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两人相约在了一个离他们两人都距离适中的茶楼,对省城季子强不是很熟悉,不过这个茶楼季子强倒是去过一次,所以在离开了家门以后,季子强打上一个的士,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就找到了这个地方。 :efefd

    北江的省城是座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而茶馆正是这种底蕴的突出代表,茶楼的红灯笼在灰暗的黄昏里静静地等候着客人,迎接着季子强的是穿着中式衣裙的侍者笑脸,虚掩着的落地大门,温暖顷刻间驱散了寒意。

    季子强打量茶楼的格局装饰,木格子的古式门窗,明式的家具饰物,透着一丝古朴、典雅的气息,很能让人勾起怀旧的情愫,如今的茶楼不再是纯粹喝茶,它已跟着现代文明的步伐改良成休闲娱乐的地方,如果有闲情,你尽可以在里边坐上一天,茶楼的各式小吃、南货、水果让你吃个够。

    茶楼充满着自由、散淡的氛围,在柔和的灯光下很能让人放松心情,消除陌生。

    浪涛沙茶楼的二楼听月轩包间内,季子强见到了叶眉,这是一间布置的相当古雅的房间,两个人坐在紫云藤编织的椅上,使用着精美典雅的茶具,听着轻柔舒缓的音乐,都没有说话,仿佛已经沉醉在这处处渗透着高雅的文化氛围里。

    叶眉的齐耳短发梳理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娇艳的红唇紧紧的闭着。她穿了一件纯毛的黑色的长裙,鼓胀的胸部将她胸前撑得高高的,两条均称的大腿从裙摆下露了出来,让人恨不得捏上一把,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叶眉曾经精心的梳妆过,她一定是换掉了那工作中一成不变的暗色,传统的服饰。

    可是现在的她却静静的侧靠在藤椅上,眼光如当初季子强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一样,那么的迷離,那么的哀婉,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怜惜,想要拥抱她,想要亲吻她。

    季子强相信,叶眉并不是真的很清闲,作为一个省城市委的副书记,每天的应酬只怕已经可以派到了几周之后,她不过是和自己一样,期待着能够和自己相聚而已。

    叶眉一直没有说话,她就那样慵懒的靠在藤椅上,看着季子强,面前这个智深如海的男人,这个英俊潇洒的男人,勾起了叶眉太多的遐想和回忆,叶眉轻轻的呡着手中的香茶,不发一言,就那样看着季子强。

    不用说,她实在回忆过去和季子强在一起的那一个个日日夜夜,也或者可以换句话说说,此刻他们两人都在缅怀着过去那些温馨的时刻,所以他们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彼此凝视着,想要看到对方的灵魂深处。

    如这静谧的茶楼里,季子强的心情得以安歇整理,让他回顾过去并懂得珍惜,让他知道如太阳有永恒的光和热,人生亦有永恒的安慰和温暖。

    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感觉这样的良辰美景,这样的享受和宁静,先不要说什么无用的话,先来用心感受。

    季子强的情感也已经凝固在了过去,他看着叶眉并没有让风霜岁月侵蚀的容颜在发呆,叶眉还是那样的风韵成熟和气质高雅,一点都没有变,不,如果一定要说有点变化的话,那就是叶眉比起过去来说,显得更优雅了。

    季子强下意思的摇摇头,为什么叶眉一点都没有显老呢,自己好像在这几年已经苍老了。

    看到了季子强的细微变化,叶眉淡淡一笑,露出一口细碎洁白的贝齿,明艳的不可方物,她说:“子强,为什么摇头,是不是我让你失望了”。

    季子强笑了,声音很轻,但还是在这个静怡的包间里显的分外清楚:“没有,我在奇怪,为什么岁月无法在你身上留下点滴的烙印,你和多年前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一模一样。”

    “哈哈,子强,找你这样说,我恐怕就是个老妖怪了,怎么可能不变啊,老了,老了。”说这话的时候,叶眉其实心里还是很惬意的,她一下就明白了刚才季子强看自己的眼神和表情,不错,就是这个表情,多年前,就是因为他这个表情,自己才想都没想的让他做了自己的秘书。

    世事变迁,斗转星移,那些往事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么让人牵肠挂肚啊。

    “你一点都没有变,真的,叶书记,倒是我自己感觉变老了许多。”

    “算了吧,你还年轻的很,在北江市,嗯,或者可以在延伸一点,在整个全国,像你这样年轻的市委书记只怕都屈指可数。”

    季子强笑笑:“但这也许并非好事吧,中国有句古话,枪打出头鸟。”

    叶眉在季子强说完这话的时候沉默了一下,以季子强对叶眉多年的了解,知道她恐怕是要说点正事的,季子强就停了下来,没有在说自己本来想说的下一句话。

    叶眉沉吟了片刻说:“子强,我们两人就不用说过多的溢美之词了,倒是应该说说真心话。”

    季子强点点头,没有说话。

    叶眉又说:“其实你不给我打电话,我也准备近期找你好好谈谈的,我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这个感觉我也说不上为什么,但是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叶书记,你指的是”

    “子强啊,你难道没有感觉最近北江太平静了吗”

    “是啊,我也感觉到了这点。”

    “对,这有点不正常,我们都是宦途中人,都明白一个浅显的道理,没有斗争,没有波澜的官场是不存在的,但自从你和韦俊海决战之后,北江就一下子显得风平浪静了,这样的平静是最为可怕的,往往在暴风雨来临前夕总会是这样的蓄势待发,所以我很担心。”

    暴风雨季子强开始警惕起来,就在昨天,自己和岳父乐世祥交谈的时候,自己也曾经说道暴风雨这三个字,但那时候的自己事实上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太过当真,现在这句话又从叶眉的嘴里说出,不得不说,是一种需要关注的问题了。

    “那么叶书记,请你谈谈你担心的是那个方面”

    “很模糊,有时候想想也感觉是自己过于谨慎了,是自己吓自己,但有时候却又可以真实的感觉到这种危机,当然这种感觉到目前为止只能说是一种感觉。”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就想听听你的感觉,哪怕是不好的感觉。”

    “好吧,子强,我坦白的说,我在为你担心。”

    “为我担心”季子强有点诧异的重复了一句。

    “是的,是为你担心,担心你会成为风头浪尖上的一个人,这点不完全是臆断,因为韦俊海下来已经很长时间了,你的代书记也代了很久了,为什么一直没有其他的变化,这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乐书记也在担心什么。”

    季子强深思起来,不错,从这一点上来说,的确是有点蹊跷,一个市里本来让一个人身兼党政两职就很少,只能是作为短暂的过度,而自己却兼任的时间太长,这已经有点让人意外的。

    叶眉看着季子强说:“我在想,或许乐书记现在也很为难,他不想让你错过这次上进的机会,但他又有所顾虑,举棋不定,所以才造就了你现在的局面,更为可怕的是,李云中省长和常务苏副省长,韩副省长等人也都静静的观望着,他们没有因为你对韦俊海的发力而生气和反击,这点也出乎常规,不得不让人深思。”

    季子强点点头,不可否认,这也一直让自己疑惑,就在上月,自己还见了苏副省长一次,他还是笑呵呵的鼓励着自己,说他看好自己,让自己不要辜负省委,省政府对自己的期望,这到底是他党性强,任人唯贤,还是他城府深,老谋深算呢

    季子强说:“你提到的这些都是我所担心的,昨天我和乐书记也简单的谈过这个问题,他还说要我有心理准备,现在想来,恐怕你说的一点都不错,他也在担心着什么。”

    “连他都在担心,我们更要小心了,你离省城比较远,从信息的接触和细微的变化上,你那里究竟是要欠缺一点,在一个,你这个人呀,满脑子都想的是工作,今天我就算破坏一下本来挺好的气氛,提醒你一下,一定要注意。”

    “谢谢叶书记,我理解你的好意,看来我以后还是要多喝你坐坐,这样才能更好的提高我自己。”

    “呵呵呵,少来了,我们之间不要说这些虚的,唉,说是要经常聚聚,实际上我们有多少时间是自己的啊,每天都是忙的晕头转向的。”

    “所以其实你今天本来应该也很忙吧为我,你一定推掉了很多应酬。”

    “嗯,还算你是个有良心的,知道我的苦心,没办法啊,只要是见你,什么应酬我都会推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