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让季子强想不到的是,韦书记现在和他一样,也在办公室排列哩,只是韦书记没有找纸写,就是一个人开在办公椅上想,但想了一会,头就想大了,最后只好暂时不想这问题,他拿起了电话,给市委办公室吩咐,让他们通知所有的常委,下午在市委小会议室召开会议。 :efefd

    到了下午,所有的常委都参加了会议,季子强和政府几个常委一起过来的,大家都坐上了自己应该去坐的位置,季子强扫了一眼下面的会议室坐的人,感觉到环境美化多了,没有了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就像是没有了路边的野草,他的欣慰那是无以言表。

    韦书记和他的感觉就截然相反了,他感到了一些不习惯和一种孤独,他看不见那两双永远追随自己的目光,这样的心情是别样的,虽然他们都不是好人,虽然他们都犯下了自己都不能饶恕的错误,但在感情上,韦俊海书记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惋惜的。

    韦书记坐了下来,他先用那凌冽的目光扫视了一圈,最后拿起了省委的通知,他没有念,只是大概的把这意思传达了一下,人也是没有完全的点名,然后就把和季子强一起商量的方案端了出来,让大家谈谈看法,现在下面是可以议论的,因为这问题不很敏感,都是处理别人的问题,所以就三三两两谈了谈看法。

    季子强和自己手下的那几个已经是在路上通过气的,所以基本是没有什么大的分歧,就把那三个局长,一个县长,一个副县长做了开除公职的处理,其他那些小喽啰们,给处分的给处分,降级留用的降级,党内警告的警告,基本是用了两个小时,就把这些处理意见做了归纳,大家在一举手表决,全票通过。

    这问题平平安安的就算是完成了,韦书记就又说:“刚才大家对处理意见已经是持统一的态度,做了表决,那么下面我想让大家在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空出了这么多的位置,我们应该尽快的填补上,特别是这些处理的人,都是在比较繁忙的岗位,空的时间长了,会极大的影响工作。”

    大家也都点都认可,一个县上可以没副县长,但绝对不可以没县长,要不赶快选出来,时间一场麻烦更多。

    韦书记就又说:“现在我就把我的想法给大家谈谈,看看大家有什么意见。”

    韦书记就开始了安排,这个局谁来顶上,这个县长让谁来当,等等吧,他的人选里,基本是没有季子强在自己办公室排的人,季子强就心里暗笑了,你老韦的胃口也特大了点吧,在怎么说,你也应该给我留几个位置,怎么你都想占上,天下那有怎么好的事情,你把别人都当瓜怂了。

    这季子强的几个手下,一听这名字,再一看季子强的脸色,都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大家就不在专心的听了,那出了烟,抽了起来,一时间那小小的会议室里,是烟雾弥漫,大家的表情在烟雾后面也是个不相同了。

    韦书记手下的那几个人,越听是越加的心里发寒,都在想,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敢这样的藐视季子强,一但把他惹,,毛了,那是怕又要起一场风波,这安排人员应该给人家留几个啊,现在的季子强不比过去了。

    季子强手下那几个脸上都带上了淡漠的漫不经心,你老韦还以为这是半年前啊,你想怎么就怎么,季市长是一直不想和你计较,但今天你这名单通过的了那才算你狠。

    韦书记他说完了自己的安排,就对大家说:“你们对这些安排都有什么意见,大家可以畅所欲言的讨论一下,这也就是我个人的一个想法,有什么不周到的,你们可以提出来。”其实韦书记心里清楚的很,这个提议是过不去的,首先季子强就不会同意,谁不想安排点自己好使的人,只是自己必须这样做,要让大家都明白,自己并没有被季子强击垮。

    韦俊海讲完话,下面静悄悄的,没有了一点声音,韦书记那几个常委到是想说两句不错的话,但看看季子强这面气势汹汹的常委,都把那想要说的话咽下了肚子,现在的局势大为不利,还是多听少说,安安稳稳的,不要最后自己成了替罪羊,那才叫个冤枉。

    这样的沉默和僵持让房间里的空气也变得有些凝固,除了那一张张冷漠的面孔,就是不断漂浮在会议室的烟雾,会议室时钟的滴哒声从来都没有走的这样响亮和有力过,似乎所有的声音里,就是他最为洪亮。

    季子强含着一根烟,心不在焉的看着头顶,一句话也不说,季子强不说话,下面自然也就没人敢轻易的发言了。

    韦俊海书记看着这一下子冷了场的会议,他的心多少还是有些凄伤,过去的繁华,过去的威严已经渐渐的消失了,什么叫三十年的河东,三十年的河西,他此时深深的体会到了。

    韦书记也渴望可以回到那往昔峥嵘的岁月,但知道那已经是一个遥远的梦,以后的柳林市,自己很难在一人独霸,自己只要扳不倒季子强,就必须给他交出一部分的权利来。

    韦书记就望着季子强说:“季市长,你对这个提议有什么看法,你也讲两句吧。”他的语气是平和的,但眼光是曖昧的,让你看不是是嘲弄还是讥讽,还是认真,什么都看不出来。

    季子强一直在研究天花板上面的吊顶,他有好几个问题搞不大清楚,明明见人家装修是用的有钉子,但现在就是找不到一根,那钉子上哪去了。

    正在研究的上劲,一下子就听到了韦书记的问话,他低下了一点头,这样可以平视这韦书记,然后缓缓的说:“你刚才提出的人员我也听了,只是我对他们也不是很了解,这样吧,韦书记,我在多点了解了以后在来表态,干部任用不是个小事情,我想慎重点。”

    季子强这一竿子就把事情推的遥远的不得了了,那了解一下别人是那么简单吗,根本就没有准头了,一周可以了解,一月也可以了解,有的人一辈子也没有完全的了解。

    既然季子强都这样的表态了,那别人还能说什么,不管韦俊海书记怎么问,大家都是嘴闭的死紧,不说就是不说,员意志坚强。

    韦书记看看也没办法,就只好宣布先散会了。

    季子强他们几个回到政府也是到了吃饭的时间了,今天季子强看大家表现的很好,和自己的步调一致,就来了兴趣,想请大家一起吃个饭。

    这几个一听市长请吃饭,那有什么好说的,一个个是点头同意,马上就去都推掉了一切的应酬,坚决相应。

    季子强也是难得请别人一次,一般不是他不想请,舍不的花那点钱,吃饭再多对他来说也就是签几个字就ok了,关键是很少有人给他个机会啊,他要说吃饭,那比他反应快的人多的很,每次菜还没有端上来,就有人把那大把的钱先压在柜台上了,然后还要威胁几句收银员:一会那个年轻一点的人要是来挡帐,你们可坚决不能收,只要你们敢收,那我以后就再不带人到你们这来吃饭了。

    那收银员傻啊,你只有不跑单,我就收你的钱了,还和别人客气什么。

    所以这季子强就只好每次吃不要钱的莫和饭了  。

    今天季子强是先说好的,一定要自己来结账,这几个副市长也就不和他争了,其实要争也都是虚争,谁掏的钱那结果是一样的,最后还都是季子强把字一签,送到财政上报账了。

    他们就带了两部车,季子强是要开过过瘾的,其他一辆那刘副市长要开,他们就一起到了酒店,季子强喜欢到许老板这里来吃饭,对他这环境比较熟悉,也希望经常来照顾下他的生意,所以有几次会议的聚餐,季子强都是让办公室的刘主任安排到这里的。

    许老板也接到了电话,马上就自己到厨房做了安排和吩咐,大师傅都要亲自的上灶,配菜的都不能是徒弟娃,至少也是个二厨。

    安排完厨房就有到了包间,一下子上了五六个服务员,桌子要重新的抹,地要在拖下,  都做好了,他就站在大门口等季子强他们了。

    功夫不大,季子强就带上一堆市长和彭秘书长,自己的助理来了,许老板一看,了不得,这里面就没有一个官小的,连忙是招呼了进来,大家都很熟悉,也不用介绍和寒暄,季子强就先对许老板说:“老许啊,今天是我请客,你给你吧台收银的打好招呼,谁的钱都不能要。”

    许老板是谁啊,他就是听季子强一个人的话,你其他的说的在热闹他是不听的,他点点头说:“今天你放心,谁来付钱我和谁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