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让您在能体验由浩瀚历史演绎而形成的风采焯灼的中国饮食文化,更可以享用世界高水准的管理服务。 西方典雅的情调融合了中式诚挚的服务,恬淡中尽显特有的风范与尊贵,数十间豪华的包房装修很高雅,舒适不俗,浅米色的格调弥漫着家的温馨。

    季子强就和江可蕊一起来到了包间,那王行长带着老婆,孩子已经是早早的坐在了里面,凉菜也提前的点好了,季子强就客客气气的给他们相互的做了介绍,江可蕊就和王副行长的老婆坐在了一起。

    这王副行长的老婆虽然岁数大了一点,但也是很有气质和风韵,一看就是个平时很拽的女人,那有什么办法,谁找个省行行长做老公,你想不拽也由不的你,就有那一堆阿谀奉承和拍马溜须的人天天的围着你转,不怕你再淡定,不怕你多低调,惯不坏你,捧也要把你捧坏。

    不过今天她到是很有分寸的,知道来的也不是个小人物,这市长,说很大也不很大,但未来什么样就难说了,万一在一不注意,莫名其妙的上那么两下,你想想,那就是个什么情况,自己的儿子也是人家花了一天的时间调进省政府的,以后还不知道要靠人家帮做少忙。

    所以她就亲自给到上饮料,亲自给递过筷子,恐怕在全省享受这个待遇的人不多。

    双方就很融洽,很愉快的吃了起来,季子强少不得要接受那王行长儿子的几杯敬酒,几杯感谢酒,吃到了中途,这王行长就从包里拿出了一套黄金的首饰来,一定要感谢季子强上次的帮忙,季子强一贯的政策是不收重礼,你说吃你顿饭,拿你两条烟,就算出点什么事,你把他说到天上,也不是个什么大问题,但收了重礼,特别是钱,那一但反把就很麻烦。

    王行长那管他的政策,是坚决要给,还说:“你怕什么,我又不是给你的,我这是给弟媳妇的见面礼,和你也扯不上什么关系。”

    季子强再想拒绝也很难,看看的王行长那样子就像是要翻脸了,那面大嫂也不断的劝,边说话就把首饰该朝脖子挂就挂脖子,该朝手上套就套手上,三下五去二就全部的给江可蕊带上了,季子强也就只好笑笑,不在说什么了。

    那王行长就有问季子强说:“季市长,你家里这黄金首饰多吗”

    这把季子强就问了个大张嘴,连忙说:“不是不多,基本没有。”心里就想:这王行长酒没喝高吧这话问的,不要说自己家里确实没有,就是真的有,也不能给你说啊,难道真有那么实在的人说,我们家里有,都放在床底下那个棉皮鞋里面的。

    王行长听他一说就点点头说:我估计你也没有,但我可以给你透个底,你最近最好是买上一点。

    季子强这才知道人家问话那是有原因的,就忙问:“为什么啊”

    王副行长笑笑不答,夹了一口菜,吃了,端了一杯酒,喝了,然后才慢悠悠的说:“你又不是个小孩,问那么多的十万个为什么,叫你买,你就买,其他的不用多管。”

    季子强一听就知道里面一定是有蹊跷的,但人家话已经这样说了,也就不好在深问了,但把这事就记在了心里。

    两家人亲亲热热的吃完了这顿饭,又都不断的客套一会,说好了以后季子强回省城一定要通知,季子强也是诚恳的邀请王行长闲了带上全家到柳林市去转转,说了好多客气话,这才分手,各自回家去了。

    一路上江可蕊是很高兴的,凭空的就得了一整套的黄金首饰,季子强想想到也没什么,他和王行长也没什么上下级的关系,相反自己还求人家的多,收就收了,看江可蕊那样的高兴,他也就心里有了些骄傲,自己虽然买不起,但她喜欢就留着吧。

    只是,季子强在一路上,就不断的回忆和推敲着王行长刚才那曖昧的话,在快到家的时候,他基本是确定王行长一定有内部的消息,黄金在近期肯定会大涨价了,这一点一旦肯定,那自己该做点什么,这就是他又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了,所以在晚上两口子活动的时候,他也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对他这样心不在焉的样子,江可蕊差点没把他蹬下床去。

    回到柳林市以后,季子强是异常的活跃,到处去查资料,看行情,最后他更加的确定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黄金必定在近期会有一个大幅度的飙升,从他看的很多资料上显示,国际的黄金价格已经在快速的上涨了,而且还没有滞涨的迹象,国内要反应的慢一点,但也有价格抬头的迹象,只是幅度还小。

    季子强研究了一段时间,就动上了这个脑筋,他就在想着,要是现在自己买一些黄金压在手上,那么也许几个月之后就会有个很大的收获,看目前的趋势,黄金涨价那是必然的,在加上王行长也是不会莫名其妙的对自己说那些话的,他也似乎想给自己送个人情,但问题是自己没钱啊,柳林市最近资金不是太好,虽然手头上是有些贷款,但那是不能动的,每天开发区都要用钱,那钱放不了几天,而且就是想动也动不了,银行的监管是很严格的。

    季子强现在就有点气馁了,这钱就成了个大问题,他思来想去的,最后到还是想出了一个地方,那就瞄上了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那几个老板是比较有钱的,是不是和他们合作一把,想到这,他就拿起了电话,请来了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李董事长和赵董事长两个人。

    这两个人,那是对他很有好感的,几乎是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对这一点季子强还是有点自信的,季子强就对他们说:“现在我有个赚钱的路子,你们想不想赚一点”

    这还用说啊,那李董事长当然是愿意啊,他就笑呵呵的说:“市长,我一天到晚做梦都在想钱呢,怎么可能不想赚啊,你就说说看,怎么个赚法。”

    季子强很直接的就说:“你现在手上的闲钱可以拿出多少,可以挪用多长时间,我先计算下。”

    这李董事长和赵副董事长两个人一阵的合计,李董事长就转过身来对季子强说:“要是短期的三千万没问题,要是时间长点,使用两三个月的话,可以拿出来一千二百万的样子。”

    季子强听了也就感到很满意了,一千二百万已经不少了,他就说:“我来指条财路,但有了收益,你看我们市里是不是也可以分点,呵呵,呵呵。”

    那李董事长和赵副董事长一听,搞了半天他不是自己要啊,是给市里挣钱,有点惋惜,但也有些敬佩的说:“这钱是大家挣的,你出主意,我们出资本,给市里那是应该的,市长,你说给多少吧”

    季子强到还不好说了,想多要点,但人家出的是真金白银,多了似乎不大好,想少要点,但市里真的钱老紧张,少了心不甘,他犹豫起来。

    到是那赵副董事长有些个急了,他就说:“市长,你就说个数吧,我们知道你也不是为自己,那我们也可以做一次贡献,多赚点,少赚点也没关系,你直接说。”

    季子强也是牙一咬,就踹个脸厚说:“我想要个四六开,但感觉有些过分,那就按三七开怎么样,我们柳林市政府拿三,你们拿七。”

    要以赵副董事长的脾气,那就准备说四六开了,但李董事长到底是生意人,他可不是为做善事来柳林市的,所以他是抢在了前面说:“没问题。既然是季市长发了话,那三七就三七,真要赚大钱了,除了三七分成,我们也会给季市长一定的考虑,你看这样如何。”

    季子强也就没什么可在商量的了,只要有钱,那其他的多点少点都合算,反正自己做的是无本的生意,他就点头说:“好,你们回去准备好钱了,给我一个话,我们就开始运作。”

    那李董事长接口就说:“钱在账上,随时可以取,不过季市长,你是准备拿这钱做什么生意,可以提前说下吗”

    季子强也就不好在隐瞒了,说就说吧,自己到也不怕,他们都在自己的地头上,只怕也没有多大的胆子来吃独食,他就说:“我的到了一个消息,黄金可能要涨价,我们就那这钱来购点,放几个月看看,只是这消息你们要严格的封锁,柳林市就这么大,消息传出去了,只怕抢的人一多,那价格就下不来,我们也就只有放手不做了。”

    这李董事长也是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有点担心的问:“我们买这么大的数量,那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季子强说:“光在柳林市买当然会引起注意了,我们分散开来,到其他地方都买一些,黄金买了,我来和银行商量,交点保管费,就存银行的金库。”

    三人商量妥当,也就各自分头去联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