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呵呵的笑了几声说:“这样啊,呵呵,安老板,你也不要怪人家肖局长和郭主任了,这是人家的工作责任啊,既然现在还没有确定,那也不急在这一两天的时间,等明天检验了没问题最好,有问题了改正,这就是毛爺爺说的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吗”

    肖局长也就讨好的笑笑说:“就是,就是,耽误半天而已,明天一切都明白了,要真冤枉你了,我们给你赔礼道歉,呵呵赔礼道歉。 ”

    郭主任也看着季子强,不断点头说:“没问题了我们道歉,道歉。”

    他们也是这样说,季子强其实心里就越是发凉,他毫无悬念的明白,安子若这次要栽跟头了,但这只怕针对的并不是安子若一个人,一定是对着自己来的,但郭一锦和肖局长的背后到底会是谁呢是葛副市长吗他们要为葛副市长报仇,不会啊,葛副市长倒霉是他自己的事情,谁能看出来和自己有关系,在说了,谁有会为一个过气了的人卖命呢

    那么就是韦俊海是啊,只有他才能调动这两个人的铤而走险,但韦俊海有时间对付自己吗他只怕已经没有精力和思考的勇气了,那天自己见他的时候,他的颓废和沮丧已经把他击垮了,他还能组织一场快速的反击似乎不大可能。

    但不管是那种问题,现在季子强都不能大意了,他就端起了酒杯说:“好好,这事情就不说了,我们先喝几杯,等你们检查以后在说吧。”说完季子强就和这两个领导碰了一下杯子,一口喝掉了酒。

    季子强需要调节一下气氛,他更希望在接下来的喝酒过程中,可以从这两人的口中获得一点只言片语的启发。

    安子若不管怎么说,也是江湖上跑了这些年,也是和季子强谈过几年恋爱的,她很快就从季子强如无其事的外表下感觉到了事情的复杂性,她就配合这季子强,频频的和这俩个领导不断的喝酒,想灌醉他们以后,听听他们再说点东西出来。

    什么叫徒劳无功,什么叫一无所获,应该就是说今天的季子强和安子若了,在从头至尾的喝酒过程中,肖局长和郭主任一直是唯唯诺诺,谨小慎微,他们并不主动的说一句话,每当问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总是先想想,然后才谨慎的回答。

    直到12点多,季子强才不得不放弃了希望,知道今天是不会有什么结果了,他就站起来,很快的结束了这次活动。

    这时候,安子若因为过于迫切了一点,酒喝的多了些,她站起来的时候都已经有点摇晃的感觉了,季子强也不敢让她开车,这个时候的酒驾管理还不是那么严厉的,但季子强依然担心安子若的安全,自己虽然是喝了一点酒,但今天的酒对自己根本不算什么,他就只能自己开上安子若的小车,帮她找了一个酒店住下,把安子若送到了房间里,看着安子若醉眼醒醒的娇媚容颜,季子强还是多少有点动了一下心,不过这也只是动一动心罢了,在安子若还没准备好对季子强施展妩媚的时候,季子强就离开了安子若的房间。

    走在酒店走廊哪柔軟而有弹性的地毯上,季子强的眉头一点都没有松开,他老是感觉今天的事情很蹊跷,很怪异,就在他准备按下电梯的时候,他看到了另一个让他并不怎么喜欢的人了。

    季子强看到了韦俊海的秘书小马了,小马也似乎愣了一下,他呆了那么几秒钟以后,就赶忙对季子强说:“市长,你今天也住这里吗”

    季子强淡然的说:“不,我送了个朋友,准备回去了。”

    小马就点了一下头说:“我能耽误市长一点时间吗”

    “什么意思”季子强盯着小马说。

    小马就犹豫了一下说:“我有情况想给市长汇报一下,是关于市长和安子若的一个阴谋。”

    季子强不得不动心了,他确实今天一直都感觉安子若的这个问题有点不正常,现在小马一说出来,季子强就更起疑了。

    他问了一句:“一个阴谋,你都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下马很肯定的说:“我知道,因为我是韦俊海的秘书,因为这个阴谋本来就是韦俊海设计的。”

    季子强从小马直呼着韦俊海的名字,已经感觉到了下马对韦俊海的厌恶。

    季子强见小马的话已经正在逐步的验证着自己的想法,就关上了本来已经停在了自己面前的电梯大门,说:“行,我们在哪谈谈。”

    小马指了一下过道,说:“我刚好在这里开了个房间,我们过去聊聊。”

    季子强就不再多想什么了,量他小马也不能有什么诡计,他们就到了一个房间里,季子强四处打量了一下房间,就问:“马秘书怎么会在这里定个房间”

    小马笑笑说:“本来是帮我一个外地朋友订的房间,我订了两间,旁边还有一间,但朋友到洋河五指山现在赶不回来,所以我就过来住,主要是想洗个热水澡,我那地方有点凉,不方便。”

    季子强也就不再多问了,小马就给季子强到了一杯水,这酒店的茶叶根本没办法喝,就是白开水了,季子强看着小马忙乎完了才问:“马秘书现在可以说说事情了吧”

    小马就帮季子强点上了一支烟以后说:“可以说,不过我希望季市长能够在我说了以后保护我,因为这其间涉及到韦俊海书记,虽然他也当不了多久了,但当一天,他就有一天的权利。”

    季子强暗想,显然,小马已经明白了韦俊海大势所去,所以他也急于的要给自己找一个新的靠山了,但对这样的人,自己能成为他的靠山吗这样的势力小人,永远是靠不住的。

    季子强笑了笑说:“你为什么今天要告诉我这些。”

    小马就有点恨恨的说:“我给他当了三年秘书了,从政府一直到市委,也算跟了一路,但我得到过什么好处没有到现在他就快要下去了,他还是没有想过我的出路,上次调整干部,他可以让宣传部的小张去做书记,他可以把秘书办的小王提起来做副县长,但怎么我就没有一点机会呢”

    季子强不得不说:“或者秘书未必就比下去差吧说不上韦书记以后就会重用你”

    小马就摇着头,叹息着说:“还有以后吗矿山时间过几天就来调查了,调查之后他还有机会吗他没有了机会,我也一样没以后了,所以我今天给季市长汇报这个情况,我也希望季市长能给我一个以后。”

    说完这些,小马就盯着季子强,眼睛一眨都不眨,季子强端起了水,感觉温度合适,就喝了一口,他和小马刚才一样,也叹息了一声,他就在想,等矿难事故结束以后,韦俊海并没有倒台,不知道这个小马会做和感想。

    但季子强绝不能表现出来这点,那样的话,小马就不会再说什么了,同时,季子强还必须的给小马做出一个适当的承诺,对这样的小人,没有利诱,他们是不会说真话的。

    季子强就凝神的想了下说:“当然了,我可以保证你不会出局。”

    小马的眼中就有点发光了,柳林市谁都知道,季子强从来都是一言九鼎,何况自己还有一个大消息要送给他。

    季子强也看到了小马眼中哪贪婪的光芒,就说:“要是你信的过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说了。”

    季子强说完抬腕看看手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小马说:“没问题了的,我先说说这个阴谋,然后我把他过去走的所有事情都给你详细的说出来。”

    季子强心里就一个冷颤,这样的叛徒太可怕了。

    小马说:“就在前几天,韦书记和交通局的肖局长,还有一个市建委的郭主任,他们就策划着要从洋河县安子若修桥工程着手,先封了她的工程,然后找找问题,最后让她这个工程成为一个豆腐渣工程,用这个来对付你。”

    季子强就有点奇怪的说:“但问题是安子若的项目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就算让这工程出些问题,但怎么对付我”

    小马就笑了说:“因为他们知道你和这个安老板过去是恋人关系,一但她那面有事情了,你一定会全力一副的帮助,那个时候,韦书记就可以和你讲条件了,让你帮他度过这次矿难的难关。”

    季子强眉毛就一下的杨了起来,自己和安子若是初恋的事情,应该没有几个人知道啊,韦俊海是怎么这样清楚,难道有人出卖自己,季子强说:“马秘书,你知道他们是怎么了解到安子若和我的这些情况的。”

    小马有点难为情的笑笑说:“很简单,你的秘书小纪早就让葛副市长降服了,不仅是这个事情,还有很多关于你的事情都是他说的,包括你经常把收的烟酒带回家去给你老爷子,还有你让一个陈老板帮你安排你表妹的工作,还有你带上赵董事他们一起炒黄金的事情,最近小纪都给韦书记说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