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一行上十人就开着玩笑进了包间,一会的时间,凉菜热菜都端了上来,因为都是提前准备好的,所以端的也快,这也是季子强喜欢到这来的原因,许老板总是知道在什么时候上什么菜,每次到这吃的都比较的爽。

    酒那不用说,这一堆人,那不喝个五六瓶是下不来场的,季子强更是首当其冲,少不了的喝一些名目繁多的冤枉酒,敬酒,领导酒,是鱼头酒,鸡头酒,他也是放开了酒量好好的喝了一场。

    酒席中间就少不的那黄段子啊,小故事什么的,这里面虽然有一个女的副市长,但大家都是好几年在一起了,也不去顾及什么,该说就说,该讲就讲,直接就成了一堆的流氓。

    季子强是光听不讲,就在那笑便宜,这酒一喝高,那就有人不安分了,一定要叫季子强也讲个,季子强推了半天是推不掉,就只好讲了一个,但过不了关,大家都说讲的不黄,还要重讲,季子强就有说了一个顺口溜,大家还是不同意,非要叫他讲个流氓的。

    季子强就只好做那慢慢的想,这一堆人也都放下了筷子和酒杯,等他想,他不讲就都不吃不喝了,这季子强就突然的想到了上次赵远大给他讲的一个黄色故事。

    季子强就说:“过去一个女的,和三个人有染,生下个孩子,她也说不清到底是谁的,那三个也都说是自己的,后来问题就出现了,给起名字几个人就都吵了起来,最后来了个像齐市长那样有文化的人,才给孩子起了个好名字,这三个人一听,也就没话可说了,都是很高兴,你们想知道什么名字吗”他转头就问身边的藤巧副市长。

    大家是一起的摇头说不知道,都在催他:你快讲吧,不要卖关子了。

    季子强自己先笑的不得了说:“起了个名字叫:郭春海。”

    “郭春海”大家都读了一遍,想不出这有什么好笑的,就一起望着他,想听他解释。

    季子强就解释道:“这三个男人,一个姓陈,一个姓高,一个姓李,你们想想,这“郭”字是不是就是他们每人的姓氏中的一部分啊。”大家一听那是连连的点头,不错不错。

    季子强就继续说:“这郭春海的“春”字,你们想想,那要是扯开了就是三,人,日啊”

    季子强这一说,大家算是都听明白了,一阵的哄堂大笑,就都问他那个“海”字是怎么解释的。

    季子强淡淡的说:“海字吗,那更好解释了,是三点水和每字加一起的,意思就是每人一点水的意思。”

    季子强这个故事讲的,让这些个人是大开眼界,有的笑的气都喘不上来了,但也未必就真的这么好笑,有些人估计也是见他第一次说黄段子,笑一笑,表示个鼓励,就跟你们对我一样,我写的书,未必就写的好,你们给点推荐收藏什么的,那是在鼓励我,呵呵。

    他们就热热闹闹的喝到了晚上,季子强已经是开不了车了,就是他想开,别人也不敢叫他开啊,许老板就派自己酒店的司机,一个个的把他们送回了家里。

    天色一亮,季子强就起床来到了市政府,昨天的就现在还让他的头有点晕呼呼的,他就泡上了浓茶,好好的喝了一会,这才慢慢的缓了过来,人也清爽了很多,看来这茶的功效确实是不小,他舒服一些了,这才拿起了昨天排列好的名单,准备一会找韦书记在议一下。

    季子强知道一般早上韦书记比较忙,所以就先打了个电话过去,果然,韦书记没在,好像到那个机关参加一个党群的会议去了,他只好先把名单收起来,等到下午在联系了。

    过了一会秘书小纪就来到楼办公室,说是省文教厅的今天要到市上来检查工作,由平副市长具体接待,问他出面不出面,季子强就问小纪:“他们来检查什么,省厅的厅长来不来。”他要先搞清楚来人的级别,要是一般的自己就算了,让平副市长去应付一下,要是厅长来了,那自己就少不得要去陪陪了,不然面子上是过不去的。

    小纪就说:“文教厅的正副厅长都没来,一个姓黄的处长带的队,说是检查下我们文化市场的规范情况。”

    季子强心里笑笑,这小纪现在是比过去强多了,至少回答问题的时候知道先把情况搞清楚了,不像过去,一问三不知的。

    季子强就笑笑说:“那我就暂时不露面了,平副市长对付他们就可以了。”

    小纪也点点头,下去了。

    季子强就准备到外面转一圈去,他打了个电话给彭秘书长,问了问今天自己都有什么安排。彭秘书长说下午要参加一个会,会后应该还有一个接待的饭局。

    季子强就问:“老彭啊,下午是个什么会议,要是不重要你就替我出席算了。”秘书长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市长的替身,在很多场合他们都是有权利,可以带表市长去参加活动的。

    彭秘书长就回答:“会到是不重要,是一个计划生育的专题讨论会,你看你吧,有事了那就不参加,我帮你计划生育去,呵呵。”

    季子强就连声的说:“好,好,你去,你去,你经验多,计划生育比我专业。”

    两个人就开了会玩笑,季子强算是逃脱了一次很无聊的会议。

    到了下午,季子强就又去找了韦书记,季子强带上了自己在办公室写好的那个干部名单,想去在找韦书记争取争取,至少要给自己留出来一半的位置,否则,自己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先打了个电话过去,韦书记刚好在办公室,就说在办公室等他,韦书记也知道他来是为什么事情,所以就把自己写的名单也拿了出来,放在办公桌上,等着季子强的到来。

    季子强一进韦书记办公室,就呵呵的笑着招呼韦书记,这是他今天用的策略,不管怎么说,自己是要争取到那些位置,但态度要好,胡搅蛮缠,死皮赖脸,但是绝不翻脸。

    韦书记也招呼他坐了下来,两个人就在沙发上谈起了这事,季子强先说:“书记,你也不要怪我驳你的面子,只是我真的感觉你上次提出的有些人不太合适,今天就想给你汇报下思想,你不会怪我吧”

    韦书记没有一点表情的,他只是冷冷的说:“没什么,看法不同是很正常的,我们本来就是个讲民主的制度,谁都可以提出自己不同的看法,你更有这个权利,因为你也是党组的副书记嘛。”韦书记很刻意的就把季子强是副书记的位置给他提了出来,让他明白,自己是书记,你季子强只是个副的。

    季子强也当然是可以听出他的话意来,你是正的那也不能什么事情就你一个人说了算吧,既然安排了副书记,那当然就是有用的,不然那还安排这个位置做什么,干脆党组就要你一个人好了。

    季子强也就不接那话,笑着说:“看来书记就是书记,我这两天都在考虑这问题,就怕引起你的不高兴了,现在看,书记的胸怀是很博大的。”他顺便就给韦书记带了个高帽子。韦书记才不吃他这套,奉承我啊,那要从真心说,这小子一脸的油腔滑调样子,今天不定又打什么坏主意来了。

    韦俊海依然面无表情的说:“你就讲讲你的看法,我也想听听。”

    季子强就东一下的西一下,一会说韦书记挑选的那个人岁数大了,干不了多久还要退,不利于持久的稳定,一会说那个脑瓜子笨,怕去了管不住那些人,反正就是乱扯。

    韦书记听的都有点想笑了,就看他说,这季子强说说的也是自己没了语言,其实每个人都是有问题的,到底是谁最适合坐在那些位置上,没人说的清,只有坐在上面了你才知道他的好坏来,人没在一个高度的时候,都是很低调,很谦和的。

    韦书记见季子强说的差不多了,就问他:“你说了半天,那你感觉谁都合适在那些位置啊,你也说出来让我听听。”

    季子强就开始咧了,他把他心里想的人就说了几个,韦书记不用听也知道他要说那些人,就这么大个柳林市,够资格坐上来的也就那么多人了,何况季子强进这官场的时间也不长,他还没有培植起多大的势力范围来。

    所以就季子强提出的人选,韦书记是有准备的,他就说:“你说的这几个人,也还不错,只是我感觉我提的人也很不错,那你看现在怎么办”

    他就把这个难题一下子摆在了季子强的面前,让你自己说,看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吧。

    这那里难得到季子强啊,他今天就是奔这个来的,在说了,他的脸比城墙拐拐还厚,他那里有不好意思的时候,他就说:“韦书记,你看这样好不好,现在是六个空缺,那我们就一人推荐几个,这样也算是民主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