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那政府就下发了评比行业十佳,评选行业先进啊,诚信啊,什么什么的通知:

    为促进我市的企业健康发展,树立典型,表彰先进,进一步增强广大企业的荣誉感和责任感,鼓励企业家,营造良好的经济氛围,经市政府同意,于近期在我市非公有制经济行业中,评选出各个行业10名“优秀企业”,并进行表彰。 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这一下就热闹了,报子也在宣传,电视也在鼓劲,一时间柳林市的企业是争相报名,连很多国营的企业也不服气了,也要争吵着参加评比。

    看到这热闹的场面,季子强一个人偷偷的笑了。

    但也没笑多一会,纪检委刘永东书记就来了电话,说自己昨天下午给韦书记汇报了前去调查的情况,希望对庙山县公安局长明青语实行雙规调查,但韦书记好像不大愿意,说他们调查的事自己都不知道。

    季子强就忙说:“你给韦书记好好解释下,前几天那是个初步的调查,不想惊动太多人,现在有了些眉目,我们应该加深的调查。”

    刘永东书记在那面有点无奈的说:“市长,该说的我都说了,看还是说不通,韦书记说前一段时间刚出了那么大的案件,让我们在缓一下,你看这事,不行恐怕还的你亲自和韦书记讲一讲,我真的不敢和他多争辩的。”

    季子强也理解刘永东书记的处境,让他在韦书记那做什么坚持是不现实的,看来还得自己好好和韦书记谈下,只是韦书记那心态也不好转变啊,自己能不能说服他也不一定。

    季子强就放下手里的工作,到了韦书记的办公室,韦书记正在生闷气哩,你季子强现在是太不像话,我让了你几步,你还吃了五谷想六谷的,连纪检委你都随便的调动起来了,是不是在过段时间,你连市组织也要随便指挥了,那你干脆找下党中央,让你一个人把市长和市委书记一个人当了,真是的,不像话。

    现在这韦书记想着这事,心里是越来越不舒服了,正在这时候,不长眼的季子强还找上门来了,韦书记只有摇摇头,唉,命苦不能怪政府,命背不能怪社会,怎么就给我安排了一个这么脸厚的副手。

    韦书记不得不招呼季子强,到底人家是客,自己在有气,但官面上的态度还是要有的,他就指了指沙发说:“季市长你坐,今天来是谈心还是有事。”

    季子强就感觉他这话里有刺,他到不在呼,也不想计较,就说:“谈心是假,谈事是真。”

    说完自己都笑了。

    韦书记也是无可奈何的苦笑了下,对这样的人,他真是还没个太好的办法。

    韦书记就问他:“很干脆嘛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季子强就问道:“纪检委前几天查的庙山县公安局长明青语的事情,我想书记是知道了吧我想听听书记的意思。”

    韦书记就反问道:“纪检委查庙山县公安局了,我这里不知道啊,他们是自己跑去的,还是你让去的”他也知道季子强是一定得到了刘永东书记的回话才来找自己的,可自己就是要问问他,为什么不提前给自己打个招呼,现在查不下去了,想起我来了,哼哼,早干嘛去了,现在你来,迟了。

    季子强也知道韦书记说的是气话,就笑笑说:“韦书记是不是生我气啊,是因为我提前没给你汇报吗”

    韦书记“哼了一声,没有理他。

    季子强就继续说:“不是我目中无人,起初也不敢断定庙山县公安局就真的有问题,所以就不想惊动你,想去先了解下,没问题就算了,有问题了在给你好好的汇报,你看,现在有问题了,我不是过来给你汇报了吗。”

    韦书记才懒得相信他季子强的鬼话,要是不雙规明青语,你季子强会来找我,还说自己没有目中无人,我看是狂妄自大。

    韦书记就有笑声,没笑容的呵呵了两声说:“你现在好好的管你的经济发展就行了,一天乱管这些事情做什么,你都管了,那我们不是太清闲了。”

    这话说的让季子强一阵的没趣,他原来也的确是不想管这事的,不是没办法吗,人家信给他送到了办公桌上,你说怎么办,就这样睁个眼,闭个眼的算了不成。但今天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让韦书记吐个口。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了几下,他这笑可是让韦书记有点吃不消,韦书记最害怕季子强这样干笑的,知道他一笑就没按好心,他看看季子强说:“你就不要再动这方面的脑筋了,这事情我自有分晓,你快回去干好你那头的事,但年底经济指标完不成,看你一天还笑。”

    季子强就只好明说了:“那书记你是同意不同意对庙山县公安局明青语实行雙规呢你同意了我就不再管这事了。”

    韦书记奇怪的看看他:“嗬嗬,什么意思,难道我不同意了你就还要管吗,你这话还威胁上我来了,季子强同志,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们现在是以经济发展为重点,已经到了下半年了,好好的抓下经济比什么都重要,这个事先要缓下。”

    他看看季子强不大满意的样子就又说:“我们前一阵子刚出了那么大的一个事情,能不能稍微消停几天,等那事的风声小点了在处理这事,你怎么就不明白这个道理。”

    季子强哪能不明白他的想法,他也知道韦书记不想惹人注意,想平平安安的多过一段时间,看来要说服他,今天是很难了,但就这样让自己放下这事那心也不甘,季子强就只好说:“不闹腾大也可以,但我们要对他们局里的多余人员,还有不符合提升的人员做下处理,不然群众意见很大,那迟早还是会闹起来。”

    韦书记想了想,这也是个问题,他就问:“那你准备怎么处理,先说出来,我听听,合理了我就同意。”

    季子强见他松了口就说:“我的意思是我们也不雙规他,就给他局里发个文,让他辞退不附和规定进公安局的人,对没按规定提升的干部,也一概退回原职位,这样该可以,也不伤筋动骨的就安抚了群众的心。”

    韦书记就在办公室来回的度了两圈,然后站定说:“这样处理可以,即安抚了民心,也算给他敲一个警钟,等以后再找机会好好查他。”

    季子强也点头说:“好吧,我听你的,这次就先放过他。”

    离开了韦书记的办公室,季子强就笑了,嘿嘿,只要这个文一发,立马就会热闹起来,这是你韦书记想不到的,那百十号人,送了多少钱才换来的招干和提升,现在钱都扔水里了,能不闹腾,除非他们每家都有印钱的机器。

    过了一两天,关于庙山县公安局违规提干和招干的整改通知就发的了县里,那自然是少不了对县上捎带这批评几句了,县委一下子就紧张起来,通知说的很明确啊,过段时间,市上还会派调查组来调查县上处理情况的。

    所以庙山县就以县委书记为组长,连夜就组织了一个工作组,开始对县公安局进行整顿和情理,虽然暂时还没有动局长明青语,但清理和辞退了很多人,有回原单位继续上班的,有过去没工作的,现在回家继续去找个收钱的领导下次再来的,还有些当了副局长,科长什么的,现在又灰溜溜的下去,该干嘛干嘛,最冤枉的是那些为庆祝升官送了大礼的人,光还没怎么沾上,这人家就下来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一个刚提上治安大队队长的,前段时间大摆了几十桌,那些开歌厅的,开酒吧的,开饭店的,开游戏厅的,开澡堂的,开洗头房的,开按摩的,拉皮条的还有各路的放高利贷,开賭場,茶楼等等,唉实在是太多了,这大家都来庆贺,为的是以后图个方便,他们不要穿个警服老去自己的地方吓人。

    开宴的那天,在酒店的大堂,三张桌子一溜的摆开,上面还带指示牌:贵宾签到处。

    你拿个三两百元的,人家填礼单的都不带甩你的,明明在抽烟,却说很忙很忙,你一会再来,真是生意好的不得了。

    这一下他们送了礼的都瓜了,这才多少天啊,马上又要换一个,那不是有要送一次礼吗他们瓜还不算啥,那队长也气闷啊,自己化的还没挣回来,你再让自己过个生日,过个年什么的,那时候再下来也到罢了,现在就下来了,那成本怎么收的回来。

    有这想法的人多了,所以在公安局精简整顿后的一个星期,那要不回来钱的人就坐不住了,开始了陆陆续续的举报,先是三两封信,到后来每天就十多封了,再到后来连报社他们也开始投了,一时间,人大的,政协的,信訪办,纪检委,市长,书记都是每天收到一大摞了,韦书记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那是非闹出事端不可。

    他就只有先灭火,赶快派了刘永东书记过去,带上调查组,放开手脚,快刀崭乱麻的一阵的调查,事情就清楚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