可击了”苏副省长闷闷的说了一句。

    李省长很严厉的看了他一眼说:“你这是什么话乐书记担心自己和季子强的裙带关系,怕季子强提升上来影响不好,这是对的,但我们可以给上一级组织部门建议啊,是人才我们就要爱护,就要培养,古人都有举贤不避亲,举亲不避嫌的典故,何况我们”

    苏副省长谦和的笑笑,说:“嗯,也是,季子强同志的确不错。”

    两人相视一下,就在省长办公楼的走廊上,分手了。

    对今天的这个关乎着他前途未来的省常委会议,季子强是一点都不知道,他还在返回柳林市的高速路上,天空,狂风收拢着乌云,像驱使无数的黑色野马,狂怒地在天池里冲撞涌动着。天和地像被翻滚的乌云紧拉着,浓浓地连在了一起,气温骤然下降了,车窗外的景物骤然变得这样冷酷无情起来。

    而一张早就为季子强编制好的大网正在慢慢的张开,即将要深陷其中的季子强是否躲得过这宿命中的一劫,现在已经很难说了。

    回到了柳林市的季子强很快就放下了心中的惶恐和不安,他有太多的工作要做,每天几乎没有时间去担心和考虑自己将要面对的危机,他还知道,就算自己去忧心忡忡的考虑,又能有什么效果呢

    该来的总会到来。

    最近的一段时间,季子强主要是到处检查工作,年底到来,特别是安全这一块,上面一直不断的强调着,除了人员的安全之外,还有一个政治稳定,社会安全的问题,这就要求当地的领导们需要密切的关注自己辖区内所有的动向,而检查,巡视,就是一个地方领导最为简洁,有效的方式了。

    季子强自然也不能脱俗,他也需要响应上级的指示,于是,他不能像往常那样坐在办公室里发号施令,他要到处走走,到处看看,让所有的群众都能感受到政府的关怀。

    今天他带着经委,工业局,宣传部的一些头头脑脑们,到市直属的一些企业去参加座谈会,会议的议题当然是早就准备好的,空洞,乏味,没有多少实质的内容。

    但这样的务虚在必要的时候,季子强还是要做,不管他是否喜欢,也不管他怎么看待,这个魔圈的规则作为一个小小的柳林市代书记,他是无法去打破的。

    会议开的很成功,这是肯定的,在会上季子强也做了发言,季子强没有完全发挥他那种独特的、蛊惑人心的语言魅力,但他的简短发言,同样别具风味,他那朴实的态度,缜密的思维,逻辑的表达,丰富的语言,不沉闷,不枯燥,深受人们喜爱。

    在他讲话结束的时候,人们热烈的鼓起掌,听得出,这样的掌声并不是因为他是市长,而是一种人们对他真切的钦佩所致。

    他将一个本来平淡无奇的务虚会开的如此有声有色,这的确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情了。

    就这样,季子强带着众多的官僚们,整整的奔波了一整天,当最后那个化工厂一定要挽留他们,给予招待的时候,季子强回想了一下今天的一切,感觉很是无趣,他找不到一点值得颂扬和总结的地方。

    怀着并不爽快的心情,季子强参加了化工厂的招待宴会,今天的宴会开了三桌,最里面那个豪华的包间里,季子强带着经委主任和工业局的局长端然就坐。

    看一看菜肴,种类很多,热菜,凉菜,应有尽有,还有酒店的特色精品,玉珠大乌参、原笼荷香鸭、蟹粉烧白玉、珍菌鲍鱼酥、雪笋蒸黄鱼、合时鲜生果,让热看的眼花缭乱。

    对面那个统领着几千员工的厂长到像是一个酒家的小二,他的脸上挂满了殷勤的媚笑,忙前忙后,亲自给季子强等人倒酒,点烟,送餐巾纸。

    这个姓张的厂长挺着大肚子,却反应敏捷,张着细小的迷迷眼,却目光犀利,每当季子强的眼睛望向了哪一盘菜,他都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把盘子转到季子强的面前,更有甚者,就连季子强心中刚刚动念,想要抽上一支烟的时候,这个张姓的厂长也能够体察入微的,恰到好处的帮季子强送来香烟。

    在这样精心的呵护下,季子强当然是可以愉快起来了,慢慢的,他也忘掉了今天的所有不快,接受起大家的敬酒,碰酒,领导酒了。

    宴会中,人们的话题就少不得要谈论到女人的身上了,季子强不大谈论这个话题,但他也并不反感这个话题,他自己也认为,女人是一本看不完的书,男人是永远没法完全看懂她们。

    这些年来,季子强在俘获女人之心方面或多或少也有一些斩获,也发生过很多的,可以称之为艳情的故事,他自问,自己也没有轮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但季子强认为,男人和女人首先要对路,如果对了路,心灵的电流才能互相交汇。就象一个灯泡,接好了线路,才能拉亮。假如不对路,肯定不来电。

    季子强想自己肯定是年轻时候读多了文学作品中毒很深,才弄得这样痴傻。那些书中描绘的痴男怨女的动人故事荡气回肠,令我心驰神往,一直幻想要来一场生生死死寻死觅活的恋爱,演出一场惊天动地活生生的爱情婚姻大剧来。

    这样的故事可不是任什么女性身上都能发生的。

    宣传部那个老古董一样的副部长正在高谈阔论,这老头在柳林市很有名气,多少年了,他一直蹲在那个宣传部第二副部长的位置上,任凭他怎么努力,就是难以跨越那最后的一步,不过他的文章倒是一点都不像他的长相,文章很是老道,精彩,犀利和贴切,这或者也是他一直能稳坐在第二副部长位置上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这老部长说:“我们这个世界,环境被污染,吃的穿的住的以及思想道德、文化教育哪一样不被污染大街上看上去很美的女人哪一个能保证没被污染过按人们普遍的标准和要求,大家都想找一个纯真女孩做老婆,那应该早到幼儿园去物色对象,然后再把她与世隔绝地圈起来进行培养。就象酿造一坛女儿红那样经久酝酿长时间打磨,直到她长大成人。否则怎么会有现成的呢哪里有这样的好事要有的话,也是稀世珍宝。”

    季子强听的有趣,也呵呵的笑了两声,算是附和一下他。

    老部长又痛心疾首的接着说下去:“谁不希望自己的婚姻美满我当初不也是满脑子的幻想说句老实话,我结婚也是咬了牙的,没办法,家里人逼得太厉害,对方也来纠缠不休。当年结婚时我好象是下决心上水泊梁山似的,现在不也过得挺好的什么样的女人看顺了眼,也不觉得哪个难看了。你们知道,我搞招商引资见识过多少老板有的六七十岁的老头身边跟着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我起初心里妒忌得象猫儿爪子抓心似的,恨不得扑上前把那些家伙咬几口。”

    季子强暗自摇摇头,女人那个东西,季子强一直视其如莲花宝座一样神圣,骑在上面会腾云驾雾的,现在听老部长这张臭嘴一说,季子强似乎立马就有些倒胃口。

    吃了饭,这个化工厂的厂长试探了几次,想要给季子强等人再上一点猛的活动,但看看季子强淡然冷峻的神情,到底还是没有敢于说出口,只能是依依不舍的准备分手离开。

    这个时候,季子强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他一面接过场上从衣帽架上给他拿来的外套,一面接通了电话:“安老板啊,怎么这个时候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你在洋河还是在柳林市啊。”

    对面电话传来了安子若清喉娇啭的声音:“我在柳林市呢,这现在才几点啊,我可是不相信你已经休息了。”

    “哈哈,我倒想休息,没那个福气啊,什么时候和你一样当上老板,那就可以每天自由了。”季子强打着哈哈说。

    “子强,你能不能叫我的名字,不要叫我老板,我们是不是有点生分了。”

    季子强一愣,忙说:“好好,知道了,下次一定改正。”

    “子强,你在哪里,我想和你聊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