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会议室很静,只有放像机启动后丝丝的电流声,墙上已经打出了一块长方型的屏幕,接下来出现什么呢

    终于有图像了,不过奇怪的是上面并不是季子强,是一个土里吧唧的中年人正在和柳林市交通局肖局长的画面,就见两人坐在一个茶馆,那个土里吧唧的中年人对肖局长说:“真的扛不住了,你看看我,我这一根小手指都被剁掉了,你一定要救救我啊,那些人凶的很,当初你说是韦书记让我在修桥的时候偷偷换下钢筋的,现在韦书记一定要保护我啊,我受不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这肖局长也有点慌乱的说:“你坚持几天啊,说过的不要来联系我,给你了好几万元钱,你不会出去躲几天,韦书记马上要接待调查组,哪有时间处理你这事情,你放心的出去躲几天,等这里事情一了,我给韦书记说,一定让他通知公安局给你保护。”

    那个中年人还是喋喋不休的说:“我要见韦书记,你们不保护我,我就去自首了。”

    这肖局长恨恨的说:“你要这样做,你就去试下,看以后你能不能活着走出看守所,还把你不得了了,没我这几年的照顾,就你带那几个破人,你能揽到工程,这次就换了两天的钢筋,你一下就得了五万元,你还想怎么的”

    会议室现在真的更安静了,大家一个个目瞪口呆的坐在那里,就连韦俊海也张圆了嘴,半天合不拢去,他已经不再是害怕了,他只是感到不可思议,感到晕。

    省委季涵兴副书记说话了,他看了一眼苏副省长说:“老苏,我看这调查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做了,我们回吧”

    苏副省长叹口气,有点可惜的看了一眼韦俊海,又沉重的说:“唉,走吧,我们先回去给领导汇报吧,调查组其他成员继续调查这两件事情的细节。”

    两人说完都一同站了起来,其他人见这两位省领导准备走了,也一起站了起来,把他们送了出去,只有韦俊海一个人坐着,他还在想着这个匪夷所思的问题,当季子强路过他身边的时候,季子强真的有点怜悯的看了韦俊海一眼,季子强知道,韦俊海彻底结束了。

    当橙红色的夕阳洒在梧桐树上,斑驳的剪影在静静守望,夕阳将细碎的金粉洒在季子强傲然挺立的身上,形成了一道弧线,季子强站在自己办公室窗前很长时间,在他回身的一瞬,他深深的皱纹里刻下了哀伤二字。

    他为韦俊海哀伤,也为自己哀伤,还有所有生存在这个权利场中的人哀伤,为什么结局往往是这样,为什么大家非要如此很多问题让季子强的哀伤更加浓郁了。

    季子强用力的长嘘了一口气,他努力的想让自己的情绪好起来,而后,他回过身来,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说:“谢谢你,萧先生,我本来以为这件事情本来是不会成功的。”

    电话的那头就传来萧博翰同样有点淡然的声音:“有难度,好在我几个最厉害的高手没有在上次你们的严打中落网。”

    季子强就唇角就挂起了一丝微笑说:“你前天说办成以后有一个条件,现在你可以说出来了,只要不违背道德和法律,我都可以答应你。”

    萧博翰似乎也轻笑了一声说:“我的条件就是:信任。”

    季子强重复了一句:“信任”

    萧博翰清晰的说:“是的,信任,录像带我毁了,但不管我毁不毁,其实都是一样的,除非你对我的信任,否则既然我参与到了你这个行动,我永远都不会让你放心了。”

    季子强理解了萧博翰的意思,不错,如果自己不能给他予信任,就算他还给了自己录像带,自己也会怀疑他是不是翻录一盘捏在手中的。

    季子强看着远处的晚霞,淡淡的说:“我答应你这个条件。”他说的轻描淡写,但只有季子强自己知道,这个条件或者需要自己用一生的时间来履行。

    时间如小便一样,唰唰唰,唰唰唰的流走了,几个月转眼之间也就过去,最近很平静的,至从韦俊海倒台之后,柳林市就一下子风平浪静了

    此刻,季子强坐在自己的小车中,半眯着眼,静静的靠在后排的靠枕上,耳畔只有沙沙沙的轮胎声从窗外传来,车开的很快,也很稳,季子强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物,一直没有说话。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话也不知道是谁说的,但看起来一点都不假,至从自己险胜韦俊海之后,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可是自己这个代书记的代字却一直都没有去掉,这不得不让季子强感到有点惶恐,自己和韦俊海的对决到底还是给自己留下了一些隐患啊。

    趁着周末,季子强想要回去见见自己的岳丈省委乐世祥书记,假如有机会的话,探一探他的口气,就算探不到什么消息,相信自己也能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一点端倪来。

    夜色下的北江市,霓虹灯绿,灯火辉煌,马路两边的路灯,像是一条条七彩巨龙,将一个个街道,一座座楼房相连成为一体。

    车子刚进市区,季子强就接到了江可蕊的电话,一大早季子强就给江可蕊去过电话,说自己晚上要赶回省城去,言下之意也不过是想让她早点回去,在家里等着自己,毕竟,季子强并不是可以经常回省城的。

    让季子强感到意外的是,江可蕊却在电话里说,她自己今天要在台里赶制节目,晚上还要加班,恐怕一时不能回去迎接季子强的归来。

    季子强手握着话筒,脸色有点黯然的说:“没关系的,工作要紧,我又不是新郎官,赶着回来见新媳妇,呵呵呵。”

    他的笑声一点都没有和他黯然的表情搭配起来。

    江可蕊也没有让他这个玩笑影响到平淡的语调:“是啊,工作是太忙,家里阿姨在,你让阿姨帮你随便弄点吃的吧,要是我回去的晚,你自己就先休息,不用等我。”

    “那怎么行啊,我肯定要等你回来才能睡的着。”季子强依然用轻松的口吻说。

    江可蕊说:“随便你吧,不过最好不要等,可能我会回去的很晚。”

    季子强说:“你们总是怎么忙吗”

    “也不全是吧,年底了,最近的事情多。”江可蕊还是淡淡的说。

    “那好吧,注意身体。”季子强也只能这样说了。

    “好,挂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挂机的响声后,就再也没有了声音,季子强呆呆的拿着手机,久久没有把它装进包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季子强早就发现江可蕊对自己的态度没有了过去的亲热和温馨,作为一个像季子强这样感觉敏锐的男人,他还不至于愚钝到对妻子情绪一点都没有体会的地步,不过是什么误会让江可蕊表现出如此的态度呢

    对这一点,季子强是一直都没有想透彻的,那就等到晚上吧,一定要把自己心中的这个疑惑揭示开,季子强这样想着,装上了电话。

    小车进城之后开的就很慢,周末的路上车多,人多,路过的每个道口,穿越马路的人群都像实在自己的庭院漫步一样,他们是不会在乎什么红灯,绿灯的,只要想走,他们就大胆的从斑马线上无所顾忌的走过去,因为他们相信,开车的人是不敢随便压他们的。

    不过还是有例外的时候,遇上技术不好的司机,他们也只能认命了。

    季子强的司机技术当然很好了,这是在柳林市委小车班出类拔萃的一个年轻人,所以他一般是不会随便压人的,他只能慢慢的开着车,心里愤愤的骂着从路边突然跳出的行人。

    就这样,车不紧不慢的用了很长时间才开到了省委家属院的门口才停下,季子强没有让司机把车开进去,虽然这个司机是绝对可以放心和信任的,但季子强还是恪守着谨慎小心的原则。

    他提上了自己的包,对司机说:“你可以先住一晚。”

    “季书记,我就不住了,一两个小时就回去了,后天晚上我来接你。”司机很恭敬的说。

    点点头,季子强说:“也行吧,路上慢点。”

    看着小车绝尘而去,季子强提着包往家属院的门口走来,季子强对值班的武警微笑了一下,就毫无阻挡的走进了大院,武警早就认识这个年轻人了,他们还知道他是一个市里的老大,这从每次送他回来的车牌上001号就可以看出。

    院子里人很少,没有城市里普通小区那种喧闹,在这里行走的每一个人都很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就连好多大市的书记,市长们,每每在進入这里的时候,都会小心翼翼,诚惶诚恐的俯首低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