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连哄带骗的,到底是把江可蕊骗下了水池。

    一下去,江可蕊就感觉浑身舒服极了,其实跳下去根本没有她想象的那样严重,于是他们蹦蹦跳跳地玩起水来。玩了一会儿水,她的渐渐地信心更加充足了。

    两个人在水里嬉戏打闹,很是畅快,过来两三个小时的样子,季子强感觉是时间也差不多了,正准备离开,就见江可蕊一下子转过身来说:“你们韦书记来了。”

    季子强一听这话,吃惊不小,打眼向池边看去,就见韦书记成准备下水,季子强就赶忙说:“算了,我们玩的时间也不短了,赶快走吧。”

    江可蕊有点不解的看看他,奇怪他怎么会怕韦书记,但见他匆匆忙忙的,也没说什么,一起赶快的离开了。

    但就这么大的个游泳池,韦书记还是看到了他们,季子强他是一眼就可以认出的,这家伙不要说是穿个用泳裤,就是化成灰,韦书记也可以把他认出来,但对他傍边那女孩,韦书记就一下子没认出来了,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很是面熟,到底是在那见过,他想了好久也是没想出来。

    季子强他们上了汽车后,季子强就奇怪的问:“你怎么会认识我们韦书记。”

    江可蕊笑笑说:“你们韦书记逢年过节他能不到我们家去吗只是我和他也就只见了两三次吧,也就是招呼一下。”

    季子强就还是担心韦书记会认出江可蕊来,不过刚才他们走的是个侧身,应该看不太仔细的,这样想想,季子强就放下了心,两个人也就不在去想那个这事,一起回去了。

    周一刚一上班,华侨马老先生捐赠修桥的事情就提到了政府工作会议日程上来了,季子强他们这些个领导在商讨完几个工作以后,联络外侨办的解之容副秘书长就提出了修桥的问题,说:“最近马老先生已经把五百万的捐赠款打到了外侨办,前期对柳林河桥梁施工的图纸我们已经让市设计院做出了设计,大家看看这项目什么时候启动啊。”

    就有几个市长对此事做出了回应,大家感觉这是个好事情,早点修,早点出政绩,这种利民的好项目谁也不会反对的。

    季子强也感觉这事情宜早不宜迟,马老先生最近一直在柳林,他能看到自己的捐赠项目启动,一定也是很愉快的,季子强就说:“这样吧,我看既然所有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那就尽快的启动这个项目,同志们看看怎么样啊”

    没有人会反对的,大家就一头算是通过了。

    季子强又说:“请葛市长组织一下,尽快的成立一个筹备小组,该招标的招标,该设计的设计。”

    解副市长就说:“市长啊,你提到招标这件事情,我就想起了一个问题,这马老先生也提前说过这个问题,他建议有洋河县安子若女士来承接这个项目的施工。”

    季子强一听,心里就有点好笑了,这个安子若真市不简单,上次自己带参加了那个给马老先生开的招待会,她一见到马老先生就开始了攻关,又市请人家到洋河她的山庄去,又是借自己的势给马老先生灌输她的理念和想法,看来她已经把这个马老先生给收服了。

    季子强正想说点什么,葛副市长却说话了:“同志们,我感觉本着对马老先生负责的态度,我们这个项目就不能随随便便的把他派出去,至少还是要进行招投标,那个洋河县的企业我也知道,虽然市修过几座桥,但这样大的工程,他们做过吗对她们的施工和技术力量我市表示怀疑的。”

    葛副市长这话一说,其他人就不好说什么,他们感觉葛副市长这样说也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但季子强就看到了葛副市长说完以后对自己飘过来的那一丝冷笑。

    看起来这葛副市长市知道一点安子若和自己的关系了,所以对安子若想要承担这个工程她也一定会出来阻挠。

    季子强想反驳他一下,但却无处着力,人家没说错啊,在一个自己对安子若的施工能力也并不很是了解,所以季子强就没有做声。

    不过他不说话不代表别人不说话,那个城建局的局长就说了:“我还了解一点这个公司,感觉他们的资质和能力都不错,在一个,对捐赠人的提议我们也应该尊重,大家说是不是啊。”

    这就有其他几个人点头表示理解了。

    葛副市长就哼了一声说:“我表示反对,对这样一个不靠谱的企业,我们不能听之任之,马老先生市不太了解这一行,但我们是有这个责任的。”

    会议上的任本来也都大多数反对葛副市长,一个是看不惯他,在一个他马上就要离开政府了,谁都不想附和他,不过大家更希望看看季子强的态度,所以过了一会大家就吧目光都转向了季子强,希望他有个态度,好让大家跟风附和。

    季子强也市看出了他们这个意思,他心里并不想急于的表态,特别市自己对安子若的建筑公司也的确不是很了解,但现在葛副市长的反对明显就是冲这自己来的,他自认马上就要提升了,最近对在很是嚣张,看来自己有必要借助这件事情对他稍微的打击一下了。

    季子强就说:“大家看看这样怎么样,刚才葛市长的提议我看也是不错的,有些道理,但对马老先生的想法我们也要顾及到,所以招标还是可以招,在同等条件下,我想重点我们也要放在这个这个洋河的公司上,毕竟这事马老先生的心愿。”

    季子强的话一落,所有人都开始附和起来,叽叽喳喳的让葛副市长很是不爽,他黑着脸坐在那里是一动不动的,这表情就让季子强暗自高兴起来,你葛海浩现在该明白你在政府的威望了吧。

    看着季子强春风得意的笑容,看着大家对季子强的附和的追捧,葛副市长真的很气愤吗其实不然,他心里高兴的很,他不过是跳出来做出一个反对的样子,让自己的计划表现的更真实一点,而季子强的确上当了,季子强的话已经在无形中让安子若不会脱标,自己的企图也算是稳稳的得以实现了。

    开完了市政府工作会议没几天,安子若就正式的参与到桥梁启动的项目中来了,虽然走了一个招标的过程,但仅仅就是个形势,有季子强在工作会议上的那句话,所有人都不会去为难安子若的,他也就很顺利的中标了。

    季子强听到了这个消息,也没有什么意外的,自己并没有帮安子若多少,这是人家自己的努力,作为一个市长来说,偶然的做点顺水人情似乎也算不上什么大错特错,他也就没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

    今天季子强跑了几个地方,回到了办公室,签约了几个文件,看了一会材料,就接到了公安局方局长的电话,说那乐总一早和葛副市长在宾馆里碰了个头,待的有个把小时,然后两人一起去了银行,现在好像和葛副市长准备离开柳林市了。

    季子强听到这消息,那是心头振奋不已,嘿嘿,你葛副市长到底还是上当了,季子强按捺住心情的激动,对方局长说:“那你到我这来吧,我们商量一下。”

    方局长在那面答应着,说马上就会赶到。

    葛副市长最近几天也是反复的思量着这事,最后是终于想出个万全之策,那就是钱可以先给乐总打过去,但人却不能分开,他要陪着一起去见到省上的领导。

    乐总本来是不能答应的,但他也发现这葛副市长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的,自己要是不同意,恐怕这事就要泡汤,那季子强好像也不怎么感兴趣的,自己要是在这柳林市一点收获都没有,自己在柳林市这十多天的花销都陪进去,没看这住宾馆,时不时的还请了两次客的,花了自己不少的钱,所以至少是一定要拿下葛副市长的这几十万。

    他就对葛副市长说:“你要去见那也没问题,但是钱要先到我账上,不然万一你到时候没准备好钱,那我以后就两面难做人了。”他心里是想的很清楚,只要钱一到手,那省城大的很,不管是在宾馆,或者是在大街上,自己要溜,那机会多的是,只要自己跑掉了,像这样的事,他葛副市长也只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难道他还敢到公安局报案,说自己跑官把钱跑掉了不成。

    葛副市长一想,这也没什么,自己只要跟在一起,也不怕他把钱拐跑了,两人在乐总的房间最后说好,那就先付三十万,等见到了人,再付剩下的二十万。

    协议商定完毕,葛副市长就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个电话,说要到省上去办点事,有什么事情让秘书先顶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