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听季子强的这话,韦书记就冷冷的看了季子强好长时间,韦书记真的想吐给他一脸,要在几个月前,你季子强敢这样和我说话吗,这明显的就是政治讹榨,但现在的形势已经不一样了,自己的几员大将都已经阵亡了,从大势的对比上自己没有多少优势。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这还不说,关键这小子背景已经出来了,自己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了,在没有办法一击必杀的时候,还是要躲一躲他的锋芒。

    韦俊海犹豫了一会,考虑着自己怎么来答应季子强的要求,答应那是一定要答应,只是讲究个策略,不能轻易的来妥协,也要给他小子明白一下自己并没有倒威。

    韦书记想好了才说:“你这要求也可以,但我想既然是定干部的人选,那就把市委副书记的推荐人选一起定了吧,前天,组织部的谢部长也来电话了,让我们市里先提个人选出来,你看纪检委的刘永东书记顶上来怎么样”

    季子强自然是不能反对了,自己已经拿到了三个位置,夜长梦多,那副书记只是个推荐,谁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先拿几个实权的再说,季子强就点头说:“只要是你韦书记提的,我是一定支持的,这刘永东书记人也还是不错。”

    季子强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也就不想多和韦书记坐了,因为两人本来是没有多少共同的爱好和共同的语言。

    过了几天,又召开了一次会议,季子强和韦书记都很平和的达成了共识,该安排的人也都做了比较好的安排。

    今天刚上班,被提名副书记的纪检委刘永东书记就赶过来给季子强道谢:“市长,你看这次我的提名推荐,是很应该感谢你的。”

    季子强自然也要摆出一副真的很帮忙的样子来:“那里的话啊,你在柳林市时间也长,经验也多,威望更好,我不推荐你,难道还去推别人吗”

    刘永东书记连忙客气的说:“看你说的我脸都红了,我就是岁数大点,工作上和你们比还是有差距的,以后季市长有什么需要我尽心的地方,那就只管说,我是一定照办。”虽然他未必相信就是季子强的提议,但他很明白一点,以今天柳林市的局面来看,要是季子强死扛住不让自己上,那只怕韦书记也是无可奈何的。

    所以今天是一定要把自己的态度表明,否则就是报上去,人家在做干部摸底和谈话的时候,季子强打个破嘴,发动群众一起使坏,那自己也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季子强就顺手的把他又是赞扬又是拍的夸了一通,这才把他打发走。

    送走了他,季子强就笑笑的摇摇头,看来这权利是很誘惑人的,谁见谁爱啊,这么大的岁数了,听说要提升,也一下子就安奈不住自己的热血沸腾了,到处来走动了,现在应该是找刘副市长他们几个去了吧,呵呵。

    季子强想的一点不错,那刘永东书记是到处去提前感谢和说好话去了,现在不抓紧做工作,到时候省组织部一来摸底谈话,谁在给来上几句不好听的,那就真的全完蛋了。

    季子强在随后的几天里是比较忙的,每天要到开发区跑一趟,因为开发区很多地方已经到了需要决断的时候了,季子强就不的不做出一些考虑,把这些都完全交给李助理来决断,季子强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开发区对他来讲太重要,太关键了。

    季子强在开发区段面的工地上,看到车辆出入、人员穿梭、机器轰鸣,一片忙而不乱的景象,季子强见到了一群头戴安全帽、胸佩标志牌的当地劳务工,季子强就和他们拉起了家常,问问他们的生活情况,问问他们住的地方,他有问:“那些外来的农民工和你们配合的怎么样,我们可不要歧视他们们外地人啊。”

    当地劳务工就说:“这些农民兄弟和我们配合得很好,非常服从指挥调度。”

    季子强在开发区的指挥部里,特别的强调了,在项目施工过程中,涉黑势力强买强卖、强揽工程,闲散人员强搬强运、围堵工地等问题绝不能在开发区施工中出现,这样会引发了各种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甚至出现施工秩序混乱、施工进程受阻的现象。

    开发区持续开展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有组织的打击流氓涉黑势力、化解矛盾纠纷、强化工地治安秩序为重点的建设工地施工秩序整治行动,确保了工程建设顺利进行,开发区公安分局主动加强与建筑单位的联系,积极了解治安动态,在重点工程工地设立治安办公室,安排民警现场办公,指导、督促建筑单位落实内部安全管理措施。为了加大打击力度,季子强很希望在自己的手里,建成一个现代的,完善的,高水准的开发区来,所以他在这上面下的功夫还是很大的,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不得不说:“市长,你最近怎么晒的这么黑啊”

    在开发区转了一圈,季子强一回到了办公室,就见那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两个老总后脚就跟了进来,季子强都有点奇怪他们从哪冒出来的,就问:“我怎么没看到两位老总啊,你们刚才在那”

    那赵副董事长就笑着说:“我们在办公室里一直坐着等你回来,我们看你车进来了,你当然是没看到我们,不过今天我们可是带来了好消息了。”

    季子强一听是好消息就问:“是不是黄金的价格有动静了。”

    那李董事长就很惊讶的说:“你可真是神啊,你怎么知道我们来是这个事。”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看你们脸上那颜色就知道了,兴奋成那个样子,是都知道是好事。”

    赵副董事长就连忙说:“我们手上的黄金已经涨了百分之十几了,你说该不该高兴,市长,你看我们现在是不是就可以把他出手了”

    季子强哈哈的笑笑说:“老赵啊老赵,亏你还是个大厂的厂长,现在价格才刚开始动,沉住气,大头还在后面哩,过段时间会让你们自己都不相信会赚那么多。”

    这两个老总的眼睛就一下子睁的更大了,他们不得不佩服季子强的判断和消息,两个人就在心里盘算着挣了这么多钱,该添置些什么设备了。

    季子强和他们就又讲了下未来黄金的价格趋势,告诉他们后面还要大涨,让他们先安心的回去,等他这面的消息在出手。

    这两个哪还能不听啊,有大钱赚,只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怎么说也不会随便的放弃了,肯定是心里乐呵呵的走了。

    季子强就搽了把脸,准备去参加另外的一个会议,门外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进来一看是洋河县的张书记,张书记讪讪的笑着,走了进来。

    季子强有点意外,他似乎没有想到张书记会来看自己,他见张书记还带的有礼品,应该是知道自己喜欢喝铁观音,所以还买了几斤的茶叶。

    季子强就笑着对他说:“张书记啊,你怎么今天到市里来了,好久没见你了。”

    张书记太好的笑着说:“早就应该来看望你了,只是你也知道的,县上,很多东西都不太懂的,忙的个手忙脚乱的,也就把看你给耽误了,市长不要见怪啊。”

    季子强心里好笑,你什么都不懂,那还不知道谦虚的好好先学学,上来就想作威作福的,现在算是明白点事情了,还知道来把我拉拢一下,呵呵,你以为有了韦书记的撑腰就不得了了吗,你错了,收拾你这样的人,我方法多的很。

    季子强也就笑笑说:“上次我去了一趟洋河县,不过那也只是个路过,怎么没见到你,是不是下乡去了,我可是心里头有个疙瘩的,你张书记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季子强到来个恶人先告状,明明是自己没叫人家,现在到成了人家躲他了。

    张书记是哑巴吃黄连有苦没处说,你们都通知了,就是不叫我,最后一起吃饭去了,我怎么去,我去了多尴尬,现在到好,成了我的不是了。

    但现在也没办法争辩啊,今天就是来赔礼道歉的,明明知道是人家收拾自己,也只好什么都不说,就当是自己错了。

    张书记也是态度很诚恳的说:“那天我是真的不知道季市长去了,要是知道我说什么也要赶回来,天大的事,也没有市长去视察的事情大啊。”

    季子强就放缓了语气说:“算了,那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我还是要告诉你啊,做领导一定要发动大家的工作热情和潜力,一个人水平在高,也是忙不过来,适当的放权,才是一个主要领导最好的工作方法。”

    对一个离自己很远的下级,季子强是不会和他太记仇的,因为级别错的太大,也对自己没有一点威胁和影响,就是工作方法可能是不熟悉,或者是还没有改变在市委的那种惯性,教育一下,收拾一次也就够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