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晚上季子强当然就少不了要做一下功课,交两次作业了,刚刚進入卧室,江可蕊就一把抱住了季子强的腰,将自己的脸贴在季子强的胸口上,一阵阵清新的香味,飘入了季子强的心脏,季子强知道自己空洞的语言很难消除江可蕊对自己的思念,他也就慢慢的坐在了床上,江可蕊用自己性感和柔軟的唇,吻在了季子强的嘴上。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她的舌头很主动的探入了季子强的唇里,江可蕊那绵软的舌尖橇开了季子强本来就没有紧闭的双唇,滑腻,香甜的舌尖在一点一点融化季子强的心,哪个正常的男人可以去抗拒如此香甜的舌头和感觉啊,季子强也开始有点迷醉了。

    季子强的眼光也是慢慢的,悄悄的,一点一点的开始荡漾,在眼光和眼光的那一刹那的对视里,他们彼此都不由的更加紧紧的挤压着对方他嗅着江可蕊身上那种特有的清新淡雅的体香,用自己的脸和她秀美的脸贴在一起轻轻摩挲。

    季子强也听到江可蕊的喘息变得急促了,秀美的脸上飞上的抹红霞。那份娇美的神情更使他癡迷和沉醉,江可蕊也是浑身热热的,软软的瘫在季子强怀里,张着小嘴喘着。

    这个时候的江可蕊显现出极清秀甜美的样子。一双水汪汪像会说话的眼睛、尖艇的鼻子、加上脣红齿白的櫻桃小咀、衬上白里透红的肌肤,堪称是美人胚子。看着柳依琳,季子强的目光,已由因赏,渐渐地变得色咪眯起来了最后他们两个瘫软在床上。

    两天以后,季子强离开了省城,他回到了那个叱咤纵横的权利之场,刚上班,就接到了省委办公厅的电话,在电话中,厅长告诉了季子强,让他们都做好准备,三天以后省委和政府的煤矿事故调查联合组就会前往柳林市,请柳林市做好相应的准备调查的工作。

    季子强客气的和厅长聊了几句,就挂上了电话,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和韦俊海联系一下,现在应该给韦俊海表明一下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了,他接通了韦俊海办公室的电话,但没人接听,他又打了韦俊海的手机,可惜有点遗憾的是,韦俊海并不在市里,他已经到其他的几个矿山检查工作去了,季子强就暗自有点好笑,看来这次的事故让韦俊海受到了震撼和教训,他应该是在亡羊补牢吧。

    季子强决定明天见见韦俊海,到也不是很急的,三天之后省调查组才会到柳林来,这几天自己也稍微的休息一下,为处理矿难事件,市委和政府很多部门也都的确很辛苦。

    但世事难料,季子强却没有什么时间多休息,下班以后,季子强在政府的伙食上吃了点饭,今天不准备回家住了,他想到宾馆去好好休息一下,回到宾馆以后,季子强洗澡,看书,有看了一会电视,时间也就到了8,9点了,他就准备休息,这时候他接到了安子若的一个电话:“子强,你晚上有事情吧,我有急事要找你帮忙。”

    季子强还没睡,他就说:“什么事情啊,看你说的严重的。”

    安子若就气呼呼的说:“我桥梁修建工地让交通局和建委带人给封了。”

    季子强这才有点吃惊,坐起来的问:“为什么啊,怎么就给你封了,他们是怎么说的。”

    安子若也莫名其妙的的说:“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今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封的,我接到了电话,从洋河县赶过来,好不容易才和交通局肖局长,还有建委郭主任都联系了,问了半天,他们也不说原因。”

    季子强有点奇怪的说:“奥,这样啊,那我给他们打电话联系一下,问问情况。”

    安子若就说:“也行,你帮着问下,我刚才已经约了他们,一会一起坐坐,要不你一会也过来吧,你面子大点,帮我说说,不然拖些天,我工期就要受影响,到了冬季无法施工。”

    季子强就皱眉说:“我先问问情况吧。”

    季子强坐在床上想了一想,这建委和交通局是怎么了,就算要封安子若的工地,至少他们也应该给自己打个招呼,当然了,他们是有权封的,是不需要给自己打招呼,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个安子若和自己的关系上次他们也多少知道了一点,他们还要这样做,难道不想后果

    但季子强想了一会还是很难想出他们的动机和企图,他就拿起了电话给这两个领导打了过去,办公室已经是没有人了,现在都下班走了,季子强找到他们的手机号码打过去,但蹊跷的是两个人的手机都联系不上,这就让季子强有点为难了,这两个人是巧合还是有意如此

    季子强只好给安子若去了个电话说:“子若,我一时联系不上他们,这样吧,他们要是到了饭店,你给我打电话,我过去看看。”

    安子若也是很焦急的,就感谢了几句季子强。

    季子强又打起了精神,坐起来看了一会书,这期间季子强也没怎么焦躁,反正安子若的事情,自己是责无旁贷的要帮忙处理一下,何况这个项目也确实不能耽误,力争要在年底完成的,自己也已经把它计划在年底总结中去了。

    一直到了10点多的样子,那面安子若才来了电话,说肖局长和郭主任已经到饭店来了。

    季子强冷哼一声,站了起来,他倒要看看这两个人想玩点什么花招出来。

    季子强也没给办公室值班司机打电话,就自己在外面叫了一辆车,很快的到了安子若请客的地方。

    交通局的肖局长和市建委的郭主任对季子强的突然到来,有点慌乱,他们眼中就闪过一种胆怯的目光,他们一起站起来招呼着季子强。

    季子强本来对这件事情就感觉有点反常,所以今天也是脸上挂满了冰霜,没有说什么,冷冷的就走到了頂端上首的座位上,扫视了一眼这两个领导,冷淡的说:“二位领导架子很大啊,让我等了一两个小时,你们每天工作真有这么忙吗”

    肖局长紧紧张张的说:“不是,不是,请季市长息怒,是这样的,我们今天在处理完了安老板这件事情以后,到城外远处的几个桥又去看了看,防患于未然,可能那地方没就没信号了。”

    季子强心里一愣,防患于未然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安子若的这个项目真的出了问题,季子强有点动容了,他问:“嗯,先不说这个,说说为什么就封了安老板的工地。”

    肖局长和郭主任两人对望一下,都嗫嚅着嘴里嘟囔了两句话,但季子强听不太清,季子强就对肖局长说:“老肖,你好好说说,到底是什么原因。”

    肖局长看躲不过了,就说:“是这样的,我们接到有人举报,说安老板在这个项目上使用了很多非正规的施工方式,可能会对将来桥梁造成很大危害,所以。”

    季子强不敢大意了,这种情况自己是不敢打保票的,自己虽然是绝对的相信安子若,但这个工程对安子若来说只是下属企业的一个项目,她是不可能天天呆在这个地方,难保她手下的人不会乱来。

    季子强就犹豫了起来,说:“那么你们接到的举报是怎么说的,说这工程有什么问题”

    肖局长呡了一下他那肥厚的嘴唇说:“有人举报说最近几天安老板的桥梁施工应该用钢筋的地方都没有用,属于偷工减料行为,你说说季市长,要是其他问题也就算了,但这个事情影响很大,万一有一天桥梁出现了问题,那后果就相当严重。”

    季子强暗自心惊,但脸上一平如水的问:“你们查的结果是什么到底有没有问题”

    肖局长就小心的说:“今天刚接到举报,也不敢耽误,先吧工地停了,等明天我们就详细的调查,因为这个问题是从表面看不出来,所以。”

    安子若小脸气的通红的说:“不可能,绝不可能,我怎么会干这种事情呢你们也太不像话了,听到个举报就来封工地,都像你们这样官僚,以后企业还怎么工作。”

    市建委的郭主任一直没说话,因为刚才是季子强在问话,他也不敢有稍微的放肆,但现在是安子若说了,他就好不在意的瞥了安子若一眼说:“可能不可能不是我们说了算,但也不是你安老板说了算,明天一检查就什么都清楚了,现在你诈唬什么”

    季子强很冷静的,他没有安子若那样急躁和气愤,由于他冷静,所以他的心就更凉了一些,他已经从郭主任的口气中听出了一种味道,那就是安子若这个施工肯定真的是有问题的,不然他郭一锦不敢如此的嚣张,虽然不是对自己嚣张。

    更为重要的是,季子强已经有了一种隐隐约约的预感,感觉这整个事情都透出了一种怪异的气息,季子强不能很肯定这是什么,但处处透露着不正常,这一点是毫无疑问,会不会这整个时间就是一个局呢

    季子强一点都不敢侥幸了,他比安子若更明白官场中的陷阱丛生,所以季子强就不能再继续的用这种方式说话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