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里已经不需要他们继续待着了,季子强就招呼着省上几个局的领导们,下山去休息,大家也是都饿了,留下必要的检查人员,其他的都跟着季子强一起到了柳林市的市区,韦书记自然也是来了,但他的心情是比较郁闷的,话也很少,情绪也不好,这就让人感觉好像他是不欢迎人家一样,但也都没人说什么,只是把季子强就抬的高了点。

    几个局在回答记者的提问时候,都是很有意的把季子强的作用,特别是他第一时间就自己指挥抽水的事,做了大幅度的渲染,一下子季子强就成了这次事故最大的收益者,季子强心里也在暗笑,自己对救援懂个屁,还不是那矿上的几个工程师的建议,这到最后怎么好事都放自己头上了。

    想到了自己的好事,那自然就想到了韦书记的坏事,到现在他还是没有确定自己应该怎么来走下一步的棋。

    他们在高兴和欢乐着,韦书记却更加的低沉,韦书记没有陪大家吃饭,韦书记坐了一会就打个招呼走了,今天是救援的招待,所以大家也没有喝酒,那很多记者也都一起吃饭,季子强对文人是很有些投缘的,大家就一起的聊聊,都很是投机,季子强的文化底蕴也发生了作用,一起谈文章,谈形势,谈时局。

    记者们对他这种平易近人的态度很是喜爱,一会的时间,季子强这旁边就招来了一堆的记者,季子强就又成了一个中心人物了,为了增强开发区的宣传,季子强就对他们又大讲特讲了一些开发区的事情,这让记者们又找了一个题材,很多个记者就一起的参与进来,讨论起一些看法,感想。

    省上的几个局也陆续的离开了,这就少不的要准备点特产什么的,不过季子强是不用管这些琐碎的小事,这都是办公室在负责,季子强就管和人家握手,点头,微笑。

    领导是都要赶回去的,没死人对他们来说那就是一次胜利,至少回去是可以很风光的开个座谈会,总结总结一下经验,在好好的摆他几桌子来一起的庆祝庆祝。

    他们高兴是他高兴,柳林市就不是一样了,今天已经接到了省委和省政府的通知,省上正在组建一个由季涵兴副书记和常务副省长苏良世为正副组长的调查组,通知上说过几天调查组就会赶来,这么大的一次事故,那没有个人出来顶缸怎么行,其实顶缸的人已经不用在麻烦着去找了,有个现成的韦书记在,那顶起来就更稳当,更像个样子了。

    韦俊海的情绪是可以想象的,他浑身无力,精神萎靡,他渴望着自己可以重新再来一次,自己对权利,对这仕途的繁华还没有厌倦,自己多想继续的掌控着柳林市的杀伐决断啊。

    但是,显而易见的,韦俊海已经从省委和省政府的联合通知中听出了不祥之音,他一下子似乎就老去了很多,他默默无言的在办公室里坐了许久,多年宦海沉浮中的历练,让他没有太过慌乱,他在沉思良久以后,还是决定在点努力,哪怕真的不行,但束手待毙是懦夫所为,自己不是懦夫,自己历来是市强者。

    韦俊海的眼中就出现了这几天以来少有的冷凝,他坚定的拿起了电话,给季子强挂了过去:“子强,你好,我老韦啊,我想和你谈谈。”

    季子强也刚刚送走客人,接到了韦俊海的电话,就说:“嗯,好的,韦书记你在办公室吗”

    韦俊海无精打采的说:“是啊,我在办公室,你现在过来吧。”

    季子强嘴里答应了,就挂上电话,坐车到了市委,同时,季子强也隐隐约约的有一种预感,感觉现在韦俊海找自己一定是为了煤矿事故的问题,但韦俊海到底会怎么想,他会怎么来处理这件事情呢季子强就不得而知了。

    当季子强走进了韦俊海的办公室的时候,韦俊海的秘书小马很殷勤的帮季子强倒上了茶水,他对季子强的笑容也不同于以往那样生硬和漠然了,好像其中更多的市对季子强的讨好和献媚。

    季子强并不喜欢这个韦俊海的秘书,一直以来,季子强都认为这个秘书身上有一种邪恶的味道,他不知道自己的结论来之于何处,但他就是这样认为。

    韦俊海今天低调,客气的对待着季子强,他很主动的先把自己的香烟掏出来,给季子强发了一根,季子强也一如往常那样先帮韦俊海点上,但这个时候,季子强明显的看出了韦俊海的脸上有一种尴尬和不自然的神色。

    季子强就问:“韦书记叫我来一定有什么事情吧”

    韦俊海点了点头说:“想和你聊聊。”

    “奥,那好啊,我们也的确很少在一起交流了。”季子强很附和的说。

    韦俊海叹口气说:“你来柳林这几年,我们好像有很多误会,其实呢,我这个人还是很欣赏你的,你年轻,有魄力,在柳林也创造了如此显著的成绩,这真的经常会触动我的很多想法。”

    季子强暗自好笑,韦俊海会欣赏自己,只怕他是自话自说,他没有收拾自己就已经算自己烧高香了,季子强就说:“谢谢你啊,韦书记,要是我们多沟通一点,本来很多误会是可以消除的。”

    韦俊海很认可的颔首说:“就是,就是,比如上次你受处分的事情,哪真是葛副市长个人的行为,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季子强就打个哈哈说:“我知道,我知道,这事情确实和你没关系,就算有点关系,我也不敢来怪书记你啊。”

    韦俊海见季子强说的很诚恳,心中略微的安定了一些,说:“在比如这次矿难事件,本来完全是可以避免的,如果按你的指示执行,哪绝不会有今天的结果,但葛海浩这人一意孤行,阻扰公安局的封矿。”

    他并没有说完话,因为他看到季子强很惊诧的抬起了头,奇怪的看着自己,韦俊海心里一沉,就说不下去了。

    季子强不得不惊讶,他没有想到韦俊海竟然如此的厚颜无耻,明明是他不让封矿的,现在却全部推给了葛海浩,这葛海浩不是多年一直都跟随他吗,现在他为了自保,就要彻底的牺牲葛海浩了,要是加上这次矿难的事件,只怕葛海浩会把牢底坐穿了。

    季子强没有说什么,他的心里已经有点鄙视起韦俊海了,过去他一直把韦俊海看着是自己一个公平的对手,但此刻他没有了这种感觉,他就感到韦俊海市如此的卑劣,不足于和自己相提并论。

    韦俊海也是很紧张的,他明白季子强的态度对自己具有着多么重要的影响,自己除了给季子强打过电话阻止封矿的事情,当时还给公安局方局长和其他几个人打过,只有季子强带头默许了自己的这个嫁祸于人的方法,其他几个人才可能保持沉默,但看季子强的眼神,今天是有难度了。

    是啊,季子强也确实不愿意苟同于韦俊海的这种方式,但季子强也没有决定坚决要治韦俊海于死地,季子强还要想想,他并不是同情韦俊海,他要为自己着想,目前的柳林市自己已经能够压制住韦俊海了,那么他对自己的威胁和影响已经不大,相比于让他下台,重新上来一个书记,这目前的处境应该更好。

    当然了,季子强也曾今在脑海中有那么一丝的侥幸,会不会韦俊海下来了,自己可以顶上去,但很快的,季子强就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一个上任不到两年的市长想要马上接手市委书记,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乐世祥市自己的老丈人,就算省长也明了自己的底细,可以支持自己,但这依然希望是渺茫的。

    所以季子强就算很鄙视韦俊海,但从自己最为合理的构想中,还是希望韦俊海可以留下,帮自己把这个位置守上几年,他已经准备放过韦俊海,按他的想法来应对这件事情了。

    不过这都是他心中的想法,他带给韦俊海的感觉是不同的,韦俊海已经灰心丧气了,他从季子强的沉默中,体会到的是一种死亡的气息。

    于是,韦俊海就说:“怎么了,难道季市长不这样认为吗”

    季子强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了:“嗯,这件事情韦书记再让我考虑几天怎么样,隔得时间太长了,我需要好好的回忆一下。”

    韦俊海就转换了一个话题说:“子强啊,你很年轻的,一定可以回忆清楚,我是老了,也干不了几年,以后这柳林市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啊。”

    韦俊海委婉的向季子强释放了一个信号。

    季子强虽然是心里已经愿意放过韦俊海了,但他还不能很快的就答应韦俊海什么,他还需要在看一看,他还需要对乐世祥汇报一下,在这盘其中,自己不过是一枚旗子,要是可以换的满盘的胜利,就需要静下心来从大局着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