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的心很慌乱跳得很激烈,那誘惑几乎是无法抗拒的让他闭上了眼睛,香喷喷的嘴唇像是贴近了自己的嘴唇,自己被咬住,接着一条滑嫩灵活的小舌卷了进来,季子强不由自主张口嘴,贪婪的回应着,允~吸着,脑子里一阵阵晕眩,身体里一股股热血奔腾。

    季子强独自在浴缸里遐想了好长时间,有时候,回忆一下过去,回忆一下童年,的确还是蛮有意思的事情。

    季子强冲洗了一下,回到了卧室的床上,他下意思的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手表,快10点了,江可蕊还没有回来,季子强的心就有点焦躁不安了,刚在那一点点对童年回忆的愉悦很快也就消失殆尽了,自己今天一定要和江可蕊好好谈谈,她一定是对自己有什么误会了。

    季子强想着心思,手里随意的翻动着一本书,在卧室里等着,乐世祥和江处长也早都休息了,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季子强总算是听到了门外传来江可蕊的脚步声。

    门开了,季子强看到了自己的爱妻,季子强的心颤抖了一下,因为江可蕊今天的装饰格外迷人,一袭紫罗兰套裙衬托得她身材越发修长,黑亮的头发垂在肩上,掩得她半边脸有点迷離。

    季子强默黔望着她,就被她身上那股蒙蒙的气息熏染了,他的心微微一动,刚想说句什么,就见江可蕊的目光望了过来,半嗔半怨地盯着他。那目光既熟悉又陌生,此刻,却别具意味。

    “你还没有睡啊。”江可蕊先说话了。

    “你没回来我准备睡的着呢”

    “我有如此重要吗”

    “这是什么话你当然很重要。”

    “我看未必。”

    季子强笑笑,不想在延续这个话题说下去了,就问:“要不要洗一下,我帮你兑水。”

    “嗯,你躺你的,我自己来。”

    季子强却赶忙起来,到卫生间帮着江可蕊兑好了洗澡水,江可蕊已经穿上了睡衣,整个人更显得柔~媚~誘人。

    当江可蕊在卫生间里冲洗的时候,季子强也试图踏进卫生间,他有点急不可耐了,遗憾的是,江可蕊反锁了卫生间的门,让季子强只好望门兴叹,乖乖的回到床上去等着。

    刚刚洗浴过后的江可蕊,就象绝代佳人,略为湿漉的头,散着阵阵香,宽不足三尺的浴巾,围住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其余地部位几乎是一览无余。暴露出来的膀子和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看得季子强的心蠢蠢欲动。

    季子强的目光忍不住地瞟了瞟江可蕊胸前那片雪白,浴巾之下,裹着的那两座山峰,连绵起伏,一条浅沟隐隐若现。

    “看什么呢”江可蕊说。

    “你知道我在看什么”是不是做贼心虚的缘故,季子强心里就有一阵莫名的紧张,好象自己的秘密随时会被现似的。

    江可蕊不声不响的上了床,很快就躺了下去,季子强耐着性子,想先说几句话,酝酿一下氛围,说:“周末你们也怎么加班啊,老婆太辛苦了。”

    江可蕊嗯了一声,就没有说话了。

    季子强有点尴尬的又说:“老婆,你陪我说说话吧”

    江可蕊说:“今天太累了,等明天吧你也赶快休息一下,坐车也一定辛苦。”

    “我到没什么关系。”

    说着话,季子强的手就伸进了江可蕊的被子里,他的手像是一匹识途的老马一样,很快就找到了想要撫摸的高地,触手一片滑腻,饱满,柔韧。

    江可蕊没有阻挡季子强的进攻,但毋庸置疑的说,江可蕊也没有多少配合的意思,她只是那样躺着,任随季子强的手在胸膛,腹部,下面游走,没有什么喘息的变化和心跳的激动。

    但季子强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他飢渴的时间已经太久太久了,他开始在江可蕊的下面乱撞。

    季子强明白了,其实江可蕊表现出来的毫不在意和了无趣味不过是一种伪装,此刻在她的身体上已经显露出她早有的渴望了。

    “可蕊,我想”季子强在江可蕊耳边低语。

    “随便你吧。”江可蕊说的如无其事、

    季子强这才发现江可蕊没有激动起来:    “怎么了,可蕊,感觉你并不太喜欢。”

    “我有吗”

    “有啊,人说小别胜新婚,我们也算是小别很久了,你要知道,我经常都在想你。”说这话的时候,季子强感觉有点违心,不错,他是也想过江可蕊,但说到经常这两个字,恐怕也是未必,他经常想的最多的应该还是工作。

    江可蕊在季子强的身下,很平静的说:“你经常会想到我吗”

    “当然了,不然我会想什么”

    “你可以想想你的老同学,想想那个安子若啊。”

    安子若季子强愣了一下,他停止了动作,看着江可蕊的眼睛说:“为什么提她”

    “怎么说到你心头了吧你不要来否认什么。”

    “我不需要否认,只是我很奇怪,你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想法。”

    “你一定会说我这是臆想吧,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什么都知道。”江可蕊直视着季子强的眼睛,一点都没有回避的意思。

    季子强犹豫了一下,说:“你知道什么我和安子若没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你不用对我说这些,你应该明白,我并不是一个臆想狂,我前段时间见过柳林市韦俊海的秘书小马,那卷录像带的事情他也告诉了我,当然,我说的不是你换掉的那盒。”

    季子强的心就开始往下沉了,他感到了全身一阵的发冷,小马,一个毫不起眼的人,一个本来已经完全丧失了政治生命和前途的人,一个自己已经不屑一顾的小人,却对自己砍出了狠狠的一刀,这一刀直中要害。

    “可蕊,你不该背着我去见他,你不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小人,他的话也不足以让你当成一回事情,难道你宁愿相信他吗”

    “我只相信我的判断,不错,小马是不值得信任,但韦俊海呢,他敢于用那个录像带来做最后的垂死挣扎,难道也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在开玩笑。”江可蕊有力的反击着。

    季子强发现自己下面的大虫已经焉了,而且正在滑出跑道,但他顾不得这些了,今天一定要把江可蕊的误会消除掉,否则这个裂痕会让他们的生活和家庭蒙上阴影。

    “你听我说,可蕊,那个录像带上面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哈哈,季子强同志,你不要这样小瞧我的智商好吗,韦俊海应该不是个愚昧的人,没有绝对的把握,他能和你拼命那这样吧,你把你换出来的录像带让我看看,是不是小马说的你和安子若两人睡觉时候被拍下的录像。”

    季子强头更大了,这个换出来的录像带早就让萧博翰销毁了,而且萧博翰也已经离开了柳林市,已经没有人能找得出那个录像带了,那么,重要的是,现在小马的谎言没有谁能推翻了。

    季子强沉默了,他无法解释这一切,他知道,自己说出来的真像是那样的苍白和无力,根本都不足以让江可蕊相信。

    江可蕊一直这样看着季子强,她等着他给出一个解释,这件事情已经压抑了她太长的时间。

    她爱季子强,但正是因为这样的爱,才更让她渴望季子强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哪怕这个解释并不太完美,只要勉勉强强说的过去,自己也可以原谅季子强。

    但她还是失望了,她从季子强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少有的沉默,季子强给不出她一个像样的解释,这已经是毫无疑问的事情了。

    两人都无语了,江可蕊轻轻的翻动了一下身体,季子强就从江可蕊的身上滑落下来了,房间里的灯光很朦胧,也很温馨,但季子强和江可蕊的心情却格外的沉重起来了。

    这个夜晚对季子强来说是有点漫长和难耐的,他失眠了,夜已经深了,不知道是因为这些天烦心的事情太多,还是刚才没有完全发泄出来的缘故,季子强躺到床上到现在,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我摸到手机看了看,两点十七分越发烦躁,胸口很闷,索性坐起来,摸到烟,点上一根,披上了衣服,走到阳台上。

    季子强拉开阳台上的窗户,想吹了会风,略微平息一些自己的烦躁,今天的月亮,是满月,硕大,清晰,微微发着暗红色的光,甚至表面环形山的阴影都很清晰。

    已经是冬天了,夜晚的风寒意甚浓,吹在身上迅速钻进毛孔,让人一激灵,对面楼上的灯已经全部熄灭,一个个整齐排列的窗户,像一只只木然的眼睛,无声地盯着这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