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安排妥当,两人就在酒店退了房,坐上了葛副市长的小车,一起往省城去了。

    季子强笑着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点上烟,看看表,慢慢的等待方局长的到来,过了十多分钟,方局长就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里,见面就问:“市长,他们现在已经离开柳林市了,我们是不是需要有什么行动”

    季子强先给他到了杯水,发了根烟,慢慢的说:“你认为应该有什么行动”

    这一问到把方局长给问住了,是啊,自己能有什么行动,虽然这季市长肯定是有什么怀疑和发现的,不然不会这样郑重其事的安排,但到底他是怀疑什么,他没说,自己怎么好详细的问,在说了,那车上还坐的有葛副市长,真要有个判断错误,解释起来就很麻烦。

    方局长就安下了心说:“我见季市长这样注重这件事,以为你真的有什么发现,所以我也就很紧张的,呵呵,没事那就最好。”

    季子强就摇下头说:“谁说没事啊,我一直就怀疑他乐总是有问题的,只是过去没法断定,但看今天这情况,应该可以确定了。”

    方局长不解的问:“市长说的确定是什么”

    季子强冷冷的说:“这个乐总我估计是个骗子,到柳林市就是来搞诈骗的。”

    方局长就有些吃惊了,不是都说他是大老板吗,怎么现在就成了骗子了,但这是非大非小的问题,市长是个明白人,他不会也不敢乱说的,看来不离十了。

    “那我们既然现在知道了,就应该采取行动啊,看他这架势,一点离开就未必会再回柳林市了,我们不快点动手,这就让他跑掉了。”方局长有点忧心忡忡的说。

    季子强叹口气说:“我们怎么动啊,现在就算是知道他是骗子也没什么好办法的,你没见他和葛副市长坐的一个车,真的动了,葛副市长那里我们怎么交代。”

    方局长也就有了些灰心丧气,就是啊,早点抓了多好,现在还真有些不好下手,看这样子前些天是白监视了,再过一会想抓也抓不住了,那葛副市长的司机开车是很猛的,只怕现在已经要离开柳林市的地界了。

    两人就一起沉默了下来,季子强缓缓的拿出烟来,给方局长也续上,两个人都在后悔这一次的错失良机。

    从外面看似乎是这样,可从季子强那沉默中,但还有一抹不易让人发现的坏笑里,可以肯定,他一点都没有后悔什么,他只是在拖延一点时间,只需要十几分钟就够了。

    在沉默了一会后,季子强抬手看看表突然说话了:“这样吧老方,你现在就通知省公安厅,把我们的怀疑给他们汇报一下,让他们在那面进行必要的行动,我们就不要插手这件事了,免得以后和葛副市长产生误会。”

    方局长一听,这到是个方法,我们只是汇报下我们的怀疑,至于以后是真是假,那和我们就没太多的关系了,要是真的,那最好,不要以后让人家说,骗子到柳林市,当地的警察一点都没发现,要是假的,那也没什么,我们汇报的本来就是怀疑嘛。

    方局长想到这,就拿起电话,给省厅三处拨了过去,把柳林市公安局的怀疑,以及现在嫌疑人已经往省城去的消息都做了个汇报,那面处长一听,就说马上会安排警力来出来这事。

    放下了电话,两个人都为完成了一件麻烦事而高兴,看看没有其他的事了,方局长也就起身告辞回去了,走出了季子强的办公室,方局长就感觉这事隐隐约约的好像有些地方不对头,但那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他走了一路也没想出来。

    季子强是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只是没到那一步,他也不急于的高兴,等事情发生了,在高兴不迟。

    第二天季子强平平静静的参加了安子若下属桥梁建筑公司的一个开工庆典,该桥为坐承式拱桥,对建构城市交通骨架、缓解城区过江压力,具有重要作用。这座大桥融城市交通主干道和快速通道于一体,可贯通柳林市城区的南北两岸。

    市委宣传部长热情洋溢的主持词中拉开了序幕,柳林市的书记韦俊海,市委常委、市总工会主席,还有市交通运输局局长等出席了开工庆典并致辞讲话。至此,备受柳林市万民众“关注”的“民心桥、致富桥、发展桥”终在庆典声、欢呼声与礼炮声中培土奠基。

    在桥梁工程开工典礼上,季子强做了重要讲话,他说:“柳林市这座民心桥是仅是改善柳林市区当前交通瓶颈的“畅通之桥”,也是提升柳林市发展水平的“动力之桥”,更是承载柳林百姓的“民心之桥”、“和諧之桥”,柳林市人民愿意与建桥公司共同奋战、戮力同心,优质、高效建好工程,实现互利共赢的目标,推动柳林市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

    安子若在桥梁工程开工典礼上也做了表态发言,她说:“柳林市委、市政府能将柳林市这座民心桥交到我们公司手中,我们公司深感压力与责任的重大。公司一定以架桥工程开工典礼为契机,以打造“民心之桥、形象之桥、发展之桥”为己任,围绕中心、紧盯目标、科学组织,严格管控,听从指挥,坚决捍卫工程质量,坚决保卫工程安全,社会的发展珙县我们应有的力量。”

    随后,柳林市委常委、市总工会主席在典礼现场,以激动人心的、铿锵有力的声音宣布到:“柳林市架桥工程现在开工”刹时,典礼现场的叫好声、锣鼓声、礼炮声交织在一起,奏响了一曲柳林百姓心底的那首幸福甜美之歌。

    韦俊海,季子强等人纷纷拿起系着红丝带的铁锹,为这座即将破土动工的“民心桥”、“发展桥”、“形象桥”奠基培土整个庆典在热情、欢快的声乐中圆满结束。

    就在桥梁开工典礼后的第二天,韦书记就来了个电话:“季市长,我有个事情想问你一下”

    季子强不知道他是问什么,就淡淡的回答:“韦书记是问什么事情”

    那面韦书记有点忧心的说:“上前天葛副市长给秘书说要去省城办点事,第二天就可以回来,但到现在还没回来,他的秘书给我汇报说电话也是打不通,我试了下,确实是关机了,所以想问下你,知道不知道他的消息。”

    季子强连忙道:“难怪我这两天都没见到他人,是不是到外面办事手机没电了,我一会在问下。”

    韦书记见季子强也不知道,就只好忧心忡忡的说了声:“季市长啊,这个消息暂时不要扩大,免得引起风言风语。”

    挂断电话,季子强就嘿嘿的笑了,葛副市长在哪,那当然是在省公安厅里和骗子对质哩,这时候他才真的笑了,因为他知道,一个骗子看你是骗什么,你要是冒充个城管,收几张两三元的停车费,那是小事,但你要冒充省委書記,在去骗几个市长,那就问题很大了,这案件只怕就要捅到省委了。

    捅到省委对骗子那是没什么关系的,你就是报到中央,他也就是判个七八年,但捅到省委对葛副市长那就不一样,呵呵,到也不会判他,只是他再想回来当他这个副市长,只怕是比登天都难了。

    再过几天,从省上就传来了消息,葛副市长已经被省纪委雙规,上面也没有说是为什么事情,也没有说到底是在柳林市雙规,还是在省城雙规,反正就是雙规了。

    这消息在柳林市是震动很大,韦俊海书记一下子就感到自己老了很多,自己最亲信的两个人,现在都出事了,到底是自己看人不准,还是他们运气不好,他陷入了反省和沉思中。

    季子强到是一点都不高兴,反而很是痛心,他对那些幸灾乐祸的人就说:怎么这样呢,老葛同志还是很不错的,工作能力也很强,我是相信他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以后一定会重新走上工作岗位的。

    韦书记对季子强这样的淡定,这样的理解老同志,也是感到了一些安慰,至少人家季子强没有落井下石,也没有拿这事来嘲笑和挖苦,这已经是很难得了。

    过来几天季子强就到下面一个县上去检查抗洪的事情,回来路过洋河县的时候,他就想起了前些天冯县长和黄副县长找自己说的情况,他打发陪同一起检查的相关部门领导,自己就带上车单独的开进洋河县政府。

    这柳林市的零二号车一来,当然是效果不一样了,门卫就用最快的速度,抓起电话不断的呼叫:“我是门卫值班室,市长来了。”

    等车停稳,等季子强走下车,等他给司机说几句话,等他刚走进政府大楼的一楼大厅,那从几个方向就下来了很多领导了,一楼两面过道的,二楼三楼下来的,问好的,招呼的,摇手的,煞是热闹。

    季子强就像一个新婚回门的小媳妇,很快就被众星捧月般的接到了会议室,茶水,香烟,水果,奉承话,那是一起上来,他就有点头晕了。

    大家就一起说些让人高兴的话,因为人也多,所以季子强就没提上次他们说的那些事,坐了一会,冯县长就安排好了下午吃饭的地方,他对季子强说:“领导难得来一次洋河县,今天是一定要吃顿饭才能走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