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哈哈,真恶心,也不知道枕头干净不干净。

    早上醒来,季子强又美美的回味了一下昨夜的梦境,想想自己都感觉好笑,自己和华悦莲是什么关系啊,就是认识而已,怎么就会梦到她了呢这真有点不可思议。

    赶快洗漱一下,就下楼到饭堂吃了早点,回来在走廊上,季子强见到了方菲,他就很客气的向方菲打个招呼,方菲脸上有点不大自然,笑笑,也没说话,就从季子强旁边走过了。

    季子强发现这方菲今天怎么神情有点不对,在一想,就想起了叶眉上次的电话,自己和方菲的传言也不知道传的怎么样了,自己是肯定听不到的,谁有那么傻啊,会来给自己讲述。

    但或者方菲是听到点什么了,不然她怎么会有那样的表情。

    不过最近季子强也想通了这个问题,传言应该没有影响到季子强的心态,人生在世,总要有这样那样的流言蜚语。上帝给予人类一张嘴,除了吃饭,还赋予人类说话的能力,是以,旁人背后的言论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俗话说,人前三分笑,背后一把刀,流言就如从背后而来的飞箭流矢让人防不胜防。

    但自己和方菲,一个未婚,一个未嫁,不要说别人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就算有,那有如何,还能把自己怎么得,他们不过是好奇,过个嘴瘾罢了。

    就在季子强走进办公室,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在柳林市政府的会议室里,叶眉和常务副市长韦俊海冷冷的对视着,会议室的其他几个副市长和相关部局的领导,都有点诧异和为难,他们眼看着市政府的两位老大对垒,却不知该帮谁。

    事情本来不大,在韦俊海分管的招商局最近出了点问题,还长时间没有什么动静了,而招商局的费用开支却超过了年初的预算,叶眉作为一个主管全市的第一政府领导,自然是要过问和督促一下。

    但没说几句,韦俊海就有点不大高兴的,在言辞中捎带这不满,说:“叶市长,招商局本来就是因为费用紧张才出不了成绩,现在还要纠缠在费用问题上,那这工作就没办法在搞了。”

    叶眉听出了韦俊海的不满,就说:“韦市长,不要把很多事情牵强的联系在一起,费用方面,招商局一直都没亏过他们,但他们的工作,还是有很多敷衍,有客商都反映到我这了,说他们工作不够细致,很多东西一问三不知,这难道和费用有关系吗”

    韦俊海面无表情的说:“他们是公职人员,不是万事通。”

    这就明显的具有抬杠的味道了,叶眉脾气再好,也不能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蔑视自己的权威了,两人就唇枪舌战起来。

    叶眉在最近也很窝火,韦俊海不是单独的出现这一次对自己的挑战了,近期两人碰撞频繁,叶眉也明白,这个下半年对自己,对华书记,包括对韦俊海都很关键,换届工作成了每一个要害部门领导的关心重点。

    而韦俊海在这个时候跳出来不断的和自己发难,未必不是故意,这样的苗头自己是一定要把他打压下去。

    韦俊海的内心也确是如此,他最担心的就是叶眉继续担华市长,叶眉不挪窝,自己就永远只能是个副的,但从目前省,市的各种传闻和很多迹象表明,叶眉是极有可能再挽一庄,继续做一届市长的,这对韦俊海就是最为痛苦的一件事情,论资格,论水品,自己是一点都不比叶眉差,自己要是在原地踏上几年,后果实难预料。

    本来韦俊海是希望借助华书记一举推翻叶眉的,可是近期也没见华书记有什么大的动作出来,柳林市很有点和谐稳定的味道,虽然和谐就是平衡,和谐才能谋发展,虽说这种格局是地方权力架构上最好的结构

    但这种权力架构相互牵制的和谐无疑限制了韦俊海的未来,华书记和叶眉无疑都会在这中和谐和平衡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他们会心想事成的继续占有着这两个位置,而且自己呢谁来考虑自己

    他不甘心继续这样唯唯诺诺的等待,自己一直恪守着底线,对许多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在等待时机。现在韦俊海只能制定自己的一套战略思想,一套完整的战术组合,更多的后续手段来打破柳林市这一和谐,把华书记也拖入到这场角力中来,燃起战火,以达到让叶眉和华书记矛盾最大化,让叶眉离开柳林市为最终目的。

    抱着这个想法,韦俊海就在最近不断的和叶眉发生着摩擦,他相信,叶眉会有忍不住的时候,他更相信,只要他和叶眉有了激烈的冲突,势必会把华书记也拉下水来,因为自己是华书记的铁杆,因为在很多时候,自己也是华书记势力派别的一种体现。

    叶眉现在没有猜出韦俊海的心思,她准备继续用自己的强硬来压制和打击韦俊海,她就说:“韦市长,以你的看法,我是对你分管的事情不能督促和发言了。”

    韦俊海淡然的笑笑说:“这话我可没说过,但我也有权利做出申辩和解释,对不对,叶市长,除非我不管这方面的工作,管一天,我就有必要说一些话。”

    叶眉就冷冷一笑说:“这样说来,我们是有必要重新考虑一下彼此的分工了。”

    叶眉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我既然不能透过你韦俊海去管理下面的部局,那我就让你交出他们,给一个能让我插手的副市长管理。

    这样的威胁对叶眉来说,她是很少运用的,因为她一直都是以宽厚,随和著称,那么现在她这话一出,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就马上有了变化,许多刚才一直左右为难的人都睁大了眼睛,各自打起了算盘,在他们的心里,柳林市的权利配置也许马上就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韦俊海心里就笑了,要的就是你叶眉把事情搞大,在你准备剥夺我权利的同时,华书记以及整个华派势力难道能听之任之,无动于衷吗呵呵,那么这趟水就会浑起来,战斗也会随之展开。

    韦俊海无所畏忌的看看叶眉,说道:“叶市长,毛伟人就曾今说过,流水不腐,户枢不堵,或者那样对以后的工作会有好处。”

    叶眉也就接上话说:“没想到韦市长如此豁达,好谢谢你对我工作的支持,今天就先开到这里吧,韦市长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韦俊海笑笑说:“支持市长工作是应该的,呵呵,我没什么问题了。”

    叶眉不等其他人站起来,就先离开了会议室,一路上,她强压住心中的愤怒,还要和楼道里相遇的人点头微笑,这样让她压抑的心,更为难受。

    回到办公室,叶眉没有坐下,她双手交差胸前,有点愤恨的在办公室来回的度步,她几乎已经决定,自己不能在做忍让,那将会在今年不多的一段时间里,严重的影响到自己的威望,对下一步的角逐,带来难以估量的威胁。

    主意拿定,叶眉反倒感觉心情好了许多,气也顺畅了,她就收住了脚步,缓缓的坐了下来,冷笑一声,自言自语的说:你韦俊海真是不识时务,连华书记最近一段时间都偃旗息鼓了,你闹腾什么

    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叶眉确实倏然一惊,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刚才韦俊海在自己说出那严厉的威胁以后,他脸上闪现出莫测高深,韵味悠长的表情,虽然那表情犹如白驹过隙,是很短暂的,但叶眉那时候还是捕捉到了。

    叶眉回味着当时的情景,她心中的疑惑和紧张也愈加浓烈,韦俊海不怕自己的威胁他为什么不怕

    这个问题让叶眉很快的平静了下来,“每临大事有静气”,这也是叶眉走到今天这个地位的关键所在,多年的宦海征途,让原本单纯的叶眉早就脱胎换骨,每每在她人生中重大的事变时,她都可以不慌张,处变不惊,保持心理的镇静,心静如水,沉着应对。

    她端起了茶杯,自己到上水,紧锁着眉头,慢慢的喝了两口水,细细的分析起韦俊海的心态,设身处地的为韦俊海想一想,他这样激怒自己,会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韦俊海不是笨蛋,相反,他具有超过常人的精密思维,也有老道圆滑的宦海经验,他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所谓何来

    很久,几乎用了很长时间,叶眉逐渐的探索到了韦俊海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叶眉开始笑了,就像是一个学生,破解了一道本来很难的奥数题,这确实值得高兴一下。

    看来韦俊海是想搅局,让柳林市在一次风起云涌,在自己和华书记力拼对斗的时候,他却可以获得最大的利益,不管是华书记离开柳林市,还是自己离开柳林市,最终他韦俊海都可以得到实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