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这才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没有想到小纪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季子强呆呆的坐在靠椅上,愣了好一会,他不是为自己紧张,因为就凭这些小问题,韦俊海是拿不住自己的,好在自己一直小心谨慎,也没什么大事情让小纪抓住,但小纪为什么要这样,难道他看不出来自己在这场较量中已经稳稳的胜利吗。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小马也看出了季子强的疑惑,就给季子强讲了上次小纪和时副秘书长一起出去,怎么怎么的就给套住了,他要不好好配合,在公安局他的強奸口供就会被送到市委和政府来,等等。

    季子强让这一系类的阴谋惊呆了,他不在去痛恨小纪了,因为他知道小纪和今天的安子若一样,都是中了别人的埋伏,而这一切幕后的黑手也都是韦俊海。

    季子强开始动摇起来了,他感到了韦俊海的卑鄙和无耻,他本来准备放过韦俊海的那种决定也有了变化,虽然他自己说过,绝不能因为仇恨而去争斗,但他真的无法容忍自己以后在这样一个人的手下工作了,他如此的不择手段,连一个女士和一个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都不放过,可以说,韦俊海为了自己的阴谋是好不吝惜别人的未来和感受。

    季子强就有了一种想要除掉韦俊海的想法,但也仅仅是想法而已,想到除掉韦俊海可能给整个大局带来的危害,季子强又犹豫起来。

    小马就说:“季市长,所以我的意思你要把安老板这个工程多注意一点,不能让肖局长他们抓到把柄,一旦抓到,你就很麻烦了。”

    季子强冷冷的笑了笑说:“他也太低估我的原则了,就算安老板工程真的有什么问题,罚款也罢,查封也罢,吊销执照也罢,我都不会用这个和他韦俊海做交易的。”

    小马听季子强这样说,也算是松了口气,接下来,小马又给季子强说了很多韦俊海的问题,季子强听的很认真。

    就这样他们谈完也到了半夜的34点钟,小马就说:“要不季市长今天就住这个房间吧,我到旁边房间去住,明天我来叫你上班。”

    季子强看看表,也确实没不要来回折腾了,自己明天事情还一大堆,还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对韦俊海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所以就说:“行,我迷瞪一会,明天八点准时过来叫我啊。”

    小马谦恭的点头退了出去,季子强也就脱掉外套,很快睡了,他今天也是太困了。

    安子若也在这一层住着,整个晚上她都没有休息好,心里老想着建桥工地被封的事情,有时候还会想到季子强,这对她来说其实也是一种痛苦,季子强已经离她越来越远了,在好多个梦里,季子强的形象也在逐渐的模糊,但睁开眼,安子若就又会想到季子强。

    就这样,安子若断断续续的思考和回忆着,直到天色放亮,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但没有睡多久,安子若就让交通局的肖局长一个电话叫醒了,肖局长告诉她,今天要对她的桥梁做出检查,请她赶快过来,一同参见检查,要是没有什么问题,今天就可以继续施工了。

    安子若当然希望能够早点结束这次事件,看来季子强的作用还是挺大的,他昨晚上一来,今天交通局就态度软了很多。

    安子若赶忙的收拾了一下,下楼到大堂结账了,昨天回来的时候,安子若也是晕晕乎乎的,房前押金都是季子强帮着交的,登记的名字也是季子强,安子若就暗自好笑,昨天自己一定让季子强头大的很。

    季子强倒是睡的很香,34点的时候马秘书走了,季子强本来还想好好的考虑一下自己应该针对韦俊海采取一种什么态度呢,但躺床上没几分钟就呼呼大睡了,直到8点的样子,他才被小马叫醒,说到上班时间了,小马开的有车,他可以把季子强送回政府。

    季子强就很快的起来,说:“小马,你稍微等一下,我洗把脸就走。”

    小马很恭顺的说:“季市长,也不急,你慢慢洗,我在车场把车发动好等你下来。”

    季子强点头没说什么,就进去洗漱一下,稍微的收拾了,走了下来。

    在大堂季子强就一眼看到了安子若,安子若也很奇怪季子强怎么也在这个楼上,季子强就解释说:“昨晚上遇见了一个同事,听了一点汇报,太晚了,没回去。”

    安子若“奥”了一声,说:“难怪了,看你眼圈还有点黑,一定没休息好,那我送你回政府吧”

    季子强摇下头说:“不用了,有人在车场等我呢。”季子强就心里想,这一大早的要是安子若吧自己送到政府,让人看见,还不定要说什么。

    安子若也结完了帐,就说要给季子强把钱补上。季子强那能同意啊,两人客气了一番,就走出了酒店,各自忙去了。

    回到了政府办公室里,季子强就看到了秘书小纪走了进来,他很乖巧的帮季子强把茶水泡好,就给季子强把今天的工作安排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

    季子强听着小纪的汇报,但心思早都不再这上面了,他看着小纪,季子强的眼神中就有很多的惋惜,这个年轻人真是可惜了,本来自己看他跟了自己两年,是准备要在2个月后的年底调整中把他放下去做个副县长,或者副书记的,自己是希望他可以走和自己一样的路。

    但他的背叛虽然不是处于本意,可是就算是背叛,也不需要背叛的那样彻底和干脆啊,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自己的对手,这一点是季子强感到痛心。

    季子强听完了汇报就说:“嗯,这样吧小纪,下午的几件事情你都给我挪到早上办理,安排再紧凑一点,有的工作压缩一下,估计下午我没时间处理这些。”

    季子强已经决定到下午去见见韦俊海了,季子强也估计这一次会面会是一种真真的交锋,所以他要给自己留够充沛的时间,让自己心无旁骛的来应付这次和韦俊海的会面。

    小纪就连忙说:“好的,市长,我马上和彭秘书长商量一下,做出调整。”

    看着小纪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季子强又一次進入了沉思,昨晚上自己太困了,一直也没有确定下来怎么面对韦俊海,到底是放过他,还是搬到他。

    季子强过去的想法,为了大局,为了配合乐书记的意图,他是决定放过韦俊海的,但昨天听了韦俊海秘书小马的话以后,季子强开始动摇了,他对这个韦俊海有了一种极度的憎恨,他尽量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认真的想了很久。

    最后季子强还是拿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按自己和乐书记理智的思路来,自己鄙视韦俊海,憎恶韦俊海,但这都不能作为自己改变计划的原因,个人的情绪不能影响到大政方针上来。

    但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是要让韦俊海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虽然可以放过他,可是对他所做的一切,特别是对自己展开的阴谋诡计立即收手,以后两人应该以柳林市的发展为首要工作,不能在这样彼此暗算,这是一定要对韦俊海强调清楚的。

    早上其实季子强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这件事情,因为他把一天的工作安排都排到了早上,所以早上的工作量就很大了,4个局长的工作汇报,一个会议和一个检查,等这些都忙完了,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

    好在彭秘书长已经早就给厨房打了招呼,饭菜都给季子强留好的,所以等他走下办公楼的时候,彭秘书长已经帮他把饭菜准备好了,彭秘书长也一直和没吃,两人就一起到了厨房,边聊着工作,边吃了饭。

    聊天途中,季子强就对彭秘书长说:“老彭啊,你现在考虑一下,给我从新物色一个秘书吧。”

    彭秘书长有点惊讶的看着季子强说:“怎么了,市长,是不是小纪不和手。”

    季子强吃了一口饭说:“这倒不是,人家跟我了几年了,也该放出去锻炼一下了,这个问题你也关注一下,看看哪个单位有不太繁忙的工作,给他安排一个。”

    彭秘书长心里已经明白了,季子强和小纪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季子强所谓的不太繁忙的工作就意味着找个清水衙门,并且还不能让小纪担任主要的职务,副手肯定是闲一点了。

    彭秘书长也就点点头,不动声色的说:“行,我会尽快处理这件事情的。”

    他也没有问季子强为什么,季子强也没有给他说为什么,两人在以后的吃饭时间就没再提这个话头了。

    季子强在下午上班以后,并没有急于的到韦俊海那里去,他现在自己的办公室把一会要说的话都捋了一遍,但还是感觉有点难度,即要让韦俊海知道自己的善意,还要警告一下韦俊海,话不能说的太重,伤了韦俊海的自尊心,也不能含含糊糊,让他在以后无所顾忌的继续他的阴谋活动,这其中说话的分寸和技巧要求很高。

    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桌上的电话响了,季子强低头一看,是韦俊海办公室的电话,季子强就快速的接起说:“你好韦书记,我季子强啊,请问有什么指示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