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是回去睡觉吧,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季子强这样不断的对自己这样说,等他真真睡下的时候,应该已经是凌晨23点了。

    天亮了,本来季子强是想今天找个时间好好的和江可蕊谈谈,季子强不希望这样的误会一直埋在江可蕊的心里,但应该怎么解释,从哪里入手才能解释清楚呢季子强又没有了主意,把这一切都说成是韦俊海的一个圈套,似乎对江可蕊来讲并没有太大的说服力,不过要是不这样说,自己还能怎么说呢季子强有点为难了。

    这样的为难却并没有解决一点问题,因为江可蕊早早的就起床了,她对他说自己今天台里还有事情,恐怕整天都要忙。

    季子强也不知道江可蕊到底是在回避自己还是真的有工作,他只好沉默了,看来今天是没有办法来和江可蕊沟通。

    季子强说:“那好吧,你忙,我在家看看书。”

    江可蕊看了季子强一眼,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内疚的,季子强难得回来一次,自己却不能陪伴在他身边,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她说:“我是真的单位有事,你知道的,每到年底。”

    季子强不等她说完,就笑着说:“我理解,我理解,工作要紧。”

    看到江可蕊多少有点自责的表情,季子强从心底还是很高兴的,这至少说明,江可蕊还是能够原谅自己,季子强在头天晚上的沮丧让江可蕊轻轻的一句话就完全消融了。

    江可蕊犹豫了一下,说:“晚上我恐怕也不能陪你吃完饭。”

    “没关系,你自己要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季子强温馨的又说了一句。

    “嗯,我会注意的。”

    “对了可蕊,等你闲一点的时候,我们好好谈谈。”季子强还是在担忧着昨天晚上的那个分歧。

    “谈什么我不想再谈那个问题了,也许昨天我有点过了,不过将心比心,换着你是我,你也不会容忍吧”江可蕊说。

    听到江可蕊这样说,季子强没有高兴多少,表面上看,江可蕊是原谅了自己,但她心中的那个结还没有解开,这样会留下心病,疑惑会在她心里慢慢发酵,迟早会更大的爆发出来,这样不行,自己一定要让她解除这个心病。

    季子强说:“谢谢你可以这样说,但我还是认为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误会最好能够解除,这样你我都能轻松一点。”

    “子强,我说了我不想在讨论这件事情了,假如能够解释,你昨天已经解释了,我不想为难你,我可以谅解你,但这基于我对你的感情,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苦心,以后不要在让我失望。”

    季子强还想说点什么,想要纠正一下江可蕊的想法,可是他还知道,既然江可蕊已经平静下来了,自己不能太过固执,一定要她马上就接受自己的观点,保持两人现在的良好的情绪,这有助于下一步的解释。

    季子强注视着江可蕊,点点头,走近了一点,缓缓的,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来,拥抱住了江可蕊,他怕江可蕊会决绝自己的温情,好在江可蕊在一夜的平静后,也意识到了自己其实离不开季子强,这样闹下去于事无补,她准备原谅他一次。

    两人就拥抱在了一起,起初是彼此的前额靠在一起,眼睛和眼睛相拒的很近,彼此打量着,后来江可蕊迟疑着闭上了眼睛,两人的嘴唇才碰到了一起,他们开始犹如一对年轻恋人一样的深情的吻了起来。

    季子强把江可蕊搂在怀里,不断的探索着江可蕊口腔里那濕润的舌头,昨天没有得逞的大虫有了变化,堅硬的顶在她的小腹。

    江可蕊脸红红的,相信她也感觉得到那大虫的硬度。

    江可蕊躲开了被焊接住的嘴唇,低语:“恩今天晚了吧。”她的眼神又好似在期待季子强的动作,相信季子强只要坚持下去,她一定会屈从于他的。

    “那好吧,现在就饶了你,等晚上我会让你加倍还我。”季子强仔细衡量了一下,觉得现在并不是一个最好的示爱的时机,江可蕊已经收拾整齐了,自己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感受她的柔情蜜意。

    “叭”的一声,季子强重重的在江可蕊的脸上亲了一下:“我等你。”

    “嗯,但我不能保证很早回来,你要多忍忍了。”江可蕊眼波流转的看着他,欲嗔还羞。

    “不管多晚回来,反正我会等你,可不能说太累什么的。”季子强感觉自己像债主一样说道。

    “哼,我不欠你什么吧。”江可蕊的小嘴一撇道。

    “怎么能这样说,你昨晚上已经欠我了,今天晚上要补上。”季子强道。

    “哈,你还有帐本啊。”江可蕊笑了。

    “那当然了,少一次都是不行的,不仅要补上,还要加罚。”

    “嘿嘿,行,晚上你就罚吧。那我要走了。”江可蕊语笑嫣然。

    “恩,不要太辛苦。”季子强关切的说道,那眼神就像一个送丈夫出门的小媳妇,让人不忍离去。

    “我走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

    季子强看着江可蕊娇艳的脸庞,心里一动,几乎忍不住要再一次将她搂在怀里。

    乐世祥和江处长也早早的出去了,听阿姨说他们今天要参加一个外商的什么招待会,估计整天都要在外面忙了。

    这一下家里就显得空阔,清冷了,当然这是一种心境和感觉,真实的情况是整个小楼里暖气很足,热的让人出汗,季子强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喝了一会茶,又到乐世祥的书房看了一个上午的书,后来在吃完了午饭之后,百无聊赖的他实在是想不出还能在家里做点什么。

    他给江可蕊挂了个电话,江可蕊说可能拍摄的节目要拖很久,晚上回来不会早,这让季子强有点失望,挂上电话之后,他突然想到自己不能一直这样痴痴的等,儿女情长固然应该,但不能忘了自己还是一个宦海中人。

    季子强需要时时对局势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和理解,因为和江可蕊发生的这一意外矛盾,已经让他有点忽略了昨天乐世祥和自己的谈话,现在想想,季子强有了一种突如其来的忧虑了,同时他还有点迷茫起来,乐世祥说的让自己要有心理准备,这到底是什么含义事情的演变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轨迹呢

    自己难道真的已经打乱了乐世祥的布局,把两人带进了一种危机之中吗

    季子强慢慢的有点惶恐起来,他的想法在不断变化,一个个新的推断在推翻前面的推断,他少有的彷徨起来。

    季子强觉得,找个人谈谈,或许是最好的一种方式。

    那么自己应该找谁聊聊是找叶眉还是找方菲呢

    在这个省城里,能够和季子强交心的朋友并不是太多,当然,这个城市里还有很多生意上,工作上的朋友,但和他们,季子强却永远都无法敞开心扉,毕竟知己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

    季子强在稍加思索之后,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很快那面就传来了叶眉依旧充满魅力的声音:“子强啊,是不是到省城了。”

    “哈哈,叶书记你会神机妙算吗,怎么一下就猜到了我在省城”

    “嘿,这个时候给我来电话,十有就是在省城,是不是想请我吃晚饭,刚好我有时间呢。”叶眉笑着在电话那头说。

    “是啊,是啊,我们也很长时间没有听到你的教诲了,很想念你的,你有时间真是难得。”季子强心情很好的说。

    “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了,我现在那里还敢教诲你啊,你可是柳林市的书记,我只是北江市的副书记,比起你来,还差一点呢”

    “叶书记,你要骂就直接骂嘛,何必这样拐着弯骂我,不管走到那一步,你都是我的领导,都是我启蒙老师。”

    说到这里的时候,季子强的眼前就一下子出现了过去自己和叶眉在一起的很多景象,不错,是启蒙老师,不管是在官场,还是在生活,情感,生理上,叶眉都当之无愧的是自己的老师了。

    是她教会了自己在官场这充满荆棘的道路上任何前进,是她提拔自己到了洋河县,给自己奠定了一个起步的基础,是她让自己深刻的体会到了女人带给自己身心上极大的喜悦,是的,是的,是她。

    叶眉那无暇的躯体慢慢的就充溢在了季子强的脑海,那丰~满,那细腻,那柔軟和成~熟,每一次想到,都会让季子强热血沸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