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一愣,还有自己的而且还让华悦莲来送看来这郭局长还在想着给自己拉郎配呢,专门制造个机会让华悦莲来自己这里。

    他想了下说:“华悦莲同志,这个奖金我是不能收的,你们局领导的好意我是心领了,你还是把它带回去,给一线的同志吧。”

    华悦莲扭过头来,很认真的看了一眼季子强,看的出来,他不是做作,他的脸上没有自己见惯的虚假和客套的表情。

    华悦莲迟疑了一下,也很郑重的说:“季县长,这奖金是局党组定的,临走的时候,郭局还专门的给我强调说,这是给我下达的作战任务,季县长如果不收下,我就不能离开县长的办公室。”

    季子强现在知道郭局长派她来的威力了,看来这钱自己还真的收下,他哈哈哈的一阵充满磁性的爽朗大笑,然后说:“郭局是不是还说,你要完不成任务,把你那奖金也要扣掉。”

    华悦莲“呀”了一声说:“是啊,这你都知道啊,你要不收,我至少一件时装是肯定没了。”

    季子强在继续的笑着开玩笑说:“要不你把这钱带回去,我给你买件时装。”

    季子强也是一时高兴,直到说完这话,才感觉有点不妥,这话很容易让别人产生误会的,他脸上也就有了一点不大好意思,讪讪的补充说:“我把扣你的奖金给你补上。”

    华悦莲更是有了一阵的羞涩,她也知道这事季子强在开玩笑的话,也看出了季子强此刻的尴尬,但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这也更坚定了华悦莲的信心,觉得是不是该由自己先表白呢也许他是个羞涩的人。

    华悦莲就说:“不如这样把季县长,你把这奖金收下,然后下午请我吃顿好的,怎么样”

    奥,这到出乎季子强之预料,他看看面前这张精美绝伦的脸,心里就有了点激荡,少顷,他笑笑说:“吃好的啊,你也不怕长胖”

    华悦莲就妩媚的一笑说:“我是宁可胖的精致,也不要瘦的雷同。”

    季子强摇摇头说:“年轻人啊,怎么想法和我们老年人差异这样大呢”

    华悦莲说:“你也算老年人那我就是老”

    说到这里,她脸一红,就转过话题说:“季县长不会是不想请客吧”

    季子强估计今天下午也没有什么应酬,就答应了,说:“行,那晚上就请你好好吃一顿。”

    华悦莲的心里是那样的欢愉,认识季子强,是一个偶然,但是这也可能是一个必然,无数个偶然成就一个必然,这或是佛家所说的“宿命”。

    有些人或有些事总归会出现在彼此的生命里,在他们不经意的时候,毫无准备的时候,等候在他们生命的某个路口,远远的眼神,会心的一笑,皆如前生一样回首,一样的婉尔,一样的怦然心动。

    就像大多数来来往往的故事,这其中的细节乏善可陈,但是对于华悦莲而言,却是无比奇妙。

    “好,一言为定,那下午六点半,在亚泰来西餐店见。”华悦莲紧追不放的强调,这应该是自己和季子强的初次约会,当然是要讲点气氛,找个环境好点的地方,又不是学生谈恋爱,难道还去肯德基不成

    季子强诧异的问:“我们洋河县还有西餐店我怎么不知道。”

    “官僚了吧,新开了,我也没去过,就想着让人请呢,嘻嘻。”

    季子强是推不掉了,因为他看到了华悦莲不知何时,脸上飞起两朵红霞,如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的脸蛋上,泛起一片桃花红。

    他就只好答应了,两人就约好了时间,华悦莲留下那个信封,怀着莫名的激动,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这个时候,季子强是没有什么想入非非的,不错,他喜欢欣赏美女,何况是这样一个有缘分的美女,似乎这更能够激发季子强多情的本性,但这只是个表面现象,在季子强内心深处,他还有一个对安子若的幻想,这个幻想足以抵消很多其他的渴望,他还没能够真实的分辨出自己对安子若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他拿出了手机,给安子若发过去一条短信:你忙吗子若,我这会闲了点,就想到了你。

    很快那面就传来了安子若的回信:不忙,快下班了,你都还好吗谢谢你还记得我。

    季子强苦笑一下,就回复道:我怎么能够忘记你。

    过了一会,安子若回到:那我去看望你好吗

    季子强犹豫了,他痴痴的看着手机,良久才回道:我害怕,害怕会伤害到你,让我在整理一下自己的感情,也许很快。

    是啊,季子强真的无法肯定自己是不是能够敞开心扉的接纳安子若,这不是单纯的接受安子若一个人的问题,还必须坦然的面对安子若的过去,面对自己最难以接受的那段历史,在很多时候,自己对安子若的思念和回忆都只是停留在那天真无邪,两情相悦,卿卿我我的初恋时光。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季子强很长时间,他尝试过多种可能,但最后还是无法确定下来。

    他点上一支香烟,看着眼前袅袅升腾的那缕蓝色烟雾,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下班以后,季子强换上一件干净的衬衫,离开政府,到华悦莲说的那个西餐店去了,这个店看起来真是最近刚开的,它的装修很新意,也很暧昧,音乐在舒缓的流淌,情调相当的独特,进来就有一种让季子强久违的谈情说爱的心情和氛围。

    进进出出的大都是青年男女,勾肩搭背,卿卿我我,季子强呲了呲牙,自言自语的说:恼火,这情况有点不适应了。

    他真要找个位置先坐下来,就见门外走进了华悦莲,现在华悦莲不再是一身的警服,她已经换成了一套白色的连衣裙,领口宽松,颀长的脖子像一只美丽的白天鹅,下摆到腿弯处,露出一段修长的美腿,把她的身材衬托得更加美好。

    在熙熙攘攘的西餐店里,她又象一枝傲雪的寒梅,伫立在幽静的山谷中,恬静优雅的径自绽放,无论身周左右有多少人注视着她,华悦莲都象独自置身在空无一人的原野中一样,眼角眉梢,无不洋溢着自由浪漫的气息。

    他们都看到了对方,华悦莲轻移脚步,来到了季子强的身边说:“让你等了很久吗”

    季子强摇摇头,他没有收回自己欣赏的目光,悠悠的说:“没有,我也刚到。”

    华悦莲莞尔一笑,两人走到了餐厅的一个角落,一个有点隐蔽不易让人发觉的地方,高档沙发,可以埋进去半个人,墙壁四周挂的都是一些耳熟能详的爵士蓝调音乐的开山鼻祖,让季子强对之更增加了些许兴趣,

    两个人并排坐下,但却保持一定的距离,准确地说是季子强有意和华悦莲保持距离,他怕自己受不了华悦莲那身上散发出来的处子幽香。

    服务员来到了他们身边,他们点了两份铁板牛排套餐,在这样浪漫的地方,似乎不喝点酒说不过去,没等季子强开口,华悦莲就对服务员说:“来瓶红酒。”

    然后有转头眨眨眼,对季子强说:“不要想就拿一个牛排就打发我,那太便宜了点。”

    季子强装出很心疼的样子说:“老大啊,这把我一周的生活费又喝掉了。”

    华悦莲在这种地方,也显得大方了许多,比起今天单独面对季子强她更加从容,她的笑也就愈加的甜美:“嘻嘻,没钱买饭票了告诉我啊,我今天也拿了点奖金呢。”

    季子强就很好奇的问:“你发了多少。”

    华悦莲厥了下嘴说:“不要打击我,比起你那就很少了,所以你说是不是应该好好让你破费一点。”

    季子强很严肃的说:“应该的,要不我们一人在要一份牛排”

    华悦莲就笑意更浓郁了,她说:“你真想害我,让我长胖,你安的是什么心吗。”

    季子强也就嘿嘿的笑了起来。

    华悦莲喜欢看到季子强的这种笑容,它象酒一样醇厚甘甜,回味无穷,而不是像有的男孩,白开水一样的淡而无味,他们应该只能用来解解渴,而季子强却是可以让自己醉的。

    一会,两份牛排套餐就端了上来,对西餐季子强有过几次接触,华悦莲看起来也很熟练,都知道用什么手法来消灭那一大的一块牛肉。

    季子强记得第一次在省城吃牛排,那是给省厅的一个小科员送红包,最后人家好歹要请自己吃顿饭,季子强是不敢乱点东西的,一个怕不懂,闹笑话,一个也想为对方省点钱,见他吃啥自己就吃啥,两人都点了黑胡椒牛排。

    服务生问自己要几成熟的,季子强就随口就说:“要十二成熟的”。

    当时他心里想着:干工作都卖十二分的劲,吃饭还能不吃十二成熟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