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就安排了财务人员,陪着李董事长一起,到处去买黄金去了,路上也怕出个意外,季子强就让柳林区公安局的蒋局长,安排了两部警车一路的押运,李董事长当然要找一个合理的借口了,就说自己工厂的高温炉里要用些黄金炉条,所以赶急买些。 :efefd

    他们除了在本地买了些,又到了一趟省城的几个金店,本来还以为这一千多万要买多少,最后一看也没多大的几堆,这一路就返回了柳林市工行,季子强早就和李行长商量妥当,也不用开箱检查了,密封条一贴,就直接进了他们的保险库里。

    剩下的时间那就是等待了,慢慢的等待那黄金的价格朝上涨。

    忙完了这件事情,省纪委关于葛副市长问题涉及的其他干部名单也传到了韦书记手里,看着这一长串的名单,韦书记的手都有点发抖了,他的心也在抖,自己在柳林市治理了四,五年,现在的问题竟然是如此之多,自己对干部的教育和管理看来彻底的失败了。

    从市委吕副书记,再到葛副市长,这一个个的出了问题,那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想推个责任都没地方推,都是自己管理的松懈和失误。

    韦书记想到这,头上的汗水也是一颗颗的滚了下来,多少个像他这样的干部,都是因为管理不善,治下不严,最后落得个丢官罢职,自己这问题也够大了,要细算一下,真是免职都不算什么问题,看来自己过去真的失误很多,如果省上没有李省长,如果自己不是李省长的嫡系,那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韦书记不得不把季子强叫过来,和他一起商议对这些人员的处理意见,他知道,现在葛副市长也出事了,自己在柳林市的一贯正确性已经受到了广大干部的质疑,现在他必须要拉住季子强了,不然只要有一个人大胆的跳出来和自己对垒,自己就会形成墙到众人推的局面。

    当然,这也许是他谨慎的考虑,未必真会有人站出来指责他,但如果是季子强站出来,他在那么的振臂一呼,那是一定可以把他按翻在地的,所以季子强现在既是他最大的威胁,也是他最大的保护伞,只要季子强没有进攻,那其他人是不敢随便动手的。

    季子强接到他的电话很快就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他看到韦俊海书记的脸色不是太好,估计韦书记是遇上什么麻烦了,他也就不敢随便的开玩笑说什么,老实的坐了下来。

    韦书记虽然心里很沮丧,但他不能让这样的情绪表露出来,他必须显得很坦然,显得很轻松,这点现在是很难做到,那就尽可能做的好一点吧。

    韦书记也坐了下来,没有说话,只是把省纪委的通知递给了季子强,季子强多少也已经估算到是那事了,但还是接过来很仔细的看了一遍,里面涉及了好几位局长,还有一两个县长,季子强看完也没说什么,轻轻的把通知放在了茶几上。

    两人沉默了片刻,韦书记就问道:“省委让我们拿出一个处理的意见来,你有什么看法”

    季子强本来也是想和他谈这个事情的,在省城的时候,乐世祥是专门就这个问题给他做过交代的,他心里也早就有了处理意见,只是这两天光顾着倒腾黄金,还没来得及和韦书记坐下来说起这个事情。

    现在季子强见韦书记问的他意见,他也知道这事情必须要解决了,季子强也就没怎么多想的说:“对这里面几个性质恶劣一些的,我们就不要手软了,反正是上面也知道,保也保不住,对一些被动犯错,和情有可原的,我们就网开一面,做处分教育,不要一棒子打死,你看这样处理如何”

    韦书记也当然是希望如此,但他有他的担心,一个是过去自己老是这样处理问题,怕这次手太软,以后这样问题又出现,再一个从这次上面的通告上看,措辞严厉,只怕是处理轻了,上面不会答应,最后还要怪罪到自己头上,他很犹豫的对季子强说:“你这方式好是好,但我还是担心这样的处理意见,上面不会同意,一但驳了回来,那我们就很被动了。”

    季子强是心里有底的,怎么会驳下来但他不好给韦书记明说,就只好说:“我想他们不会的,不要看上面措辞严厉,要是真的怕我们处理轻了,他们自己就直接下处理意见了,让我们拿意见,那就是给了我们一个回旋的余地,谁都知道,西山正在经济启动中,搞乱了得不尝失。”

    韦书记听他这样一说,心头是豁然开朗,难怪上面连自己一句责怪的话都没有,上面也是想保持柳林市的稳定大局,看来自己的分析和判断是跟不上季子强了啊。

    韦书记就情绪有了明显的好转,有些感激的对季子强说:“看来有的问题,你比我看的透啊,那这个处理意见我们就上个会,按你的意思处理。”

    季子强就客气道:“我也就是个建议,到底怎么办还是你拿主意,我支持就是了。”

    两人也都客气了几句,分手了。

    在这个问题上,韦书记是不得不佩服季子强的判断了,自己搞了怎么多年的组织工作,但在这次的问题上,明显的不如这个年轻,也许是自己过于的紧张了吧,但这季子强确实不失为一个头脑清楚,冷静灵活的人,只怕在锻炼几年,那对官场的娴熟和老练比自己都要强了,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想到了季子强,他就突然的想到了上次在游泳池见到的季子强的妻子,怎么那人自己看着很是眼熟,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在者,季子强经常回省城去,他妻子会不会。

    韦俊海想到了这里,赶忙就拿起了电话,给档案局局长打了过去,让他帮着查下季子强妻子的情况,当然了,他会找个很好的借口的,是要填一个主要领导的什么表什么什么的,局长就答应马上去看看。

    过了有十多分钟,局长就来了电话说:“我查了一下,季市长的爱人姓江,叫江可蕊,是省城的人,她的家庭状况不详。”

    韦书记有点怀疑了,就连忙追问了一句:“她没有填写家庭成员。”

    局长就有稍微的查了一下,回答说:“上面没有她父亲的名字,倒是有她母亲的名字,叫江瑞霞,在省旅游局工作”。

    韦俊海就没在说什么了,听着对面局长连续的“喂,喂”了几声,韦书记挂上了电话,他的记忆也恢复了,不错,季子强的妻子是谁他已经明白了,江瑞霞就是乐世祥的妻子,而且对于江可蕊自己也完全的记起来了。

    韦书记呆呆的,也很颓废的一屁股坐了下来,现在算是清楚了,季子强为什么每次都可以身在陷阱又轻松的脱出,每到关键的时候,总会有神来之手,把他托起,特别是她莫名其妙就就当上了柳林市的市长,这一点更是当初自己绝没想到的事情。

    且慢,不是听传言当初她市苏副省长提拔的吗,但苏副省长又怎么会和乐世祥站在了一起。

    韦书记在办公室坐了很久的时间,也想了很多的问题,最后她也算想通这个问题了,既然自己天天和季子强在一起上班都无法确定季子强的背景,那么远在省政府的苏副省长和李省长又怎么可能知道这情况呢,季子强就像市一个双面间谍一样,在乐世祥和苏副省长双方中都寻求着好处,当然了,和苏副省长这肯定不是真心的,她不过市在虚与委蛇罢了。

    想到这,韦书记透彻多了,情绪也逐渐的冷静下来了,韦书记自言自语的说:那就来吧,继续玩。

    不过韦俊海又回想到自己和他的整个斗争历程,现在他也不得不感慨季子强的厉害,就算是没有外力的作用,自己只怕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你看现在,不管从大势上,还是在常委会的力量对比上,自己已经是落了下风,这才用了多长时间啊。

    但这已经是过去了,自己知道了你季子强的底细,就一定会找到其中的破绽来对付你,等着吧,我们的战斗并没有结束,谁笑道最后现在还言之过早。

    季子强是不知道这些的,他回去后就开始了计划,因为现在有好几个人要倒霉,那么就会很快的腾出一些关键的位置来,自己不能白白的错过这次的机会,不说全要吧,自少也要搞他个一半出来,不,一半有点少了,要抢就多抢几个官位出来。

    季子强就算开了,这个局给谁,那个局长,那个县应该谁去顶上,顶上的人走了那个位置还应该让谁补,算算的头就大了,虽然这没有解方程那么恼火,但很多位子不能光看是不是自己信的过的人,还要把他的能力,水品加起来综合的考虑啊,这就问题大了,有的人是有能力不忠诚,有的人是很听话,但脑袋瓜。

    要挑选出来几个真正的独当一面,有很忠心的人,你别说,还很是为难。

    季子强就用了一个简单的方法,找了张纸,那个铅笔,最后密密麻麻的写了很长时间,最后到底还是排了个顺序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