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季子强的沉默无语让韦俊海感到了绝望,他在找季子强来以前,已经早就明白季子强一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因为季子强为什么要放过自己,对这个问题,韦俊海一直是没有找到过一个合适的理由,他首先就很难说服自己,既然季子强放过自己没有一点好处,那么他就绝不会放过自己了,自己之所以找季子强来,不过市像一个溺水者在抓那一根毫无作用的稻草,现在看来确实抓不住。

    韦俊海在这个时候,得出了一个合情合理的,但是毫无疑问,是一个错误的结论。

    所以他挥挥手,对季子强说:“我有点疲倦了,今天我们就先谈到这里吧。”

    季子强也希望自己和韦俊海在这个问题上都留出一点缓冲的时间来,彼此好好的考虑一下,当然了,主要是自己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因为刀在自己的手上。

    季子强客气的告别了韦俊海,离开了韦俊海的办公室。

    韦俊海在颓废和绝望中一直呆坐到日落西头,天空是灰暗的,韦俊海的心里也是空洞洞的,他感觉到好象全世界都抛弃了他,孤独,寂寞,失落,无助将他压的喘不过气来,他好想逃,逃到另一个世界,他无法平息自己,只有不断的徘徊在办公室中,哪不定的脚步,涌动出韦俊海难以平静的情绪里快要胀满的一团团热热的气流。

    他感觉自己的心像要跳出来一般,徘徊、流浪却找不到出口,只知道自己将面临着一项艰巨却又不得不为的重担,心突然间好累心里仿佛被个无形的大石压住,嘴巴不听的颤抖。脑子一片空白,韦俊海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有点手无足措,脑里一片混沌,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将要去干什么手脚钻心的冷。

    他拿起了电话,哆嗦着手给省城的李省长拨了一个电话,但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李省长的秘书在接到电话后,只是简单的说了声“省长正在做报告,暂时无法接听”,然后就挂断了韦俊海的电话,这更让韦俊海的心如坠冰窟。

    他没有去想象一下或者省长真的在开会,他现在大脑已经是一片的混沌,他下意思的就自己认为省长已经开始躲自己了,看起来,不管是多么老辣成稳的人,当面临危机和绝望的时候,他们一样会惊惶失措,杯弓蛇影。

    很久以后,他才拖着无力的雙腿,走出了办公室,不过他不想回家,他想去好好再看一看自己的希望和情人如梦,也许在以后的岁月里,自己不得不和她分手了。

    城区的街道上,树木清翠,但为何,这沿途盛开的鲜花和满眼的绿色却更让韦俊海感觉颓废,她们的灿烂仿佛在嘲笑他的沮丧,草依然青翠,树依然屹立,可他的心中膨胀起的依旧是灰心。

    如梦依然用温馨和深情迎接了韦俊海,她没有去她的咖啡店,她在家里做着女人该做的一切,把家里打理的是井井有条,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虽称她的岁数已经称不上是天仙美女,但那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笑起来两个甜甜的酒窝,依然让她保持住了迷人的风韵,不过她从来不习惯于化装,却依然显现出她清纯的一种自然美。

    她估算着韦俊海这一两天会来自己这里,她的智商一点都不低,娇柔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睿智和坚定的心,她每天都在看电视,每天都在看报子,每天都在听着咖啡馆那些无聊至极的人们在谈论着柳林市的时局。

    她知道了,韦俊海遇到了麻烦,而且还是一个很大的麻烦,这其实很简单,不用听别人的闲言碎语都可以明白,因为往常每天要在柳林电视台露面几次的韦俊海,却在这一次销声匿迹了,而代替他不断出现在电视上的是季子强,是那个一直让韦俊海防范,警惕,顾忌和排斥的季子强,这应该已经说明了一切。

    对韦俊海异常理解的如梦,很快也从韦俊海的情绪中感受到了这点,如梦从来都没有见到过韦俊海有如此颓废的样子,她的心也在韦俊海走进客厅的那一刻,纠结在了一起。

    他们的拥抱也很简单,没有了往常的热情,韦俊海懒散的坐了下来,说:“你还好吧,今天怎么没有到店里去。”

    如梦强颜欢笑,想缓解一下这有点沉闷的气氛说:“我能掐会算,知道你今天要过来。”

    韦俊海就呵呵的笑了两声,不过这笑声是那样的干裂,犹如从古井中传来的回声。

    韦俊海说:“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他的这话表示了他的意境,他只想来坐坐,其他的什么他都不会去想,也没有精力。

    如梦嫣然一笑说:“嗯,我知道,我还知道你没有吃饭,我给你做一碗卤面吧。”这是韦俊海过去最爱吃的主食了。

    韦俊海摇了摇头说:“我不饿,我就想坐坐。”

    如梦有点怜惜的看着他,说:“那一会饿了在吃,没关系的。”

    于是,两人就陷入了沉默中,他们都静静的在感受着对方的心境,没有说话,就这样坐了许久。

    如梦帮韦俊海默默的添上了杯中的茶水,但她还是忍不住了,她不希望他就这样沉淪下去,她知道一但韦俊海失去了权利,他这个人也就算彻底的倒了。不管是从精神层面,还是从他的心里层面,他绝不能去坦然的接受这样一个打击,他会很快的老去。

    如梦就说:“我看电视了,事故其实并不严重,至少人都活着。”

    韦俊海沉吟了片刻,才摇了一下头,低沉缓慢的说:“很严重,我可能会为此承担责任。”

    如梦实际上在最近几天也听到了很多流言,都说韦俊海当初阻止对煤矿的整改,这次是无法回避主要的责任了。

    但如梦却没有韦俊海的紧张和慌乱,她冷静的说:“仅仅就因为你阻止过对煤矿的整改吗”

    韦俊海喟然长叹说:“并不完全是这样简单,墙倒众人推就是我目前最好的写照,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季子强不会放过我,省委的乐书记更不会放过我,遇上这样的机会,作为政敌,谁都不会轻易的撒手。”

    如梦明白了,这并不是自己当初想象的那么简单,虽然很多次韦俊海都会给自己喃喃的述说和解释官场中的局势,以及自己和季子强的斗争,但如梦显然对官场的理解还是不够深刻,现在韦俊海的话,让如梦一下子犹如醍醐灌顶般的清醒了过来,她明白了,韦俊海既然已经露出了破绽,对方也一定会趁胜追击。

    那么难道就再也没办法来化解韦俊海的这次危机了吗如梦并不这样认为,因为她的意志并没有像韦俊海这样彻底的崩溃,同时,她也并没有办法去完全感受到韦俊海的绝望,所以她是清醒的。

    她没有再说什么,走过去,坐在了韦俊海的身边,轻拥着韦俊海有点冰冷的身躯,一直坐到了日落西山,月挂当空。

    这个时候,韦俊海已经有点晕晕欲睡了,突然的,如梦自言自语的说:“俊海,如果这件事情能拉上季子强一起,是不是他们的攻击就会不得不停止下来”

    韦俊海摇摇头,让自己稍微的振作了一下,喝了一口水说:“当然会,我也曾今考虑过这个方式,问题是这件事情拉不上季子强”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韦俊海一下停住了,她自言自语的说:“等一等。”

    然后韦俊海就眯起了眼睛,很认真的想了起来,如梦是一点都不敢打扰韦俊海,她从韦俊海的眼神中又看到了韦俊海往常的胸有成竹和睿智通达,她在想,或者韦俊海已经找到了破解这个僵局的方法。

    一点都不错,韦俊海在经过了大痛之后的休整,在如梦哪蜻蜓点水般的一语点拨后,他的确找到了一条逃生的路线,他想到了当初葛副市长预埋下的那个炸雷安子若。

    韦俊海就不敢在耽误时间了,他以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匆匆的吻了一下如梦,对她说:“谢谢你,我的路还没有走完,我还要大干一场。”

    如梦欣慰的目送了韦俊海的离开,她有了一种自己和韦俊海能够同休戚,共患难的幸福。

    韦俊海离开了如梦的别墅以后,回到了市委办公室里,他在路上已经和交通局的肖局长获得了联系,让他立即赶到自己的办公室来。

    对这个交通局的肖局长来说,他真的不希望在如此敏感的时刻去见韦俊海,虽然韦俊海依然市柳林市名誉上的老大,但显而易见的,他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过不了多长时间了,

    肖局长固然是韦俊海的嫡系,但政治联盟中的嫡系并不是需要多少忠诚来维护这种关系,他们要的是利益和局势,当这一切都开始有了消失的预兆后,嫡系也就不成为约束双方的一种纽带了,反而在你倒下的时候,这些嫡系还很想搂心窝里踹上最凶狠,最要命的一脚,最好是可以一脚毙命,不留后患。

    但处于谨慎,又考虑到现在的市委都下班了,肖局长就没有拒绝韦俊海的召唤,他答应自己一会就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