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家就继续的喝着,聊着,过了一会,葛副市长就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对小纪说:“对了小纪,上次你陪季市长到洋河检查,好像听说季市长在洋河县有好多个红颜知己啊。 ”

    小纪的心就开始沉了,他赶忙掩饰着说:“奥呵呵,季市长和谁都很不错的。”

    小纪的话一出来,桌子上的这几个人一下就都沉默了,他们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慢慢的消失,他们一起都转过脸来,看着小纪,那眼中也就多了许多冷漠来。

    小纪的心依然在沉底,他只好打起精神说:“不过我上次感觉到季市长和那个叫安子若的好像有点情深意重的味道,呵呵,我们季市长也很恋旧的。”

    葛副市长和韦俊海的秘书小马就彼此的对视了一眼,两人点下头,脸上也就逐渐的又露出了笑意,葛副市长就说:“呵呵,这样啊,这个姓安的女老板我也认识,在洋河那个温泉山庄就是她的吧,呵呵,不错,事做的挺大的,最近柳林有个回归的华侨马老先生准备给柳林投资赠送几百万修座桥,好像这个女老板很上心。”

    小纪也市豁出来了,他不敢在藏私,忙说:“是的,是的,我前几天还听到季市长和她打电话说,这个工程她想做呢,不过季市长好像并不怎么热心。”

    包间里的几个人都一起沉寂下来,特别市葛副市长,他既然今天专门的要获得了这个信息,那么他就不会让这个信息随随便便的过去,他需要好好的构思一下。

    他们的聚会一直延续到晚上12点左右才结束,这个时间对小纪来说也很难熬,他小心的讨好和赔笑,他不得不以出卖季子强来获得葛副市长和时副秘书长对他的好感,他也知道,自己已经中了这个圈套,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摆脱这几个看似很亲切的人了。

    是啊,既然葛副市长上心上意的为小纪设计了这么好的一个圈套,稳稳的把小纪装了进来,他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撒手呢

    他在第二天就来到了韦俊海的办公室,两人刚刚坐下,韦俊海的秘书小马就帮他倒上了一杯水,在小马给他放水了同时,他们两人很微妙的用眼光交换了一下,葛副市长就知道,昨天小纪给的那个信息小马已经给韦俊海汇报了。

    葛副市长端起了水杯,轻轻的吹了一口浮茶说:“书记,我们政府最近就准备把那个马老先生捐赠的桥修起来,不知道书记有没有其他的指示。”

    韦俊海淡然的笑笑说:“嗯,老葛啊,你有什么想法吗”

    葛副市长放下了水杯说:“有,这个人一直让人难以对付,我想或者这就是一次机会。”

    韦俊海就邹了一下眉头,他对葛副市长这样和季子强较劲是很不以为然的,他说:“老葛,我听小马说了,你们昨天在一起,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我要奉劝你的就是稳稳的等着省上对你的任命,何必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招惹他呢,我们柳林市现在需要的是稳定,是发展,你这样招惹他对你没有多少益处。”

    葛副市长叹口气说:“我也不想和他相斗,但形势不由人啊,书记,你看,等我离开了政府,那么整个市政府我们只怕就插不上手了,要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和你分庭抗拒了,现在常委我们也没多少优势可言,我是提书记你担心啊,这个人他在局面不利的情况下就可以过五关斩六将的一路上来,难道他有一天就不会踩着你的肩膀上吗”

    韦俊海脸色阴沉起来,他对葛副市长这样直言不讳的语气很不舒服,但同时,他又不得不接受葛副市长所说的问题,他自己也经常会想到季子强的问题,过去他可以一直小视季子强,但现在经过多次碰撞和较量后,季子强已经逐渐的建立了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威望,下一步他还要怎么走,这市韦俊海最担心,最害怕的。

    两人都沉默着,韦俊海拿出了茶几上的香烟,自己点上了一根,像是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给葛副市长发一样,就用手中的烟指了指茶几上的烟盒。

    葛副市长也很快的就拿起了烟盒,给自己也点上了一支,两人这才看上一眼,韦俊海就说:“哪你想要怎么样。”

    葛副市长就很阴冷的笑了一笑说:“我准备让姓安的这个女人中标。”

    韦俊海眼睛就眯了起来,他很专注的看着窗外很长时间,最后说:“嗯,但你一定要记住,这是防范,不是进攻。”

    葛副市长也就点头说:“我也是这样想的,有备无患。”

    季子强是绝不知道有人市那样惦记着自己,他一直都有早起的习惯,每天来上班都是很早,今天他也是早早的来到办公室,白天上班时事务繁杂,可以利用上班前的这段时间看看报子什么的,关心下国家大事和新闻。

    他也订了不少报刊杂志,但很少有时间看,新华文摘、南方周末、参考消息却是必看的,尽管近年来这三份刊物的质量不断下滑。

    季子强还未坐定,报纸还没有拿在手上,就听到了敲门声,季子强抬头一看,哟,前几天和自己一起喝酒的乐总在秘书小纪的带领下走了进来,季子强在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不怎么喜欢他,但既然人家是来投资的,自己也不可以慢待人家,季子强就堆起了笑容说:“呵呵,什么风把乐总今天给吹来了,我还正想联系你什么时候再一起坐坐呢。”

    那乐总就献媚的笑着说:“看你说的,那能让你请我啊,你是我们的父母官,应该是我来请你,今天我就是专门来请季市长晚上一起坐坐的。”

    季子强一听这话,看来这人是真想来投资了,不然怎么会想要请自己,他就接口说:“怎么,乐总是想好了,准备来柳林市投资了吧要是这样,晚上我推掉所有的应酬也要好好陪下你老哥的。”

    那乐总就笑起来,摇摇头说:“季市长啊季市长,你真是一心扑在柳林市的建设上,名不虚传啊,你这样的干部让我很是仰慕,也很崇拜的,看来我是应该为季市长也出些力气。”

    “哦,是吗,那乐总是确定来投资了吗”季子强是有点兴奋了,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自己那天还看不惯人家的长相,但今天人家就来投资了,听他那天的口气也是不小,少说也要几个亿,这下,开发区就有点底了。

    季子强就很热情的叫小纪赶忙给倒水,泡茶。

    乐总听他这样一说,就笑着摇起了头说:“投资那是一定要在这投的,不过那是后话,我现在想帮你的不是这事情。”

    季子强有点不太明白了,不是帮我这,那我还有什么要你帮忙的,应该没有了吧,他带着疑惑问道:“那乐总是准备给我帮什么忙啊。”说完他就望着这乐总。

    乐总哈哈一笑,看着秘书小纪离开了房间,他很神秘的看看小纪关上的门,压低了声音说:“我来柳林市时间不长就听到很多关于你的事,也知道你在这很受韦书记和葛副市长的气,所以我在这方面是可以给你些帮助的。”

    季子强就很好奇了,这人也太神通广大了吧,这忙他都可以帮,让我们和好,还是让韦书记听话,呵呵呵,天方夜谭,但他脸上没有一点感到好笑的样子,依然很关注的问:“那不知道乐总怎么才可以帮的了我。”

    这乐总就在次的压低了声音说:“知道半年前永丰市的李书记是怎么当上市委书记的吗”他见季子强摇着头,就接着说:“那就是我援的手,到今天他还是很感激我。”

    季子强听他这样一说就有点明白了,原来他可以帮人跑官啊,那能量就可想而知了,不是等闲之人,不由的对他多了一些敬意。

    季子强笑笑恭维他说:“看来乐总在上面那是很有人缘的,不然很难办成这样的大事。”

    那乐总淡淡的笑笑说:“你听说过那句朝里有人好做官的话吗,你老弟也不是外人,我不隐瞒你,现在省委的乐世祥书记,那是我大哥,只我这没出息,做了个山野闲人。”

    这话一出来,季子强就大吃了一惊,不会吧,原来是自己的二爸来了,我呸,对乐家季子强那是熟悉的很,知道乐世祥就一个妹妹,哪里又钻出来一个弟弟了。

    季子强就正要发作,这人也太可恶了,到了柳林市天天的骗吃骗喝的,自己也还巴巴的陪他,原来这就是个骗子的。

    但转念一想,在听听他说些什么鬼话,现在自己急于的挑明这事,人家就说是和自己在开玩笑的,自己还是拿他一点办法没有,切不要打草惊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