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今天来就是要解决这问题的,吃饭那是当然了,他就让冯县长把其他的县长都叫来,再把县委其他几个主要领导也叫来,大家一起聊会,他连续的点了很多人名字,就是单单的没有点那张书记。

    冯县长见他这样安排,那也是知道他对张书记有了成见,所以就自己给他们打电话,也是专门不给张书记通知。

    这十多二十个的人,就浩浩荡荡的开进了饭店,一起热闹的吃了起来。

    但政府和县委就隔了一堵墙,偌大的两个院子里,到底还是有那好事的把季市长来的消息告诉了张书记。

    张书记一听也是吓了一跳,就想赶快去见见,但听说人家去吃饭了,同去的除了自己,基本是县上的主要领导都去了,自己现在去只怕就很有问题了。

    看这样子季子强这次是来给自己发威的,想到季子强,张书记还是心里有点虚,虽然自己是韦书记的嫡系,在柳林市,自己现在一般人是不用害怕的,但这季子强不是一般的人,连韦书记都要让他三分,自己更不在他话下了。

    张书记一下子就很是为难了,这去也不好,不去也不好。

    季子强是饭也吃饱了,酒也喝好了,就说:“今天我回来看望下你们真的很高兴啊,希望你们可以团结一致,好好的工作。”

    说完这些,也不等其他人接他的话就站了起来,准备走了,冯县长原来以为,他今天叫大家一起一定是要说说上次的问题,那想到他吃完就要走了,自己还空欢喜了一阵。

    那市长要走,你还能怎么得,也就是好客客气气的送他上了车。

    季子强就一路的回到了柳林市,当晚就上了韦书记的家,韦书记准备休息了,一见季子强来了,很有些吃惊,怎么他来了,不会是出什么问题了吧,从季子强当上了市长,一次还没有到他家里来过,就是在办公室,那也大部分情况是自己打电话叫的他,今天是怎么了。

    韦书记也就没有了睡意,招呼季子强坐下。

    季子强一进来,韦俊海书记就果然看到了季子强是满面的怒气,韦书记心里就笑笑,到底是年轻人,怎么就这样沉不住气呢就想让他先消消火,他笑着说:“怎么了,季大市长,看你样子很是不爽啊,谁这么胆大的,敢给你气受。”

    季子强就只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这韦书记突然的想到了什么,就继续的笑着说:“对了,前几天我在游泳池可是看到你了,和你一起那是你爱人吗”

    季子强没想到那天还是让韦书记看到了,就只好点点头说:“是啊,她那天从省城过来看我。”

    韦书记也点下头:“嗯,我想也是,对了,你爱人姓什么”

    这一下就把季子强给考住了,他市不想让韦书记联想到乐世祥的,但不说怎么混的过去,他就有点情绪的说:“唉,结婚了也麻烦啊,想星期天在家好好休息下也不成,非要闹着到出跑,真是烦人。”他就想用这答所非问来糊弄过去。

    果然,韦书记就说了:“看你说的,年轻人吗,在一起那肯定是闲不住,到我这岁数你想跑也跑不动了,今天你是遇到什么事了,看你气成这样。”

    季子强就长出了一口气说:“今天我路过洋河县了,因为我听说最近张书记在那团结搞的不好,县上所有的主要领导都对他有意见了,我就想顺便去像上次那样给他们做个调解和安抚,你猜怎么样,那张书记是接到了电话就是不过来,我在那待了几个小时,张书记是面都不露。”

    韦书记一听这话,就有点诧异,一个县委书记怎么能这样,市长去了,那起码的接待和汇报是必不可少的,怎么连面都不露,他刚想说什么,又感觉不大对头,这张书记应该没这样大的胆子吧,是不是季子强没说真话。

    韦俊海书记犹豫了一下说:“呵呵,季市长啊,就为这事也把你气成这样,大度点,不就是没见你吗,我下来了给他打电话批评他。”

    季子强抬头看看他说:“书记,照这样说,那以后你去了洋河县,那些其他的干部也可以不用理你了。”他把这事的高度,一下子就提到了他和韦书记的两个派系上来了。

    韦俊海书记愣住了,从来没见过有这样做官的人,派系问题是个只可以意会,不可以言传的问题,那有季子强这样直接的提到桌面上来讨论的人,这人是一点官场的规矩都不要。

    韦俊海一下子就没什么好的语言来回答了,是啊,市长去了,自己的人可以不甩人家,那以后自己去了,人家的人不甩自己似乎也合情合理啊,怎么反驳,说自己是书记,比他级别要高点,说自己是老大,他是老二,所以他就只能忍受一下,想想的,他就不由的对那张书记有了气,你个傻瓜,谁不好惹,你惹季子强干什么,人家去了你至少也出面装个样子啊,哪怕心里一千个不愿意,那也要把场面上的事做一做啊。

    季子强见他不说话,知道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就装着委屈的样子说:“唉,算了,知道给你汇报也没什么效果,那你早点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季子强也没等韦俊海书记挽留,韦书记也没准备挽留,他就自己垂头丧气的走了。

    韦书记是越想气越大,这葛副市长的事情刚出了,现在还没个结果,这节骨眼上,你张书记捣什么乱,你就不知道安稳点啊,还嫌我心情不够好啊,那季子强是那么好惹的吗你一个在那地方,老实的待稳当就不错了,真的惹出什么事情来,让我怎么帮你啊。

    韦书记也就没有了睡意,拿起电话就拨了过去,洋河县的张书记没有睡觉,接到韦书记的电话就有点紧张,最近一个阶段,韦书记很少给他好脸色,特别是今天季子强的到来,没有叫自己,那是明显的给自己难看,摆明了想让自己受点刺激的,现在韦书记又来了电话,心里紧张那是当然。

    韦书记就问他:“今天季市长是不是到了你们洋河县啊。”

    张书记一看真是这事,就连忙说:“是的,下午来的。”

    韦书记一听是真有其事了,就问:“你给他汇报工作了吗”

    “没有”张书记犹豫了下,也只能这样回答,总不能说人家来了去吃饭没招呼自己吧。

    韦书记压住心头的怒火说:“你啊,给我听好了,以后你再和下面搞不好关系,再让季市长找到我这来,你就不要怪我让你那堪了。”

    说完话,韦书记就气呼呼的挂断了电话,剩下那张书记一个人,拿着话筒,瓜瓜的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季子强到底是怎么给韦书记说的话,想要打给韦书记去解释一下,那敢啊,看着是在火头上,自己找批评啊。

    张书记放下电话,一时也想不出来自己是怎么得罪了季子强,想了好久,才从韦书记那句“以后你在和下面搞不好关系”的话来,张书记不由的冒起了汗水,看来自己对他们的压制是太狠了点,这些人都是季子强一手拉起来的,自己这样那就自然要引起季子强的反感了,看来自己还是要收敛点,那季子强的贼坏贼坏的,自己和他对上了,只怕这小官就难保。

    季子强是吹着口哨回到去了,他想象着韦俊海书记正在怎么收拾张书记的,叫你张狂,小小的一个县委书记,当的还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我是帮人民和帮党教育你一下,让你的能力不断提高。

    过来两天,洋河县的林副县长就给季子强来了电话,说:“市长,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你走的第二天,我们张书记就召开了一个会,给我们大家做了自我批评,承认了过去管的太死,告诉我们以后他会放开权限让我们自己处理自己分管的事情,不用事事都给他汇报了,看样子是很诚恳的,说说啊,你是用的什么方法。”

    季子强就呵呵的光笑,他那能就给她说那些,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自己生编捏造,污蔑陷害的话,那是谁都不能说的,说出去了影响自己的光辉形象。

    季子强没有高兴多长时间,在柳林市下辖的大鱼县,由于洪水太大,镇上的供水管路水源头20立方米的压力池和过滤池全部被冲走,镇城区住着3000名群众。

    没水,咋办群众饮水告急季子强就组织人员对供水源头断水情况进行调查,指挥着建了一个应急供水工程,缓解大家饮水难问题。

    瓢泼大雨继续疯狂着,让大鱼县农村受到了很大的灾害,堰塘、河沟的水位暴涨,很多的农田被淹没,季子强和平智容副市长带着相关人员,走村串户,查看灾情,其余的县领导,都联系有乡镇,这个时候,其他工作几乎停止,全部都下乡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