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已经黑了,小楼里只有阿姨在,乐书记和江处长没有回来,这就让宽大的客厅显得有点冷冷清清的样子,季子强还没有吃饭,阿姨在刚才已经接到了季子强的电话,所以提起准备了几个小菜,还给季子强泡上了一杯浓茶。

    季子强客气了两句,一个人吃了起来,饭还没有吃完,丈母娘江处长和岳丈乐书记就回来了,江处长一见季子强在家吃饭,又看了看桌上的几个菜,就忙问:“菜够吗,要不我在帮你弄两个菜。”

    季子强知道,这只是丈母娘的一种表示关切的客气,对丈母娘到底会不会做菜,季子强一直都是持怀疑态度,季子强忙站起来说:“不用,不用了,马上就吃完了。”

    “真不用了啊,在家里可不要作假。”丈母娘依然热情的说。

    季子强说:“呵呵,不会的,自己家里客气什么。”

    “对了,可蕊怎么还没有回来,你没给她说你回来”丈母娘四处张望了一下说。

    季子强赶忙说:“她今天台里忙,可能回来的晚点,已经给我来电话说过了。”

    丈母娘很不满的说:“这破电视台,三台两头的加班。”

    已经坐在客厅沙发上开始喝茶的乐书记就在那面笑了,远远的对江处长说:“你这人,什么时候学的喜欢抱怨了,人家子强都没发牢骚呢。”

    江处长一面往客厅走,一面说:“他不是没牢骚,只是不敢当着你的面说。”

    季子强嘿嘿的笑笑,坐下来,埋头很快的吃完了饭,也来到了客厅。

    乐书记抬头看看季子强:“最近怎么样听说干的还不错嘛。”

    季子强恭敬的回答:“最近是忙点,回来的次数也少,年底了,什么事情都堆在一起,想清闲一点都不成。”

    本来老丈人的这个问话是一个很好的探听消息的机会,但季子强还是没有轻易的启用,对乐世祥这个原则性很想的老丈人,季子强一直是有所顾忌的。

    “哈哈哈,在那个位置上还想清闲啊你现在可是市长,书记一肩挑啊。”今天的乐世祥情绪看起来不错,面色红润,嘴含笑意。

    季子强从乐世祥的话中听出了一点什么味道了,这分明是乐世祥在递话给自己,自己要是不来接上这个敏感的话题,反倒显得自己过于虚伪。

    季子强说:“担子是很重,比起过去专管一个方面的工作是有很大压力。”

    乐世祥凝重的点下头:“我理解,但问题不在这里,或许有的事情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季子强眉头一紧,这是什么话,莫非乐世祥在顾虑着什么

    乐世祥没等季子强说话,就自顾自的又说:“子强啊,你要有一个心理的准备,有时候事情的演变并非我们自己能够控制。”

    季子强不得不问:“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这应该问你自己吧,从你开始对韦俊海发难的时候起,你就应该想到会有什么结果,当然了,我不是在责怪你什么,但有时候义气用事肯定会酿成悲剧。”

    “但我不认为我是意气用事,韦俊海本该受到惩罚的。”季子强有点激愤的说。

    “是啊,是啊,他是应该受到惩罚,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身处的地方不是江湖,不是一个扬善惩恶,非正即邪的地方,这里所有的一切是有它自己的运行规则,妥协,忍让,顾全大局才是你以后应该学习的方向,我也年轻过,也有过你现在的冲动,所以我说过,我没有责怪你。”

    乐世祥说的很认真,像是一个在课堂上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一样,他不指望季子强很快的就能完全吸收自己的理论,可是他还是要说,他从季子强身上看到了太多的霸气和刚直不阿,对一个官场中人来说,这未必就是好事。

    季子强也是可以理解乐世祥说的话,不过理解和实际的操作却完全不是一回事情,静下心来,他很认同乐世祥的理论,官场是一个更为复杂的地方,一个人想要走的更远,走的更稳,为自己的理想实现获取更多的权利,那就必须要克制住自己的所有冲动,要想到大局。

    实际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季子强又经常会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就像一个赌徒,一个吸毒者,他们也是知道那些都有危害的,但往往还是难以控制自己。

    季子强也是一样,他是人,不是神,他的骨子里有年轻人所具有的蓬勃朝气,也有一种快意恩仇的冲动,在这种情绪下,很多时候他会忘记自己,忘记自己的利益,忘记自己的得失,这很难说到底是他的优点还是缺憾。

    “我知道,我打乱了你的布局,也为本来风平浪静的北江市带进了另一种暗潮汹涌的境地,不过假如一切从头再来,我恐怕还是会这样来做的。”说这些话的时候,季子强的眼中就有了在乐世祥面前少有的坚毅和固执。

    乐世祥叹口气,微微的摇了摇头,说:“我知道会是这样,官场依然没有让你的棱角完全打磨圆润啊,我也说不上你这是好是坏,或许是我太事故了,但有一点你却错了。”

    “奥,请问是哪一点”季子强也很认真的问。

    “你并没有让北江省进了另一种暗潮汹涌,现在很平静。”乐世祥自嘲的笑笑说。

    季子强说:“本来是不应该平静的。”

    “哈哈,看来你总算还明白这个问题,本来应该风起云涌,现在为什么风平浪静,难道韦俊海的事情真的就结束了,难道你我之间的关系真的就还是秘密想明白这点,你就知道现在的平静才真的有点奇怪。”

    季子强恍然大悟了,为什么自己的代书记一直没有去掉代字。

    乐世祥并不是忘记了自己,他也在等待,也在静观其变,他在和对手们比拼着耐心,在对手没有挥出那本该挥出的一刀之前,乐世祥是不敢冒然的出招和改变现状的,政治的博弈在很多时候,就像是两大高手的对决,一招之差,往往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季子强诚服的说:“我懂了,谢谢乐书记的教诲。”

    “何必如此客气呢倒是你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这件事情的整个过程,假如换种处理的方式,那会是一个什么结果我希望你可以多反省,多思考。”

    “会的,我一直都在思考。”

    “我在重申一下,你要做好各种心理准备。”

    季子强点头,若有所思的说:“我能经受的住,暴风雨对我也许是一次更好的洗礼。”

    “哈哈,或许不会那样严重的。”

    季子强面色凝重:“但愿如此吧。”

    这个时候,丈母娘从楼上下来了,她刚刚换上了一套家里穿的休闲的套装,看到这翁婿两人的表情,知道他们又是再谈工作,就走过来从后面拍了拍乐世祥的肩膀说:“扯什么呢,不要一见面就谈工作好不好,这是家里。”

    乐世祥笑笑说:“没有谈工作啊,我们在谈最近这韩剧怎么少了,倒是宫廷戏很多,下面不知道会不会。”

    江处长就一下笑歪了,说:“瞎扯什么,就你们两个官迷,还能谈什么电视剧,除了新闻联播之外,你们要能说的上一个电视剧的主角,我三天不吃饭。”

    “老江啊,这可是你说的,我就知道一个电视剧的主角,雍正王朝,那主角就是雍正。”乐世祥调侃的说。

    “拉到吧,这不算。”

    “”

    季子强没有加入到他们玩笑的行列中来,他站起来,帮乐世祥把水杯中的水添上,又帮丈母娘倒上了一杯白开水,笑笑离开了客厅,回到了自己的江可蕊的楼上卧室。

    这个家季子强很少回来,不是他不想回来,只是确实太忙了,现在政府和市委两边的事情都要他一个人拍板,每天从眼睛一睁,到晚上倒头睡觉,留给他的空闲时间太少太少了,真正的要做一个好官其实还是挺辛苦的,不过辛苦归辛苦,比起手中大权在握,杀伐决断,叱咤风云的感觉来,这点辛苦就算不得什么了。

    可是一旦看到这卧室里熟悉又陌生的一切,季子强有点内疚起来,这个家自己牵挂的太少了,也没有为它付出过什么,在一个官员的概念中,家,比起寻常的百姓来说,好像永远都缺少那种应有的重托和期望,自己从来都无法做到时时刻刻的想念这个家,太多的工作压力,已经耗尽了自己所有的精力,只有此刻身临其境才发现自己原来因为做官而丧失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季子强呆呆的站在房间的中央,发了好一会的怔,才心情郁闷的走进了卫生间,他想好好的泡个澡,也让自己对这个家有更多的体会,他想好了,以后不管是多忙,每天都要抽出一点点时间来,想一想这个家,想一想在这个家中还有自己的另一半在这里驻守着。

    坐在卫生间的浴缸中,季子强一直在想着江可蕊,两人已经好多天没有见面了,好多往日的绮丽缠绵都一一的闪现在了季子强的眼前,他仿佛看到了江可蕊那身躯不住的在自己怀里妩媚扭動, 她娇小玲珑的身材,浑身散发出浓浓的成~熟韵味,乳鸽一样饱满的酥~胸撑出完美的弧线,季子强身体触电似的打个寒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