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政府,已经是下午上班时间了,季子强看自己这样子,知道今天哪都去不了,他就对秘书小张说:“小张,下午三点那个城建局的会议我就不参加了,你给吕局长说一声,上次开会说的调整城区规划方案请他们早点动手,这是下一步城建局的重点工作,早规划,早准备。 ”

    小张有点迟疑的看看季子强说:“季县长,这话我说感觉不大好。”

    季子强想想也是,吕局长那是谁,可以算是洋河乡的几朝元老了,只怕小张的话他听不进去,就说:“那你就说我有事参加不了会议,开完会把会议纪要给我送一份。”

    小张答应着,又帮季子强重新换上茶叶,泡好茶,这才离开办公室。

    休息了一会,桌上电话就响了起来,季子强提起话筒,就听到叶眉那悦耳轻灵的话声传了过来:“子强,你们县上打黑除恶的报告我看了,做的不错,很成功,在此我表示祝贺。”

    季子强听到表扬,一下子有些个眉飞色舞了,在叶眉这里,他是用不着伪装自己的,他就说:“感谢领导的支持,没有你的支持,也不会有这次行动的实施。”

    叶眉在那面就笑了笑说:“没想到我们季县长还懂得谦虚了,为配合你这行动,你知道我那天回来是个什么情况吗”

    “什么情况”季子强不解的问。

    “什么情况车没窗户,你说会怎么样,空调用不成不说,我还吃了一路的灰,回来从头到脚洗了个遍,这不是你害的啊。”叶眉在那面愤愤的说。

    “奥,这样啊,可惜了。”季子强不无遗憾的回答。

    “可惜什么”叶眉有点奇怪的问。

    季子强就贼坏贼坏的说:“可惜我没跟你上市里去,不然我就可以帮你搓背了。”

    那面叶眉就一下子不说话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叶眉的沉默无语让他冷静了下来,是不是自己过于得意,忘记了应有的恭顺,他在踌躇中说:“叶市长,我有点口不择言,你没生气吧”

    那面叶眉幽幽的说:“没有,我在想,你确实应该谈一个女朋友了,你们洋河县的方菲我看也不错。”

    季子强突然的,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难道自己和方菲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市里,这是季子强难以想象的,他有点慌乱的问:“叶市长,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叶眉犹豫了一下说:“有点传闻,但应该是捕风捉影之说,可不管这事情的真假吧,上次我在洋河县看到了副县长望着你的眼神,不是我过于敏感,我是过来人,你对她感觉怎么样,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们撮合一下。”

    叶眉的话对季子强来说就像是一个警钟,看来自己和方菲的事情已经在洋河县有了传言,连柳林市的叶眉都等听到,这传言的猛烈的可想而知,这也应验了纸里保不住火的这个古话。

    但自己能和方菲更进一步吗显然是很难了,就算自己大度,可以不计较方菲的一些绯闻,但方菲所表现出来的处事理念,以及她那种不同于自己的工作作风,这都是自己难以接受,也难以和她调和的。

    这是一种世界观和人生观的差别,而这种差别最难转变。

    叶眉见季子强没有说话,就充满了忧伤的又说:“子强,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这点不错,但我们又能怎么样呢我们何必做那没有结果的争扎,放手吧,去追寻你自己的幸福。”

    这样的结果季子强在最初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那时候,他什么都没有想,他只是渴望着获得叶眉的身体,他有心理和生理的需要,他也重来没有把叶眉当成自己最终的归宿。

    但这样的感情在离开了市政府,在和叶眉分离以后,却有了一种变化,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叶眉除了**以外,还有牵挂和思念,这一变化在有的时候也会困扰季子强,他争扎和徘徊在情感与理智的分割线上。

    此刻听到了叶眉话,他就有了浓浓的悲哀,他的情绪也一下跌落到了谷底,他们两人都沉默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一根细细的电话线,把那浓厚的忧伤传递给了双方。

    好久,听筒中只有丝丝的电流,还是叶眉最先摆脱这中沉闷的氛围,她无限怜惜的对季子强说:“子强,听我一句话,放手吧,你还年轻,你的未来和幸福不用,也不应该维系在我的身上,找个机会我和方菲谈谈,好吗”

    季子强也平静了下来,他很真诚的对叶眉说:“叶眉,谢谢你这样关怀,一切都顺其自然好吗至于方副县长,我和她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不错,我也曾今有过想法,但我们有太多的不同,勉强在一起,最终会让两个人都更痛苦的。”

    “为什么会这样,她也很优秀啊。”叶眉是这样认为的。

    “是的,她是很优秀,但倘如没有相同的人生理念,你认为两个人会幸福吗”季子强不得不说出问题的关键点来。

    “人生理念或许吧,志同道合是最完美的境界,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夫妻能够真的达到那一步,唉,婚姻有时候其实是一种彼此的妥协和迁就。”叶眉还在劝说季子强。

    但季子强是知道自己的感情,自己要的是一种完美,也许,这样的情况永远不会到来,但追求这一目标的想法他不会改变,纵然他也会有玩世不恭的时候,纵然他也有风花雪月的经历,但心中的那块净土却一直在固守着,他想要用一生的时光去追寻那炫丽彩虹。

    后来叶眉放弃了劝说,对季子强的个性,她还是了解,她需要给季子强一段时间,时间会让一个人改变,也会让很多情感淡漠。

    放下电话,季子强再一次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叶眉的话,看来是应该放手了,不为自己。

    应该为叶眉着想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带给她快乐的同时,也带给她了困扰和压力。

    后来,季子强又想到了安子若,好长时间了,自己都不敢去正视自己和安子若的未来,难道自己真的就过不了那道心坎吗

    自己这些年对她的怀念为什么在将要变为现实的时候又惶惶不安,无法决断,是爱至深,情至怯还是因为她抛弃过自己还是因为脑海里总有那些翻滚的画面还是自己完美主义理想的再一次体现。

    摇摇头,季子强放弃了这一直纠葛在心里的疑问,很多时候,很多问题,季子强自己也说不出答案。

    他闷闷的一个人在办公室喝着茶,下午他也不想做什么,情绪不好,就休息一下午吧,等到明天,又是一个新的阳光灿烂。

    这样的清静对季子强来说很是难得,他就舒展开四肢,仰靠在沙发上,用双手扶着沙发的靠背,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感受着发呆的乐趣。

    过了多长时间,谁也说不不清楚,几声轻脆的敲门声,还是打破了这宁静,季子强收拢了四肢,他没有抬起身开门,只是提高了一点声音说:“请进。”

    门轻轻的就给推开,来人却让季子强有些意外。

    华悦莲微笑着走了进来,带来了一阵的幽香来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这香味弥漫出来的还有一片阳光的味道,季子强刚忙站了起来,招呼着她说:“我以为是其他人,没想到是你,请坐。”

    说着话,季子强就细细的打量华悦莲。

    这确实算的上一个很完美的女人,她所表现出来的女人味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从华悦莲一身警服的戎装下,那股妩媚清爽就已经不经意的流露出来,让她除了英姿飒爽以外,还有一份娇美婀娜。

    华悦莲脸很快就红了,她有点受不了季子强那巡视的目光,她怕自己会举止失措,就赶忙说:“季县长,我们郭局长派我来给你送点东西。”

    季子强看出了华悦莲的慌乱,就收回了眼光,说:“你先坐下,我给你到杯水。”

    华悦莲忙说:“不用了,不用了。我不渴。”

    季子强笑笑,说:“坐吧,不要太客气了,我们算的上是朋友啊。”

    华悦莲听他这样一说,有点欣慰,也逐渐的镇定了下来,说:“那谢谢季县长。”

    “还在客气,呵呵,郭局长派你来送什么”季子强有点好奇,他的确是不知道郭局长有什么东西要派华悦莲来送。

    华悦莲就从自己的包中拿出一个信封说:“这次县上和市局为表彰公安局,奖励了一点钱,局党组研究决定,拿出了一部分作为奖金给大家发放了,郭局说你也有份,让我送来两千元奖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