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书记是听的懂他说的意思的,过去自己在洋河县是有点忘乎所以了,自己一张狂就忘了还有个市长也是很不好惹的人。

    张书记就给季子强好一阵的做检讨,做的季子强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就准备打断他的话头,就在这时候,季子强突然的接到了电话,黑沟煤矿发生透水事故,季子强一听,说声:“糟糕,”

    他是知道矿山事故的厉害,在洋河县的时候,季子强就经受过一次,现在季子强赶忙的就叫上了小纪,坐上了小车就走,同时也就打了好几个电话,一边赶路,一边就按派了救援的事项。

    市政府里也似乎忙成了一团,汇报的,给相关部门联系的,调运救援设备和组织救援队伍的,还有抽水泵,挖掘机,都要联系到位,最快速度的赶到现场。

    韦俊海书记也的到了消息,他也正以最快的速度在向黑沟煤矿赶,韦书记坐在车上一直也没说话,他脑袋是麻木的,他知道自己犯下了一个不可以原谅的错误。

    在前一阶段,季子强就要求对黑沟煤矿进行停业整顿,看是自己偏听了葛副市长还有矿长的话,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为了个人担心年底经济指标的完不成,硬是阻止了季子强的决定,还亲自打电话让季子强不要动用警察强行封矿,现在这麻烦来了,麻烦还到罢了,要是真的这次在死上一些人,那自己该怎么对组织和对矿难家属去交代。

    韦俊海的心很乱,一句话都不说的一直就到了黑沟煤矿,季子强没等他到来已经安排救援了,省上也是得到了消息,几个部门都在路上,但季子强是等不住了,他就先展开了救援工作。

    救援工作一旦展开,那就是个全面启动,什么铺设管道、抽取漏水,架设水泵等等。

    季子强见韦书记也走了过来,就先给他做了简单的汇报,然后把自己的救援方案也给他做了汇报和说明,但韦书记已经是听不清什么了,他一直在担心和内疚中,季子强见他魂不守舍的样子,就只好止住了话题说:“韦书记,你是不是那不舒服啊,我看你脸色不大好,要不你先休息下。”

    韦书记摆摆手说:“你不用管我,现在的救援方案,我说真的也是听不懂,你就那你的方式展开吧,我坐一会在这看着。”

    季子强想想这样也好,免得两个人在指挥的方式不一样,那更加的麻烦。

    其实这方案也不是他想的,都是矿上那有经验的工程师制定的,他不过是听了汇报,感觉是可行。

    但季子强自己还是提出了一个方案,那就是要求组织一队有经验的人员,同时下井搜救,有没有效果那是不知道,但多一份措施总是不错的。

    从他们的汇报里可以知道,现在井下还有18个人,至于是死是活,那是谁都不敢保证的,那矿长早已经瓜西西的坐那发了个打个小时的呆了,他也明白,一旦有了人员伤亡,自己只怕是难逃罪责的。

    排水作业紧张有序地进行着,季子强的另一套救援方案也在紧锣密鼓地实施当中在渗漏的矿井里,一支特殊的救援队伍正在开拔,他们从老矿井的巷道進入,试图打通一条迅速接近被困矿工们的躲避逃生通道。

    无奈矿内垮塌严重、通风条件很差,就连脚下齐腿深的淤泥也在和他们作对,最后只能放弃这一救援方案。也正是第二套救援方案的失败,更坚定了季子强对第一方案的依赖和决心,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他也就不在抱其他的幻想,加大了抽水的力度。

    在矿井的旁边,已经搭建了一个临时的指挥部,韦书记也坐在了里面,但他一直很少说话,他已经知道这次事故自己必须承担所有的责任了,他也想过,去回避,去抵赖自己曾今对封矿整顿安全的阻挠,但在这一两个的小时里,他最后还是明白自己是赖不过去的,因为有季子强在。

    时间不长,省安监局、省煤监局和省救援指挥中心等一群人都赶了过来,一时间抢险救援指挥部内人满为患了,他们经过反复商讨和斟酌,终于还是确定了季子强提出的那个方案,排水救人。

    方案得到了认可,季子强就让那第一台大功率抽水泵继续的加大马力工作,一下子把排水量提高到300立方米小时,井下矿工们生还的曙光初现,现在第二台潜水泵也开始协同“作战”,总计排水量一下子达到惊人的500立方米小时。

    随着水位的持续下降,应急救援队的10名抢险救援人员深入井下,开展救援工作,一会就从井下传来的消息令人振奋:水位已经低于矿井巷道。

    季子强听到这个消息,那是心里一阵的高兴,虽然人还没有救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方法是可行的,那也一定会是有效的,他不禁看了看韦书记,见他的情绪还是很低迷,季子强就走过去对韦书记说:“书记,看这个样子,还是很现有希望的,你也不要太过担忧了,只要水排玩了,人没事,那就是一次重大的胜利。”

    韦书记已经不去想那胜利的滋味了,他也知道,就算是人最后都活了,那这个重大事故上面还是会来调查的,这个责任自己还是推不掉,一但问题落实,自己估计也就算宦海之路走到头了,好一点是个离休,不好的话,那就很难说了。

    季子强一直是因为他在担心井下的工人安全,他到没想到追查责任这些事情,不管是谁的问题,也不管问题有多大,现在就是先救人,其他的等以后了,到跟前在说,现在没时间想那些问题。

    又过了几十分钟,搜救人员终于在井下找到一名矿工,他向地面报告说:井下被困人员共有18名,但只是被困,还没有人员的伤亡。

    季子强一听到这令人兴奋的消息,他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也顾不的那井边的稀泥烂滑,一下子跑了过去,爬在了井口旁边,连续向井下确认了3次,这才兴奋的大声地对大家喊了出来:“都还活着,都还活着”,一霎那,欢呼声立即响彻了矿山内外。

    连韦书记也颤悠悠的走了出来,但他出来的太不是是时候了,季子强在兴奋中那里还管你是不是那个威严可怕的书记,他就直接来了一个大拥抱。

    季子强的拥抱是很有感染度的,因为他刚才是爬在井边问的下面,那井边早就似乎一个烂水塘了,季子强也早就是满身的稀泥,这一下就全部的蹭在了韦书记的身上,韦书记除了感觉季子强有点疯狂外到也没发现他自己的身上,最后等他发现了,季子强又过去害歹人家几个省上领导去了,等他疯狂完了,基本上指挥部里的人都已经是满身的泥浆了。

    季子强的这些动作,都已经被同来的省电视台和几家报社拍了下来。

    季子强一但清醒过来,他就又恢复了往日的镇定自若和果断,他马上就安排,营救人员把第一批矿泉水、毛巾、牛奶等物品送下井。救援队的人员与矿工们仅隔一条约30米的积水深沟,可以通过喊话和电筒光与他们交流。几批营救人员陆续把3张自制的木架子送下井口,一询问才知道,考虑到井下被困人员身体比较虚弱,若直接涉水出井恐有不测,故临时找来这些木架子充当木筏子,在水面上漂流载人脱险。

    矿山救护队员虽然全身湿辘辘的,赤脚还沾满了淤泥,可他们满脸掩饰不住成功救人的兴奋劲儿。

    眼看就可以成功了,季子强就感觉时间的漫长,矿井口的众多营救人员、矿工家属,以及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们也都是望眼欲穿。

    韦书记也不在想那以后的事了,他也伸长了脖子在看着井口。

    “出来了”第一名升井矿工在矿山救护队员的搀扶下,缓步挪出了矿井口。

    当看到丈夫在救援人员的搀扶下从矿井内蹒跚而出的时候,一个在井外的妇女喜极而泣,她拉着女儿激动地连连摆手:“快看,那是你爸爸哟,他获救了”

    虽然丈夫眼蒙着布看不到,但她熟悉的声音让丈夫的心也温暖起来。

    在万众瞩目的矿井口,一名名的矿工在成功升井。

    救援现场一片片的欢声雷动,到处是人们在欢呼雀跃着。

    季子强也在这样的看着,他已经恢复了往昔的镇定,他开始在考虑起下一步的善后工作。

    毫无疑问的,这救援已完结,那总要有个人出来抗这事情啊,他就一下子想到了自己让公安局来强行封矿的时候,那是韦书记来电话让自己不要多管的,那这个责任是不是应该韦书记来担当。

    季子强犹豫了起来,现在是搬倒韦书记的时候了吗,是不是还早了点,万一搬倒了,再来个别人坐上,那就不是坐半年一年的时间了,自己也就成了给别人做嫁妆了,但这次可是一个绝好的时机,只要自己一出手,韦书记肯定是翻,这样的机会不多,也许他留给自己的也就是这一个破绽了,抓不住,以后再想找这机会就难上加难了,季子强没有了刚刚救出人时的兴奋了,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做出准确的判断,这关系着自己未来的前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