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俊海在电话的那头就笑了两声说:“子强啊,我想和你聊聊,现在方便过来吗。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季子强也是本来要找韦俊海的,现在他来了电话,那就刚好,季子强说:“我下午没什么事情,哪我现在就过去吧。”

    韦俊海连声说:“嗯,好好,我等你,我等你。”

    放下了电话,季子强就带上了一包烟,一个人到了韦俊海的办公室,韦俊海今天是精神焕发,前几天的颓废和消沉已经是一扫而空了,这到让季子强有点疑惑不解,难道你韦俊海就凭借着小小的一个桥梁工程,就这样笃定的认为我会退让和妥协吗

    看看韦俊海没有离开办公桌的意思,季子强也笑着在韦俊海对面的靠椅上坐了下来,旁边房间的秘书小马也赶忙过来给季子强送上了一杯茶水,在给季子强放茶水的时候,小马很谦和的对季子强笑了笑说:“市长请用茶。”

    季子强自然也还一个微笑说:“嗯,嗯,不客气小马。”

    韦俊海挥了挥手,让小马离开,小马赶忙给韦俊海也把茶水的杯子添满,悄无声息的关上门,离开了办公室。

    在这个时候,季子强突然的就感到了有点好笑,自己的秘书让韦俊海给降服了,但他韦俊海的秘书却主动的投靠了自己,这交错而过的两个秘书,是不是让人感觉有点滑稽和不可思议呢,难道官场上就必须这样挖空心思的争斗吗

    季子强不由自主的就摇了一下头,这是一个下意思的动作,但依然让韦俊海给察觉了。

    韦俊海看着季子强,很亲和的微微一笑说:“怎么了,是不是子强同志想到了什么很有感触的事情,呵呵呵。”

    季子强就说:“是啊,是啊,有很多事情可以说很荒谬,也很好笑。”

    韦俊海点下头说:“子强同志感到什么很荒谬很可笑呢是不是例如安子若工地的事情”

    季子强一下愣住了,这不是韦俊海说话的风格啊,他总是在说话的时候遮遮掩掩,绕来绕去的,今天他如此简介直言的就说出了这件事情,他要做什么他真的以为胜券在握了吗

    季子强眯了一下眼睛,说:“书记也知道这件事情了,呵呵,我本来也正想给你汇报的,就这件事情来说,我估计是有误会在其中的。”

    韦俊海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说:“怎么会有误会呢,这是我一手安排的事情,绝不会错的,而且我还想告诉一下子强你啊,早上交通局和宣传部也都去人了,当场检查了一段桥面,发现里面的确没有设计要求添加的钢筋。”

    季子强眼中开始就了愤怒了,韦俊海直言不讳的说都是他安排的,毫无顾忌他的阴谋,这种语气激怒了季子强,让季子强把本来给韦俊海准备好的那块遮羞布也扔掉了。

    季子强就冷峻的看着韦俊海说:“韦书记为了要做这样下作的事情,难道你真的以为这件事情就可以让我妥协你也太小看我季子强了。”

    韦俊海依然笑着,一点都没有被季子强的怒气所影响,他说:“呵呵,子强啊,我从来都没有小看过你,反而对你很有顾忌的,这件事情也的确不能给你造成什么威胁,但如果把你和安子若联系起来,通过这件事情接示出你和安子若有不正当的关系呢你会不会妥协当然了,你也可以不妥协,但你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包括失去乐书记乘龙快婿的代价。”

    季子强愣住了,韦俊海什么时候知道了自己和江可蕊的事情,这一点包括秘书小纪都不知道啊,更为重要的是,韦俊海对安子若工地的查封只是一个引子,他真真想要带出的是自己和安子若的关系,这才让人害怕。

    但季子强转而一想,这也没有多大的关系,自己和安子若应该是很清白的,并且江可蕊也是知道自己和安子若那过去的初恋,相信自己是可以对江可蕊或者乐世祥解释的清。

    不过对韦俊海如此鄙劣的手法,季子强已经快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韦俊海看着季子强阴晴不定的面容,就笑了笑说:“子强啊,对这样一个后果你是没有想到吧所以放过我,也就是放过你自己,我老了,但你还年轻,你的前途不应该拿来和我玉石俱焚。”

    季子强强压住怒火说:“我的确没有想到过韦书记会这样做,虽然我知道你喜欢耍阴谋诡计,但我过去还没有怀疑过你的人格,现在我有点鄙视你了,同时我还要告诉你,我和安子若关系很正常,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所以恐怕你白费心机了。”

    “哈哈哈,哈哈哈,”韦俊海朗声大笑了起来,他转身就从自己身后打开的那个保险柜中取出了一盘录像带,举在手上说:“对这一点我过去本来是不相信的,但现在也相信了你们的清白,不过如果有证据表明昨晚上你和安子若是一同进酒店,用你的名字登记了房间,在今天早上你们又一起出了酒店,你感觉别人会怎么想。”

    季子强犹如五雷轰顶,他全身如坠冰窟,他的思维一下就凝固住了,他真的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一个结果,他喃喃的说:“我有证人。”

    韦俊海把那盘录像带放进了保险柜中后,转过身来说:“奥,子强你是说起哦的秘书小马吧”

    季子强茫然的点了点头,韦俊海就淡淡的说:“最好你不要让他当证人,既然我可以让他拖住你,就为了今天早上让你和安子若一起出来配合摄像,你想下,到时候他能帮你做什么证明呢”

    季子强现在算是彻底的明白了,韦俊海的这个计划可谓是天衣无缝的,他一定是先收买了安子若工地的负责人,让他偷工减料的施工几天,然后交通局的肖局长他们就可以以此为借口查封工地,他们也知道安子若一定会来找自己帮忙,现在看来,就连昨晚上肖局长和郭主任的不开电话都是在整个计划中的事情。

    等自己送回了安子若,小马就及时的出现了,拖着自己,装着投靠自己,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自己今天和安子若一起走出酒店。

    韦俊海看着季子强,他很欣赏季子强这种惊慌失措和措手不及,难得啊,难得,从来都没见过季子强同志也有紧张的时候,呵呵,这感觉真得不错。

    韦俊海开口了:“子强啊,我知道你是个原则性很强的同志,但你还是应该好好想想,现在恐怕报社已经在排版“民心桥”的违规施工问题了,当这个消息开始在整个柳林,整个北江传播的时候,谁要是恰到好处的把你和安子若的关系在公布一下,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

    季子强没有说话,他无法说什么,他知道那是一个什么结果,自己辛辛苦苦,任劳任怨这些年的工作很成绩,都会在这一轮攻击下灰飞烟灭。

    韦俊海等了一下季子强,见他并没有什么话可说,就自己继续说:“我也知道或许你比我更有勇气,所以单单拿前途和权利是很难让你屈服的,可是如果乐书记和江可蕊看到了这盘录像呢,那就不完全是前途问题了,它还有你一生的幸福,这一切你都舍得搭上吗,就为了我这样一个糟老头子值得吗”

    季子强的眼神里充满了落寞,他黯然走出了韦俊海的办公室,直到离开的时候,还听到韦俊海那遥远的,犹如噩梦一样的声音:“你好好的想想吧,希望在省调查组前来调查的时候你能说出一点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话”。

    回去的路上,季子强的悲伤在他心里悄悄地落了根,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感觉多么陌生,多么格格不入以自怜为衣,沉浸在自己的灰色世界他仿佛是一个人卷缩在角落里,笼罩在暗色里,被寂寞吞噬着,结霜的表情,枯萎的心事,凄冷的记忆。

    季子强就像是被踩痛的影子独自黯然,只是生命已没了喧嚣,辗转轮回,又到树叶飘零的季节,零落、破碎,季子强的天空失去了颜色。

    他决定了,决定要除去韦俊海这样一个恶毒的豺狼,哪怕就是搭上自己的未来和前途,也必须这样做了,是的,既然远古的先贤们创造了一个玉石俱焚的词语,那么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和价值。

    季子强放弃了妥协和退让,他骨子里那种强烈的叛逆和反抗元素让他做出了这一决定,他推翻了自己曾今设计好的方式和路线,他将要大义凛然的灭掉这个韦俊海,赔上自己是让他痛心的,但放过韦俊海又会让他终身遗憾。

    季子强坐在办公室里,他勉强打起精神,翻开几份文件,开始就觉得一行行的字在上面活动起来,像要飞;后来觉得只是模模糊糊的一片,像一窝蚂蚁在纸上乱爬,他的这种对自己生命的扼杀,让他异常凄伤,他很难集中精神去好好的做点什么,屋里静悄悄的,只有一种悲壮的情绪在蔓延开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