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鱼县城内水位也上涨,最高峰时候,县城内的水位高达30厘米,可以划船了。 大片的农田被淹没,排水不畅,沟渠年久失修,季子强想破口大骂,却没有发泄的对象,没有钱维修,这些沟渠早就不成样子了,季子强在一个乡上就当起了乡党委书记,带着乡里的干部职工,亲自到沟渠上,整修沟渠,排出农田中的积水,受灾是肯定了,而且还不小。

    接着,季子强进村入户,查看房屋情况,要是房屋垮了,压死人了,可是大事情,乡里站所的工作人员全部被组织起来,到村里去查看房屋情况。

    凡是房屋出现危险的,一律搬出,暂时借住到亲戚朋友家里。季子强当场给随同前来的市教委主任下了死命令,检查所有学校的房屋情况,两天时间,不准有任何遗漏,如果出现学校垮塌、学生伤亡的事件,教委主任等着坐班房。安排完毕,季子强不放心,他随即安排分管教育的藤巧副市长,带着政府办公室的人员,到乡镇督查,一定要落实,不能坐在家里想当然。

    洪灾的发展超出了季子强的想象,大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大鱼县农村终于出现了房屋垮塌的情况,大鱼县主要情况是内涝,大量的积水排不出去,这样的情况,谁也没有办法,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一面下乡抗灾,一面统计房屋垮塌情况,季子强知道,现在没有其他好的办法,唯一需要做到的,是不死人。学校全部放假了,高中、初中不准补课,大鱼县大量的干部职工都投入到抗洪救灾工作中,每个乡镇都有县领导蹲守,随时检查督促,亲自到一线,季子强和平副市长到各乡镇巡视,眼看着不少农田被大水淹没,却无能为力。

    十天以后,警报才慢慢在解除,季子强总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不过,民政局上报的灾情让季子强心情沉重,垮塌房屋104间,淹没农田6万亩,部分受灾农田11万亩,受灾农户3万余户,受灾农民11万人,大鱼县财政要安排资金救灾,省市下拨救灾资金,还需要一段时间,现在,财政要先拿出资金,解决百姓的生活困难。大鱼县最大的万幸就是在这次的洪灾中,没有死一人,季子强市没有注意这些,他头脑里思考的,是巨大的灾害,是灾害造成的损失,以及需要拨付的大量资金。

    回来后季子强就给韦书记把灾情做了一个汇报,韦书记也很关注,两人就商量着从政府筹集一百万元,先给那面灾区的应个急,他们两个同意了,也就不用开什么会了,季子强回去就叫来了财政局局长,商量气从那挤一点钱出来,最后看看,还是从银行的贷款上下手了,因为马上有几块地的手续一办好,就可以通过卖地收点钱了。

    安排了这些,季子强就给江可蕊也打了个电话,最近季子强在乡下忙抗洪,那地方也市信号不好,好多天都没和江可蕊联系了,这次两个人聊了一会,看看就是周末了,江可蕊就让季子强周末回去,季子强也是答应了。

    周末下班,季子强就自己拿上车钥匙,也没带司机,赶回了省城,这面乐世祥和江可蕊她妈已经是吃过饭了,正在客厅看新闻,江可蕊一直没吃,等着他回来。

    季子强就招呼着自己的老丈人和岳母两口子,乐世祥就挥挥手说:“赶快吃饭,你没见那个傻瓜都饿的快晕了,还不吃,要等你回来一起吃。”

    季子强就多情的看了一眼江可蕊,也就不在耽误,赶快陪他先吃饭,再一等两等的,她一会胃又疼了。

    两个人是甜甜蜜蜜的吃完了这顿饭,季子强就来到了客厅,陪乐世祥他们夫妇一起看电视,新闻就放完了,乐世祥对那后面的电视剧也就没了什么兴趣,就做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和季子强聊了起来。

    乐世祥就说:“你们柳林市的葛副市长已经雙规交代了很多事情,也涉及了很多的柳林市的领导,你对这事怎么看。”乐世祥说的是很平淡,但季子强知道这也许就是一次考试,这也是他怕回这个家的愿意,因为他很顾忌乐世祥的。

    季子强需要时间来考虑怎么回答,他很慎重的问了句:“乐书记,你是说涉及的人员很多吗”

    乐世祥依然是淡淡的回答:“比较多,很多都是下面部局的一把手,你认为你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处理这些问题。”他没有轻易的让季子强把话题转移开去,继续咬住这问题在问。

    季子强是躲不过去了,他想了想,就缓慢的回答说:“这问题要看性质,严重和恶劣的,那是决不手软,轻微和情有可原的,适当处理,你看这样怎么样”

    乐世祥点点头,感觉季子强的思路不错,如果声势闹的过大,那就不单单是韦俊海一个人的影响问题了,你季子强也在柳林待了快两年了,不管怎么说,你面子也不好看,有时候很小的一件事,会扩散出很大的影响,在说了,一个市上动静闹的太大,也势必影响到经济发展。

    乐书记对季子强说:“你回去以后和韦俊海书记好好的商量一下应对的策略,估计很快省委就会发文过去,让你们拿出处理意见的。”

    季子强听他这样说,知道了乐书记的意思,也就很慎重的点了点头。

    乐世祥就又说:“嗯,对了,你最近和韦书记处的怎么样我听说你们现在缓和多了。”

    季子强头皮就一阵的发紧,他是没想到乐书记对柳林市的情况掌握的这么清楚,连自己和韦书记的相处各阶段情况都是了若指掌,他一直还认为人家不知道呢。

    季子强就轻声回答说:“刚去的时候矛盾有些激化,但现在磨合的比较好一些了。”季子强只有老老实实的回答,因为他不清楚乐世祥都知道多少。

    乐世祥也就轻声的“嗯”了一下说:“但在这个对干部的处理问题上,我希望你们可以统一思想,不要有什么分歧,这点对你们都很重要。”

    季子强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真的柳林市搞成一个烂摊子,那对自己也很不利,至少对自己想要完成的经济建设是有很大影响的,有句老话,水至清则无鱼,搞的太严厉了,以后谁还敢好好放心干啊,当然了,也不能让水太荤了,那大鱼小鱼也都是会被呛死的。

    乐世祥感觉季子强已经是完全的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也就不在多说这个话题,两个人就又扯了一会柳林市经济开发区的问题。

    见他们聊得差不多了,江可蕊那面的电视剧也看完了,就过来开始了打茬,乐世祥和季子强也就不在谈论工作方面的事了。

    小两口也是坐了一会就心知肚明的上楼去了自己的房间,练起了吸星大发。

    要征服她吗不,他根本就不想征服江可蕊,他只想爱她,想吻她。季子强轻轻拉起了江可蕊,他的双唇覆上了江可蕊温热的唇,然后把她抱住,深深吻住他,撩拨他的舌,又由火熱改为纏绵,舔噬她的贝齿,轻啃他的下唇。

    江可蕊紧闭着双眼,依在季子强胸前瑟瑟发抖,她的头发非常柔軟,服服帖帖的,浓密的睫毛正在微微颤动,非常的动人。季子强轻吻上汇款人的眼睛,然后是鼻尖,耳垂,最后停留在江可蕊白皙的脖子上,季子强用自己的脸颊和江可蕊做耳鬓厮磨。

    季子强的手抚上江可蕊的腰侧,她的皮肤很柔軟滑润,清清凉凉的,向上,他感觉到的是江可蕊背部的肌肉,很柔韧,再然后是她的后项和头发,之后,顺着江可蕊的脊椎向下滑,直到双手覆上江可蕊的臀部,她的臀翘翘的,渾圆,充满弹性。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渴求着能够感受到彼此更多一寸肌肤,彼此感觉到对方的热情,慾望,和柔嫩。

    房间外,隐约可闻的声音让房间里充满了糜烂的气息。

    第二天,那省工行的王副行长就打来了电话,他也是试探着联系了一下,没想到他要走还真在省城,行长就一定要请他一起坐一下,没办法推,季子强也不想真的推。

    这以后就是柳林市开发区的大爷,以后求他们的时候多的很,一般情况这样的行长,那请他吃饭都是要先一两个星期排好队的,他就跟那皇帝晚上睡觉一样,讲的是翻牌子,就算他们不去翻,但等闲之人,你就是派一个月的队,也轮不到你请。

    今天人家主动的请自己,那已经是很难得了,他就带上了江可蕊一起去赴宴,江可蕊就开玩笑的说:“我们季市长现在混的不错啊,到省城了还经常有人请客。”

    季子强就嘿嘿的笑着说:“这算什么,你老公我,要是不这么低调,那到北京都有人请吃饭呢。”

    季子强在外面开车到还罢了,但进了省城人太多,他还是很紧张的,所以晚上就没敢开,坐上了江可蕊的车,两个人就说说笑笑的开车到了那个饭店。

    这饭店独很是不错,有人文素养和其婉约美丽的殷殷之情,运用国际化的管理经验,在华灯初上的时候,万物升平,这里的镜、画、光、饰、挂、摆、陈、色、间等九大娱乐空间的新概念,匠心独具、金雕玉砌、浑然天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