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于是,韦俊海就在交通局肖局长还没到来的这段时间里,也做出了一定的准备,他也有自知之明,要绑牢肖局长,让他为自己豁出去,没有绝对的力量市做不到这一点。 :efefd

    肖局长轻声的敲了几下门,就推门走了进来,他看到了韦俊海,让肖局长有点意外的是,韦俊海没有自己在路上想象的那样沮丧和失魂落魄,他一如往常那样笃定和深邃的看着肖局长,肖局长对韦俊海的蔑视也就在这一瞬间奔溃了,

    他像过去一样又一次露出了讨好和献媚的憨笑,说:“书记啊,怎么晚了你还在办公,真是太辛苦了,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柳林市离不开你。”

    韦俊海用深邃的目光一直看着肖局长,指了指沙发说:“坐,肖局长啊,柳林市虽然离不开我,但却有人希望我离开,不过呢,或者他们都是在空想。”

    肖局长听到韦俊海这样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心中“咯噔”的一下,难道自己在路上的那一点想法,韦俊海也能猜到,不,这是不可能的,自己最近几天就算家里,也从来没有议论过韦俊海的事情,一切都是自己在心里推算。

    肖局长很快的从惊吓中回复了过来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我看他们是痴心妄想。”

    韦俊海没有坐下来,他在办公室缓慢的度着步,对肖局长的话他是微微一笑说:“有啊,比如季子强就是这样的人,不过除了他之外,很多过去我提拔起来的干部也会有人持这样的想法。”

    肖局长刚刚的一点点镇定又动摇了,韦俊海到底市什么意思,他为什么把自己叫过来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肖局长战战兢兢的说:“什么人敢有这样的想法我看他们真是丧心病狂。”

    韦俊海就很认真的看着肖局长说:“他们一点都没有乱想,我确实遇到了问题,但只要你肖局长出手,我相信一切都会解决,那么,将来我还是我,你呢,你过去一直希望的财政局局长的位置就一定能到手。”

    肖局长有点流汗了,其实现在已经要到10月了,天并不是很热,他也算宦海老人了,他也看的清时局,在这个时候韦俊海要自己办的事情,一定是充满了危险,自己该怎么办决绝还是同意他不敢轻易的回答了。

    他这样的态度早就在韦俊海的预计中,韦俊海一点都不感觉到意外,他冷冷的笑了一声说:“当然了,你也可以选择拒绝,不过那样我就真的会倒台了,可是在倒台后,会有很多人不管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也不管是我来揭发,或者是季子强的清理,总之他们都会陪我一起下去,有的人应该比我跌的更惨。”

    韦俊海稍微的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肖局长又说:“比如你吧,你认为我倒台了你过去那些问题季子强不会去查吗你和市建委主任郭一锦他们一起违规发标,接受大鹏公司巨额回扣,让吕剑强帮你找了一个叫苏琴的女孩的事情也能轻易掩盖,呵呵呵呵,你是痴人做梦。”

    肖局长彻底的让韦俊海击垮了,他也明白,自己很多违规,违法的事情韦俊海都知道,当然我,自己每次的好处也是给韦俊海送过的,但当韦俊海今天叫来了自己,自己不去按他的心意办事的时候,反目成仇那是必然,到时候他拉不拉自己垫背就很难说,谁让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让韦俊海挑上呢

    肖局长就牙一咬,抬起头对韦俊海说:“书记,你说吧,要我做什么事情,我这人别的好处没有,但忠心不二是我的天性。”

    韦俊海冷凌的看看肖局长,点下头说:“好,只要我们齐心协力过了这一关,你的前途就会一片光明。”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韦俊海和肖局长做了详细的规划和设计,一个阴谋就慢慢的浮出了水面,当韦俊海送走交通局的肖局长的时候,已经夜色苍苍了。

    季子强是一点都没有想到,围绕着他的一个阴谋正在逐渐的形成,他在处理完了今天的公务以后,准备回省城去,他必须尽快的确定下来在韦俊海这件事情上的明确态度,他有自己的想法,但如今的季子强已经跨越了盲目和冲动的阶段,他现在更成熟,也更稳健,他已经把柳林市这里的变化和动荡联系到了更高层的北江市布局中去,他不希望自己的判断来影响到整个大局。

    车在晚霞中奔驰着,车厢里很静,只有车轮在高速路上哪“沙沙”的摩擦声,整个路途季子强都在沉思,他一直似睡非睡的眯着眼,车道两旁的树郁郁葱葱,似乎要把旁边的河水掩藏起来,雾气笼罩着那片树林,那一切就像是一幅画卷,霞光透过云的缝隙,毫不吝啬的洒在水面上,暮霭中的的水面折射炫丽的阳光,穿透了雾气,進入了季子强的眼睛,流入了他的心田。

    他就想到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从自己意气风发的走进柳林市政府的那一天,一直到今天坐在了柳林市政府首脑位置,这一切都历历在目,他甚至还能记得自己第一次和叶眉在政府办公室有过的哪美丽的曖昧,是啊,应该是曖昧,因为那个时候自己还是那样充满了好奇和紧张。

    后来呢,好像自己就不断的有了女性,她们让自己不断的成熟和老练起来,这种成熟除了生理上的变化之外,还有更多的心里和性格的变化,现在回想一下过去的那些往事,有的分明会让季子强羞愧和感觉荒唐,这其实都市一种时代的符号吧,那时候自己真的很年轻,很冲动。

    季子强这样反省和回忆着自己,要不了多长时间,车就到了省城,季子强在踏入江可蕊家门的那一刻起,就决定忘记过去了,他更渴望自己未来的美好。

    乐世祥和江处长坐在客厅里,但江可蕊还没有回来,刚才联系的时候,她说自己正在录制一个节目,估计回来的会很晚。

    看到季子强走进来,乐世祥和江处长都很热情的招呼了一声季子强,很快的阿姨就过来请季子强先去吃饭了,季子强说:“我来的时候刚在政府伙食上吃过饭的,现在一点都不饿。”

    乐世祥和江处长也没有勉强季子强,大家就坐在了一起,这时候季子强就有一种想要和乐世祥探讨点问题的倾向,江处长很快就看了出来,她笑着对季子强说:“子强,你和你爸爸坐会,我去看会电视,你们自己聊聊。”

    季子强感激的看了一眼自己这个通事明理的丈母娘,笑了笑说:“好的,谢谢你。”

    丈母娘就很怜惜的看了一眼季子强说:“这孩子,怎么还是改不了,在家里就不要这样客气。”

    乐世祥也已经感觉出来了,对柳林市的这次矿山事故,乐世祥也做了深刻的考虑和战略性的计划,这不是一件小事,在权利的角逐中,有时候很小的一件事情也会演变成一场大的战役,很多决战也都是先从一个班,一个排的冲突中展开的。

    他看了看季子强说:“子强,是不是要谈谈柳林市现在的局面。”

    季子强毫不掩饰的说:“是啊,乐书记,柳林目前有了一个绝佳的契机,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做。”

    乐世祥笑了一笑说:“我相信你一定有自己的想法了,那么你先来说说权利斗争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季子强就稍微的想了一下说:“权利斗争的最终结果就是为了更好的掌控权利,他不是为了解恨或者是消灭对手”。

    季子强很明白权利斗争内涵的人,对韦俊海这个人,季子强一直只是把他看着对手,却不是仇人,这个道理本来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明白,季子强走的快了一点。

    乐世祥没有想到以季子强这样的年纪竟然能这样透彻的明白这个道理,他很赞许的看着季子强说:“子强啊,你有点让我吃惊,不错,是这个道理,但很多权利场中的人都往往搞不清这一点,很多人仅仅是因为嫉妒或者仇恨,就轻起战端,这是一种政治幼稚的表现。”

    季子强就谈出了自己对目前柳林市格局的看法,他对乐世祥说:“柳林市需要和平,更需要稳定,我不想在毫无意义中拉起这场斗争的序幕,更不希望我的这场争斗波及到更广的层面来。”

    乐世祥点头说:“你的想法不错,从你本身的处境来说,稳是第一选择,同时,我也不希望因为你对韦俊海的发难,影响到叶眉顺利的接替北江市书记的职位,再有2个月,叶眉这面就要面临这一变化了。”

    季子强感觉到自己的想法和乐世祥的计划不谋而合,心里也是很高兴的,这是不是也就说明了自己在权利斗争中已经逐步的走向了成熟和稳健。

    当他们还想更加深入了交换一下其他看法的时候,江可蕊赶回来了,她的出现自然就打破了家庭中的平静,全家人都听着她叽叽喳喳的话,围绕着她欢乐和嬉笑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