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永东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回去以后调集了人手,亲自带队,到庙山县去了。

    快到下班的时候,季子强的秘书小纪轻轻敲门走了进来,季子强抬头看来看他,自己没有叫他,不知道有是什么事情来了,小纪是来提醒他晚上有一个公务宴请,客人应该已经到了,请他也准备一下,季子强这才想起了这事。他站起来,走进了卫生间,用冷水搽了一把脸,旋即打起精神,叫小纪安排车子,小纪说自己在下面准备好了,就等他下去。

    季子强也就不在耽误了,赶忙下楼,带上小纪一起赶往酒店。今天晚上是招商局宴请一个外商,像柳林市这样的经济欠发达地区,发展是第一要务,特别是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后,招商引资是就成为柳林市各级党政领导的第一要事,也是第一政绩。市委也罢,市政府也罢,那都是把这招商引资的指标是层层下达给所辖区县和各部委办局,说一千到一万,这个招商是来钱最快的方法。

    当然了,外商门也是很关注出面招待他们的领导级别的,什么样级别的领导出面宴请,直接体现重视程度的差异,所以要是市长或者市委书记出面的接待,那客人是很有面子,也很高兴的,这样的接待成功率也就大了很多,为了招商引资的成功,宴请各路老板的饭局,季子强是尽可能的出场。

    季子强也不是每次都参加,关键还是要看有没有把握的项目,那招商局也很精明的,把握不大的,一般也就不汇报了,有希望才请他,这样给市长的感觉就不一样了,你看人家招商局,请一个成一个,这个局长真是不错,很有发展潜力嘛。

    本来这个外商乐国章是技术监督局联系的客商,据说是大老板,但技术监督局最近的费用很紧张,他们就和招商局搞了个联合,招商局出钱,事情成了给他们也算一部份任务,两家一拍即合,接触了几次,感觉很有希望,这才请季子强出面。

    季子强赶到了酒店,果然人家都是已经坐好,不过在那外商的旁边是给自己留好了位置,一见面,季子强对这个肥头大耳、面相狡诈的外商并无好感。

    但客套还是要讲的,宾主落座,推杯换盏之后,季子强就客气的恭维道:乐总是著名实业家,我们柳林市也是文化底蕴深厚,工业基础雄厚,具备发展经济的诸多优势,是经商办厂、投资兴业的理想之地,所以你乐总能看上这个地方,也足以证明你的眼光啊。

    季子强那嘴,呵呵,他就又天花乱坠地逐一列举了柳林市的诸多优势,如立体交通发达,物流条件好;工业基础雄厚,服务功能强;要素成本低,人口素质高;财税政策优,政策环境宽,等等。

    这乐总听了季子强的一阵海侃,就也客气的说道:“我也是早就听说过季市长,百闻不如一见,刚才听了您对柳林市的介绍,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呀。”

    那招商局局长也是抢抓机遇,拍起了季子强来:“我们季市长理论水平高、工作能力强、自我要求严、公众形象好,在我们柳林市那是有口皆碑的。”

    季子强也就哈哈的笑笑,对于部下的肉麻吹捧,季子强一直是姑且听之,也不太反感,但也不大当真,他清楚的很,下级不拍上级,那是下级傻,上级把下级的吹捧当了真,那是上级瓜。

    今天就是个演戏,所以季子强还是要唱的,他就端起酒杯说:“我敬乐总一杯酒,我们局长是老干部了,在柳林市那也算的上德高望重,他的工作成果怎么样就看你的投资额啊,来来来,我们干一杯。就这样,你来我去,那郑总也是喝了不少酒,季子强也喝了不少。

    一来二去,乐总显然已经喝高了。他搂着季子强的肩膀称兄道弟,表态要投巨资,季子强却不很认真的这样想,他估计这姓乐的在其他兄弟地市领导的宴请中大概也说过不少类似的话。

    季子强就故意将了乐总一军:”乐总说话要算数啊,你若是开空头支票,我们局长今年完不成招商引资任务,明年就要下课了。”

    乐总当然要雄起了,他拍这胸膛保证着毛孩一边大喊:“服务员再给我拿一瓶酒。”

    服务员就又上了一瓶五粮液,他把一整瓶酒平分在三个喝啤酒用的大玻璃杯中。

    乐总嘟嘟囔囔地说:刚才季市长是下指示了,我投多少资就看你局长喝多少酒,喝一杯我就投一个亿。我说话算话。说完,他用力的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这局长今天已经是喝了不少,从体型看显然属于“三高”类型,不宜多喝酒。何况几轮下来,他也是躲不掉的猛喝,现在再喝,看来有的招不住了。

    季子强也看出了这情况,那一瓶分了三杯,一杯就是三两多,一口下去谁受的了,季子强就连忙出来打个圆场:局长即使喝水,乐总你也要投资,否则我动员柳林市的的大姐小妹把你扣下来。

    大家哈哈大笑,局长也在笑声中站了起来说:“我血糖、血压都高,为了招商引资,即使我喝光荣了也要上乐总你要算数啊,不过我不怕,有我们市长在,他会为我做主的。”

    说罢,他逐次端起三个大杯一饮而尽。这局长是市委韦书记过去一手提拔起来的,季子强对他多少还是有防范的,这时候见他奋不顾身的一口气喝下了三大酒杯时,敬意由然而生,这局长为了工作而自伤身体,当然值得季子强尊敬。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在弱肉强食的官场,宁伤所谓的友谊,不伤身体,这一直是季子强公务接待的准则,换了他,他是不会为了招商引资而喝这一瓶酒的,他动的是脑筋,他知道商人是逐利的,只要在柳林市这些商人能实现自己的利润最大化,让他喝尿,他都会来投资;反之,要是这里没什么好处,你就是喝它三五瓶,也没有用,他们才不会动什么感情呢。这局长喝下了一整瓶酒,过了不多一会就趴在包间卫生间里哇哇直吐了。

    后来大家也就在欢乐和融洽中结束了这次宴会。

    但在宴会结束以后,再送季子强回家之后,秘书小纪却没有回家,他还要干一个场子,这今天的场子很重要的,是葛副市长亲自参加的一个活动,当政府时副秘书长给小纪打电话的时候,小纪还在季子强接待外商的应酬中,所以他推了推。

    但时副秘书长说葛副市长晚上也在,希望小纪能够在这面宴会结束后赶过去,小纪就不敢在推辞了,他只能点头答应了。

    现在小纪已经坐在了这个有葛副市长,还有时副秘书长和韦俊海的秘书小马几人,这对小纪来说,今天的规格就很高了,他先市上来就不断的道歉,表示迟来的歉意,

    但葛副市长挥挥手说:“这有什么啊,你在陪季市长呢,我们理解,理解啊,工作要紧,我们就是随便的聚一下,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韦俊海的秘书小马也说:“就是,就是,你能来我们也很高兴了,刚才没怎么喝吧,来,现在补两杯。”

    时秘书长也笑着说:“对对,现在补上两杯。”

    小纪也很爽快的自己补了几杯酒,然后大家就一起随便的聊了起来,在座的其他几个人应该都是韦俊海的铁杆嫡系,但他们为什么会叫上小纪呢难道小纪的铁杆度真的到了可以和他们相容相恰的那一步吗

    对着一点,小纪自己都是否定的,所以今天他虽然表现的很豪爽,很随意,但他的心还是很紧张,他的话也是很谨慎的。

    大家喝了一会,时秘书长就说:“小纪啊,你上次的事情葛市长今天还专门给公安局的打了电话,让他们不要再提这事,上次的记录也一定要全部销毁。”

    小纪一听又提到这事情,就是脸一红,心中愤恨的骂了两句,妈的,怎么给葛副市长和韦俊海的秘书小马也说了。

    这以后连韦俊海也会听到,看来自己不想上他们的贼船都不行了。

    小纪就客气的对他们挨个表示着感谢说:“谢谢葛市长,谢谢你对我的关怀,以后葛市长有什么差遣就只管说,我绝对会唯命是从。”

    葛副市长就呵呵的笑着说:“这有什么好感谢的,年轻人吗,谁没有点花花事情,过了就不提了,不提了。”

    小纪也就讨好的笑着,说:“是个教训,以后我要多严格要求自己。”

    韦俊海的秘书小马就嘿嘿一笑说:“什么教训不教训的,只要以后跟上葛市长的步点,这都是小事情。”

    时秘书长也笑笑说:“是啊是啊,小纪也不要把这太当成一回事情了,葛市长说过好多次你呢,很欣赏你。”

    小纪就忙着几头感谢着,但他的心里却明白,这些人一定想要利用自己做什么,他们才没有那么好心的为自己着想,但自己却没有办法来拒绝他们这样的要挟,真把他们惹急了,他们才不会放自己一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